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拒退10万保证金 哈啰杨磊被限制消费 公司回应正在申请解除

拒退10万保证金 哈啰杨磊被限制消费 公司回应正在申请解除

共享单车行业在各路资本的持续加持下,厮杀多年仍未出现行业霸主,但同时越来越多的新入局者带着“更多的钱”加入竞争。

近日,哈啰出行CEO杨磊,因一桩合同纠纷案被限制高消费,而哈啰出行方面对此公开回应表示,“杨磊已经完成出资责任,但本人不参与该公司的经营管理;经了解,存在系统更新迟滞,律师团队已提出解除限制消费措施纠正申请。该事件对哈啰出行的正常运营不造成任何影响”。

哈啰出行近期多次陷入危机,在CEO因拒退10万保证金被限制高消费外,也有公开报道提到,哈啰已裁员10%。此外,近日来自美团、滴滴等进军电单车行业的消息,也被业内人分析,哈啰将面临更大的竞争压力。

祸起保证金

天眼查数据显示,中国裁判文书网日前披露大连正能量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与上海币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合同纠纷案进展,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日前向币达公司主要负责人杨磊发布限制消费令,案号为(2020)沪0112执2286号。

哈啰杨磊被限消费的原因为,他所在的另外一家公司“爱代驾”合同纠纷案,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大连正能量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与上海币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爱代驾)合同纠纷案近日有了进一步结果,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向币达公司主要负责人杨磊发布限制消费令。

判决书显示,2015年11月,原告大连正能量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与被告上海币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上海爱鑫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币达公司 100% 持股)签订代驾合作协议,约定在 2015 年 12 月 1 日至 2018 年 11 月 30 日期间,两被告授权原告在大连市内代理其开展代驾业务,支付保证金 10 万元,协议期满被告拒不退还保证金。2019 年 8 月,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处上海币达公司、上海爱鑫公司返还大连正能量公司保证金 10 万元。

上海币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曹维江,最大股东为北京易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持股 24.20%,杨磊持股 23.30%,该公司也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同时也是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哈啰出行CEO杨磊也曾担任爱代驾CEO。

梳理此前的信息可知,上海币达代驾在2010年9月成立,创始人为杨磊;在2012年9月,杨磊创立爱代驾。

但在2014年8月,曾有媒体公开报道“上千名代驾司机在爱代驾上海总部讨要说法,要求返还无理由扣押的佣金”。根据媒体的报道,“爱代驾收取兼职司机押金后,并没有按规定在次月或数月后返还押金、发放代价费用”。

此外,有司机和用户在网上公开曝光爱代驾等情况。

拒退10万保证金 哈啰杨磊被限制消费 公司回应正在申请解除

公开信息显示,在杨磊任职爱代驾CEO期间,2014年9月,南京八戒广告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八戒公司)与上海币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因币达信息拖欠50万供应商欠款,双方对簿公堂,法院最终判定币达公司需还款共计26万。

2015年7月,易车网出资占股24%收购爱代驾,成为其最大股东,杨磊辞去爱代驾CEO职务。

裁员10%

此外,哈啰在近期也出现裁员事件。据了解,目前哈啰出行的电动车租售业务已优化掉一大部分人员,且业务架构也在大面积调整。

公开报道指出,哈啰出行的电动车租售业务(哈啰车服)人员优化比例很大,且业务架构大面积调整,供应商和经销商都受到不同程度影响。

而哈啰出行人士则表示,人员优化是常规行为。而杨磊则公开回应指出,“我们没有一刀切的指标说每个团队都要减员多少比例。总之还是调整少量不合适的人,提升组织效能,让组织具备更强的竞争力。现在是哈啰出行创业至今,账上现金储备最多的时候。公司不会面临生死问题,总体上,哈啰出行的资金储备、业务恢复情况都比较好,足以保证能够成功渡过疫情期。”

此外,根据华夏时报的报道提到,“目前哈啰单车主要通过发展能够盈利的共享电动车(助力车)业务,补贴亏损的单车业务,完成两轮业务的闭环。多位接近哈啰出行的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哈啰在2018年急遽扩张后,2019年内部管理混乱,导致人才流失和业务停滞,后期高层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开始梳理业务线,聚焦两轮出行业务”。

