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涌现:个人爆发式成长的人生算法

人类的每个个体都很聪明,但大量个体在一起却又可能是众智成愚。

我们为什么会陷入这样“集体无意识”的窘境呢?

01、因为,个体容易被群体的情绪裹挟,而失去理性思考

群体非理性的盲从,相信许多人已经在2020年这场灾难中窥见一二。

在武汉封城之前,当时疫情还没有在全国蔓延开来,但是各个渠道已经开始买不到口罩。

一次与同事吃饭,聊到此事,同事半开玩笑说道:“不知囤积口罩的那些家伙,2003年囤

的盐吃完了没有?”

没成想,一语成谶!这一幕在2020年又一遍遍的重演:

*场景一:某病毒研究所刚发布双簧连口服液可能有抑制新冠作用。各网店的双簧连口服液便在一瞬间脱销,药店也连夜排起了长队;然而,更让人惊掉下巴的是,兽用版双簧连口服液和双黄莲蓉月饼竟然也被一抢而光。吓得该研究所和各大发布平台赶紧出来澄清:抑制不等于预防。*场景二:眼见口罩脱销,近9000家大厂和个体户纷纷杀入口罩生产行业,企图从中捞一桶金。口罩机更是从春节前的几万元一台炒到100多万。但随着时间推移,疫情的主战场迁移到了国外,大部分个体户根本没有资质和能力销往国外,那些高位入局的投机者则大多血本无归。近些天,看到朋友圈瞬间涌现出大量抛售口罩机的信息,一地鸡毛。* 场景三:在国外,则更令人啼笑皆非。脸书上有用户强行把3G、4G、5G通信技术的更迭与病毒传染联系在一起,表示每一次技术更迭都会带来一场大瘟疫。愤怒的英国人便开始了烧信号塔的“自救行动”。

本质上,2003年囤盐与如今抢双簧连、囤口罩、烧信号塔的是同一类人。被群体的情绪裹挟,而失去理性思考能力。

古斯塔夫.勒庞在《乌合之众》针对群体心理的特征做了准确描述:“冲动、易怒、缺乏理性”。并认为,个体一旦将自己归入群体,其原本独立的理性就会被群体的无知疯狂所淹没。

涌现:个人爆发式成长的人生算法

图片来源:混沌大学

假如,人类像上述所说的、亲眼所见的,群体的叠加只是愚蠢的叠加。那么我们人类又是如何在万千生物中脱颖而出,创造文明、构建秩序的呢?

凯文.凯利的《失控》、米歇尔教授的《复杂》提供了一个更大的视角、从更大尺度,切入自然、生物和技术等领域,以探寻复杂系统的普遍规律。发现在生物中,大量个体加上少数规则和规律就能产生令人惊讶的、错综复杂的系统。

从而,出现一个更高层次超生命体。在复杂性科学里将这一现象称之为:涌现!

02、涌现,源自于简单规则

凯文.凯利在《失控》里面赞叹说,“成千上万条鱼如同一条巨兽破浪前行,它们如同一个整体,似乎受到不可抗拒的共同命运约束,这种一致性从何而来呢?”

涌现:个人爆发式成长的人生算法

研究发现鱼群的一致性,基于以下3条简单规则:

a、跟上前边的鱼,

b、与身边的鱼同步,

c、与后边的鱼保持距离。

这给我们什么样的启示呢?原来看似复杂的组织,拆分到最小结构单元来看,都不复杂。

欧式几何,建立在五条不言而喻的公理之上;推导出整个几何学的知识体系。生物学,这个错综复杂的系统,拆到最底层也只有八个字:遗传变异、自然选择。美国建国的独立宣言,则建立在“人人平等”,这个基本原理让每个公民觉得是不言而喻的真理,使得美国宪法300年不变。

回归到人的身上,人类的每一次大规模协同、效率的提高也都是把复杂的组织,拆分的最小单元。

比如我们熟悉的阅兵仪式,看似庞大而复杂。但是,军队的一致性,仅仅依靠「踏步、正步、齐步」这三条简单规则。亨利.福特,发明的流水线:把一个重复的过程分为若干个子过程,每个子过程都可以和其他子过程并行运作。从而,彻底改变了生产方式,提高了生产效率降低成本。然后有了那句经典的名言:“我明明只雇佣了一双手,怎么却来了一个人呢?”

