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许世友:爱情总有好运气,3任妻子都是精品女子,不知第2任死活

许世友,开国上将,在爱情里总有好运气,娶3任妻子,个个都是精品女子。

许世友:爱情总有好运气,3任妻子都是精品女子,不知第2任死活

我们先从第3任说起。

有一种说法是,一见钟情如果能持续下来,就是一生的相伴,最终会成为人们在爱情里都羡慕的那4个字:白头到老。田普与许世友就是这样。

田普1924年生,山东省莱阳市沐浴店镇西朱兰村人,原名田明兰,穷苦出身。7岁时,推动父亲;9岁时,被送给人家当童养媳;15岁,家乡来了八路军,报名参军,被安排在被服厂当工人,为前线将士生产被服,后来成了宣传员。

田普与许世友相识,是经过开国中将吴克华牵线搭桥的,当时许世友任胶东军区司令员,时间是1941年。革命岁月里的爱情艰苦朴素,却有着能让人抓得住、摸得着的温柔与浪漫。因为,这种温柔与浪漫都是真情铸成,都意味着把自己的心掏出来给对方看,最终以心换心。

许世友:爱情总有好运气,3任妻子都是精品女子,不知第2任死活

许世友和家人

第一次见面,田普送给许世友一双“拥军鞋”,许世友送给田普一个子弹头做礼物。这是他们在那个年代可以送给对方最好的礼物了,许世友穿“拥军鞋”能感受到实实在在的温暖和舒心,田普有了子弹头做礼物,可以更加感受到军人在战争过后的细腻与柔情,双方的心都在突突地动。礼物在这里不再是简单的礼物,成了一种没有距离的心心相吸。两年后,许世友和田普走进了婚姻的殿堂。那一年,许世友38岁,田普19岁。

婚礼简单,但不意味着不在乎对方。婚后不久,田普老家的人捎来口信,说是她的母亲病了,要她赶快回去。许世友看着田普着急的样子,想要一路去保护她,但又抽不开身,也是一着急,就把枪拔了出来:“带上,以防万一!”田普拿着带有许世友体温的枪回家,一路上,心里都是热乎乎的,但她却被老家的反动派给绑架了。

许世友:爱情总有好运气,3任妻子都是精品女子,不知第2任死活

田普

许世友听到消息,一声怒吼,派出警卫排前去营救,结果把本来就是散兵游勇的反动派给打了个落花流水,硬硬地夺回了妻子。这就是嫁给军人的好处,就像许世友送给妻子一个子弹头做礼物那样,在做礼物的时候,它很安静、很柔情,但在关键的时候,它就会充满血性和正义地飞起来。

惊心动魄的时刻过去,总是平平淡淡的日子,而这中间包含着很多别人无法体会到的无奈,甚至酸楚。1951年,许世友赴朝鲜作战。这时,田普已是好几个孩子的母亲了,又即将分娩,她看了看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对许世友说:“给孩子取个名吧!”许世友连想也没想一下就说:“生女就叫‘抗美’、生男就叫‘援朝’!”田普点头,随后为丈夫加了几道菜,准备了一壶酒,默默祝愿丈夫得胜归来。见到酒,许世友笑了,他说自己很快就会回来,但当他凯旋时,小援朝已经3岁了。

许世友:爱情总有好运气,3任妻子都是精品女子,不知第2任死活

许世友与田普

这就是日子,孩子的名字见证了父亲征战的足迹,却是母亲在父亲离去后,于梦中的枪炮声里一天天、一年年担惊受怕、含辛茹苦地带大的。田普和许世友育有6个孩子:儿子许建军、许援朝;女儿许丽、许桑园、许华山、田小兵(许金建)。他们后来也都在自己的岗位上为社会做出了应有贡献。

许世友:爱情总有好运气,3任妻子都是精品女子,不知第2任死活

许援朝(左)

许建军曾经是军人,后来下海经商;许援朝16岁参军后一直在南京军区任职,2000年晋升少将军衔,2011年适龄退役。大女儿许丽才艺出众,是南京军区前线话剧团的退休干部;二女儿许桑园原来是做南京空政的工作,后来改行做了导演工作;三女儿许华山也曾是军人,后来经商了,还写了一本叫《父亲》的书,从一个女儿的视角向读者还原了一位真实的开国上将许世友;四女儿田小兵(许金建),曾经在教育界工作,现已退休。

许世友:爱情总有好运气,3任妻子都是精品女子,不知第2任死活

许世友:爱情总有好运气,3任妻子都是精品女子,不知第2任死活

18岁时的许华山

田普是许世友一生的至爱,也是陪伴许世友至终老的那个人。许世友曾感激地说:“田普是我一生的忠实伴侣,来世还要做伴侣。”1985年,许世友去世后,田普根据他的遗愿,将他的《我在红军十年》《我在山东十六年》以及其他有关文章汇编成《许世友回忆录》。田普还组织了写作和摄制班子,以许世友童年为主线,拍摄了上下集电视剧《少年许世友》。这些都是田普对许世友的深切怀念,对此,她曾深情地说:“许世友那许多传奇般的英雄事迹,深深地激励着我,他是我的严师诤友。”