哈啰车服是哈啰出行的两轮电动车新零售业务,今年1月的媒体报道显示,哈啰出行电动车服务业务通过与线下门店合作售卖的方式,已经开始在国内8座城市落地运行。

一直以来,哈啰电动车想要以智能技术引领,然而电动车仍主要以供应商所提供的汽车为主,技术并非突破的核心要素。

无论是人员优化问题或是哈啰车服等业务的问题,背后反映出哈啰出行在过去一年甚至更长时间内出现的内部管理和经营上的问题。

哈啰出行CEO杨磊也在今年3月提到过,2019年是哈啰出行人员增长最多的一年,组织效率也出现了一些问题,因此公司更加注重绩效管理。

外部竞争加剧

自2018年小黄车OFO陷入资金链断裂、走下神坛后,共享单车市场重新洗牌。哈啰出行、美团单车、青桔单车基本形成三足鼎立的局势。

而滴滴和美团加大发展电动车业务,哈啰出行将面临巨大的挑战。

4月17日,滴滴宣布“0188”计划,目标是3年实现全球每天1亿单,其中,共享单车和共享电单车一起构成的两轮被视为重要的支撑点。随后滴滴旗下共享单车品牌青桔单车被曝获得超过10亿美元融资。

来自国内知名电动车电池供应商星恒电源的消息显示,星恒为青桔骑行配套锂电池达成 100 万组,并且双方又签订的新的战略合作协议,青桔骑行宣布正式加盟星恒推出的《恒星伙伴计划》,他们为青桔骑行配套的锂电池产自滁州生产基地。

美团订单量也显示出其在共享单车上的下一步布局。3月份,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表示,2020年美团单车的重点是加大投车,“不论多少个城市,全部加大投入”。紧接着,美团向富士达、新日等电单车生产企业下单百万台共享电单车订单。

电动车生产企业新日股份也透露,合作伙伴中美团是重要团购客户之一,公司与美团之间存在车辆采购合作关系;截至4月20日,新日电动车已取得团购客户下达的需在二季度交付的订单约为30万辆整车及相关配件,订单总金额合计约为8.8亿元,已收到预付款金额近2亿元。不过新日电动车并未说明这些订单是否全部来自美团。

各家巨头对共享助力车市场野心照样若揭。据其官网披露的信息,截至2020年2月底,哈啰助力车入驻超320城,并且在3月份发布了最新一代的共享助力车“云起”。

美团、滴滴布局下,共享电动车的画面感逐渐清晰。分析师表示,过去两年,哈啰单车独自抢占市场,而今时过境迁,大佬纷纷欲走入到电动单车,哈啰如何应对,仍是后话。

“着急流量变现”

哈啰平台上线金融业务,为金融业务倒流。

哈啰出行、曹操出行均推出了金融业务,大多是与金融机构合作,为其信贷、理财产品导流。

其中,哈啰出行成立于2016年,旗下包括哈啰单车、哈啰助力车、哈啰共享汽车等产品,先后获得蚂蚁金服、复星、GGV、成为资本等机构投资。

哈啰出行App显示,其推出臻有钱品牌,为用户提供信贷服务、保本存款服务,合作方有杭银消费金融、小米金融等。

信贷服务有有钱花、360借条、77信用、及贷、爱分期、悦借、融360等多款产品。

拥有巨大流量的出行平台与金融机构合作,对于双方来说互利互惠,流量平台通过金融变现获取利润,金融机构则在日益严峻的获客形势下获取新客户、拓展业务。但拥有流量并不意味着一定能做好金融业务,尤其是单纯的导流业务。

哈啰单车手握支付宝这张牌,具有顶级流量,做现金贷业务导流,颇为短视。

在内忧外患这个节骨眼上,只有抓住主营业务,力图突破才能打好这场防御战,否则能否守得住战场还有待观察。

毕竟,导流并非企业转型的良策,只有实实在在掌握电动车技术,垂直业务端,才能赢得这场战役的胜利。

公开资料显示,哈啰出行成立于2016年,主要在三四线城市发展。2018年哈啰出行获得蚂蚁金服的大量融资后,依托支付宝这一顶级流量平台,2018-2019年扩张速度加快,人员规模从2017年底的不满千人,到2019年初已发展至四千人左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拒退10万保证金 哈啰杨磊被限制消费 公司回应正在申请解除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