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从摆地摊到一座“城”、从无证经营到手握专利,这个“全球最大”了不起

从摆地摊到一座“城”、从无证经营到手握专利,这个“全球最大”了不起

纵相新闻记者 单珊 陈思众 沈超 丁一涵

1986年,20出头的彭湘华和家里闹僵了,在上海做教师的父亲想不明白,女儿为什么放着好好的乡镇府工作不做,要去摆摊卖眼镜。

从摆地摊到一座“城”、从无证经营到手握专利,这个“全球最大”了不起

(图说:年轻时的彭湘华在眼镜市场 受访者供图)

每天早晨,彭湘华准点骑单车来到她的摊位上,将几百副眼镜整齐地在两平米见方的水泥台上码好,在水泥凳上铺一张报纸坐下。

在她身边,三十多个摊位组成了最初的丹阳眼镜市场。

"一个没结婚的小姑娘去摆地摊,父亲甚至一度想和我断绝关系。"在摆摊这个选择的背后,是来自家庭和外界的双重压力。

第一次试水时,一百副眼镜很快就卖完了,彭湘华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20元。而在当时,她一个月的工资才十几元。

在那时的眼镜市场,摆摊的大多数商贩年纪比较大、也不识字。他们写账、算账都会来找彭湘华帮忙。

这也让她感到充实,找到了自己的价值。更重要的是,她希望父亲能看到自己的能力。

不过,让彭湘华有底气作出这样选择的根本原因,是当时已经小有名气的丹阳眼镜产业。

当时,一帮原在苏州、上海等地眼镜厂上班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来到丹阳。技术傍身的他们先后办起二十家村镇眼镜企业,为丹阳眼镜奠定了基础。

八十年代,铁路是主要交通工具,位于南北重要枢纽的丹阳,占据交通优势,有了把当地眼镜销往上海、南京甚至北京的机会。

铁路也带来了第一批眼镜商人。由于地方交通并不方便,很多人从当地眼镜厂购入镜片和镜架,蹲守在丹阳车站外的旅馆前,卖给从全国各地赶来的眼镜贩子们。

温州人洪作东就是其中之一。13岁时,他就已随父亲来到丹阳。

从摆地摊到一座“城”、从无证经营到手握专利,这个“全球最大”了不起

(图说:洪作东)

同样是1986年,洪作东在丹阳旅馆内经营的眼镜批发生意正顺风顺水。一天,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宁静,一群穿着制服的人冲进来把洪作东围住。

他们随后宣布,洪作东因为"无证经营"、"地下交易",需要缴纳罚款5万元——这甚至超过了洪作东这两年倒卖眼镜所赚的所有利润。

缴纳了罚款的洪作东灰心丧气。他和一些老乡决定离开丹阳,另谋出路。

就在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消息传开了——丹阳要建一个专门的眼镜市场,政府要扶植眼镜产业。

洪作东决定再搏一把:他退掉了车票,重新回到小旅馆。

从摆地摊到一座“城”、从无证经营到手握专利,这个“全球最大”了不起

(图说:丹阳最初的眼镜市场 受访者供图)

后来,政府在丹阳火车站附近建起了全国最早的专门用于眼镜交易的市场,也是当时全国最大的眼镜交易批发市场。

洪作东和彭湘华,在这个眼镜市场里,一坐就是30多年。

眼镜产业转型阵痛

也就在这30年间,这个常住人口不到百万的城市一步步成长为世界最大镜片生产基地、亚洲最大眼镜产品集散地和中国眼镜生产基地。

目前,丹阳从事眼镜产业及相关配套的工贸企业已超1900家,眼镜生产企业近600家,从业人员达5万人,产品涵盖眼镜产业各个领域。

2019年,丹阳镜架年产量1亿多副,约占全国的三分之一。同时,镜片年产量为4亿多副,约占全国的四分之三、全世界的40%左右。

从摆地摊到一座“城”、从无证经营到手握专利,这个“全球最大”了不起

"全世界每两个人戴的眼镜中,就有一个人的镜片产自丹阳。"这已经是丹阳眼镜的"行业佳话"。

倚重于发达的民营经济,丹阳在过去多年一直处于全国百强县前十位左右,也堪称镇江市的"领头雁"。

取得这样的成果并不简单,这背后是一次次转型和升级的阵痛。

上世纪80年代末,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推进,价廉物美的外国眼镜大量涌入中国市场,极大地冲击了丹阳眼镜产业。

