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高以翔“36岁冥诞”的背后:女友过度消费、“自我主义”泛滥

引言。

知名人物人生中重要的时刻,是一定有人于社交平台上记录的。遇到名人去世,圈内好友在社交平台上发文缅怀已屡见不鲜。

缅怀本是一件令人伤痛、心酸的事,然而现在却多一分作秀、蹭热度的味道。更有甚者,怀着“被迫缅怀”的心情去更新动态,毫无真情可言。

高以翔“36岁冥诞”的背后:女友过度消费、“自我主义”泛滥

截止到本月27日,距离高以翔逝世也就满10个月了。而昨天,也就是9月22日却是高以翔的生日。

网络上自然是一众缅怀高以翔的动态,就连他生前的女友bella也同样在社交平台上晒了合照。但此举却被网友们所鄙视,表示“蹭热度没够”,“自我主义”在泛滥。

高以翔“36岁冥诞”的背后:女友过度消费、“自我主义”泛滥

1.高以翔逝世始末。

浙江卫视近年来多以邀请明星、艺人参与综艺节目而火,像《奔跑吧兄弟》、《中国好声音》、《王牌对王牌》等,在吸引观众、粉丝观看的同时,背后的策划也赚得盆满钵满。

去年,浙江卫视出具了一档名叫《追我吧》的真人夜跑竞技类综艺节目,并邀请了高以翔、黄景瑜、邹市明等一众明星参与录制。

高以翔“36岁冥诞”的背后:女友过度消费、“自我主义”泛滥

《追我吧》项目众多,以众多极度消耗体力的项目强迫明星们使出“吃奶的劲儿”,比如在悬挂的绳子上攀爬,非专业人士就会产生危险。钟楚曦曾表示在节目录制完成后,需要速效救心丸“续命”。

高以翔“36岁冥诞”的背后:女友过度消费、“自我主义”泛滥

而高以翔在深夜参与竞技跑步,最后体力极度匮乏,一度步伐轻浮、左右摇摆,在一声“我不行了”之后,便失去意识倒在了地上。

高以翔“36岁冥诞”的背后:女友过度消费、“自我主义”泛滥

身旁的众人均以为是节目效果,所以未曾援救。直到黄景瑜察觉到不对劲,喊了声“你们还拍啊?快救人啊!”众人才反应过来,然而已经错过了黄金救援时刻。

高以翔“36岁冥诞”的背后:女友过度消费、“自我主义”泛滥

直到凌晨5点半左右,有网友在社交平台上言明“人没了”。高以翔逝世后的相关确认为:

上午10点左右,浙江新闻客户端确认高以翔因抢救无效不幸逝世。

11点46分,高以翔公司发出声明公布其离世消息,声明中称高以翔在节目录制当中突然昏厥,经过三小时急救后离世。

12点23分,《追我吧》节目组发出官方声明称医院确定其为心源性猝死。

浙江卫视没有在第一时间对节目组的安全性问题进行反思,反而以“高以翔猝死离世,昔日综艺高光时刻回顾”为标题,出具了一款视频内容积蓄彰显资本家的丑恶。

高以翔“36岁冥诞”的背后:女友过度消费、“自我主义”泛滥

最终,以高以翔父亲的一句“你们辛苦了,不是你们的问题,我们也会愿意发生这种事情”结束。但高以翔逝世后,应当以葬礼为主,无暇参与采访的。

高以翔“36岁冥诞”的背后:女友过度消费、“自我主义”泛滥

所以高父这句话的真伪一直遭到网友的怀疑,认为这是节目组为“甩锅”而编造的谎言,真假未知。

高以翔“36岁冥诞”的背后:女友过度消费、“自我主义”泛滥

自此,高以翔的去世,留下了家人以及即将要结婚的女友bella承受着痛苦。

直到9月22日,因苏湘涵及诸多网友网上缅怀高以翔“冥诞”,而引发了“女友过度消费、‘自我主义’泛滥”的话题。

高以翔“36岁冥诞”的背后:女友过度消费、“自我主义”泛滥

2.苏湘涵过度消费“高以翔女友”身份。

女友苏湘涵(Bella)为缅怀高以翔36岁“冥诞”,于某社交平台上发文配图(英文翻译:“祝我宇宙中最闪亮的那颗星生日快乐。”),如下:

