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十三界之寻魂》三十 心意心明人不明

寒令教诲道:“技艺在精不在多,不可贪功。”

迟玺:“样样都精,不是更好。”

寒令:“你有何精?”

迟玺语塞,目前的确没什么精的。嘟嚷道:“慢慢来嘛~~”

甩开说不停的二人,苟娇一人在前,飞了一段时间后,蹙眉停下。

“怎么?”寒令上前问道。

“此处已是幽都地界。”苟娇望向前面的大山。

山上浓雾流动,完全看不见山顶。

“那群人上幽都了?”迟玺凑上前来问道。

“看看便知。”寒令说完,带头上了山。

苟娇和迟玺跟了上去。

幽都山门已废,上面长满各种黑色的苔类植物,看上去幽深深的。

苟娇一入山门便落了地,一步一步走上台阶。寒令散开魂识在前面探路,迟玺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三个人缓缓向山顶走去。

幽都境内,有人活动。

寒令隐了三人气息,静悄悄地潜入。那养灵蛊和手下之人还在罗兰族人的议事大堂--赤羽阁内有说有笑。

“他怎敢还住在幽都?”苟娇与寒令对视一眼。

“杀了再说!”迟玺冷冷地道。面前的这个人,可是导致迟家满门被灭的罪魁祸首。一看见他,迟玺的脑海里就显出了父母亲人在他面前自残而死的画面。心里的怒火已经烧旺。

寒令略惊,此刻说话的迟玺,杀气腾腾,身形凌厉,没有半分平时的样子,浑身溢满将王之气,眼神里尽是杀戮。他一把抓住迟玺的手,轻声道:“静心!可能有诈!”

迟玺斜眼看了一眼被寒令抓住的手臂,毫不动容,右手已经唤出星辰剑,将王之气更甚。

苟娇紧张地盯着迟玺,和寒令确认了一遍眼神,那片用来催动蛊虫的树叶已然在手,看来也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寒令稍一考虑,放弃了劝诫。此刻除了战斗,没有别的选择了,迟玺的凌厉气势他已经快隐藏不住了。打开霜满,这是寒令要开始杀人的前奏。

迟玺看到他们的表现,似乎非常满意,嘴角一弯邪笑,青袍无风自动,轻吸一口气:“杀~!~!~!~!~!~!~!~!~!~!”迟玺提着星辰剑率先杀了上去。

他这一声喊,喊出了千军万马的气势,赤羽阁内闻声色变,慌忙应战。率先冲出来的人看到只有三个人,正要嘲笑,下一秒,已经身首异处。

接着,赤羽阁内乐声响起,十几头狼傗张着血盆大口,朝迟玺冲过来。

所有的人和动物,都只攻击迟玺,对寒令和苟娇全不正面过招。

苟娇看了一眼,就知道怎么回事,但此刻也不好明说,只能提醒寒令道:“他们好像知道我知道的事。”

寒令点了下头,提醒道:“小心应付。”

苟娇了然,她和寒令都护着迟玺打。

一年多的时间,苟娇的身法精进不少,控蛊能力强了很多,应战的蛊术也第一次派上了用场。她一身素衣,妆容清淡,看上去人畜无害,甚是清雅,但此刻她所操纵的蛊虫却已经纷纷扬扬飞入敌营,从耳朵鼻腔等位置钻进大脑,疯狂侵噬。

狼傗被蛊虫一扰,更加狂躁。

寒令扇出一道道红锋,切得到处都是残肢断臂。

赤羽阁被蛊兽保护起来,里面人的蛊术,比苟娇强太多,可以轻易压制苟娇的蛊虫,还能操纵养灵蛊围攻迟玺。苟娇天生就不是为战而生的人,从小,底子里便是善良。虽然家仇旧恨逼得她走上了战斗的道路,但这种乱战之下,她的娇弱便体现了出来,气势上输了养灵蛊肉身很多。

迟玺一剑劈掉赤羽阁的屋顶,借着蛮力横冲直撞,一心只想手刃了养灵蛊的肉身。可狼傗众多,还有各类妖兽云集,堵得迟玺进不得分毫,尽管他能一剑劈掉几头蛊兽,一时半会也是进不去的。

突然间,赤羽阁内乐声变幻,节奏玄妙,直逼人心。听得迟玺异常烦躁。

“不要听声音,扰魂。”苟娇一下便听出这乐声不正常,赶紧提醒。边说边弃了树叶,唤出控灵鼓,跪坐于地,接着说道:“护我!”

