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越南国内关于西贡政权历史法理地位的争论

本文首发于《南洋问题研究》2021年第1期,此文是原文的摘要,有兴趣的读者请阅读原文。

越南官方和学界长期以来一直将西贡政权视为“傀儡政权”或“伪政权”。越共十一大后,越南国内在该问题上开始出现不同的声音。特别是在新编《越南历史》出版后,越南国内围绕该问题的看法日益分化。上述变化是一系列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但南海问题是其核心动因。

一、越南内部对西贡政权态度的演变

西贡政权包括在法国卵翼下的“越南国家”和“越南共和国”两个阶段。从独立至今,越南国内对西贡政权历史法理地位的认知呈现出如下两大特点:

1、越南对西贡政权态度呈现出明显的阶段性

2011年之前,无论是对“越南国家”,还是“越南共和国”,越南均视为傀儡政权或伪政权,并以此作为其通过武力实现国家统一的合法性基础。2011年后,越南国内对西贡政权的态度开始出现变化,此前一直被视为“伪政权”或“傀儡政权”的西贡政权开始以“越南国家”或“越南共和国”的名称出现在公众视野内,部分南越官兵还以民族英雄的形象出现在官方的宣传中。

2、越南内部对于西贡政权的定位仍呈多元纷争状态

越共十一大后,越南国内在西贡政权的历史法理定位问题上呈现出三足鼎立之势,部分人开始否定原有的立场,部分学者则继续坚持传统立场。另外,还有不少人从处理南海问题的实际需要出发,不再视西贡政权为伪政权或傀儡政权,同时又从维护越共执政合法性考虑出发,避免将其称为越南共和国,而是以西贡政权等相对中立的名称代替原来否定性和丑化性称谓。

二、越南国内在西贡政权历史法理地位上的几种观点

1、修正派的观点

该观点认为,无论就法理还是历史来说,越南共和国都是一个无可争辩的政治实体。主要代表人物有:陈公轴、阮越龙、阮孟河等人。例如:阮公轴认为:“要分辨政治立场和法理观点……将西贡政权称为‘傀儡政权’和‘美帝国主义的走狗’与将越南民主共和国称为‘苏俄和中国的傀儡’‘越共’都是几十年前政治思维的产物,现在已经过时了。”阮孟河指出:“将越南共和国称为‘伪政权’是一种非常感性和充满蔑视的名称,是一种依然带有很强的斗争性导向的观点。越南共和国参加了联合国,参加了巴黎会谈,我们需要承认有一个这样的政治实体曾经存在过。”

2、传统派的观点

这种主张的主要代表人物有阮青俊、黎青和范通等人。阮青俊要求政府收回并销毁新编《越南历史》,处分潘辉黎、陈德强等人。他强调绝不能将西贡政权称为“越南共和国”,而应该将其称为“伪政权”和“伪军”。黎青指责潘辉黎等人在西贡政权地位上的观点是颠倒黑白,完全背离了马列主义立场,违反了胡志明主席的愿望。范通则指出阮孟河的理由完全是诡辩,他认为西贡政权作为伪政权,已经是过去的历史,而且该事实也已被广大人民完全接受。

3、中间派的观点

这部分人主张在历史问题上要客观、真实,不为某种情绪和政治倾向所左右。对于西贡政权,这些人认为无法完全忽视这个存在了25年的政治实体,因为它毕竟与越南历史上若干重大的事件联系在一起,是根本无法完全绕开的。这些人大多更倾向使用“西贡政权”这种较为中性的称呼,而不是使用“西贡伪政权”、“西贡傀儡政权”或“越南共和国”等一些明显定性的称谓。

三、越南国内在西贡政权问题上态度变化的动因

1、在南海争端上争取话语制高点

越南在1956年6月的“雍文谦黎禄谈话”,1958年9月的“范文同公函”,明确承认了中国对南海诸岛及周边水域的主权,是越南争夺南海主权始终绕不过的坎儿。重新定位西贡政权的历史法理地位,推出阶段性两个越南国家的论调即是出于推翻其国际承诺努力的一部分。其目的在于操控、曲解、滥用国际法的某些条款,为其侵占南沙群岛开脱,争取国际话语的主导权和国际舆论的支持,增大中国以武力解决南海问题的成本,增加在谈判中向中国要价的筹码。

