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云南一小学生深山住半月未到校,女教师进山找到后崩溃大哭

5月14日,一段“老师进山找到未报到学生崩溃大哭”的短视频在网上流传,感动了许多网友。视频中称,云南陇川县清平乡中心小学开学后,一名三年级学生小君(化名)一直未到校报到。班主任段树芹多次寻找,5月8日终于在深山里找到了小君,段老师抱着小君崩溃大哭。

视频中还称,小君母亲离家,父亲生病,他和父亲在山中的茅草屋中住了半个月,没有电话无法和外界联系。

云南一小学生深山住半月未到校,女教师进山找到后崩溃大哭

5月15日,红星新闻记者联系上这段视频的拍摄者,陇川县清平乡中心学校校长寸待刚。他告诉记者,视频是5月8日上午找到小君时他用手机拍摄的。目前,小君已回到学校正常学习。考虑到小君父亲患有间歇性精神疾病,学校已联系小君姑父负责照顾小君的生活。

此外,记者了解到,有热心网友为小君父子购买了两部手机,已联系学校党委寄出。

学校开学未见报到 老师进山寻找

陇川县清平乡中心小学位于中缅交界的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5月6日,经上级相关部门批准,学校2020年春季学期正式复课开学。按计划,6日当天报到的学生为寄宿学生,原本应该于当天报到的小君却没有到校。

寸待刚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受疫情影响,学校开学时间往后延过几次。此前,学校曾计划4月26日开学,当时小君的父亲还把孩子的书包、被子和衣服都送到学校。

“6日开学那天小君没来,7日就去找他,当天没找到。8日那天寨子里有村民电话跟我们联系,早上8点多就又去找。我们是开车上到半山,还要爬很长一段山路,上午11点左右找到他的。那天我也参与了找人,视频是我拍的。”

据春城晚报报道,5月6日下午,整个三年级学生报道完后,作为班主任的段树芹发现小君未按时到校,便和小君的姑父、邻居联系,但都没有孩子的消息。随后,段树芹将情况反馈给了学校领导。7日一早,段树芹便与校长及两位老师四处寻找小君。

视频显示,段树芹在找到小君后,一边流泪一边抱住小君询问“为什么没来学校”“你吃什么”等问题。这段一分多钟的视频经过编辑后在网上广泛传播,引发网友关心和热议。

云南一小学生深山住半月未到校,女教师进山找到后崩溃大哭

据寸待刚介绍,找到小君后,段老师心疼自己的学生在山里吃不饱穿不暖,情绪有些激动。当天他们把小君从山上接下来送到姑父家,洗澡换衣服后带回学校,段树芹还在学校给小君理发。

平时不用手机 事发时在山里放牛

视频中提到,小君母亲多年前离家,父亲生病,他和父亲在山中的茅草屋中住了半个月,没有电话无法和外界联系。

寸待刚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小君的父亲曾是村里的高中生,之前做过代课老师,后来患上间歇性精神疾病。平时没病的时候把孩子照顾的很好,但发病时需要小君反过来照顾他。“他们家生活是有困难。政府给他们的农村A类低保,在我们这个地方是最高的了。每月父子两人可以领到600多元的低保,在我们这个地方维持基本生活没有问题。”

据了解,小君和父亲之前住在山上,这几年政府在山下盖了新房,把整个寨子都搬到了山脚的坝子上。原来的老房子没有拆,小君父子有时为了方便放牛也会住在山上的老房子里。

云南一小学生深山住半月未到校,女教师进山找到后崩溃大哭

△小君在山上的住宿环境让段树芹感到心疼 视频截图

“他们家养了四头牛,在山里放牛晚了把牛栓在哪里,他们父子也就住在哪里,有这样的习惯。主要是他那几天发病,小君带着他到山里去。”在寸待刚看来,小君上学期间吃住都在学校,班主任段树芹完全可以照顾他。考虑到小君父亲的情况,学校已经和小君父亲、姑父商量,由姑父照料小君。

“他姑父刚好有个小女儿也在我们学校读书,跟小君一个班。小君周末回到家打猪草,扫地喂猪,洗碗做饭,我们农村的家务小君都会做,很健康。小君现在也已经正常上学,没有什么心理压力,在学校还是挺好的。”

而关于没有电话与外界联络的问题,寸待刚解释称,之前小君父亲有过一个手机,但他不愿意使用,并不是买不了手机。

已有爱心人士进行捐助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视频发出后,有来自上海的数码博主主动联系了学校,为小君父子购买了两部手机,某公益平台也联合云南当地媒体对段树芹本人进行了奖励。

同时,当地爱心人士也为小君购买了生活和学习用品。有人打算定期对小君提供生活补助,由段老师替小君购买生活物品。

据春城晚报报道,段树芹1995年7月毕业于原德宏州民族师范学校后,被安排到陇川县清平乡教书。2004年9月调入陇川县清平乡中心小学任教至今。

在校长寸待刚看来,段树芹平时话并不多,比较有责任心和爱心,像这样感人的事情还很多,只是这一次拍出来发到网上,大家看到了很感动。“早上听段老师说,很多人给她打电话发短信。段老师既要做疫情防控工作,还要做教学工作,网友过多地打扰,对段老师正常教学也不太好。”