寒令了然,点了点头。此时迟玺的状态,一时半会没人能近他的身。寒令便护于苟娇身侧,让她可以安心控鼓。

迟玺脸上的冷色又多了几分。看到养灵蛊肉身时,他因为家仇,杀气已凌然。后听到苟娇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这句话苟娇和寒令都懂,就他不懂,他就已经不爽了。再看到一直只维护自己,对杨帆都毫不留情的寒令,竟然放弃自己去保护苟娇,心里的杀气直往上涨,星辰之力都浓郁了几分。

迟玺蓄力,一剑劈下,赤羽阁应声四裂,竟碎成一地残渣。

阁内之人有些惊慌,退了数丈,拉开自己和迟玺的距离。

控灵鼓的声音响起,轻扬悠远~~好多蛊兽都顿了顿。那个被养灵蛊保护起来的肉身大惊失色,似乎没想到苟娇竟会控灵鼓,加紧变幻节奏跟苟娇的鼓声对抗。

迟玺趁着养灵蛊愣神的刹那,提剑逼近了不少,正当迟玺得意之时,几束冷箭朝他飞来,又快又准。迟玺没想到还有这样的阴招,一不留神被划破了手臂。他更怒了,任由鲜血顺着手臂流上星辰剑,不管不顾地朝着养灵蛊肉身步步逼近。甚至狼傗的攻击他都用身体硬抗了一击,故意喷了口心血在星辰剑上。

迟玺早已感觉到,星辰只要接触他的血,就会剑气大涨。

星辰剑被血刺激,剑身轻震,生成一些蓝紫色电流,滋滋围绕在剑周。

寒令看迟玺冲得鲁莽,怕他中计,心念一动,在苟娇身周设了一个结界,飞身前去支援迟玺。

看着迟玺不管不顾,横冲直撞的模样,寒令又急又气。迟玺自觉无碍,但寒令所承受的七分伤害可是实实在在的。“不要用身体硬抗!”寒令朝着迟玺喊了一声,接着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被寒令一提醒,加上看到寒令受伤,迟玺似乎清醒了一些,转手把星辰剑丢给寒令,喊道:“杀了他!”转身唤出乾坤鼎。幽都之上,气流涌动,犹如龙卷风一样的海纳百川把挡在养灵蛊肉身身前的蛊兽们吸入鼎内。寒令趁机杀入,挥着星辰,直逼养灵蛊肉身。

苟娇的控灵鼓鼓声变幻,时紧时慢,已然扰乱养灵蛊肉身的控蛊能力。

三人第一次合作,配合得天衣无缝。

养灵蛊肉身被寒令刺中,周围的蛊兽顿时失力,迟玺趁机把他们收了个干净。寒令剑锋一转,斩下养灵蛊头颅,收入囊中。转手收了苟娇周围的结界。

前后不过半个时辰,养灵蛊肉身便消亡~~

苟娇站起身,并没有急着收起控灵鼓,而是飞上一处完好的房顶,再次跪坐,敲出在黑山谷时敲的旋律,她要‘问蛊寻灵’,确认幽都的安全。

声音一出,整个幽都都在乐声的笼罩下印入苟娇脑海~~~~

迟玺把乾坤鼎收起,觉得自己似乎有些恍惚。赶紧咬了咬舌头,让自己清醒清醒。

“静心~~”寒令飞到迟玺身边,扶着他的肩膀。

“不要你管。”迟玺恍惚着退了一步,摇了摇头。心里纳闷道‘我什么都没表现出来,明明是不着痕迹的咬了下舌头,他怎么还能发觉我的异常?’

