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近年来国内大学迎来建博物馆热潮,真品不够,“赝品”来凑?

本文刊载于《三联生活周刊》2019年第44期,原文标题《大学博物馆为何频陷“赝品”风波?》,严禁私自转载,侵权必究

2019年10月7日,介绍称筹备了三年多的重庆大学博物馆正式开馆,首展“大象有形——中国古典造型艺术展”,共展出“佛造像、玉器、青铜器等400余件展品”。10月14日,一篇题为《重庆大学耗资670万建了一座赝品博物馆?》的微信文章在互联网上迅速传播开,作者江上讲述自己在博物馆开馆后去参观,发现里面的“文物”几乎全都是赝品,令重庆大学和这批藏品的主要捐赠人吴应骑陷入舆论风波。

记者/陈璐

近年来国内大学迎来建博物馆热潮,真品不够,“赝品”来凑?

后母戊鼎,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视觉中国供图)

韦一笑是重庆大学的学生,在开馆前几个月,她所在的学生组织有机会让成员提前参观了这座博物馆,因为校方希望学生组织未来能够与博物馆多开展合作。说起那次参观经历,韦一笑回忆,“博物馆里有专门的老师为我们讲解,看起来跟普通的博物馆也比较接近,保护措施做得挺好。我记得当时经过一个走廊,灯光特别暗,老师还跟我们解释,这是为了保护那些藏品特意调暗的。”

如今,重庆大学虎溪校区门口仍可以看到写有“重庆大学90周年校庆”的花坛装饰,但开馆于90周年校庆纪念活动前几天、位于艺术学院后面的重庆大学博物馆已闭馆。重庆大学曾于10月15日中午公开回应,将“成立专门工作组,对该情况进行核查”,并迅速关闭了该博物馆。截至发稿前,重庆大学尚未公示其调查结果。

10月14日,江上在自己的公众号上发表《重庆大学耗资670万建了一座赝品博物馆?》这篇文章时,他并未想过会激起这么大的反应:原本只有三四百个朋友关注的公众号,一夜之间暴增五六千粉丝,文章阅读量也达到近百万。

在文章中,他戏谑地调侃里面仿制秦始皇陵铜车马的改装版铜车马“战国错金六乘马车”,比秦始皇座驾还多了两匹马;名为“商代兽面纹牛鼎”的藏品仿造的是国家一级文物“后母戊鼎”;高达一米多的巨型铜灯,看上去有些像海昏候墓出土的“汉代雁鱼铜灯”,却比原物大了十倍有余;一个“元青花人物纹罐”,仿造的是南京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元青花萧何月下追韩信梅瓶”;还有造型源自“鲜于庭诲墓骆驼载乐俑”的“乘驼胡人伎乐俑”,前者同样也是一件国家级文物。

记者到现场时,已经无法亲眼看到文章配图中的这些“文物”,但博物馆门口的一张“重庆大学博物馆参观路线导引图”中,仍标示着上述不少“重点藏品”:战国错金六乘马车、元青花人物纹罐、乘驼胡人伎乐俑……一位业内人士根据文章中的照片告诉本刊:“这些仿制品十分拙劣,一眼假。”

近年来国内大学迎来建博物馆热潮,真品不够,“赝品”来凑?

秦始皇陵兵马俑博物馆内的兵马俑,一号铜车马(视觉中国供图)

真伪鉴定之疑

“民办博物馆里出现一两件似是而非的东西,我们多数会一笑了之。但在一所大学博物馆里,出现如此大规模的赝品,这是无法接受的。”江上说。他爱好收藏,向来痛恨将假文物包装成“真文物”的“国宝帮”,陆陆续续发表过一些抨击“国宝帮”的文章。这次,因为在重庆收藏圈听到很多议论,甚至有朋友开玩笑要发起去重庆大学博物馆找“真货”的比赛。他出于好奇,特意前去参观,回来后和往常一样在自己的公众号上写了这篇观感,“当作小范围的交流”,没料到却突然暴红,“从这个角度来说,他们说我是别有用心,好像也没错”。

现在人们想知道的是,这么大规模的个人捐赠动议从何而起?重庆大学博物馆对捐赠藏品的评估程序是怎样的?