高以翔“36岁冥诞”的背后:女友过度消费、“自我主义”泛滥

确实,高以翔生前对苏湘涵并未做过多的介绍,所以大家并不是很熟悉。只是高以翔去世后,苏湘涵以“高以翔女友”的身份为其缅怀,才让大家对她熟悉了起来。

高以翔“36岁冥诞”的背后:女友过度消费、“自我主义”泛滥

苏湘涵今天的动态,引发了诸多网友的谴责。留言中表明苏湘涵过度消费“高以翔女友”的身份,来满足自己内心的其它目的。

有人说,“这一年男人都不知道换几个了。”

高以翔“36岁冥诞”的背后:女友过度消费、“自我主义”泛滥

有人说,“带着前女友头衔过一辈子吧,别嫁人了。”

高以翔“36岁冥诞”的背后:女友过度消费、“自我主义”泛滥

有人说,“有完没完?别消费他了。”

高以翔“36岁冥诞”的背后:女友过度消费、“自我主义”泛滥

这些言论中,嘲讽意味显而易见。毕竟,高以翔生前,苏湘涵并未有过多的动态;高以翔去世后,苏湘涵却一次一次的更新着社交平台。

不过,也有网友表示“bella太难了。发动态带高以翔,说是蹭热度;不带高以翔,说是无情女。”做明星的爱人,是真的没那么容易。

高以翔“36岁冥诞”的背后:女友过度消费、“自我主义”泛滥

3.“自我主义”的泛滥,另有其人。

如果非要说蹭高以翔热度,那么苏湘涵绝对不是第一人。在高以翔去世后,艺人宋某便在社交平台发布了一段影射“演员是高危职业”的言论。

高以翔“36岁冥诞”的背后:女友过度消费、“自我主义”泛滥

这段话初看并无问题,却经不起推敲。如果你是站在成龙拍戏的角度来看,我认可,毕竟成龙大哥作为动作片演员却拍戏从不用替身,导致身体多处受损,一度有生命危险。

高以翔“36岁冥诞”的背后:女友过度消费、“自我主义”泛滥

可如果站在高以翔拍摄综艺节目的角度看,这是漏洞百出的。高以翔并非为工作而熬夜,而是该高强度消耗体力的节目本身就是在凌晨录制的,且节目组未做好相应的安全措施。

高以翔“36岁冥诞”的背后:女友过度消费、“自我主义”泛滥

此后,演员张某也发声,将高以翔去世原因甩锅工作环境的“甲醛污染”。不可否认,为录制节目新修建的综艺场所,或许确实有甲醛的味道。

高以翔“36岁冥诞”的背后:女友过度消费、“自我主义”泛滥

同样是高强度竞跑、同样在体能下降的深夜,高以翔相比其他人来说,身体的硬朗程度还可以排的上号。但是其他人为何没事?

高以翔“36岁冥诞”的背后:女友过度消费、“自我主义”泛滥

归根结底,是上述宋某、张某的工作态度及参考标准出了问题,这是在为自己“手指沾点灰都要去医院包扎”的借口。

这种极度的为自己所在行业而委屈的语言,是“自我主义”泛滥的体现。就像“老戏骨”王劲松所说:

“什么时候演员成了一个背台词都要被表扬的职业了?背台词是你上战场的那支枪,你能告诉我说你到了战壕里没拿枪吗?你多不要脸哪?”

高以翔“36岁冥诞”的背后:女友过度消费、“自我主义”泛滥

这是“吃着喝着、玩着乐着,就把钱赚了”的心态,在宋某、张某身上看不出一点演员应有的姿态。不愿为艺术牺牲、不能吃苦、拿着过高的酬劳,贡献的作品质量却低的雅痞。

高以翔“36岁冥诞”的背后:女友过度消费、“自我主义”泛滥

看看苏有朋版《倚天屠龙记》中往脸上抹灰的这一幕,再看看曾某的这一幕,高下立判。一个不愿意为艺术奉献一丝一毫,又放不下偶像包袱的演员,注定一事无成。

高以翔“36岁冥诞”的背后:女友过度消费、“自我主义”泛滥

结语。

在笔者看来,这些言论确实是有一定道理的。又何尝不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呢?又有谁不渴望着成为明星的另一半,不渴望名誉、物质双重丰收呢?

在看待苏湘涵消费高以翔的事件中,我们又是不是能够做到绝对的一心一意呢?

高以翔“36岁冥诞”的背后:女友过度消费、“自我主义”泛滥

自己最爱的人,离开自己尚不满一年。我想,女人的感情并没有那么多阴谋论,不必把一个年轻的女孩子看作如此的急功近利。

对于苏湘涵,我们正确看待就好。对于某些借此来抱怨自身高酬劳拿着十分不易的艺人,笔者真的想问:你的良心不会痛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高以翔“36岁冥诞”的背后:女友过度消费、“自我主义”泛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