网友评论云南一小学生深山住半月未到校,女教师进山找到后崩溃大哭云南一小学生深山住半月未到校,女教师进山找到后崩溃大哭

延伸阅读:疫期上网课 这位乡村教师每天步行三十里收送作业

新华社杭州4月19日电15公里长的乡村小路上,58岁的王金良背着约10斤重的书包,步行去35名学生家中收发、辅导作业。一天2趟,每趟2小时,途经8个自然村,风雨无阻。

王金良是浙江省衢州市常山县宋畈中心小学东鲁完全小学的一名语文老师,从教37年来始终坚守在乡村教育一线。疫情影响下,为了不让班上的学生落下功课,他白天和孩子们一起上网课,下午3点出门收取孩子们完成的作业,批改后,第二天一早再去送作业。这样的日子已持续了近50天。

35个学生,15公里路

王金良住在常山县辉埠镇双溪口村。早晨六点半,他便背上一只红色双肩包,穿好运动鞋出门。沉甸甸的双肩包里装着的,是前一天晚上批改好的35名学生的作业本。

因疫情影响,今年2月份,浙江启动了线上教学。起初,王金良也尝试过在线批作业,但效果并不理想。“这些孩子大部分是留守儿童,他们有的父母早早就出门打工,把孩子留给老人抚养,35个学生中,上交作业的不到半数。”王金良说,加上年龄问题,自己对着手机批改,对视力是个很大的挑战。

为了督促学生及时认真完成作业,并掌握他们当天的学习情况,自2月28日以来,王金良采用了最“麻烦”的方式去收发学生的每日作业——走路上门。“这个办法虽然笨拙,但却最有效。”王金良说。

收发作业有固定的路线。35名学生分布在4个行政村、8个自然村,一圈走下来,超过15公里。

“不会开汽车,我会骑电瓶车,但几十年了我习惯了走路。学校离家10里路,我平时上下班都是走路的。”王老师说,通过这样的方式去学生家收发作业本,还能为学生树立锻炼身体的好榜样。

送完作业,回到家吃过早饭后,还不到早上9点。王金良打开手机,和孩子们同步观看“空中课堂”,教科书上写满了批注。上完课,布置好作业,他也要自己做一遍。“熟悉每道题,才能更好地给学生批改作业。”

下午3点多钟,王金良背上双肩包再度前往学生家,这次他是要去收取学生们完成好的作业。同样的路线,同样耗时2个小时,王金良没有丝毫的厌倦和疲惫。有时发现学生遇到学习困难,他总会停下脚步,主动对学生进行辅导。

“老师能坚持,你怎么不能”

每个学期王金良都会上门家访,学生住在哪个村的哪条巷,王金良“闭着眼睛都能找到”。不少家长,还是他过去教过的学生。

“王老师比我们做父母的还尽职,每次看他给孩子耐心讲作业,我心里都很感动,山村的孩子离不开他。”提起王金良,学生王梦妮的爸爸赞不绝口。自从王金良上门收发作业以后,还有的家长这样督促孩子写作业:“你看王老师又来送作业了,老师都能每天坚持,你怎么不能坚持……”

受王金良影响,女儿王巍如今在常山县城的一所幼儿园当幼师。王巍记得,一次下大雨,按照往常父亲应该收完作业回到家了,那天却迟迟不见身影。“后来我们才知道,他为了不让学生的作业本被淋湿,躲在路边一处凉亭里,怀里护着的作业本完好无损,全身却被雨水打湿了。”

王金良的语文课本上标记得密密麻麻。他最喜欢《丰碑》这篇课文,课上每每给学生读到“雪很快地覆盖了军需处长的身体,他成了一座晶莹的丰碑”,自己常常动情落泪。

“1983年参加工作以来,我当了28年班主任。最开始教书的时候,一个月拿26块钱工资,现在生活上过得去。我在本地乡村长大,就想为这里的孩子做点事情。”王金良说,自己是教师,更是一名党员,要对得起每一个学生。

守在乡村教育一线,站好最后一班岗

东鲁完全小学就挨在小山边,学校的小操场至今还是砂石路跑道。学校一共有151名学生,11位老师,每个年级只有一个班。

4月21日,四、五、六年级的学生开学返校。王金良教的是六年级毕业班。在他看来,基础阶段的教育除了让孩子们学到一定的知识,更重要的是让他们学会做人,培养各方面的良好习惯。“六年级是小学的最后一站,学生就要升入中学,打好基础很重要。”

几年来,陆续有不少学生考入县重点初中,走出山区。从教37年,王金良坚守在乡村教育一线,见证了村里的变化:完小的学生在减少,更多家庭有能力把孩子送到县城读书,接受更好的教育。

王金良曾获常山县教育系统“最美教师”“德育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2019年还评上了全国优秀教师。坐在对面办公桌的数学老师程光洪是王金良的“老搭档”,形容他为“老黄牛”:“他一直对学生认真负责,真心、真情对待孩子。”

王金良的事迹被媒体报道后,网友们纷纷为其点赞:“没有语言能表达现在的心情,只希望老师退休后平安康健,长命百岁”“老师的背上都是农村孩子的希望”……

“读书能改变他们的命运。”王金良说,“还有两年多我就要退休了,我会站好最后一班岗,为这些期待走出大山的孩子守好教育的第一站。”

来源:北晚新视觉综合 红星新闻 网友评论 新华社流程编辑:TF02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云南一小学生深山住半月未到校,女教师进山找到后崩溃大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