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疫情将如何影响美军的亚太部署?

疫情将如何影响美军的亚太部署?

作者:

朱启超,国防科技大学国防科技战略研究智库副主任、研究员,

张杰,国防科技大学国防科技战略研究智库特约研究员

新冠病毒疫情全球肆虐,使人类面临本世纪以来最严重的生物安全威胁,对世界政治、经济、商业等各领域也在造成深远影响。美国作为世界唯一超级大国,在确诊病例和致死人数方面快速飙升,将其他国家远远甩在身后,而美军号称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在与病毒的对抗中也是节节败退。新冠疫情在美军中的蔓延将如何影响其战斗力和在亚太的部署与行动,备受关注。

美军遭遇“新冠9.11”

2020年初疫情开始在世界上蔓延时,美军自恃实力强大,没有对其在亚太地区的军事活动做任何预防性调整。我们看到,美军战略武器平台活动频繁,“罗斯福”号航母战斗群在南海航行,并与“美国”号两栖攻击舰开展联合训练;B-52H战略轰炸机多次从关岛安德森基地起飞,在东海、南海活动。海空兵力侦察及情报搜集行动活跃,“胜利”号和“忠诚”号测量船一南一北,针对西沙群岛及附近海域进行了长达一个月的高强度水下侦察。RQ-4B全球鹰无人机、P-8A、P-3C反潜巡逻机、EP-3E侦察机、RC-135系列侦察机和U-2S高空侦察机等对印太敏感区域密集开展常态化侦察行动。

2月24日,驻韩美军一名家属确认感染新冠病毒,随后那里的一名美军士兵及其妻子也确诊,这是公开报道的美军首个确诊病例,但当时并未引起美军高层警觉。2月25日至3月6日,美泰如期联合举行“金色眼镜蛇”演习。3月5日,“罗斯福”号航母访问越南岘港并停留五天。期间,美军虽采取了一些防疫措施,但相对宽松,舰上官兵仍大批上岸活动。3月13日,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国家紧急状态,此后美军才开始较大范围核酸检测,确诊人数随即快速增加。3月20日,美军确诊人数为67人,3月22日增至111人。截至5月4日,美国国防部报告称在各军兵种的现役人员中有7434例阳性病例,国防部文职雇员、承包商雇员和家属当中也发现了不少病例。其中,美海军报告总计2000多名现役人员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海军陆战队报告428例。

疫情给美军带来的影响显而易见。首先,美军航母的亚太部署进入“空窗期”。原来在亚太十分活跃的太平洋舰队所属“里根”号、“罗斯福”号、“尼米兹”号、“卡尔文森”号航母上均现疫情,“罗斯福”号不得不在关岛退出战斗序列。驻扎日本处于维护期的“里根”号航母原本准备在今年晚些时候执行部署任务,但现在舰上官兵不得不上岸接受隔离。美国海军还将对被派往“尼米兹”号航母战斗群的近8000名水兵采取预防措施。

其次,与盟友演训按下“暂停键”。3月25日,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颁布为期60天的禁令,禁止所有美国军人、文职人员及海外军人家属的行动,后又延长至6月30日,这势必影响美军与盟友之间的联合演习训练。美军拟在印太地区举行的多个联合军事演习已被迫推迟或取消,包括原定3月初举行的韩美联合军演、原定5月上中旬举行的美菲“肩并肩-2020”联合军演。系列演习的推迟或取消虽不会对美军事外交造成结构性冲击,但却给美军和盟友依托联演联训加强作战协同的进程按下暂停键。

第三,美军日常战备受到严峻挑战。美军疫情已呈“多点位开花、多区域存在”的态势。据统计,美国国内至少150个军事基地出现感染病例。美军太平洋舰队及印太总部的情况尤为严重,疫情已波及珍珠港、圣迭戈、横须贺、横田、厚木、嘉手纳等几乎所有海外或前沿基地。美军驻非洲的军事基地莱蒙尼尔军营也不得不进入紧急状态,那里可容纳大约3000名美军士兵,是美国在非洲最大的军事设施。美军已关闭全国征兵站,暂停新兵前往训练基地接受训练。美军只得一手抓防疫、一手抓战备,部分训练工作陷入停滞。

