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此时,杜鹃满山,春光正燃,而你们已经不在,但你们无处不在

一张旧照忆当年(1)

歌中唱到,不是每个恋曲都有美好回忆。同样,不是每张照片都有一个温馨的故事。这张照片带给我的只有辛酸的往事,满腹的不舍。

这是一张我1989年的高中毕业照,距离今天已经过去了32年。隔着长长的时间帷幕,那些人,那些事,还不时浮现在脑海里。尤其是看到照片中的我的两位挚友——汤永贵和宋兴国,我就想起我们曾经相处的点点滴滴,仿佛就在昨天,虽然,我们今生再也无法相聚。

此时,杜鹃满山,春光正燃,而你们已经不在,但你们无处不在

做标注的是我的挚友,上面为宋兴国,下面为汤永贵

一、相识考场

我与他俩相识于1986年12月份的考场。当年我县文化局、教委(现在称教育局)在我校举办全县高中生现场作文比赛,我被语文老师选出参赛。当时的作文题好像是写什么环境保护,而我对环境保护是什么,涉及哪些方面,真的一点都不清楚。坐在偌大的考场,看着作文题,我苦思冥想,一点头绪都没有。正在我一筹莫展,准备放弃的时候,我发现前面左手边的两位考生正在奋笔疾书,笔尖与纸张摩擦的沙沙声,在我听来是如此的刺耳,同时又给了我些许灵感。我想起家乡有一个制作“桑皮纸”的人,他制作纸张时总要用树木做柴火,把墙壁烧热,然后把湿纸贴上去,烘干,于是我想到了滥砍滥伐正是对自然的破坏,这正是我想要写的主题啊!于是我就以此为内容,在仓促中完成了这次作文竞赛。

当考试结束的铃声响起,我们交卷的时候,我主动跟他俩打招呼,才知道他俩是同班,在我班的楼上。其中浓眉大眼,个子高高,身材有些单薄的是汤永贵,个子矮矮,胖乎乎的叫宋兴国。我跟他俩说,如果不是他俩奋笔疾书的沙沙声激发了我的灵感,我估计要交白卷了。他俩笑着跟我说,没有关系,如果我获奖了,要请客。

结果我获得了县一等奖,奖品是一张纸质奖状、一本汉语大字典和一个很小的红色笔记本。从最后张贴的喜报中,我得知汤永贵也获得了一等奖,宋兴国获得了二等奖。

此时,杜鹃满山,春光正燃,而你们已经不在,但你们无处不在

二、同窗两载

高中的生活如同陀螺般忙碌,转眼就是文理分科。当时学校每个年级只有180人左右,学校安排四个理科班,一个文科班。我的理科很差,所以选择了文科。

当我第一次踏进文科班的时候,我发现汤永贵和宋兴国也在。后来得知,汤永贵的各科成绩都很好,期末总分排在年级第二。依现在的招生现状,他应该选择理科。当年我校常坐头名“交椅”的学生叫徐超(后来高考全省第三名),但既生瑜何生亮,汤永贵无论怎么努力,就是没能超过徐超,于是他选择了学文科。宋兴国和我一样家在乡下,他很聪明,但有些懈怠,不想让自己很累,加上看到好友汤永贵学文科,于是就和他一起学文科。

由于作文竞赛的那次交集,我们三人很快走到了一起。当时班上一共60多人,按照出生地分为乡下和县城。可能是我敏感,我总觉得县城的同学似乎有些瞧不起我们乡下的同学。但汤永贵与他们不同,他和我们相处得很好。我经常问他的题目,他每次都非常仔细地告诉我。

汤永贵写得一手好文章,他写的议论文观点独到,论据新颖,文笔老练,常常是班上的范文。而宋兴国的地理非常厉害,像各国的地形、气候、交通、资源等,我常常张冠李戴,不知烧死了我多少脑细胞,而他却如数家珍,了然于胸。每次地理考试,他的成绩总要甩我几条街。他俩是我仰望的对象,我经常向他俩学习,他俩也经常鼓励我,叫我不要放弃。

此时,杜鹃满山,春光正燃,而你们已经不在,但你们无处不在

记得有一天,不记得是谁的提议,我们决定成立一个文学兴趣小组。于是每个周六的下午三点,我们准时在学校后面的小山上“探讨”文学作品。就这样,从高二下学期到高三上学期,我们每周都去小山上谈诗歌,谈文学。我记得汤永贵曾经写过诗歌,我也曾根据道听途说编过鬼怪故事,宋兴国写过短剧本。现在想来当时真的是满腔热血,不知天高地厚,而少年的时光是如此地令人回味。