寒令扯下迟玺肩膀的衣服,发现刚才被暗箭所伤的伤口已经黝黑,并向身体蔓延。

“箭上有毒!”寒令这一声,是冲着苟娇喊的。

苟娇收了控灵鼓,飞出几根银针扎入迟玺心脉,割开手指,念念有词,就见几滴血从苟娇指尖飘起,浸入迟玺伤口之中。

罗兰族人生在幽都,从小炼化各种毒物,她们的血天生就有抗毒之效,可以延缓毒物侵袭。

“幽都暂时安全,先疗伤。”苟娇说完朝前带路。寒令看着恍恍惚惚的迟玺,收了星辰剑,扶着他跟在苟娇身后。

“你是不是在紧张我啊?”迟玺趴上寒令的肩头,把嘴凑到寒令耳边,傻乎乎地说道。

寒令一阵莫名,迟玺的情绪变化也太奇怪了,怎么回事?难道这幽都之上有什么可以控制心智的东西在影响迟玺?

苟娇找了块还算干净的地,让寒令把迟玺放下,她给迟玺喂了一颗药,使用魂力逼出迟玺染毒的毒血。

“幽都破了十年,为何没有被其他宗门发现?”寒令看苟娇淡定有序,明白迟玺无大碍,转眼看了看破败的房屋,问苟娇道。

“罗兰族本就神秘少见,只是在城里设立了派药点,定期发派一些药物,而且都有遮面,外人认不出。幽都仙山不比其他仙门,不管是普通人还是仙门道友都不会轻易登门拜访,幽都虽叫仙山,但其实到处都是毒物与蛊,所以也没人愿意前来。只要城里的派药点一直派药,没人会怀疑幽都出事。”苟娇缓缓道来。

“毒~物???”迟玺声音迟缓地问道。

苟娇点了点头。

“那我刚刚吃了什么?”迟玺捂着嘴叫道。

苟娇和寒令闻言,都紧张地看着他。上山时迟玺一个人在后面悠哉悠哉的,根本没人注意到他到底在干什么。

“你真是鲁莽。”苟娇吼的是迟玺,眼光却看着寒令。她发现迟玺只要跟寒令在一起,就会‘不带智商出门’。不但性格像个孩子,行为更甚~~

寒令被苟娇盯着,就像做错事的人是他一般,垂着眸子,不言语。

“吃的什么?”苟娇被寒令的样子弄得不知所措,明明是迟玺犯错,自己为什么要去怪寒令?赶紧又转头问了一遍迟玺。

“就是半路上的,‘山莓’。”迟玺回得小声,没底气的指了指山下的方向。

“幽都没有山莓,快带我去看看。”苟娇转身,朝山下走去。

迟玺刚刚知道自己手臂中毒时还能挺住,一听说自己还吃了毒物,顿时就跟毒发了一般。两条腿都不听使唤了,抬头看了一眼寒令,向他求助。

寒令走到迟玺身边,扶着他一步一步往山下挪。

“走快点,等会儿毒发别怪我救不了你。”苟娇催促道。这幽都之上毒物何止千种,若是不知道吃了什么,很难对诊下药。

寒令闻言,一把背起迟玺往山下跑去。苟娇无语的摇摇头,跟了上去。

没走多远,迟玺指着一片植物叫道:“这个。”

郁郁葱葱的植物上挂满了像樱桃一样的红色果子,看上去的确可口。

“红粟!”苟娇气道:“你管它叫山莓?”气得回过头,发现迟玺已经把脸藏到寒令的背上了。

看到这一幕,苟娇真的很无语。要不是她知道迟玺是个女儿心,她估计得一脚把迟玺和寒令一起踹下幽都。

“红粟有剧毒,影响心智,轻则如同三五岁的孩子。重者精神失常,心智损毁,任人宰割。”苟娇一字一句地说出红粟的毒性。

“你吃了多少?”寒令轻声问道。

“随手,摘了一把...”迟玺怯怯地回道。

“已经算多了,必须吐出来。”苟娇看着寒令,抬手给迟玺喂了一颗药。

寒令把迟玺放下来,坐到了路边的青石上,迟玺刚咽下丹药,就觉得肚子翻腾得厉害,转身便吐了一地。

吐完,寒令拿出手帕给迟玺擦了嘴,扶他坐好。

苟娇抬手又给迟玺喂了两颗丹药,无语地说道:“吃了药,半个时辰可恢复,红粟不影响力气,自己走。”