疫情暴露美军防控短板

作为组织严密管理严格的军队,疫情防控应该不至于出现大面积失控。美军在新冠疫情面前的反应,让人难以理解,概括来讲暴露了其应对非传统安全威胁的短板。

首先,战略偏执和政治操弄让美军发生误判。美军多年前就相继签署和发布了一系列防控疫情的指令和指南,出台了针对生物攻击的部队保护措施。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近年也曾投入大量资金用于蝙蝠与冠状病毒、基因编辑、疫苗开发等相关基础研究。但特朗普政府上台后调整对外战略,聚焦大国竞争,把提升战备水平作为美军优先事项。美军高层配合特朗普政府不断在政治上抹黑中国、在行动上遏制中国、在敏感区域挑衅中国,其聚焦于大国竞争的战略偏执导致自己对疫情发展不断出现误判,在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秘书长多次呼吁全球共同抗疫的情况下,非但未停止针对中国的军事行动,反而配合美国政府把病毒“政治化”,对自身防疫工作没做充分准备,错过了防控的最佳时机。美国广播公司报道,五角大楼国家医疗情报中心曾在去年11月预警新冠病毒可能在全球酿成“灾难性事件”。以色列“12频道”电视台证实,美军曾向以色列分享类似警报,并提醒上级进行关注和预防,然而白宫和军方高层却选择“什么都不做”。“钻石公主”号、“至尊公主”号游轮事件已证实新冠病毒的危险性超过流感,美海外驻军和舰艇日常管理与后勤保障则经常与亚太各国人员产生交集,“罗斯福”号航母舰长克罗泽数次就舰上出现疫情向总部求援,但美军高层仍希望在航母上保留可以直接投入战斗的最小兵力,以维持“战备状态”,宁可忽视官兵生命安全。

其次,应对非传统安全威胁的能力不足。美军自恃拥有一流的高技术武器装备、发达的网络信息能力和遍布全球的军事基地,常规作战尤其是打赢高端战争的能力天下第一。但是,在阿富汗、伊拉克遂行十余年的反恐战争,还是暴露出美军应对非传统安全威胁的能力不足。此次美军应对大规模疫情引发的非传统安全威胁准备再次出现严重偏差,在检测试剂研发、物资储备、防疫预案等方面尤为突出。3月31日,美海军表示每日仅能对200人进行病毒检测。由于不能确认感染者,无法追溯密切接触者,隔离便无从谈起,不能从源头解决问题。个人防护用品供应短缺,军舰、潜艇等空间狭小,军营的人员聚集特性,更造成了病毒的进一步传播。

再次,危机管控能力弱化引发连锁反应。抗击疫情的过程本质上也是一场危机管理。当“罗斯福”号航母出现三名水兵检测呈阳性、且传染源还未查明的时候,美国时任海军代理部长莫德利却吹嘘,“这只是个案,说明即使在有新冠确诊病例的情况下,我们仍能让舰只在海上航行”。这种言论正如《三体》小说中的名言,“无知和弱小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美军正在为自己的无知和傲慢付出代价。

“罗斯福”号舰长克罗泽3月30日向媒体散发亲笔信,认为当前疫情仍在加速传播而美军防疫策略无效,隔空喊话美军高层请求允许4000多名乘员尽快下船。信件经媒体曝光后掀起轩然大波。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指挥员,克罗泽选择采取如此“出格”的方式反映问题,应该不是一时头脑发热,恰恰说明了美军上下沟通渠道不畅,出了问题。美军高层前期漠视一线指挥员的防疫诉求,问题发生后却以克罗泽“判断力糟糕”为由将其解职。4月6日,莫德利赶到停泊在关岛基地的“罗斯福”号航母上,批评克罗泽“不是幼稚就是愚蠢”,还训诫了舰上官兵,引发了美军许多基层官兵的强烈不满。4月7日,莫德利在巨大舆论压力下被迫辞职。疫情引起的连锁反应已经挫伤了美军士气,甚至引起高层震荡,表明美军在危机管控方面存在严重漏洞。

