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呼市新增本土疑似病例?是谁以防疫之名泄露了公民个人信息

昨天晚上《呼和浩特市一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疑似病例兰XX的流行病学调查小结》文档,开始在各种微信群和社交平台上疯传。虽然疑似患者核酸检测、抗体均为阴性,基本已经排除,可以说是虚惊一场。但是在微信群中看到这份表格(包括兰某某本人以及接触者的姓名、身份证号码、户籍地、居住地、电话号码等详细信息)的个人信息被曝光。

泄露了什么信息?

呼市新增本土疑似病例?是谁以防疫之名泄露了公民个人信息

此次兰某某事件的调查小结包括兰某某基本情况:包括姓名、性别、工作、身份证号、详细的现住址户籍地址、联系电话活动轨迹,以及和兰某某密切接触者近50多人的姓名、身份证号、家庭住址和联系电话。

记得每次官方公布疫情人员活动轨迹前,总有未经处理的文档在微信群中流传,这些人员信息泄露并非个案,类似的信息泄露事件数不胜数......

除了这次兰某某信息曝光,之前在武汉上学寒假返呼学生的信息也遭到泄露。包括身份证号、手机号、户籍地详址、户籍地派出所、回呼方式、车次班次等信息。

呼市新增本土疑似病例?是谁以防疫之名泄露了公民个人信息

呼市新增本土疑似病例?是谁以防疫之名泄露了公民个人信息

会有什么影响?

部分自武汉返呼大学生发现,自己的个人信息在网上流传开来,这些信息精确到个人姓名、身份证号码、户籍地址、家庭住址、手机号、车牌号,甚至车票航班信息等。他们或是在微信群内看到,或是熟悉的亲友转发给自己,甚至很多人被陌生人通过电话、添加微信好友等方式骚扰、谩骂后才知道自己的信息被泄露了。

为防控疫情,以一定方式在一定范围内对相关人员的轨迹、年龄等基本信息予以公布,无可厚非。但如果在不可控制的范围内通过非官方渠道泄露电话、家庭详细住址等信息,名单中的人员很有可能在工作和生活中受到歧视、骚扰和不公对待。如果名单被不法分子掌握,还有可能被利用实施诈骗等不法行为,甚至威胁相关人员人身安全。这些隐患,可能会成为一颗具有不确定潜伏期的“隐形炸弹”。同时也会引发有关人员对防疫工作的不信任、不配合,对疫情防控造成阻碍。

谁泄露的?

究竟是谁泄露了疫情相关人员的信息?小编之前曾问了多名回呼大学生,他们表示不太清楚。此次微信群传播的兰某某调查小结文档最后署名是赛罕区疾控中心流调队,因疫情防控需要,信息采集涉及统计、公安、教育、疾控、办事处、社区等很多部门,那么这些文件到底是如何传播出来的?是否因为登记表无人看管、随意摆放,是否因为技术漏洞被不法分子窃取,是否因为相关人员保密意识不强,是否因为某些人掌握了名单为了装13发在微信群中还是为了工作方便内部传阅被流传出来?我们不得而知……

对此,相关部门要反思涉疫信息防护机制的疏漏,加强监管,完善信息收集,及时销毁对疫情防控失去价值的信息。同时,造成信息泄露的,要对有关责任人予以严肃惩戒。不能在防控疫情的同时,让这些次生灾害蔓延!

个人信息需要上报吗?

有义务上报 但不必公开

中央网信办曾公开发布《关于做好个人信息保护利用大数据支撑联防联控工作的通知》,明确为疫情防控、疾病防治收集的个人信息,不得用于其他用途。任何单位和个人未经被收集者同意,不得公开姓名、年龄、身份证号码等个人信息。

通知要求,各地方各部门要高度重视个人信息保护工作,除国务院卫生健康部门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授权的机构外,其他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以疫情防控、疾病防治为由,未经被收集者同意收集使用个人信息。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按其规定执行。

收集联防联控所必需的个人信息应参照国家标准个人信息安全规范,坚持最小范围原则,收集对象原则上限于确诊者、疑似者、密切接触者等重点人群,一般不针对特定地区的所有人群,防止形成对特定地域人群的事实上歧视。

