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一则司法执行暴露的信息:天津一民企疑似控制山西最大农商行近30%股权

一则司法执行暴露的信息:天津一民企疑似控制山西最大农商行近30%股权一则司法执行暴露的信息:天津一民企疑似控制山西最大农商行近30%股权

一则被执行人信息,暴露了天津大通投资集团(简称“大通集团”)及多家企业的疑似关联关系,背后更是牵扯到其入主一家地方农商行的布局。

券商中国记者获悉,5月底,大通集团、集团实际控制人李占通及其配偶,以及大通城市置业、天津集睿科技、天津市勤联商贸、滨海新天投资等多家企业因同一案件被一同列为被执行人,案件执行标的为3.08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大通集团、天津集睿科技、滨海新天投资3家公司早于2016年通过参与增资扩股,一同入股山西省最大农商行——尧都农商行,分别持股9.85%、9.85%、9.09%。

而无论是一同被列为被执行人,还是3家公司的对外投资,以及高管、法定代表人之间的来回切换,都透露出天津集睿科技、滨海新天投资与大通集团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

事实上,如果将集睿科技、滨海新天投资认定为大通集团关联企业,大通集团将实际控制尧都农商行近三成股权,这无疑与监管规则相悖。

大通集团及多家企业被列为被执行人

记者获悉,大通集团及其控股子公司大通城市置业、孙公司大通金岛置业、集团实际控制人李占通及其配偶,天津集睿科技及其控股股东勤联商贸,滨海新天投资、天津新天投资及两家公司的控股股东新东方生物科技近期被一同列为被执行人。

根据法院公告,前述企业、个人涉及同一执行案件,立案时间为5月25日,案号为(2020)津03执273号,案件执行标的约3.08亿元。

实际上,大通集团、天津集睿科技、滨海新天投资向上穿透后均为自然人股东,大股东分别为李占通、张利功、石璐瑞。没有直接股权关系的这些企业,却因同一案件一同成为被执行人。

据了解,大通集团发家于天津,创始团队多具有天津知名高校教师背景,公司由李占通实际控制,后者持股比例为70%。

经过多年发展,大通集团在生物医药、房地产、环保、燃气能源、媒体广告等领域均有涉猎。其中,集团此前控制了大通燃气、红日药业两家A股上市公司股权,为其旗下最主要的资产。

但在2018年四季度,大通集团陆续转让了所持的两家上市公司大部分股权,合计套现23.2亿元。在这之前,大通集团已高比例质押所持股权,并多次寻求受让方。

记者也注意到,今年以来,大通集团旗下大通融汇租赁、大通新天投资、大通资本等多家子公司的大部分股权被陆续质押给信达资产天津分公司。

尧都农商行年报还显示,去年下半年,大通集团、天津集睿科技、滨海新天投资陆续将所持的该行股权全部质押。

千丝万缕的联系

虽然大通集团与天津集睿科技、滨海新天投资并没有直接股权关系,但在对外投资、法定代表人及高管等方面已是“互动”频频。

先看天津集睿科技,该公司由勤联商贸及3名自然人共同设立,其中勤联商贸持股近99%,后者股权穿透后则由3名自然人控制。

工商信息显示,集睿科技与勤联商贸2013年底共同发起设立了金之谷资管,分别持股95%、5%。

但在金之谷的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却充斥着大通集团及李占通的各类信息,公司连续多年的年会、总结会也直接以“大通金之谷”冠名,大通集团董事长助理兼创新投资中心总经理于欣义则连年到场颁奖、讲话。

此外,金之谷目前法人代表、副总经理为李永勤,在基金业协会的备案信息中,李永勤自金之谷成立任职至今。然而,在2016-2018年期间多则公开消息中,她的身份是大通集团创新金融中心副总经理。

集睿科技、勤联商贸还与中航信托共同成立中康九和医疗管理集团。这家股权上与大通集团毫无瓜葛的企业,法定代表人却由李占通担任,公司总经理王桥也是大通集团医养大健康板块负责人。

此外,据工商信息,集睿科技目前的法定代表人佟小剑此前担任金之谷副总,目前还是大通集团在旗下某个有限合伙企业执行合伙企业事务的委派代表。

而集睿科技上一任法人代表宋睿从2014年底就开始任职,但在2017年底的一则消息中,他的身份是大通集团金融板块人力资源总监。

再看滨海新天投资,公司股东包括新东方生物科技及某有限合伙企业,二者分别持股95.92%、4.08%。前者由石璐瑞、黄照雄两名自然人控制,后者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则是大通集团。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红日药业2009年9月披露的公告,石璐瑞持有的70%新东方生物科技股权,正是在2005年从大通投资(大通集团曾用名)手中受让。

