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记者节特别报道|做了15年记者,武汉疫情,我必须在现场

记者节特别报道|做了15年记者,武汉疫情,我必须在现场

除夕夜,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医学科隔离病房,记录医护人员和患者的农历新年

2020年1月20日下午,参加完报社的年会,在成都飞往武汉的航班就要起飞前,我打了两个电话。

一个打给武汉当地一位医学院的教授,一个打给自己的妻子。前一个电话,对方告知了我武汉当时的最新情况,并提醒我在机场的药店多买一些口罩。后一个电话中,我交代自己的妻子:退掉两天后回老家的火车票;我可能要到一线采访,为了避免交叉感染,接下来我要住到酒店去,这个春节你要一个人过。

作为一个有着15年新闻从业经验,参与过H7N9禽流感疫情、玉树地震等重大事件现场报道的老记者,我知道,面对接下来的疫情,我必须在场。作为成都商报-红星新闻驻长江中游城市群(武汉)新闻中心的记者,守土有责,是一个新闻人的职业操守。

武汉疫情肇始,我即参与了报道,并以一个新闻人的敏感开始密切关注疫情的发展。

2019年12月30日,武汉当地卫生部门发布消息称华南海鲜市场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人,12月31日一早,我便从武昌赶到汉口,发现在华南海鲜市场周边的几家药店已出现抢购口罩现象,而华南海鲜市场的商户还在照常忙碌。

当天下午,我再次进入市场内部,走访商户后,拍下“动物尸体”,拿到“有野味出售”的真凭实据,现场发回第二篇视频和文字报道。这是媒体对于华南海鲜市场野味交易的首次确切报道,引发舆论和学界广泛关注。

新闻来自现场,真实的力量也来自现场。

记者节特别报道|做了15年记者,武汉疫情,我必须在现场

记录隔离酒店里忙碌的医护人员

2020年1月20日起,我则与随后到达武汉的同事一起,坚守一线两个多月,不畏感染风险,深入疫情最中心,实地探访武汉各大定点医院、火神山医院、方舱医院,走进重症病房、隔离点和基层社区。在每一个疫情发生的现场,见证、记录和讲述这场史无前例的战役。

在冷静的记录之外,有无数激荡的情绪萦绕心间,再难忘记——

在深夜的医院走廊,面对用木板搭起的简易病床,我体会到了生命的渺小与无助;

在一个普通的社区居委会,面对办公桌上的方便面和一张张写满名字和电话的排查表格,我发现了我们终将战胜疫情的秘密;

在一个个普通人发起的志愿者服务群里,在陪同他们深夜前往数家医院给医护人员送去防护物资时,我找到了来自民间的力量;

在一本医院污水处理站的手写台账里,我看到了人民生命的保卫战正在每一个角落打响;

在一夜落成的方舱医院那一张张整齐有序的病床前,在火神山医院轰鸣的机器声和人山人海的赶工场面中,我感受到了一个民族团结一致,战胜灾难的巨大雄心。

记者节特别报道|做了15年记者,武汉疫情,我必须在现场

记录方舱医院一夜落成

在巨大的突发事件面前,没有人能置身事外,我是亲历者——

在武汉封城当日的凌晨,接到受访者父亲病情突然恶化,宣告不治的消息,我为生命的脆弱流下眼泪;

在感染病房做完采访回到酒店,发现自己体温37度3,我也有过恐慌与动摇;

在一个重症监护室主任“我们又在重复昨天的故事”的叹息声中,我对迟来的预警,发出了自己的质疑;

在除夕夜的重症ICU病房外,我和十几张“90后”年轻的面孔一起,用最简单的年夜饭和最简单的话语,祝福武汉,祝福中国。

也是记录者——

我记录下特殊病人的艰难求助路,也记录下了隔离酒店医护人员24小时的不眠不休。

我记录下武汉市民亲人离去的哀痛,也记录下了医护人员“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豪言。

我记录下医院走廊里痛苦的呻吟,也记录下了高架桥上救护车的笛鸣。

我记录下个体的坚守,也记录下了家国的温暖。

我记录下最初的慌乱和无助,记录下过程中的坚定和坚持,也记录下一个城市慢慢的苏醒和活力的回归。

两个多月的疫情报道中,秉持红星新闻的新闻理念,我和同事一起深入一线,小心求证,谨慎落笔。

记者节特别报道|做了15年记者,武汉疫情,我必须在现场

红星新闻武汉采访小组。从左至右:王震华、潘俊文、任江波、王效、陶轲

发出质疑,记录感动,弘扬奉献,我见证和记录了这场疫情的前前后后。这里面有普通人的努力和坚守,有医护人员的无私奉献,也有疫情冲击下暴露出的种种问题。

与人民共情,与真实同行。抗击疫情的战场,正是增强“脚力、眼力、脑力和笔力”的实战课堂。在这场史无前例的抗疫斗争中,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我不敢说自己给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我希望用现场发回的近30篇文字和视频报道,用自己的记录和见证去尽力还原一场真实的“中国抗疫”。

红星新闻记者 王震华

编辑 李彬彬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记者节特别报道|做了15年记者,武汉疫情,我必须在现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记者节特别报道|做了15年记者,武汉疫情,我必须在现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