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故事

好的坏的都收下,然后一声不吭地继续生活

旧式的瓦房,坐落在田边,门前躺着一条狗,耷拉着脑袋,似睡非睡的样子。“咿呀”一声,大门开了,屋里的男主人像往常一样,在天还没亮的时候牵出摩托车,外出干活去了。小狗摇着尾巴目送它的主人,直到主人消失在拐角处。“发财!”屋里的女主人唤了一声,小狗就一溜烟跑进了屋里。屋里的灯光暗暗的,走廊的这一头是客厅,那一头是厨房,中间有好几间寝室。主人家有五个女儿,大的十二岁,小的三岁。她们都还在房里酣睡,女主人在

被人冤枉,冤枉别人

儿时的我,漫不经心的走在上学的路上,突然走着我前面是三个男生,停了下来慢慢的靠近我,我对他们都非常熟悉,经常在一起玩耍,我还以为他们等我一起并肩走呢? 其实不然,为首的高个子无事生非,问我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我当然说不知道,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嘴里开始不干不净起来,冷不防的对我推了一把,其他两个也开始对我左推右搡,我一个人哪里是他们三个的对手,还险些被他们推到在地,无缘无故的被人欺负,心里特别委屈,

故事:晚上从娘家回来,推开卧室房门,我手撕4年婚姻

本故事已由作者:莽山,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谈客”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1陈斌和苏禾今晚又吵了一架,这已经是这个礼拜的第四次了。陈斌和苏禾在同一个公司上班,分属于不同的部门。陈斌在苏禾第一天当实习生的时候就注意到她了。她身材苗条,五官端正,笑起来左脸颊一个梨涡,浅浅的,十分可爱。陈斌比她早一年进公司,被任命当了她的组长。于是他假公济私,开始了对苏禾猛烈的追求。苏禾和

故事:前世做了亏心事,后世做女人,丈夫早逝守寡一辈子,被冤鬼折磨死

姐姐新婚没几天,丈夫去世,守寡一辈子,死前冤鬼找上门来,折磨的她痛苦哀嚎,生不如死通判叶星槎有一个姐姐 ,嫁给张氏为妻,可是结婚还不满40天,丈夫就死了,她也成为一个寡妇,没有生下一子一女,回到娘家守节。他的弟弟叶星槎 ,因为姐姐守节了很多年,从年轻的新娘守节到成为一个老太,太不容易了,曾经请朝廷进行表彰。又过了很多年,到乾隆54年,叶星槎的姐姐已经72岁了,秋天的日子,她有一次偶然到花园中游玩,

经常有汽车开向神秘山洞,村民们说山洞里有猫腻

我有一个朋友是农民企业家,有一天下午,我忽然接到了他的电话,他在电话里说,他买下了一个大山洞,然后将大山洞进行了装修,希望我有时间去大山洞里玩。于是,一个月后,我来到了一个小镇上的车站。朋友已经在车站等我了。我上车后,他对我说,小镇距离他的那个大山洞大约有40里路。车子开到山脚的时候,我发现一条水泥马路通向山上。他告诉我,这条水泥马路是他建的,一直通到那个大山洞的洞口。我还发现,山脚下有一个村庄。

故事:丈夫离奇身亡,妻子不知去向

这天早上,警察接到报案,郊区树林里发现一具尸体。刑警驱车赶到小树林,只见一个男人悬挂在树上,大约三十多岁,四肢被绳子捆绑,脖子被绳子勒住,绳子的另一头绑在10米开外的树上。刑警初步判断,死者是被绳索紧勒窒息死亡,系他杀。刑警把尸体拉回去尸检,发出尸体认领公告。两天后,一位报案称儿子儿媳失踪的老太太前来辨认,正是她失踪的儿子李跃进。老太太哭倒在地,嘴里念叨,好好的怎么就被人杀了,儿媳妇呢?刑警安抚好

我被骗进传销的那三天两夜,揭秘传销骗局,防止上当受骗(2)