听到苟娇这样说,迟玺立马转身爬上寒令的背,用力环了环寒令的脖子。寒令则是‘很懂迟玺’的背着迟玺上了山。

苟娇甚是无语。‘看来毒得不浅。’

她,看清了迟玺对寒令的依赖。

只是,她一个人看清了,可当事的两个人并没有看清。寒令有着随时离开的觉悟,迟玺有着家仇国恨的义务。并且他们中间隔的,可不是一层窗户纸那么简单。迟玺根本不懂自己的内心,他把寒令当做哥哥去依赖,从没想过其中原因。

等到山上,迟玺已经趴在寒令身上睡着了。

果真就如苟娇所想,在卸下伪装、没有正事、没有危险、没有‘外人’.......的闲暇时光,迟玺跟寒令在一起,就如同不带智商。把所有的事情抛给寒令,自己怎么舒服怎么来。

“你,有没有发现,他跟你在一起时心智非常幼稚?”苟娇这话说得,极其有深意。

寒令莫名地盯着苟娇,想读懂她话里的意思。迟玺心智不稳这一点寒令是知道的。

“他于你而言,是义无反顾!你于他而言~~”苟娇欲言又止。

“娇姑娘不必多言。”寒令阻止她继续说下去。寒令对迟玺,可以义无反顾,但绝对没有非分之想。

苟娇转过身,不再言语。‘刚刚自己想说什么?真是疯了。’

再次走进幽都大殿,苟娇的神色黯淡了下来,如今的幽都,面目全非,已经没有半点仙山的样子。四处都是瘴气,乌漆漆的墙面很是破败,看上去实在不像有人住,也根本不能住。

“养灵蛊的肉身好像弱了很多。”寒令看着满地的残骸说道。

“的确,攻破得太容易了,不知道是不是之前已经元气大伤。”苟娇也正疑惑呢,不管是养灵蛊肉身的随从,还是蛊兽数量,似乎都弱了很多,还有他本人,也感觉有些弱。

虽然他们三个人配上三大神器的确不容小觑,但总感觉有些不对。

寒令摇了摇头,他也无法确定。

现在养灵蛊肉身已亡,迟玺回去,也算能有个交代,这下,他应该愿意放众家弟子回山门了吧。

“你要回来吗?”寒令问苟娇道。

“会找人修理一番,不过这些瘴气还需要些时日才能散尽,暂时不适合住人。”苟娇回道。

她看了一眼熟睡的迟玺,转身到处查看了一番。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真是荒废得不能再荒废了。

这里已经没有记忆中的任何影子,连小时候熟悉的道路都被改变了不少。想要修复,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看来回幽都还需要从长计议。

红粟之毒好解,箭毒可不容易,加上还受了些伤,想来迟玺一时半会醒不了,不知寒令有何打算。

寒令看出苟娇的疑惑,回道:“先回璃山吧!”

苟娇点点头,这里虽是苟娇的山门,现在也不适合停留。两人合力把‘战场’打扫了一番,留下一道结界回了璃山。

“你自找人回山修整,这边暂且安心。”寒令留下一句话,带着迟玺回了流云殿。苟娇了然的点点头,便着手安排了。

“三泉镇急,长老速来。”寒令刚把迟玺放回床上,就收到庄华的传讯魂令。他唤出星辰剑放于剑台,把养灵蛊肉身的头颅也放在旁边,退出流云殿,关好门,叮嘱文柏照看迟玺,便匆匆离开。

.......................

三泉镇

“怎么样?”寒令落地,看到庄华和亦书捂着胸口,坐在木凳上等得正焦急。

庄华、亦书看到寒令,松了一口气,两人摇摇头,表示并无大碍,接着简单讲了一下事情的经过:

寒令离开后,庄华和亦书一直小心照看着那个受伤的孩子,他一直昏昏沉沉没有醒来,直到两个时辰前,他突然躁动,心神不灵,庄华为他念了七度浮沉经也没有什么用。

《十三界之寻魂》三十 心意心明人不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十三界之寻魂》三十 心意心明人不明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