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我觉得很垃圾啊……

他是一个摇滚青年。

认识他的时候,是在一个腐败的吃喝群里。

那时候的我,大学刚刚毕业,年少轻狂。每天都认认真真的工作,从不迟到,从没有任何怨言,并相信通过自己的努力,可以在偌大的历史名城里有一席之地。(后来才明白自己是妄想)

那时候的我,眼高于顶,尽管自己有着凑合的外形和自认帅气的脸,可却依然不懂得珍惜身边围着我的女人,再完美,我也看不上。(后来才明白自己是SB)

这样的我,很尴尬。

认不清自己,看不见未来。

陪伴我周末的,大约只有游戏、《读者》和音乐了吧。

我听的音乐,除了国内流行乐外,什么都有,好听,就够了。

周末,我也会上街,大街上看看姑娘也是乐趣,幻想一下心里也很甜蜜。可是一个人上街,那真的是很傻X的事情,毕竟别人都是一对一对的,每当这种时候,我又会很伤感,看来,的确是时候-------加入一个QQ群了。

于是认识了L哥。

我觉得很垃圾啊……

L哥,人称老L,摇滚青年,玩过乐队,更玩过自己都数不清的女人,用他的话说“我们圈里就必须这样玩”。

他的背影很骚性,像一个营养不良的女人,大长发盖过臀;他的正面更骚性,是一个不像爷们的男人,文着眉,瘦成排骨,戴着一个中性的发箍。张嘴冲我笑“嗨,老头”,一嘴坏掉的牙----酗烟造成的。

周末,我们聚餐,腐败,男男女女。

既然眼高于顶的我美女都不愿意多看,更不要提那些是男人就行的约炮三八了。我一个人喝着酒,吃着菜,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那帮女人的问题。

“王先生喜欢玩游戏吗?”

“喜欢啊”

“喜欢玩女人嘛?”

“没兴趣啊”

……

L哥看着我像看ET,“你说喜欢音乐吧,老头,喜欢什么类型的啊”

“我不懂音乐,单纯的喜欢,单纯的爱听。类型嘛,也不懂,更不会分别,最近听英伦和朋克比较多”

“摇滚乐啊,看得出我是干嘛的。”

“嗯,估计是玩音乐的。我当初想走这条路,被我老爸制止了。”

“你爸做的对啊,跟你说呀,这不是人走的路”他浓郁的皇城根口音带着太监味儿。

从那天开始,我在一个腐败约炮群里,结实了这么一个摇滚哥。

后来慢慢了解,他从15岁开始,就不会上几节课了,每天骑着自行车,穿行在大小胡同里。也在那时,他从走私的洋垃圾(打口碟)里知道了“铁娘子”,也从那时走上了摇滚的路。

他组了乐队,他玩音乐,留长发,纹身,吸D……

用他的话说“咳,我这,咳,就得这么收拾”他指着自己的眉毛,头发。

也许,纹身和吸D,也属于他说的“就得这么玩”,跟女人一样。前妻都是打台球赢的。

不过呢,最重要的,我从他那里,了解了金属音乐的分类,也知道了比较偏门的速度金属啦,黑暗金属啦等等。也迷上了一首疯狂的《Hard Rock Hallelujah》(LORDI),我单曲循环了半年的歌曲。

L哥的故事很多,暂时告于段落。

我觉得很垃圾啊……

那么Go on。

那时候我是租房子住,我的室友是我的一个高中同学,我的铁哥们老G。

我们的作息时间很规律,早5点半起床,早2点睡觉,没女票的我们精力无限。

老G也听歌,基本属于《老婆老婆我爱你》、《两只蝴蝶》的风格,我的英文歌对他来说也能接受,英伦嘛,还是很清新的。可是这一天的到来让他没有想到。

Hallelujah来了。

晚8点准时开始到凌晨2点,一首歌,循环,老G崩溃了……

“老头,能不能换个歌”

“不能”

“那歇会呢”

“不行”

“艹”

……

春天到了,交配的季节还会远么?

半个月后的一天晚上,我循环了Within Temptation《memory》,哥特风格,老G总能适应吧。

但是,他的愤怒让我无语。

……

……

……

老G:“你给我放《Hallelujah》,赶紧滴”

……

卧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我觉得很垃圾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