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日本之殇:房地产崩盘30年,让人担心的不是房价,是低欲望行为

万科开始养猪了。

日前,万科发布的养猪岗位招聘信息、养猪25万头的前期“小目标”,让一众炒房客感到莫名其妙,难道养猪赚钱比卖房子多?

是的,对于很多国人来说,房子是不可能降价的,如果一定要用“降”这个字眼,那么降的只能是涨幅,而且是涨幅稍微降一点点。

这种想法,和80年代很多日本人的想法差不多。

当时的日本是真有钱,以1985年为例,日本对外的净资产达到了1298亿美元,而美国对外负债高达1114亿美元。当时很多媒体上出现这样的梦想:“把东京的地皮全部卖掉,然后就可以买下美国,然后再把美国土地出租给美国人住。”

日本人坚信,在寸土寸金的日本,随着人口增多,房子永远不会降价。人们拿着大把从银行贷款、高息拆解来的钱,半夜里在售楼处前排队,而等待的,仅仅是一次摇号购房的机会。1988年,东京购房人摇号中签率仅仅为1/6200。

1987年7月27日,新一期的福布斯富豪榜发布,着重介绍了当时美国最有钱的人,沃尔玛创办人山姆·沃尔顿,当时他有45亿美元。但日本人笑了,因为日本有三个人资产超过山姆·沃尔顿,分别是西武集团堤义明、东京最大的地主森泰吉郎、秀和公司社长小林茂,三人资产分别是210亿美元、160亿美元和60亿美元。

针对房产市场的持续攀升,日本政府反应可圈可点,在保楼市还是救实业的路口上,他们选择了后者。1990年3月《房地产融资总量规制》出台,12月《土地税制大纲》和《土地基本法》出台,但为时已晚。

1991年,日本房价达到历史最高峰,东京千代田区住房每平米9万美元,东京银座地块每平米42万美元。刹那芳华过后,至暗时刻来临。这一年,东京房价暴跌65%,地价跌到了泡沫时期的七分之一,股价跌到1990的三分之一。

日本楼市崩盘了,大批日本人被套牢在楼市,直接导致自杀率上升,生育率下降。而从1990年到2002年,日本的国民财富约蒸发了9.3万亿美元。

如今,当年那些抢房户过得怎样呢?我们来看两个例子:

东京普通市民:拥有一套6000万日元买的别墅,如今价值3000万日元,目前该别墅处于出租状态,他租房住在窄小公寓中,因为要努力还贷款。

东京中产市民:1989年花费1.5亿日元买的净地,每平5万日元,准备大开发后转手赚钱,如今这片土地依旧荒芜,6000万日元也无人问津,每平降到2万日元左右。

但,更可怕的是另类消费习惯的形成。它足以改变国运。

从1990年到2020年,30年足以让一个人养成一种习惯。在日本,最担心的习惯已经形成,并集中体现在年轻一代身上。这种习惯可以总一个词语表述:“低欲望人生“。

2009 年,日本人出版了一本书:《厌消费时代的研究》,相信很多人从书的名称就能知道内容了,在其腰封上,作者更是特别注明:“买车难道不是笨蛋做的事吗?”这一年,中国首次成为世界汽车产销第一大国。

2013年,日本做过一次较为详细的摸底:日本有5200万户家庭,但建了6100万栋住宅,房子建得太多了。而伴随着农村大量人口进城,城镇化进程基本完成,农村大量住房闲置,很多村庄只剩下留守的老人。

2016年,日本人又写了一本书《低欲望社会》,第一明确提出了“低欲望社会”这个概念。作者分析:由于房产崩盘带来的恐惧感,日本人更喜欢把钱存进银行,像中国人每家都背着贷款,然后炫耀有两三套房子的情况很少。

作者还算了一笔账:在日本,60岁以上的家庭平均银行存款约合人民币150万元,家庭各种贷款不过5万元左右,由于日本医疗体系福利完善,平时看病基本不用花钱,对于这些老人来说,最大的开支应该是豪华的葬礼,大约花费4.5万元。这样算下来,当他死去的时候,银行里还会存着140万元人民币左右。

这种状态之下,年轻人也如此,他们对工作没兴趣、对婚姻没兴趣,对消费没兴趣,对人生没兴趣。他们不会因为没有买房而感到心慌,根据收入情况和生活方式,就近租房是唯一的选择。当然,他们更不会太过于关注房屋升值方面的问题。

低欲望社会的概念是2016年提出来了,时间过去了4年,如今怎样呢?

日本早稻田大学教授川口有一郎表示:“除非房价停止下降,否则难以改变日本人通货紧缩的思维定势。”而现实似乎也正在佐证了这件事情。

2019年,日本NHK电视台对已婚妇女做了一次调查:63%的表示没有夫妻生活,原因是丈夫太累,自己没兴趣。而这一年,中国人传统相夫教子,从一而终的理念也在发生变化,俞敏洪发表了“女性堕落导致整个中国堕落”的言论,台下1500人竟然在鼓掌。俞敏洪在一个小时左右迅速发布道歉声明,但是话题“张雨绮diss俞敏洪”引发了1.5亿人关注。这一年,中国婚姻登记机关共办理结婚登记947.1万对,离婚登记415.4万对。

2020年4月14日,日本总务省公布了截止至2019年10月1日的年度人口,拥有1.27亿总人口的基数,但新生儿比上年减少27.6万人,仅仅为86.4万。是的,1.27亿日本人,据全国之力才生了不到90万小孩子。

房子不再是人生奋斗目标,经济泡沫破灭的噩梦使日本人的不动产观念转变了。如今行走日本,你会发现大多数日本人并不热衷购买私人住房,不把房子当成投资产品,而仅仅是普通的大件耐用消费品。日本人的家中,也不会面积太大,不会装修奢华,远远不及很多中国的中产阶层。

目前,在很多日本近郊农村,譬如东京都奥多摩町,距离东京行政中心仅仅80公里,已经开始实行免费送房子政策,但依旧吸引不来人居住。

转自百度一壶春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日本之殇:房地产崩盘30年,让人担心的不是房价,是低欲望行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