疫情将促美军调整亚太部署

多年来,美军为凸显其在亚太地区继续存在的理由,不断在朝鲜半岛、东海、南海等敏感问题上搞各种小动作,以军事施压、挑唆怂恿、联合演习等方式挑拨地区矛盾,并打着“航行自由”“飞越自由”的幌子,在中国家门口实施“离岸制衡”和抵近侦察,试图影响中国维护国家统一和正当海洋权益的决心。受疫情影响,美军频繁出动航母等大型水面舰只的次数会受到制约,但其出动其他舰只和飞机实施侦察的频率将有增无减,一方面是由于美军担心自身行动次数减少而导致台海、南海出现对美不利的重大变局,另一方面为了弥补水面舰艇活动减少可能造成的力量缺失,或通过对台海、南海高频率的航空侦察和监视以掩盖其决心和能力的不足。据美国“飞机守望”(Aircraft Spots)网站统计,仅在3月23日“罗斯福”号航母发现疫情后不到两周的时间里,美军对中国沿海尤其是南海方向有据可查的侦察飞行就有六次。

疫情过后,随着总结教训工作的推进和财政赤字问题的更加突出,美军有可能对大型作战平台部署做出局部调整。包括:控制造价昂贵的航母、濒海战斗舰、核潜艇等大型作战平台数量,增加轻便型、无人化作战平台的比例。其实,美国国防部自去年年中起就开始释放“海军轻量化”的风声。美国国防部最新研究报告表明,未来美国经济状况只能支撑至多9艘航母与80艘大型水面作战舰艇,有必要削减至少两艘航母和10艘驱逐舰、巡洋舰。美国智库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近来还提出加强“侦察威慑”以应对大国竞争的概念,主张运用非隐身长航时的无人机系统,对西太平洋关键地区开展实时、持续的广域态势侦察与监视。

疫情也势必波及美国的中期国防预算。麦肯锡公司的研究指出,美国经济已陷入严重衰退,最快2023年才可能恢复至疫前水平。特朗普执政三年来美军军费不断增长,已处于高位。近期出台的经济刺激法案使美国债务总额增加近10%,国防和其他政府支出因此面临更大压力。美国即将举行大选,选举结果很可能改变政策方向,增加国防预算的不确定性。五角大楼已因疫情将主要国防采购计划延迟三个月,这对美国国防工业的许多领域特别是航空供应链都造成了负面影响,主要供应商中有427家可能被迫关门,其中航空、造船和太空发射活动的供应链受打击最大。为刺激国防工业,美军可能推动国会追加特别预算。美国会众议院武装力量委员会共和党议员索恩伯里已于4月16日发出呼吁,希望国会效仿欧洲防卫倡议(该倡议是在克里米亚被俄罗斯收回后发起的,旨在加强对俄遏制力),启动“印度-太平洋防卫倡议”(IPDI),在2021财年特别追加60.9亿美元来遏制中国军力发展。

新冠疫情是面“照妖镜”,让我们看到美军的偏执和傲慢。美军抱持“冷战”思维,试图维系其全球霸权,在疫情面前与和平与合作的时代主旋律更加格格不入。重视战术而缺乏战略,重视短期利益而忽视道义人心,重视拉帮结派却又不尊重盟友,这些作派实际是在腐蚀貌似强大、不可一世的美军,并通过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得到一次不小的暴露。

文章来源:世界知识。原文标题《新冠疫情对美军亚太部署冲击几何》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中美聚焦网立场。

➤本文为中美聚焦网专栏作家原创文章,版权归作者与中美聚焦网共同所有,如需转载请与中美聚焦微信公众号联系并注明出处。

疫情将如何影响美军的亚太部署?疫情将如何影响美军的亚太部署?疫情将如何影响美军的亚太部署?

中美聚焦网|中美交流基金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疫情将如何影响美军的亚太部署?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