许世友:爱情总有好运气,3任妻子都是精品女子,不知第2任死活

许世友第2任妻子叫雷明珍,1916年生,1933年2月参加红军,比许世友小11岁。能与许世友结合,是因为许世友参加革命后,与老家一度中断联系,在这个过程中,他听到的消息是,老家的第1任妻子朱锡明已经去世。1935年,经人撮合,许世友和雷明珍相识、相知、相爱,很快举行了婚礼。

婚后,许世友和雷明珍两人你敬我爱,相敬如宾。许世友调任红四方面军骑兵司令后,奉命征收了大批牛羊供部队食用。细心的雷明珍将羊毛收集起来,抓住点滴时间搓成毛线,为许世友织了平生第一件毛衣。这是他们婚姻生活中一个让人非常感动的细节,在西北地区生活过的人都知道,用收集起来的羊毛做毛衣,并不是搓毛线的织那么简单。

许世友:爱情总有好运气,3任妻子都是精品女子,不知第2任死活

羊毛被收集起来后,是有异物与味道的,要一遍遍地清除、清洗,甚至要用开水烫过很多遍才可以去味。与这比起来,搓线织衣不过是最后的小工序,清除、清洗不到位,织出来的毛衣羊膻味很大,人受不了。今天的人们不知道当时只有19岁的雷明珍,将那些收集起来的羊毛清洗了多少遍,却知道,她最终将羊毛做成了毛衣,让许世友在那个年代的严寒里真切地感受到了爱的温暖。它是一个19岁女孩用爱人之心做成的爱的礼物。

当时,许世友30岁,多少有些不成熟,至少在政治上是这样的。在1937年初的“批张”斗争中,他竟萌发了要悄悄带老部队回四川打游击的奇想,并开始了秘密准备。结果是可想而知的,他被关了起来。身陷囹圄,他非常想念雷明珍,但托人带话出去,却迟迟不见雷明珍的到来。一个多月后,才收到雷明珍写给他的一张纸条,是如下内容:

许世友:我恨你……为保革命的纯洁性,咱俩的事情一刀两断,我坚决要求离婚!请你看后签字。

许世友看后,非常生气,立即在纸条上写道:“坚决离婚!”

许世友:爱情总有好运气,3任妻子都是精品女子,不知第2任死活

许世友和家人

后来的情况是这样的:许世友的冤屈得到妥善解决,雷明珍对当初自己的冲动后悔莫及,多次写信向许世友认错并要求复婚,但均遭许世友拒绝。红军改编为八路军后,许世友到太行山带兵打仗,雷明珍也追了过来。首长们觉得雷明珍不容易,而许世友也确实需要个家,找许世友谈话,希望许世友能原谅雷明珍的过错,但许世友很固执,怎么也不答应。

有回,首长叫警卫员把许世友和雷明珍锁在一间屋子里,希望他们能重新燃起爱情之火,但许世友却动用了他的功夫,一掌就把门砸烂了。这件事伤了雷明珍的自尊,也让她意识到已经没有与许世友再续前缘的可能性了,断了对许世友的念想。

许世友:爱情总有好运气,3任妻子都是精品女子,不知第2任死活

许世友故居

据说,雷明珍到了1941年前后才重新嫁人,新中国成立后去了南方。五十年代末期,她因为孩子当兵的事,写信找过时任南京军区司令员的许世友一次。也是据说,许世友看到信后只说了八个字:“子承父业,理所应当!”这话说得很霸气,因为许世友和雷明珍之间并没有孩子。

有人说,雷明珍的孩子后来在许世友的帮助下顺利穿上了军装,成了军人。但我分析,这件事应该是不成立的,因为,如果雷明珍的孩子真的当了兵,那么就意味着能使许世友和雷明珍之间多少有些联系,至少是能对彼此的情况多少有一些了解。但许世友晚年却说,他早先是通过一个友人那里得知雷明珍的爱人是某学院的党委书记,但到了六十年代之后,就没有了雷明珍的任何消息,“也不知道她是死是活”。

雷明珍的毛衣是温暖的、美丽的,但她的纸条多少是有些绝情的,在许世友这位刚烈的汉子心灵上,留下了一道难以抚平的创伤。由于这一创伤,许世友和雷明珍分道扬镳。就像许世友赴太行山参加战斗时,说的 “此生不必相见”那样,他们从此再也没有见过。

许世友:爱情总有好运气,3任妻子都是精品女子,不知第2任死活

许世友第1任妻子在前面的文字里提到过,叫朱锡明,1901年出生,比许世友年长4岁。1924年春,在母亲的操持下,许世友将朱锡明热热闹闹地娶进了家中。婚后3天,许世友率部投入战斗,朱锡明只能深更半夜偶尔与丈夫团聚,但这却让两人的情感变得更加深厚了起来。

