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派出所副所长“敲诈”吸毒人员敛财:要么告知单位,要么出钱买平安;还多次组织到车库开吸毒聚会!

派出所副所长“敲诈”吸毒人员敛财:要么告知单位,要么出钱买平安;还多次组织到车库开吸毒聚会

在一次吸毒被发现后,摆在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加格达奇区执法局干部郝某面前的,有两个选择:要么花1万元封口费买“平安”,要么将他吸毒的事情通知单位。

为保住工作,郝某毫不犹豫的作出了第一种选择。提出这道“选择题”的白路,当时还只是大兴安岭地区加格达奇区公安局治安大队一名民警,尝到甜头后,开始精准“狙击”这类有着体面工作的“瘾君子”,以工作相威胁,不给钱就将其吸毒行为通知单位。

2020年4月14日,白路受贿、徇私枉法、容留他人吸毒、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罪一审刑事判决书在网上公开,还原了一名派出所副所长的“毒品人生”。

【1】抓到吸毒人员后提供“选择题”

1983年出生的白路,落马前一直从事公安工作。2005年到2010年,白路在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图强林业局公安局当民警,2010年至2014年为加格达奇区公安局治安大队民警,2014年5月被任命为加格达奇区光明派出所副所长。

多年职业生涯,白路练就一双“火眼金睛”,对于吸毒人员的识别能力,堪称精准。

“2014年2月,我在阳光小区对面的台球厅看到有个人和正常人状态不一样,我肯定那个人吸毒。”白路随即将“不正常”的男子和他的同伴带回派出所做尿检,二人的尿检果然呈阳性。

随后,白路从铁路客运段职工戚某处得知,这名“不正常”的男子曹某当时是铁路客运段的职工,白路打起了“小算盘”——他通过戚某之口转告曹某,已经知道曹某吸毒了,要处理他。当然,白路还给了一条“解囊妙计”:如果曹某能给白路买一台苹果电脑和一台三星手机,此事就作罢。

此时,有着体面工作的曹某最大的顾虑就是如果自己吸毒被处理,单位得知后很可能自己会丢掉工作。曹某记得,白路想要的那台手机刚刚上市,价格在2万元左右。为了买下这个平安,曹某先后通过戚某分两次送给白路现金共计2.2万元和一台苹果平板电脑,之后,白路果然没有对曹某吸食冰毒的行为进行处罚。

白路暂时放过了曹某,但同时也留下了另一手“牌”,“2014年3月末,我一个人在办公室给曹某做了一份吸毒的笔录,想以后让曹某再给我点好处。”

除了曹某外,白路对曹某的同伴、同样吸毒的封某也开出了条件,用10条软包中华香烟换取个人的“平安”。封某找人赊账赊了6条烟,可当他托人把烟拿给白路后,却发生了一个插曲。10条烟变成6条,哭穷说自己没钱了,这样一个“不把自己当回事”的封某彻底惹怒了白路,他让人次日把封某带到家中,狠狠教训了一顿。从白路家中离开的封某,脸肿了,眼睛也青了。不得已,他又去赊了4条烟,给白路送了过去。

【2】专攻有好工作的瘾君子

像曹某一样,由于害怕吸毒被工作单位知晓而向白路妥协的,大有人在。白路擅长通过各种渠道,精准“狙击”吸毒者,向他们提出同样的选择题。而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点,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

早在2011年春季,加格达奇区执法局干部郝某就因为吸毒受到了白路的威胁。此时的白路还只是加格达奇区公安局治安大队的一名民警,他将郝某带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以对郝某吸毒进行处罚会影响工作为由,索要1万元。白路深知郝某的痛处,郝某为了保住工作,乖乖给了钱。

2015年7月,已经是派出所副所长的白路,开着车将涉嫌吸毒人员、铁路机务段职工赵某从其单位带到派出所,给赵某做了尿检和笔录,检测结果为阳性。白路再次以赵某有工作单位为由进行要挟,索要1万元。赵某的母亲赶了过来,递上5000元,以家庭条件不好为由请求白路通融通融,这一次,白路没有为难他,收下了5000元。

