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无将故人酒,不及石尤风”,司空曙告诉你,杯酒情义有多深沉

你走的时候,我也许不会送你,可是你若再来,无论刮多大的风,下多大的雨,我一定会去接你。——陆小凤

耿介才子与《别卢秦卿》

离别是人生的重要课题,离别的场景每天都在上演,离别的愁绪渲染了千年。然而,也总会有人藏起那份深沉哀戚,换以轻松洒脱,因为世情多艰,又何必再添愁颜!

于是,“大历十大才子”之一的司空曙就用戏谑的语气写下了一首《别卢秦卿》,把深厚的情谊都放在了一杯酒里。

知有前期在,难分此夜中。

无将故人酒,不及石尤风。

送别是生活常态,描写送别的作品不知凡几。其情态悲伤者,“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不舍者,“一看肠一断,好去莫回头”;鼓励者,“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落寞者,“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更甚有欢悦者,“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独未有如司空曙这样,以谑语言情深,得其妙者。

“无将故人酒,不及石尤风”,司空曙告诉你,杯酒情义有多深沉

司空曙何许人也?一个不得志却又不肯向权贵低头的读书人。大历十大才子都属于中下层士人,政治仕途失意,因此多依附权贵,唯独这个司空曙性情耿介又磊落有奇才,不干权要,过得最是孤苦凄凉。

由此,实在是难以想得到,以他的性情,竟会在那场难舍难分的送别里,说出那样一句玩笑之语。

在流传下来的司空曙诗作中,有两首是与卢秦卿有关的,除了《别卢秦卿》,还有《过卢秦卿旧居》。而据《新唐书·宰相世系表》记载,卢秦卿与十大才子之一的卢纶同为卢氏四房,而卢纶正是司空曙的表弟,可以想见,司空曙与卢秦卿一定情谊深厚。

“无将故人酒,不及石尤风”,司空曙告诉你,杯酒情义有多深沉

石尤风与酒

诗歌理解起来不难,但容易偏差。开头两句是说:虽然我知道我们还会再见的,但这个夜晚依然是万般舍不得。

前人的作品里往往把类似于“后会有期”的话放在结尾,然而在司空曙这里,他却首先说这个情况,这就把后面那句里的“不舍”提升了起来,就如同现在我们常用的结构——虽然明知那样,可我还是要那样。语气就会比平铺直叙强烈得多。

但他把这样强烈的情绪提了起来后,又不着痕迹地亲手化解了。他举着酒杯劝酒,笑着说:“老朋友,你可不要让这杯酒还比不上那一阵阻止行船的逆风哟。”

现在有些译注把这句“无将故人酒,不及石尤风”理解偏了,造成了重点的错位。比如“老朋友,你不要拒绝我这杯酒,要挽留你,它比不上那一阵顶头风”,又如“无奈我这杯酒还比不上那一阵顶头风啊”。这样的翻译,就把作者要用来挽留友人的对象弄错了,他并不是希望“石尤风”替他挽留,而是正在用手中那杯酒来挽留。

“无将故人酒,不及石尤风”,司空曙告诉你,杯酒情义有多深沉

石尤风是什么呢?这是《江湖纪闻》里的一则故事。说是有个姓石的女子嫁给了个姓尤的男子,两人婚后感情深厚。后来男子要离家从商,女子便极力阻止,无奈还是阻不了。男子离家后,久没音信,又一直不归,女子终于相思断肠,病死了。而女子在临死前遗憾起咒:“吾恨不能阻其行以至于此,今凡有商旅远行,吾当作大风,为天下妇人阻之。”自此之后,商旅行船遇到打头逆风,便称之为“石尤风”。白居易在《琵琶行》里那句“商人重利轻别离”说的也是这个典故。

典故里,夫妻情深,用来寄挽留之意,分量足够大,所以那些错位的翻译就理所当然地认为这个代表了作者心意,让一阵“石尤风”替他留下友人。要真是那样,就实在是平淡无奇了,《载酒园诗话又编·司空曙》里也就不会说:“诗有以谑而妙者,如‘无将故人酒,不及石尤风’是也。”

“无将故人酒,不及石尤风”,司空曙告诉你,杯酒情义有多深沉

石氏虽然情深,但作者同样有着与卢秦卿的一腔情谊,这份情谊他自问不会比石氏对她丈夫的少半分,所以他才用玩笑的口吻劝酒,意思是:我这杯酒里注满了对你的不舍之情,你好好喝了,可别让个女人压我一头哟。

石氏情深是为挽留,那司空曙这杯注满了不舍的酒里有多深厚的挽留之意,卢秦卿心知肚明,自然就更加拒绝不了这杯酒了。

酒与男人的情义

自古以来,酒都是男人间“情义”的最好诠释,多少这样的情感在那杯酒间演绎的淋漓尽致?贺知章遇见谪仙人李白要饮三百杯;王维送别元二时要“更尽一杯”;岑参送别武判官时也“中军置酒”;而白居易的雪夜温酒,就更是多情且浪漫了。

“无将故人酒,不及石尤风”,司空曙告诉你,杯酒情义有多深沉

朝堂之人如此,江湖豪侠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你看,熊猫儿遇见沈浪要饮酒;李寻欢遇到阿飞要饮酒;香帅与花蝴蝶相聚要饮酒;陆小凤翻窗进小楼,也要跟花满楼饮酒。

似乎没了酒,这些男人的人生就没有了滋味。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他们喝的是酒,点燃的却是熊熊的情义。

“无将故人酒,不及石尤风”,司空曙告诉你,杯酒情义有多深沉

所以你说,司空曙这一杯酒够不够分量去挽留友人?很多时候,男人杯酒里的情义要比男女之间的爱情深沉得多!只是,虽然有意挽留,亦知无可挽留,前路注定要走,唯有把情深义重化作一句戏谑收于心底,实在是其苦自知。

无怪乎后世评价:虽是谑语,实乃留客苦言。确实契合了他诗作的“幽凄情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无将故人酒,不及石尤风”,司空曙告诉你,杯酒情义有多深沉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