当时,丹阳眼镜制作工艺粗糙,连金属镜架都很难见到,镜片都是玻璃片,直接手工打磨,既厚且重。装镜片也没有技术讲究,不用考虑瞳距、瞳高之类的参数。

从摆地摊到一座“城”、从无证经营到手握专利,这个“全球最大”了不起

反观国外品牌的镜片却制作精良,工艺考究,于是国外眼镜很快就大幅蚕食了丹阳眼镜的市场份额。

那个时期的丹阳眼镜行业本就自发生长,缺乏市场规范,在外国眼镜的强势重压之下,丹阳眼镜业重创在所难免。上世纪90年代初期,丹阳很多眼镜厂因此关停。

丹阳最大的镜片生产企业万新光学的情况也没有更好,1985年厂里还有800多名员工,到1992年就只剩下100多了。

重压之下,万新光学创始人汤龙保开始向国外眼镜厂学习,聘请国外专家驻厂指导包括树脂镜片相关技术等前沿科技。

与此同时,丹阳各大眼镜厂也开始注重自身的技术研发,很多沿用至今的专利产品就诞生在那个时期。

他们频繁参加国际眼镜展会,派营销人员去世界各地开拓市场。丹阳眼镜协会也牵头,每年在国内组织两次国际眼镜博览会,吸引国际客商来中国采购。

就这样,通过几代人的积累,丹阳眼镜从路边摆摊到如今形成设计、生产、销售一条龙的产业链及衔接完备的整体产业体系。

从摆地摊到一座“城”、从无证经营到手握专利,这个“全球最大”了不起

(图说:彭湘华)

如今的彭湘华,手握著多项镜架专利,自创了眼镜品牌,还把自己的形象做成品牌广告。而当年因为"无证经营"被罚款的洪作东,已经是南吴眼镜店的总经理。

疫情后,走线上,看后浪

今年,突如其来的疫情,对彭湘华和洪作东,以及丹阳眼镜产业链上的大大小小的企业而言,都是无法回避的压力。

一方面,国内市场正在艰难恢复。另一方面,随着疫情在国际上蔓延,跨国运输大规模停摆,国外订单量断崖式下跌。

洪作东透露,3月15号眼镜城复工以来,客流量比同期减少了40%。

随着互联网、新零售等概念的兴起,加之突发疫情的催化作用,加速了丹阳眼镜行业的数字化转型。

统计数据显示,近年来丹阳眼镜行业开设经营性网站和网店就达1000多家,这不仅减少了厂家和消费者之间的中间环节,也大大节省了经营成本。

从摆地摊到一座“城”、从无证经营到手握专利,这个“全球最大”了不起

记者造访丹阳眼镜城时,商家复工已一个月有余。能容纳200多辆车的室外停车场有一半车位停了车,商场内陆陆续续有顾客进入挑选眼镜,但略显冷清。

洪作东在疫情期间探索了新的线上渠道,但没有想象中火爆。而且由于店面位于商城黄金位置,线下销路始终不错,所以网店对他而言只是一个补充。

"但最终还是会走向线上,今年的疫情就是最大的预警。"洪作东说。

彭湘华也在疫情期间开通了淘宝网店,线上销售正在逐渐起步。她还关注到很多年轻人在做的直播带货,由于近视镜比较特殊需要验光,彭湘华更加期待成品墨镜和老花镜的线上推广。

即使疫情冲击了眼镜行业,彭湘华依然对"后浪"充满信心。

"做眼镜三十多年,我爱这个行业。更欣慰的是,我儿子也爱上了这个职业,我们眼镜人的未来,将由他们继续走下去,我们没完成的将都将由他们去完成。我坚信他们会比我做得更好。"戴着自己代言的老花镜,彭湘华眼里闪着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从摆地摊到一座“城”、从无证经营到手握专利,这个“全球最大”了不起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