重庆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工作年报显示,2015年5月,重庆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吴应骑提出向学校捐赠藏品建设重庆大学博物馆及文博研究院。重庆大学是一所侧重理工科的985高校,至今未设有文博学院和历史学院。2015年12月25日至27日,基金会邀请国内14位博物馆建设及文物专家就吴应骑拟捐赠藏品进行评估,并对筹建重庆大学博物馆和文博研究院的可行性进行论证。

重庆大学的新闻网站对这件事情进行了报道,上面写道:“中央美术学院前党委书记、中国美术家协会雕塑艺委会主任盛杨,北京电影学院文物修复与鉴定专业教授胡德智,中国国家博物馆专家乔万宁等表示吴应骑藏品种类齐全,数量众多,体系完善,部分藏品具有较高的历史、文化、艺术、社会学研究价值。”现在这条新闻已被删除,但网友仍能从网站上“爬虫”找到。

紧接着在2016年1月,吴应骑曾在接受龙华网采访时表示,他将为博物馆捐献300余件收藏,“都是经过相关专家鉴定的,非常珍贵的文物占到60%以上”。三年后,也就是今年2月25日,重庆大学举行了捐赠藏品的移交工作协调会,移交藏品共计342件,其中青铜器22件,陶和瓷器161件,玉器159件。

“我们被邀请去重大就是为了见证吴应骑先生捐献藏品这么一件事情。”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副教授曾陆红是重庆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显示的名单上的14名专家之一,他在接受本刊采访时说,“我不是鉴定专家,从事的专业是美术史论和艺术品市场研究,找我去也不是要我去鉴定什么。”

“重庆大学举办了一场座谈会,我们谈的是博物馆建设的问题,没有谈作品的鉴定。致于鉴定,博物馆收藏应该有它自己的程序。捐献作品并不是说捐献者捐赠,博物馆就一定接收。应该是博物馆组织专家来鉴定,认可了,然后捐献者再捐献。”曾陆红回忆,当时自己是应米洁的邀请出席,米洁是吴应骑的大女儿。而且这场行程安排仅为一天,“上午先看展览,下午再开会”。

曾陆红说2015年的活动后他与重庆大学再无联系。而今年发生的这次展览事件,他也是从网络上得知的。但他个人认为,“这次展览中如果说出现了一些赝品,我个人觉得不是吴先生的本意。而且这个展览也不叫文物展,叫造型艺术展,等于是把他收藏的东西,从造型艺术这个层面进行展示,跟文物展示,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如果认为从美术的角度去解释这个问题,就可以避开藏品的真伪,这是不可能的。”重庆大学老师陈维明向本刊表达了他不同的态度,“因为第一,艺术品也有真品赝品的差异,就是原作和伪造品;第二,如果真的想准确地传达中国古代文物的造型艺术,也可以做高仿复制品。在文化遗产领域,这有个专业术语叫‘原真性’或者‘真实性’,里面涉及好几个要素。那么对于这种可移动文物,首先应该是材料的真实性。它得是宋代或者唐代的东西,然后再有形式的真实性。如果无法展示文物的原物,就应该在复制的时候尽可能采取相同的材料,并忠实地再现原物的形式和外观,这样也能达到美育效果。同时还必须标明是某某文物的复制品才行。所以现在这个说辞是不可能站住脚的。”

“重大并不是没有相关专家,比如高等人文社科研究院、艺术学院和建筑学院,就有文化遗产与历史研究、博物馆展陈设计等研究方向。”陈维明认为学校在筹建博物馆方面的确缺乏经验,但其责任在于博物馆前期筹备的过程中,并未召集校内的专家学者参与其中,“我们不说集思广益让公众都参加,但至少相关专家能够广泛参与。应该策划一个什么主题的博物馆?能通过哪些渠道向社会、向校友公开征集藏品?然后通过正规的专家鉴定评审,哪些文物能定级别,哪些不能,哪些能够展出,哪些必须淘汰。但这么一个过程,现在全部直接越过了”。

风波的两个焦点

这次舆论的中心,一个聚焦点是捐赠者吴应骑。

事情发生后不久,吴应骑的小女儿吴晓妮便对外宣称,目前吴应骑身体抱恙已入院治疗。吴应骑今年74岁。在重庆大学的官网上,对他的介绍写着:“1982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直接受业于启功、徐邦达、谢稚柳等名家,又与李可染、刘开渠等大师交往甚笃”,主要著述有《怎样鉴定当代中国画》《怎样鉴定中国古代瓷器》《怎样鉴定中国古画》《在大师的巨构前—吴应骑美术论文集》等。

