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李渔剧作是如何融真实性和传奇性为一体,调动昆曲的活力的?

本文乃作者独家原创,未经允许请勿转载,图片来源于网络,如侵权请联系删除,谢谢!

李渔是昆曲史上少数既写昆曲又写小说的双面手,除了著有《笠翁十种曲》外,还有两种短篇小说集《无声戏》《十二楼》将他的小说和昆曲作品交叉着翻阅,会发现《十种曲》里有四种剧本是小说的翻版。昆曲《風求凤》与小说《寡妇设计费新郎,众美齐心夺才子》、昆曲《比目鱼》与小说《谭楚玉戏里传情,刘藐姑曲终死节》叙说的是同一事,昆曲《巧团圆》与小说集《十二楼》中的《生我楼》故事、人物相同,昆曲《奈何天》与小说《美妇同遭花烛冤》《村郎偏享温柔福》类似,这几部昆曲传奇只简单地把原小说的叙事转化为昆曲人物的宾白或曲文,但在思想内容、故事情节等方面没有太多的改变。

李渔剧作是如何融真实性和传奇性为一体,调动昆曲的活力的?

从李渔对小说集的命名为《无声戏》,可知他将小说看成是与戏曲相同创作手法的文学体裁。毋庸讳言,李渔的这种认识并不正确,戏曲是代言体,小说是叙事体,两者有着本质的区别。但两者之间又不是壁垒森严,相互可以借鉴和沟通。《无声戏》结构明显借鉴了戏曲的间架法,如“立主脑”“脱窠曰”“密针线”“审虚实”等结构法,而《十种曲》在取材方面也参照了小说真实性的特点,力求故事真实,情节真实,人物真实。对此,李渔有所总结:“凡作传奇,只当求于耳目之前,不当索诸闻见之外,无论词曲,古今文字皆然。”所以他的剧目基本上取材于现实生活。

李渔剧作是如何融真实性和传奇性为一体,调动昆曲的活力的?

除《凰求凤》《比目鱼》《巧团圆》《奈何天》故事根据原小说内容改编外,《怜香伴》写扬州秀才范介夫与妻子崔笺云的爱情故事,陈寅恪认为此剧与当时名人钱谦益和柳如是有关;《意中缘》写两女子杨云友、林天素能模仿董其昌和陈继儒的书画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后经历种种波折后,两人分嫁董、陈,各得其所。钱谦益、董其昌和陈继儒都是当时著名的文人,《意中缘》和《怜香伴》可称为当时的“现代戏”。《风筝误》的故事虽然没有来源,纯粹是李渔虚构出来的情节,从第三出《闹哄》詹武承上场介绍来看,“只因朝中宦寺专权,怪下官不肯依附,唆人弹劾,罢职家居“,该剧故事发生的背景应是明末,但人物的言谈举止与清人无异,可知剧作仍然是清初现实的缩影。

李渔剧作是如何融真实性和传奇性为一体,调动昆曲的活力的?

受小说描述生活的真实性影响,李渔笔下的人物和故事都是现实生活中时常发生的。李渔本人就是在现实中匍匐生活着的人,他的平庸和媚俗使其创作时对世俗人情的勾画和把握颇为准确,“这种世俗文学的审美效果显然与传统的诗词歌赋有了性质上的重大差异,艺术形式的美感逊位于生活内容的感受,高雅的趣味让路于世俗的真实“。借用李泽厚这一段话来概括李渔剧作的特征颇为贴切,《笠翁十种曲》具有现实的典型意义。虽然李渔很重视现实题材,亦擅长于描绘生活中各色人物,但不是所有现实素材都会引起他的注意,并被他吸收。面对平实的生活,李渔常常做“化腐朽为神奇”的提炼工作,具体方法就是将素材“新”“奇”化。

李渔剧作是如何融真实性和传奇性为一体,调动昆曲的活力的?

“古人呼刷本为‘传奇‘者,因其事甚奇特,未经人见而传之,是以得名。可见非奇不传。新,即奇之别名也。“何谓“新”?“即在饮食居处之内,布帛菽粟之间,尽有事之极奇,情之极艳,询诸耳日,则为习见习闻,考诸诗词,实为罕听罕睹,以此为新,方是词内之新。非《齐谐》志怪、《南华》志诞之所谓新也“。《风筝误》有两条线索,一条是由风筝引出的爱情线,一条是詹武承远征的战争线。爱情线,作者想法出“新”。你看,大小姐奇丑无比,姻缘却频频降临,先是韩世勋与她约会,后有戚友先与她成婚,而二小姐虽贤惠美貌姻缘却姗姗来迟,《风筝误》突破了以往传奇中美女交好运、丑女总倒霉的窠日,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李渔剧作是如何融真实性和传奇性为一体,调动昆曲的活力的?

战争线,作者运用了“奇”招。战场上,两军对阵,蛮寇掀天大王居然排出了象阵,受命助战的韩世勋用假狮子吓退了群象,获得了战争的胜利。这可是《孙子兵法》上没有的策略,有点类似小儿玩家家的游戏,但李渔就是用“假”象来营造奇特的战争场面,达到引人人胜的目的。另外,《奈何天》的故事也很奇特,主人公阙素封五官不整,四肢不全,却家产万贯,娶妻三家,因广行善事,最后变成为一位美男子,真是世上闻所未闻的奇事。但该剧上演后深受观众欢迎,其中《虑婚》《忧嫁》《逃禅》《误相》《醉》《狡脱》等出在舞台上盛演不衰。

李渔剧作是如何融真实性和传奇性为一体,调动昆曲的活力的?

李渔剧作融真实性和传奇性为一体,有效地调动了昆曲的活力,使其生气勃勃地走向未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李渔剧作是如何融真实性和传奇性为一体,调动昆曲的活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