2、实现民族和解的现实需要

越南统一前后,西贡政权大批军政人员和富裕阶层大量出逃美欧和澳大利亚等地,目前多达400万人的海外越侨群体绝大部分是由当年的流亡者及其后代组成的,这些人一方面是越南吸收海外投资和外汇的重要来源,另一方面又和越共在意识形态上严重对立。这种情况使得越南根本无法充分利用海外越侨的经济资源,同时也日益成为越南全面融入国际的障碍。越南在西贡政权历史法理地位态度上的转变,无疑有着向海外越侨群体示好,推动海外越南人回国投资的考量。

3、越南国内政治思潮和学术环境变化的影响

在革新前,越南国内的学术研究,特别是历史和政治科学领域的研究,基本上被限定在官方允许表达的空间内。与官方的基调和口径保持一致成为越南学术思想领域的基本特征。革新后,随着对外交流的增多,越南学界开始受到外界不同思潮的冲击,在学术研究和思想表达上表达空间日益提高,思想观点也日益多元化。农德孟时期越南关于社会主义、人民权利和公民社会的讨论可以说是一次声势浩大的思想解放运动。这场持续多年、涉及诸多领域的社会大辩论在客观上促进了越南学界和思想领域观点的多元化,为目前对于西贡政权的再认识奠定了基础。

四、越南对西贡政权法理地位重新定位的逻辑缺陷和法理谬误

越南在西贡政权法理地位问题上大做文章,主要目的是想彻底摆脱“雍文谦黎禄谈话”和“范文同公函”对其在南海问题上的束缚。但越南歪曲事实和掩盖真相做法,难以自圆其说。

首先,1954年《日内瓦协议》签署后,越南虽然以北纬17度线为界分成了南北两部分,但1954年7月21日《日内瓦会议最后宣言》对这条分界线规定的非常清楚:军事分界线是为了让双方脱离接触,无论如何不能被解释为政治的或领土的边界。越南民主共和国从来都不承认西贡政权是一个国家,而自称是整个越南的代表。越南现在立场调整完全有悖当年真实意图表达。

越南国内关于西贡政权历史法理地位的争论

越南军队攻入西贡政权总统府

其次,越南南方临时共和政府的法律地位问题。越南试图将越南南方临时共和政府塑造成西贡政权的继承者,然而,主权国家的基本要素包括拥有自身的政府、国土、民众和独立自主的地位,而越南南方共和临时政府恰恰不具备独立的地位,因此也绝不可能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西贡政权灭亡后,越南民主共和国的权力延伸到了越南全境。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只不过是越南民主共和国的延续和扩大,并非一个新的国家。无论西贡政权合法与否,越南的国际承诺都不能撤销。

越南国内关于西贡政权历史法理地位的争论

西贡市民欢迎北方部队

五、越南重新定位西贡政权法理地位对中国南海主权的影响

越南对西贡政权立场的转变,南海问题是其首要考虑。越南利用中美战略竞争带来的有利的地缘格局,不失时机地提出了西贡政权的法理定位问题。美日澳等国出于利用越南遏制中国的需要利用自身的国际话语优势,在南海问题上曲解国际法,支持越南的谬论。尽管如此,越南依然难以动摇中国对南海的主权,更无法改变其应承担的国际义务。这主要是由以下两点决定的:

首先,无论西贡政权是否一个合法的国家,都不能改变中国对南海诸岛及其周围海域拥有主权的事实。即使不考虑西贡政权的法理地位问题,单从越南在南海主权问题上前后大相径庭的态度,也大大削弱了其声索的合法性基础。越南的统一乃是越南民主共和国消灭“越南共和国”而达成,所谓的“越南南方共和临时革命政府”与越南民主共和国实质上并非并列平等的关系,而是总体和部分之间的附属关系。南北统一后,随着越南民主共和国实际控制范围扩大到全境,当年雍文谦和范文同的承诺,应该是完全具备了兑现的条件,而并非如越南所言从此失去法律效力。

其次,长期而言,越南利用西贡政权问题做文章的策略可能是一把双刃剑。目前,越南自恃国际环境对其有利,企图利用所谓的“时代的力量”,借助美日澳印等域外大国支持,操纵国际舆论,在南海维持其既得利益。然而,所谓“时代的力量”其方向并非一成不变的,一旦南海周边地区的地缘结构出现大的变化,越南恐怕难以维持目前有利的国际环境。从越南统一至今,越南所谓的“时代的力量”,其方向不断变化。越南自身对冷战结束前后一段时间内的“时代的力量”是深有体会的,一旦其目前的方向有变,越南难保不为当前的选择付出代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越南国内关于西贡政权历史法理地位的争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