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令狐冲:不加入魔教不让娶盈盈?行;不加入就没命?没命就没命

话说任我行重登日月神教教主之位,在对教务进行了一番整顿后,准备把那东方不败时期喊出的“千秋万载,一统江湖”落到实处。

令狐冲:不加入魔教不让娶盈盈?行;不加入就没命?没命就没命

于是,在五岳剑派合并成五岳派后,这一次任我行就带了数千教众从黑木崖来到五岳派掌门岳不群所在的华山,准备像皇帝接见群臣似的,也接受五岳派里各派掌门的拜见。同时也是做了两手准备,五岳派听话便罢,如果不听话,立时便让江湖上从此没了五岳派名号。

不料,不待他动手,这个时候的五岳派就已经名存实亡,甚至连名也要一笔勾销了——五派只剩下恒山派掌门令狐冲在,其中四派的掌门死的死、失踪的失踪了。

这使乘兴而来的任我行感到一种莫名的空虚,“如同重重一拳打在棉花上”,没个着力处。声势浩大的出征倒变成了一个玩笑。

令狐冲:不加入魔教不让娶盈盈?行;不加入就没命?没命就没命

意兴索然之余,任我行突然宣布要令狐冲出任日月神教副教主。

不知道这是他临时起意,还是早有盘算,反正这一招我觉得挺高明的,至少可以说一石三鸟吧:

一是作为五岳派目前仅剩的代表,恒山派掌门入职日月教副教主,就等于是日月教把五岳派给灭了,这对进一步壮大日月教的声势极有价值;

二是令狐冲这样的超一流高手到了日月教,可以大大增强本教实力;

三是一举解决了女儿的终身幸福和自己的接班人问题。

令狐冲:不加入魔教不让娶盈盈?行;不加入就没命?没命就没命

日月教上下如向问天以及外围管理对象黄伯流、老头子、计无施等人自然是非常高兴,他们都与令狐冲有直接的交往,知道他的脾性是讲感情、讲义气,非常好相与;他以后当了教主,料想也不太会变,他们的日子就会舒畅很多。

其他那些教众虽然没什么机会与令狐冲结交过,但是令狐冲为了圣姑率群豪攻打少林,与任教主、向右使等高手合力诛杀东方不败等事迹已经在他们心里树立起了光辉形象,自然知道他以后当了教主想必也是“爱妻号”;圣姑对他们本来就不错,以后他们夫妻执掌了教务,或许“三尸脑神丸”之类的威慑手段是可以免了的。

所以一时日月教上下欢腾、真心祝福:

诸教众眼见令狐冲既将做教主的女婿,又当上了副教主,他日教主之位自然非他莫属,知他为人随和,日后各人多半不必再像目前这般日夕惴惴,唯恐大祸临头。其余江湖豪士有一大半曾随令狐冲攻打少林寺,和他同过患难,又或受过盈盈的赐药之恩,欢呼拥戴之意都发自衷诚。

令狐冲:不加入魔教不让娶盈盈?行;不加入就没命?没命就没命

然而,令狐冲拒绝了。他顶着任我行要灭了恒山派的压力拒绝了。

还是要从他的个性着眼来看。

首先的一点是他反感日月教的氛围:教主与属下刻意营造出来的距离感和那些肉麻之极的谀词。

任我行发布对令狐冲的任命后,上官云送上对令狐冲的赞美:寿比南山、福泽无穷。

令狐冲想,这八个字,比之任我行的“千秋万载,一统江湖”似是差了一级,但也不过是“九千岁”与“万岁”之别,倘若当了副教主,这八字颂词,只怕就此永远跟定在自己屁股后面。这对他这样追求逍遥自在,也希望别人逍遥自在的人来说,实在是“十分滑稽”的,他甚至忍不住嗤的一声笑了出来。下了不入魔教的决定。

但这并不是最关键的。

因为氛围是可以改变的,任我行的意图本身就很明确,他是要继位的,继位后改造改造环境不就得了?

令狐冲:不加入魔教不让娶盈盈?行;不加入就没命?没命就没命

那关键问题在哪里呢?在于任我行触碰了令狐冲做人的一个大忌:胁迫。

细一点说,倒也并不是说令狐冲不受任何胁迫,而是要看拿什么来胁迫。

任我行用来做胁迫条件的,还是他学会“吸星大法”后将会受到体内积贮的异种真气的反扑,“此后多则半年,少则三月,又将发作,从此一次比一次厉害,化解之法,天下只我一人知晓”。

眼看令狐冲没在意,答之以“大丈夫涉足江湖,生死苦乐,原也计较不了这许多”,任我行又拿“恒山派都在我掌握之中,我便一个也不放你们活着下山,那也易如反掌”来胁迫,这却又激起了令狐冲的逆反心理,“恒山派虽大都是女流之辈,却也无所畏惧”。

任我行两招都落了空,就此没了回旋余地。

令狐冲:不加入魔教不让娶盈盈?行;不加入就没命?没命就没命

但实际上令狐冲的心里已经为任我行找了一条可以成功“胁迫”他入教的条件:如果不入教,就不把盈盈嫁给他。

可惜啊,这在普通人心里会看重的条件,任我行是看不上的,所以令狐冲也就没有遇到这个选择的困难。

那么为什么这三个条件,前两个令狐冲是坚决不受,后面这一个他心里倒考虑接受呢?

因为他的确是不肯受胁迫的,不过,为了不伤自己心爱的人的感情,他是愿意“勉强”自己接受的。

并不是他“见色忘义”,而是他深知盈盈对他的深情,如果为了自己讨厌日月教的氛围,宁可割舍与盈盈的爱情,那就太冷酷了,不是他的作风。

令狐冲:不加入魔教不让娶盈盈?行;不加入就没命?没命就没命

还得强调,他虽然不是无情的人,但是在男女感情上,他倒真的并不是特别主动的人,对盈盈,“不可负了她对自己的爱”始终是重要因素。

除此,对以自己的身家性命为条件的胁迫,那他是根本不放在心上的;至于恒山派的存亡所受威胁,虽则并不只是他的性命,却实在也是不可交易的,因为这换来的,只是恒山派的耻辱。

#再读金庸#

以上浅见,欢迎批评、讨论!

我是@陈想书语,敬请关注、一起读书。

(网图侵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令狐冲:不加入魔教不让娶盈盈?行;不加入就没命?没命就没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