朱锡明为许世友生过3个男孩,乳名都叫“黑伢”,但前两个都夭折了。第三个孩子出世后,许世友仅见了一面,就随着阵阵枪炮声撤离鄂豫皖根据地,投入了离家乡越来越远的战场,且音讯杳无。一个女人带着孩子生活,本来就够不容易了,在那个缺吃少穿、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里还要受到反动派的迫害,婆婆看不下去,开始在心里埋怨一去不归的儿子。久而久之,认为是儿子死了,就作证让儿媳另嫁他人,嫁给了村里一位老实的庄稼人夏昌文。

许世友:爱情总有好运气,3任妻子都是精品女子,不知第2任死活

许世友故居

改嫁后,朱锡明没有生育,常回家来看婆婆和儿子,给他们带些粮食、做口吃的。许世友的母亲说:“我那儿啊,可能真的死了,我不想他了……”朱锡明默默流泪。可就在这时,全国解放了,许世友的名字登在报纸上,成了山东军区司令员。朱锡明得知许世友还活着,既高兴,又惆怅。高兴的是,自己深深思念的亲人还活在这个世界上,惆怅的是自己已另有所属。而许世友在此之前因误听传言,以为锡明已死,已重新组成了家庭。

咋办呢?朱锡明找来“黑伢”,对他说:“你去找你的父亲吧,我呢,改嫁了,没脸再见他了……”“黑伢”带着奶奶,几经辗转找到了当时在麻城的王树声,并通过王树声找到了许世友。“死了”的三代人,在此时也都活下来了,哭得泪水涟涟。

许世友:爱情总有好运气,3任妻子都是精品女子,不知第2任死活

许世友故居

随后,许世友把“黑伢”先后送进了第五航空兵学校和大连海军舰艇学院,而母亲总是对他说:“我那个儿媳妇真是个好人啊……为了能让我们活下去,她甚至到过乱坟场扒死人的衣服,回来做成鞋子和袜底卖,然后换点粮食……我们的命啊,就是这么保下来的……”许世友唏嘘不已,但这时的他已经不能把朱锡明接到身边了。

“黑伢”原名许大安,后许世友将其改为许光。从1951年到1958年,许光花了整整七年时间学习,最终使自己成为共和国第一批本科学历的海军军官、优秀的舰艇长。本来,许光可以在部队大有作为的,但许世友见母亲一个人在老家,就动了让许光回到家乡为自己敬老传道的心思。许光心里非常不愿意,但最终还是被父亲的真心感动了,进而他作出了人生中最艰难的决定——回家乡去!

许世友:爱情总有好运气,3任妻子都是精品女子,不知第2任死活

许世友将军的母亲

就这样,许光先是家乡县武装部一干就是二十年,从参谋、科长到副部长,直到转业,还是一个“老副团”, 最后从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岗位上退休。许光不抽烟、不喝酒、不搞特殊,始终把自己看成一名县里的普通干部,淡泊名利,还经常教育子女不要给自己戴上高干后代的帽子。他的女儿许道江是他子女中军衔最高的,大校,2016年,任火箭军后勤部卫生局局长。而他本人于2013年1月6日因突发心梗医治无效逝世,享年84岁。2015年10月13日,荣获全国敬业奉献模范称号。

许世友:爱情总有好运气,3任妻子都是精品女子,不知第2任死活

许光

许世友:爱情总有好运气,3任妻子都是精品女子,不知第2任死活

许道江

这时候距许世友去世已经20多年了,他去世后没有火化。生前,他给了许光50元钱,要他给他买口棺材,“死了往里一装就行了”。他说自己幼年丧父,从小跟母亲相依为命。参军以后,几十年戎马倥偬,为国尽忠,顾不上对母亲尽孝,心里非常歉疚。1959年,他为看地形又一次路过家门,见 74岁的老母亲还在打柴、喂猪,不禁泪流满面。为此,他发下誓愿:自己死后,一定来为母亲守坟。他去世后,人们把他埋在了母亲的墓地旁边,遂了他的心愿。

这些已经与爱情无关了,但需要说明的是,许世友将军的墓地距离朱锡明墓地不远,也许在那里,他们还能相见,聊聊天。都说美好的爱情就像天使一样,可以为人生增加不少绚丽的色彩,但许世友经历的美好爱情却带着人间少有的朴素与实惠,那绚丽的色彩对他来说仿佛并不十分重要。他的最后一任妻子田普也于2017年6月30日,在北京去世,享年93岁。活着的人就这样一个个地走了,但朴素的爱情却始终能让人感受到活着的美好!

许世友:爱情总有好运气,3任妻子都是精品女子,不知第2任死活

许光和父亲许世友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感谢原作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许世友:爱情总有好运气,3任妻子都是精品女子,不知第2任死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