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云南通海:梨白不肯凋,引得游人织

应邀驱车抵达夜市,已是晚上九点。

“嚯!人可真多!”

云南通海:梨白不肯凋,引得游人织

说实话,之前是有一点点不情愿来的,一来身体微恙,二来想着全国的夜市无非是依葫芦画瓢有样学样。什么样的夜市没去过?这乡里的夜市还能赎卖出几朵不一样的花吗?

云南通海:梨白不肯凋,引得游人织

春风易醉人乏困。当我哈欠连天推开车门的瞬间,满眼的淡白深青,都说梨花落后清明,清明已过,怎还会有如此摇曳生姿的美,团团簇簇?顿时对这个好几年没到过的小村庄好感倍增。走近了才看到,原来是丹青入了新墙。

云南通海:梨白不肯凋,引得游人织

人声鼎沸,不自觉已经身处闹市之中。月色溶溶,相机对准马蹄莲聚焦之时,小伙不说迎上来推销推销他的花,反倒怯生生后退了两步,大有“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味道,比那待放的梨花更显憨羞。

云南通海:梨白不肯凋,引得游人织

没有烤串的夜市是没有灵魂的。循着浓香的孜然味挤到了一个烤架前,一排的豆腐串被烤得外焦里嫩,蒜油一刷,滋滋作响,色黄味美,很是诱人。小的时候,学校每年都会组织学生到县电影院看电影,汽水和烤豆腐串是散场之后的标配,比今天孩子们可乐和汉堡的搭配有过之而无不及。时至今日,我仍然记得儿时烤豆腐串的价格是1毛5,却早已想不起当年电影的名字。前些年慕名远赴长沙,其目的之一就是品尝那久负盛名盛名的“黑色经典”。嗯,最经典的还得是这串满载回忆的豆腐串。

经典之所以称之为经典,必有它独到之处。在梨花夜市,乃至在整个云南,干辣椒定是那不可或缺的存在,作为蘸料的它,烤辣椒可以蘸,红绿碰撞;青木瓜可以蘸,酸辣交织……

夜渐深,身后的路灯色调柔软,两旁的花影影绰绰。同行的小美女问:“溥老师,这是桃花还是樱花?”我大概还沉浸在刚才墙上的画里,随口就来:“梨花吧!”对方似乎深信不疑又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待我一抬头,竟是淡粉的花儿。突然就读懂了美女刚才的所有表情。想起名家阚祯兆在清凉台所题的那一句“梨红不肯凋”,这一“红”字,且不论它是色正花红,还是花开正盛,权当解了刚才的围了。

云南通海:梨白不肯凋,引得游人织

书记此时端一大盆涮菜上来,佐料里的那小块卤腐勾得人垂涎欲滴,早已饱腹的我还是忍不住又吃了几块白豆腐和臭豆腐。是的,无论什么样的豆腐,家乡人都能把它拿来蘸卤腐吃,口感不一,各中滋味儿,只有历经他乡的人才能有更深的体悟。

夜已深,街未散,人微醺……

云南通海:梨白不肯凋,引得游人织

梨花夜市的街头,确实赎卖出了几朵别样的花,像极了枝头形态万千的梨花:有的纷扬四散,有的色浓花香,有的含苞待放。它们有着不同的名字,或称之为童年,或唤之作故乡,还有其一,我权且美其名曰:待君来!

云南网通讯员 溥冬梅 姚锋 摄影报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云南通海:梨白不肯凋,引得游人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