到高三下学期,由于要全力备战高考,我们的文学兴趣小组就无疾而终,没有再开展活动了,而那段记忆永远留存在青春的海洋里,时常泛起浪花。

此时,杜鹃满山,春光正燃,而你们已经不在,但你们无处不在

三、天各一方

出生于70年代的人,对当年的高考应该记忆犹新。我们当时的文科录取比是14:1,即14个文科生中只有一个人能上大学,竞争激烈可想而知。我们心无旁骛地备考高考,因为一旦考取,像我这样出生农村的孩子,就算彻底跳出了“农门”。在三更灯火五更鸡的努力中,我们迎来了决定我们命运的高考。

当时文科考六门——语数外政史地,总分640分,其中语文、数学各120分。高考出分的那天,汤永贵544分,我县的文科状元;宋兴国484分,达到了本科线;我成绩很烂,勉强走个专科。虽然有些失落,但总算给自己高中三年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在志愿填报结束后,我们三人再次来到了校后的小山。八月的骄阳似火,我们的内心燃烧着激情。我们再次畅谈着自己的文学梦,互相激励着在大学里不忘曾经的梦想,谁知道那竟是最后一次。

八月底的时候,录取通知书陆续来了。汤永贵录取了中国人民大学,宋兴国录取了马鞍山商专,我去了池州师专,三个好朋友就这样飘落四方。

此时,杜鹃满山,春光正燃,而你们已经不在,但你们无处不在

四、天人永隔

汤永贵之所以填报人大,是因为他想去看1990年的北京亚运会。他是9月中旬去北京上学,到10月份的时候,我收到了他的来信,他说自己经常头痛,估计得了很严重的病,正在北京住院检查。当时信息闭塞,全靠书信传递消息,后来从同学口中辗转听到他脑后生了肿瘤,全球得这种病的人很少,医治好的也就更少了。我在煎熬中等待他治病的消息,希望乐观的他能战胜病魔,早日康复。但在12月份的时候,却传来了噩耗,我的挚友汤永贵,没能看上亚运会,永远离开了这个他曾深爱的世间!

生活还得继续,我和宋兴国不时地通信,回忆着过去的美好,感叹着人生的无常,希望完成他没有实现的梦想。然而,祸不单行,在第二年的五月份,我再次听到了噩耗,宋兴国在一次酒后游泳,不幸溺亡。他是家里的独子,这个消息对他父母打击之大可想而知。听到这个消息,我不敢相信我的耳朵,我仔细翻看着前几天他寄给我的信,他在信中告诉我他正在构思一个新剧本,怀念我们共同的挚友汤永贵,怀念我们曾经的好时光。没想到,他还没动笔,就去那边。

两位挚友的离世对我的打击很大,让我看到了命运的无常。自此之后,文学成了我心中永久的痛,我有好多年不碰文学书籍,在浑浑噩噩中度过我的大学时光。

此时,杜鹃满山,春光正燃,而你们已经不在,但你们无处不在

五、绵绵思念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我们每个人都是生命的过客,我们无法抵挡岁月的洪流。他俩来到我的生命中,今生有缘做挚友,我应该心怀感恩,是他俩伴我走过那段兵荒马乱的青春岁月,留给我一段最珍贵的记忆。那些无法分崩离析的情感,那些互相依偎的,都会过去,绵延不绝地存在这浩瀚无边的岁月历史长河中。

我们再也无法回到校园背后的那座小山,畅谈文学梦想,追忆似水流年。但我相信我们每个人都是一颗小星球,逝去的挚友和亲人就是身边的暗物质。我感激我们的光锥曾彼此重叠,而你们,永远改变了我的星轨,纵使再也不能相见,你们仍是我所在星系未曾分崩离析的原因,是我宇宙之网的永恒组成。我还记得你们,你们的引力仍在,你们从未离开,只是换了一种方式陪伴我。

我们曾是相互怜悯的手足,相互同情的兄弟,因为爱,因为生命的短暂与孤独,我更要珍惜世间的一切。年过半百之后,我终于明白,真正的强大,是经历绝望后,依旧心怀希望;是身处低谷,更要有抬得起头的勇气。

此时,杜鹃满山,春光正燃,满眼都是你们定格在青春18岁的身影,你们已经不在,但你们无处不在。

2021年4月11日

此时,杜鹃满山,春光正燃,而你们已经不在,但你们无处不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此时,杜鹃满山,春光正燃,而你们已经不在,但你们无处不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