结论是,大规模的协同,建立在「简单规则」的基础之上。

03、涌现,就是出现新的超生命体

单只蚂蚁几乎没有什么视力,也没有多少智慧。

但是蚁群在觅食的时候,却可以在有障碍物的环境下,找到一条最短到达食物的路径。在宏观层面创造出一种集体智慧。

”蚁群的灵魂在哪?它在何处驻留?由谁发布命令?由谁预见未来?”惊讶于蚁群涌现的超生命体,凯文.凯利发出了震耳发聩的提问。

那么,涌现的自组织机制中,正反馈是如何产生的呢?

研究发现,蚁群自组织基于以下两条规则,也就是蚁群算法:

(1)集中行动:通往食物源的最短路径会具有最强烈的信息素气味,沿路径行进的蚂蚁越来越多。

(2)随机搜索:然而,无论何时,还是会有一些懒蚂蚁会仍然会随意搜索,这样就有可能发现新的食物源。

涌现:个人爆发式成长的人生算法

基于此,李善友教授总结出了一条“涌现”公式:

大量个体*自组织(简单规则+信息流+中心法则)=> 涌现。

了解了涌现的基本原理,我们就理解了人类为什么容易陷入“集体无意识”的窘境。

但是,更重要的是我们也同时掌握了“涌现”的基本法则!

“蚁群算法”放在在商业中,也同样有效。

下面,我们来拆解一下正处于风口浪尖的网红公司:字节跳动。

把字节跳动的产品矩阵(今日头条、抖音、火山视频、悟空问答、皮皮虾...)看做是蚁群,每一个用户的每一次点击的内容都会释放出“信息素”,千人千面的推荐算法则是“找到食物的最短路径”。

涌现:个人爆发式成长的人生算法

除此之外,淘宝第一品牌韩都衣舍的“阿米巴”模式也与“蚁群算法”有异曲同工之妙,在这里就不展开一一拆解,感兴趣的可以到网上搜索。

04、个人爆发式成长的人生算法

同时,「蚁群算法」同构性问题:个人成长的机制「人生算法」中,正反馈是如何产生的呢?

(1)信息素:通往成功(成长)的最短路径会具有最强烈的信息素气味。

成功人士的成长路径各有不同,但所具备的特质基本一致。那么我挑选几个我喜欢的名人进行分析:

查理芒格:阅读(学习)、专注、多元思维模型,找到一个简单的基本道理,非常严格地按照这个道理行事。张一鸣的人生算法:持续学习进化、始终保持克制、做事不设边界、专注长期目标,最重要的特质是「延迟满足感」。陆奇:持续学习、构建体系、长期主义者。李叫兽,持续学习、构建体系、专注。

根据分析我们可以清楚看到,他们都有着极其一致的特质:终身学习、专注、延迟满足(长期主义)。

(2)随机搜索:在夯实主业的前提下,不断探索新的边界,发现新的可能,找到个人的第二曲线。

比如:微软使命刷新,从“让每个家庭的桌上都有一台电脑”到“予力世界上的每个组织和个人成就不凡”破界,腾讯的随机搜索——守住QQ主线的同时,在探索中做出了微信。

最后的话

在复杂的系统中,细小的初始值的差异,(只要时间拉得足够长)会带来巨大的不同结果。

希望每一个个体,都能在个人成长的路上、在职场上、人生的道路上,找到一套简单的人生算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涌现:个人爆发式成长的人生算法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