此外,滨海新天投资、新东方生物科技还在2008年与大通集团共同设立大通城市置业。其中,大通集团持股55%,其余两家公司合计持股45%。滨海新天投资还持有稠州商业银行3.31%股权。

另一方面,2018年初开始担任滨海新天投资法人代表的封姜伟,还兼任大通集团董事长秘书。而在封姜伟之前担任公司法人代表的王贵文,任职期间又以大通地产常务副总的身份露面。

一同入股山西最大农商行

一边是没有直接的股权关系,但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另一边,3家公司又一同入股了山西省最大的农商行——尧都农商行。

2016月,尧都农商行在全国优选战投伙伴,定向募股9.5亿股。其中,大通集团、天津集睿科技、滨海新天投资通过该行此次增资,分别入股3.25亿股、3.25亿股和3亿股。

增资完成后,3家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9.85%、9.85%和9.09%,占据尧都农商行前三大股东席位。该行其余前十大股东均为当地民企,且持股比例最高不过6.23%。

一则司法执行暴露的信息:天津一民企疑似控制山西最大农商行近30%股权

不过在该行历年年报中,并未将集睿科技、滨海新天投资认定为大通集团的关联企业。“我们是有3家天津的股东,年报里都写了,没有其他信息。”该行董办人士称。

根据监管规则,关联企业是指相互之间存在直接或间接控制、受同一企业共同控制或重大影响关系的企业。

“一般来说,关联关系是由企业自己向银行告知的,如果有实际关联关系,但未告知银行,此后如果出现纠纷或监管问责,企业自行担责。另外,如果在核查过程中,银行、监管或外界对银行股东之间存在关联关系的质疑,一般银行要向股东发函确认。”一位上市银行董办负责人称。

另外一位上市银行相关负责人认为,基于前述千丝万缕的联系,尤其是法人代表的派驻,大通集团实际上对集睿科技、滨海新天投资存在重大影响,应当认定为大通集团的关联企业。

事实上,如果将集睿科技、滨海新天投资认定为大通集团关联企业,后者将实际控制尧都农商行28.79%的股权。

而据原银监会2003年印发实施的《农村商业银行管理暂行规定》,单个法人及其关联企业持股总和不得超过农商行总股本的10%。

虽然前述规定已于2018年废止,但银保监会去年底颁布的《中小银行机构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中重申:单个境内非金融机构及其关联方、一致行动人合计投资入股比例不得超过农商行股本总额的10%。

此外,令人意外的是,虽然3家公司持股比例显著高于该行其他股东,但入股以来只有天津集睿科技在该行派驻了一位股东董事——蔡秀娟,其任职资格于2018年7月获批。

根据尧都农商行年报,蔡秀娟早年在渤海财险工作,并于2015年5月至今任集睿科技总经理助理。

不过据其领英个人简历,她在离开渤海财险之后,一直在大通集团任职。在大通集团2017年初举行的年会上,蔡秀娟还获评年度优秀员工,获评理由恰好是:她主要负责金融机构股权投资,“2016年抓住机遇,推动集团战略入股山西尧都农商行”。

截至2019年末,尧都农商行总资产为756.2亿元,较年初减少3.5%,全年该行完成营业收入23.5亿元,同比增长10.5%,实现净利润6.5亿元,同比减少7.6%。

值得注意的是,该行在中国货币网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去年9月末,全行资产总额达到1274.6亿元。对比年末数据可以发现,尧都农商行在去年前三季度资产规模暴增,但在四季度急剧压缩。

此外,去年下半年曾有消息称,滴滴拟联合大通集团共同发起设立民营银行——东岸银行,其中滴滴子公司迪润科技持股30%,大通集团持股21%。

滴滴彼时回应称,该消息并不准确。滴滴表示,关于银行牌照,滴滴又进行一些谨慎的初步探索和调研,如果未来有明确推进计划,会对市场状况、社会价值和政策指引等进行全面审慎的研究。

连续4涨停!这一行业要火,十年涨百倍?龙头IPO刚过会,牛股新赛道就此开启?基金发行首推这一主题

太疯狂!中概股上演"熔断潮",特斯拉暴涨成全球车王,发生了什么?美联储也有新定调,五大科技股同创新高

振奋!新时代正在开启?全球龙头暴涨,市值破1.3万亿!关键技术突破,深圳放大招,1.8万亿板块迎爆点?

太罕见!银行理财也亏损?多家产品出现浮亏,债市调整风波继续,"稳稳的幸福"没了?

又见崩盘!这只股票盘中暴跌超80%,香港廉政公署上门搜查!炒股半年亏掉2200万,到底发生了什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一则司法执行暴露的信息:天津一民企疑似控制山西最大农商行近30%股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