通知明确,为疫情防控、疾病防治收集的个人信息,不得用于其他用途。任何单位和个人未经被收集者同意,不得公开姓名、年龄、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家庭住址等个人信息,因联防联控工作需要,且经过脱敏处理的除外。收集或掌握个人信息的机构要对个人信息的安全保护负责,采取严格的管理和技术防护措施,防止被窃取、被泄露。

我相信绝大多数人都非常愿意将自己的信息在官方进行收集和调研,但绝不愿意我们的信息进行这种民间的堂而皇之的传播。这种民间的传播除了引起社会恐慌和可以被不法分子所利用之外,起不到任何有效的效果。难道传播相关人员的个人隐私之后,你走在大街上就知道谁是了?退一步说,如果只是泄露我们姓名、地区,没有涉及到具体的身份证号,家庭住址,也不算什么。就算想隔离所有的疑似人员,你收集他人的身份证号、家庭住址和电话号码然后发到网上就有用了?

法律怎么说?

网上很多流传的表格信息,涉及的统计部门包括教育部门、街道办事处、居委会、公安等。公开散布他人隐私信息是否违法?

《传染病防治法》第十二条规定,相关部门不得泄露涉及个人隐私的有关信息和资料。这意味着,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和网友在网上随意传播相关人员的身份证号、家庭住址、手机号等敏感信息是不合适的。

《传染病防治法》规定,故意泄露传染病病人、密切接触者涉及个人隐私的有关信息、资料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责令改正,通报批评,给予警告;造成传染病传播、流行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对负有责任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降级、撤职、开除的处分,并可以依法吊销有关责任人员的执业证书;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向特定人提供公民个人信息,以及通过信息网络或者其他途径发布公民个人信息的,应当认定为刑法规定的“提供公民个人信息”。因此,掌握个人信息的主体无论是向特定的人提供,还是通过互联网发布个人信息的行为都违反法律规定,情节严重的可能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

此外,《刑法》还规定,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提供给他人的,依照规定可从重处罚。 所以如果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医疗机构工作人员将在履行职责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提供给他人的,属于刑法中的加重处罚情节。

而如果网上传播的信息是虚假的,那么可能会受到治安处罚。

公众知情权和隐私权如何平衡?

此次疫情引起全民关注,一方面是公众的知情权,另一方面是相关人员的个人信息权益,二者该如何平衡?

在对个人信息进行匿名化或脱敏的前提下,相关部门可以使用公布。且“匿名或脱敏机制”指的是达到“经过处理无法识别特定个人且不能复原的”程度。

而上述“泄露”行为并不利于疫情防控。包括身份证号、手机号、家庭住址等在内的大量敏感信息的泄露及其可能带来的人身和财产风险,还会大幅增加相关人员的不安感和对抗情绪,甚至导致不愿意配合调查和隔离。

我们来看看,疫情期间

因侵犯公民个人信息

而受到行政处罚的案例

案例一

2月,江苏警方告破首起利用疫情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的案件。犯罪嫌疑人薛某某通过制作防护口罩预约服务的虚假网站,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

案例二

内蒙古鄂尔多斯市某区公安分局对王某擅自将内部微信工作群中严禁转发的涉疫情排查人员名单对外转发的行为,处以拘留10日的行政处罚;

案例三

浙江舟山公安局对社区工作人员张某将疫情人员资料四处转发引起广泛网络传播的行为,处以拘留7日的行政处罚;

案例四

山西临汾公安局对姚某某擅自将微信内部工作群中严禁转发的“35名密切接触者名单”四处转发的行为,处以拘留5日的行政处罚。

任何组织和个人发现违规违法收集、使用、公开个人信息的行为,可以及时向网信、公安部门举报。网信部门要依据网络安全法和相关规定,及时处置违规违法收集、使用、公开个人信息的行为,以及造成个人信息大量泄露的事件;涉及犯罪的公安机关应当依法严厉打击。

面对疫情,我们注意保护自我的同时,也请一定不要传播谣言,造成恐慌。请大家多多相信官方渠道发布的信息,或者多看一些公信力强的媒体,让我们一起成为正义和真相的守护者。

法治之下

不会让这些不法行为逍遥法外

最终他们都要为自己的行为“买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呼市新增本土疑似病例?是谁以防疫之名泄露了公民个人信息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