根据“天眼查”显示,吴应骑及其家人名下有多家文化艺术公司,包括重庆刘开渠文化艺术传播有限公司、重庆国立美术研究院、重庆国立美术研究院国立画廊、重庆当代美术设计研究院、北京刘开渠艺术研究院等。其中重庆国立美术研究院的经营范围包括艺术品咨询,零售瓷器、工艺品等;重庆国立美术研究院国立画廊涉及工艺美术品销售。

据了解,重庆大学博物馆的现任馆长吴文厦是吴应骑的儿子,展览部主任则是吴应骑的儿媳。当我们针对此事联系吴应骑的女儿吴晓妮时,她回复:“一切以重大的调查结果为准。对于我父亲造谣诽谤的人我们已经启动了司法程序,相信法庭会给大家最正确的答案。”

舆论的另一个聚焦点是,为何不断有高校博物馆陷入赝品风波的新闻出现?

近几年来,高校接收捐赠,兴建大学博物馆频登热搜。2015年6月,国内高校首个以陶瓷艺术为主题的大学博物馆在浙江师范大学开幕,180余件展品大部分是由浙师大美术学院一位退休教师捐赠,在一片掌声中网友很快指出,藏品“假到了惨不忍睹、令人发指的状况”。2016年7月,北京师范大学校友邱季端向母校捐赠了6000件古陶瓷藏品,称其包括从两汉魏晋到宋元明清,各个朝代、窑口的具有代表性的陶瓷精品。北师大宣布,学校在此基础上将成立北京师范大学邱季端中国古陶瓷博物馆,但随后这批藏品便被业界人士质疑为“赝品”,并被多家媒体报道事件经过。

“每一所大学都应该有一座博物馆,这对于大学的发展是很有益处的。”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副馆长曹宏在接受本刊采访时谈道:“但问题是如果一个大学什么收藏都没有,这个博物馆就很鸡肋,可能会想办法用藏品去填充,就会出现操之过急的情况,容易造成各种问题。所以大学应该是先有了自己的特色收藏,再去建博物馆,这样比较合理。”

那么大学博物馆究竟如何接受捐赠藏品?这并没有一个统一的规范标准。曹宏以自己所在的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为例解释道:“首先要看这批捐赠是不是和我们馆的收藏宗旨相符,比如我们是考古与艺术博物馆,那我们肯定只收藏与这两类相关的藏品。其次,我们要考察这批藏品的来源是不是合法,保证它的来源清晰,流传有序合法,排除法律上的问题。然后,第三个程序就是要看这批藏品的真实性,这需要成立一个专家鉴定委员会。比如这批藏品是瓷器,我们就需要根据藏品的数量,请五到六位本领域与瓷器研究相关的专家,一件件去做鉴定,确定它的真实性准确无误。这三个条件都符合了我们才会去接收。此外还有一些法律上的文件,比如让捐赠人提供来源合法相关证明,并且需要签订捐赠协议等。”这样的一个流程通常要耗费数月时间,但曹宏表示,“一般我们会让意向捐赠人先提供文物的多角度照片,请两三位专家在真伪上做一个初步的筛选。如果看照片就不对,便会婉拒”。

而据此前重庆文物局博物馆与社会文物处处长严小红回应,重庆文物局尚未收到重庆大学博物馆的设立备案申请,也未收到重庆大学博物馆的举办展览备案申请。曹宏解读,大学博物馆隶属于教育部,但在专业上接受文物局的业务指导,“这就需要工作人员对博物馆的运营管理比较了解,熟悉《博物馆条例》《博物馆职业道德准则》和各项国家政策,这确实需要一些专业知识。所以目前在教育部没有一个专门部门管理大学博物馆的情况下,需要大学博物馆主动去当地文物部门备案,接受文物局的管理。比如,在建馆前可以先去文物部门咨询,接受文物部门的专业指导,新建一个博物馆需要具备哪些必要条件,需要准备什么文件,需要办理哪些程序。这样才能合理合法地建造一座博物馆,杜绝此类事件的发生。”

(应受访者要求,韦一笑、陈维明均为化名。感谢实习生郜超、赵怡宁对本文的贡献)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近年来国内大学迎来建博物馆热潮,真品不够,“赝品”来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