01 行将就错步,陷身囹圄中事情来的措手不及,我和表弟在短暂的惊讶后,开始一面和那些人寒暄,一面寻思起了目前的处境,尽管眼下这些人还是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但落在我们眼里,却跟给鸡拜年的黄鼠狼也差不了多少。我想,从我们踏入这间房子起,对这些人的来讲,就犹如已经咬饵上钩的鱼,未来如何,就不是我们自己可以掌握的了,最少,目前看来正是如此。素丽进了屋就开始躲闪我和表弟问询的目光,那原本就不牢靠的谎言此时更

20多万医疗外债如何偿还?人没留住,这成了我余生难以承受的痛楚

人生不易,谁都会遇到一些困难,虽然各不相同,但此故事中的主人公确实是命运挺悲惨的,令人同情和愤怒!那就敬请大家往下认真读读吧,谢谢!此内容为朋友的真实生活故事,如有雷同纯属巧合,非喜勿喷,谢谢大家!原本起标题为《一个可怜的女人》,但总觉得这样有些不尊重她,也欠斟酌吧。故而改为:《20多万医疗外债如何偿还?人没留住,这成了我余生难以承受的痛楚》。“他就这样走了,病没治好,话也没留下半句。给我抛下了二

故事:偶遇前任后,朋友发了一个视频,我果断把他拉黑

米燕和初恋梁宇和平分手,嫁到小城。多年后,米燕发生家庭变故,靠摆地摊谋生。她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和梁宇相逢,俩人加了微信,米燕的心里起了波澜……1米燕觉得自己真够倒霉的,刚攒了些钱,想着换辆好点的车,老公崔立强就被撞了,肇事司机逃逸,那段路还还没监控,只得独吞苦果。崔立强性命无碍,可是,一条腿瘸了。他本来是装修公司小头目,领着几个人干活,这下彻底歇菜,姑且在家相妻教女。米燕俩闺女,一个上小学,一个幼儿

小说:婆婆嫌菜没味掀桌,泼儿媳一身,儿子怒扔她行李:不吃就滚

婆婆嫌菜没味掀桌,泼儿媳一身,儿子怒扔她行李:不吃就滚!就这样,余心雅开始了在纱厂的工作。这天晚上,她加班忙了一天,看着指针渐渐指向9,心里焦急的不行。余心雅紧赶慢赶的回了家,她刚将门关上,婆婆尖利刺耳的声音就从她背后传来:“这么晚才回来你是想饿死我吗?”余心雅料到婆婆肯定会大发脾气,她忙道:“对不起,婆婆。今天加班晚了一点,我现在马上去做饭。”说完,连手里的包都来不及放下就快步走向厨房。身后婆婆

小说:婆婆不让乡下亲家睡客房,儿媳赶她出主卧:房子我爸妈买的

婆婆不让乡下亲家睡客房,儿媳赶她出主卧:房子我爸妈买的!许婉玉的妈见气氛紧张,两人似乎要吵了起来,连忙打圆场,陪着笑说道:“亲家母你别生气,我们家婉玉也就随口说说,你看我给你从我们村儿带来的土特产,这个特别补身子,老贵了。” 张蓉芳看着她带来的那些满满当当一大袋子,又看了许婉玉妈脸色堆着的和善讨好的笑,脸色总算缓和了点,白了一眼许婉玉,“哼”了一声,坐了回了沙发。算是默认了让许婉玉把他们带进来。

亲密关系里,两人不同步大概是双方距离越来越远的最重要原因吧

文/廉子(本章出自真实故事改编的长篇小说《红豆生南国》第27章,未完待续。想实时跟读小说的朋友,可以加作者v~x:lianzi527527)王浩正发愁时,接到妈妈打来的电话。王浩像以往一样对妈妈报喜不报忧。但是,知子莫若母,王浩妈妈还是从王浩的语气中听出了不对劲。她一个劲儿地追问王浩:“儿子,怎么了?跟妈妈说,妈妈有办法。”王浩正想说没事时,他手机又收到一条信息,是房东在催缴房租。王浩坚持许久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