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阅文事件背后那些不为人知的内幕

阅文事件背后那些不为人知的内幕

︱前几天就谈过阅文核心团队集体辞职的故事,最近多家网文公司又被曝“霸王合同”,那么事情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呢?

仅作参考*

阅文的事情,最近闹得满城风雨。

所有写书的看书的人都在聊,加上刚好诡秘之主完结,配上了有寓意的结尾,让很多书粉变成了书愤。在聊这件事之前,我想先谈谈阅文的发展历程。把时间往上推一点,在还没有互联网的时代,是作者+出版社的模式。那个时候,作者的作品要让受众能看到,先要在小圈子里面出名,或者被编辑一眼相中才行。出书也不是现在一天一章的跟新,而是要一本完成了以后才能刊印,而读者也只能从有限的出版物里面找自己感兴趣的东西。那时候大家都在堵,出版社赌销量,编辑赌眼光,读者赌运气。

然后,互联网时代来了,整个模式迭代了。

说一个上古神器吧,《明朝那些事》。这本书没看过的也都听过名字,最早是在天涯连载,从2006年开始到2009年结束,刚好三年时间。天涯上的好处是,出现了互动,不再是心中有沟壑手下有蓝图,而是像B站互动一样,我今天看新出的一张不爽了,我能用嘴投票(吐槽),也能用脚投票(不看)。当年明月在这样交互的环境里面写作,用他一己之力成书,但是每一个观众也都成了参与者,集腋成裘,明朝那些事最后的成书也有当年网民的贡献。同样,在那段时间出现的,还有起点中文网,也就是这次阅文事件里面另外一个经常被提到的词,起点中文网。起点的创办是在2003年,发力也是在明朝那些事火的那段时间。

这时候,新模式构建了,用的是作者+平台+读者的三方模式。

平台取代了以前的出版社,同时引入了读者作为重要的第三人。我还记得那个时候啊,很多老牌纸媒作者在惊呼,文学死了。很多老牌纸媒作者没想到,在互联网时代混的更加如鱼得水。的确,互联网阅读开始大量的代替街边报摊的杂志、报纸、文摘,但是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一大群网络写手崛起,出现了支撑到移动互联时代的大IP们。比如我自己很喜欢的《鬼吹灯系列》《盗墓笔记系列》,还有看了两个月的《诡秘之主》,正在模仿的《死人经》。甚至,我当时还在一个作家QQ群里面,记得他们吐槽,以前红楼梦可以草灰蛇线伏笔千里,现在不行了,读者盯着呢。以前挖坑可以不埋,现在随时有人提醒了。

说实话,这是个让人向往的创作新时代。

这次阅文的高层变动,没有引发震荡;阅文的战略变化,也没有引发动荡;真正让所有作者和读者跳起来拧成一股绳的,是所谓的“霸王条款”。还是那句话,虽然都是文化人,但是,挡人钱财如杀人父母。程武公开信里面有句话,我觉得说的很好——「作家,是阅文最宝贵的财富,这点永远不会变」。这里给程老师提个醒,阅文是个集团,是个霸气的大牌子,但是阅文自己不产生内容,阅文的长期发展却取决于内容的质量。连很多政府机构都知道,自己的角色从管理者变成服务者了,希望程武也能践行自己公开信里面强调的,「让创意产生价值,让作家不再清贫」。公开信里面不断的强调的,是生态圈,在这个生态圈里面,如果说吸进的改编IP是大树的话,网文作者就是土地,像《庆余年》这样的局阅文旗下的新丽影业投入很多,但根基依然在广大的网文上。

从这封公开信里,可以显而易见的是两个信息。一是,阅文明白作者是平台的第一宝藏。二,改革势在必行。

关于一,他们仍想以作者的利益为核心,阅文主动提到了“IP”。这其实和他们的盈利方式是相关的。阅文最主要的,也是最依赖的盈利方式有两种:在线阅读和版权IP的运营。在线阅读,就是人们上网去看作品,通过付费的方式,平台与作者得到分成,分别盈利。在IP运营上,阅文的《择天记》、《斗破苍穹》、《庆余年》……个个大名鼎鼎,也都是单拎出来可以独立为王的那种。而这也是阅文选择的方向之一。

阅文作为行业颠覆者,新任老板程武当然心里也是门儿清。只是对于作者来说,我相信他们也不希望退回到出版社时代,那是一个新萌作者没机会,大神作者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年代。互联网的特点,就是开放和共赢,阅文不蠢,他们明白自己和作者其实是利益共同体,阅文不会同室操戈,作者也不希望祸起萧墙。我自己常年和合同打交道,其实我也知道,法务作出的通用模板,都是一副吃干抹净的样子。这让做市场扩展的人最烦的就是公司两种人,一个是法务,一个是财务。扣扣索索还吃拿卡要,合作的时候吧,想的都是万一被人阴了怎么办,没想到很多时候正是这种被迫害妄想导致了合作的失败。

程武公开信里面,我觉得他意识到了这点,「让我们一起参与,共同思考生态的进化」。这是明确了一个基调,新的生态圈势在必行,但是我们可以商量着来。没办法,腾讯文娱现在已经是腾讯生态里面很重的一部分,已经摆开架势了,要和阿里文娱干一仗了(就像他们在其他领域一样)有人说阅文要和作者签奴隶合同,我看过那些条款,讲道理,的确是有点霸道。

但是程武姿态也放的很明确,可以聊,可以谈。

阅文背靠着腾讯这样的大金主,程武是腾讯影业CEO,同时负责集团的市场与公关部以及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的市场营销部,他的每一个头衔都注定了程武只会浸泡在文娱圈里面。新官上任三把火的事情我可以理解,自断根基的逐利行为我相信程武做不出来,所以在公开信里面他反复的讲,阅文的转型你们可以旁观,其实也可以参与,就像你们写作的时候观众的高频互动一样。

我相信每个码字的人,都向往变成曹雪芹,但是不想过曹雪芹潦倒的生活。

阅读其实是个小众的事情,尤其是网文,仙侠、玄幻、都市传奇,都有各自的独特受众。我还记得蛤蟆大神在知乎上科普写作,很多回答第一句就是,先定受众,受众的人数决定了这本书的上限。而背靠腾讯的阅文,让网文出圈了。庆余年有原著党,但是更多的是影视剧反哺原著(尤其是只出了一季,大家都想知道四大宗师皇宫里的那一位到底是谁,言冰云到底站在哪边,婚礼到底办没有办)。有一位智者讲过,风物长宜放眼量。这份公开信,核心其实就强调了两点。

一个是,阅文再次强调了自己就是个平台,像知乎一样,内容创作者才是核心,而且阅文的商业成功是和内容创作者的经济成功绑定在一起的。二是,阅文要开始做新文创生态了,单纯的内容生态已经不能满足时代,现在要增加进体验生态。

站在阅文的角度,压力大,单纯的订阅模式体量还是太小。深度挖掘IP的吸引力太大,而且已经通过通过《庆余年》《全职高手》形成了稳定的改编流程,收购的新丽传媒当年也是签了对赌协议的。

站在作者的角度,阅文明确了给作者多元化回报,让更多的好作品找到读者,让IP和创作者更成功。互联网时代,唯一不会改变的就是随时在改变。我也希望阅文真的能像程武公开信里面讲的那样,这次资本的介入,心中揣着作者的福祉,也揣着阅文长期的未来。说白了,改革这件事,大家可以观望观望。打赢了仗,大家都有肉吃,都有汤喝。守株待兔,最后大家都会饿死。我相信阅文的人,看到网上大家的声音,他们也会引以为鉴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阅文事件背后那些不为人知的内幕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