另一个吸毒人员苗某就没有这么幸运。“2017年3月,白路给我打电话说我吸食毒品,让我去他家车库一趟,我没去。第二天下午下班时白路开车把我拽到车里,带到派出所二楼办公室,把我拷在二楼办公室暖气管子上开始打我。”苗某当时也是铁路客运段的职工,白路向他索要5万元,否则就通知单位,对苗某强制戒毒。

苗某害怕工作受到影响,两次送给白路共计1.2万元,“给了一次钱后,白路说钱不够,后来我妈给我1万元,也给白路了。白路说交钱才能出去。”

2017年7月,白路通过他人得知大兴安岭地区森警支队姚某在宾馆吸食毒品,白路给姚某打了个电话,找姚某索要1万元,否则就把姚某吸毒的事情告知他的单位。次日,姚某带着1万元现金等在白路家车库外,将钱送给了白路。

2018年四五月份,白路得知漠河市旅游景区管委会副主任王某在加格达奇宾馆内吸食过毒品。对于白路来说,这又是一条“大鱼”。他同样给王某打了个电话,让王某到他的办公室来。

面对白路,王某承认了自己曾经吸毒一事。对于像王某这样的瘾君子的心理,白路非常了解。白路同样给出了两个选择,给2万元消灾或者告诉王某的单位,得到的答案是毫无疑问的,王某果断选择前者。通晓人情世故的王某不仅当晚就找朋友借了2万元送了过来,还买了4条硬盒中华烟一并交给了白路。

拿到钱之后的白路兑现了自己的“承诺”,没有再对这些人进行处理。

判决书显示,白路利用其警察身份的职务便利,以不处理违法人员为由,向违法犯罪人员索取贿赂款合计人民币12万余元。

【3】多次在车库举行毒友聚会

白路如此敛财的背后原因是什么?

事实上,白路不赌博也不喜好奢华,但他有一个费钱的爱好——吸毒。白路的吸毒经历可以追溯到2016年,此时他已经担任派出所副所长。

在2016年至2019年期间,白路在兴安家园小区自己家车库及绿岛市场车库,累计10余次容留吸毒人员吸毒。

一名王姓吸毒人员记得,2017年,他去白路家玩,在白路位于兴安家园二期家中的车库里见面。当时吸毒人员邢某已经在白路家车库了,白路从桌子底下拿出来一套冰壶,冰壶里已经装好了冰毒,邢某过来就开始吸食毒品,待邢某吸了几口之后,王姓吸毒人员也跟着吸了几口,之后白路又吸了几口,再过了一会儿,又来了一名吸毒人员吸了几口冰毒,吸完之后几人各自回家了。

周某也曾是白路的毒友,早在2016年开始,他就与白路在一起吸毒了。在他的记忆里,白路有好几个固定的“毒友”,但每次的吸毒“聚会”里,这些人不会同时出现,但是他参与的每一次活动都有白路。

白路擅长选择隐蔽的吸毒地点,基本都在车库,一个是自己家的车库,一个是绿岛农副产品批发市场的车库。位于市场的这个车库已被白路用于抵债了,但这丝毫不影响白路带着自己的“客人”躲在里面吸毒,原来,他把车库抵出去时,就偷偷留下了车库的钥匙。

一次次的毒友“聚会”中,这些吸毒工具、毒品等都是白路负责提供的。

【4】向吸毒人员索要毒品供自己吸食

除了用告发吸毒威胁那些工作好的“瘾君子”之外,白路还通过各种办法敛财。

2018年6月至7月份期间,无业人员姜某、石某在加格达奇区铁东大街光明社区活动中心开设赌场,进行赌博活动。为逃避查处,石某给白路2000元现金作为好处费,白路收钱后承诺在他们开设赌场期间不对该场所进行检查。

姜某开设赌场犯罪已被松岭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姜某已被认定为恶势力犯罪团伙,而白路利用职务便利,为姜某恶势力团伙充当保护伞。

为了取得毒品,他甚至将主意打到了无业吸毒人员身上。2017年2月,白路得知无业人员朱某有吸毒行为,于是将朱某找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以朱某某吸毒为由,找朱某索要了5000元。白路坦白,他还曾向朱某要过3次冰毒,每次大约0.5克,这些冰毒都让他吸食了。

此外,白路还打起了自己的公积金的主意。白路想提取自己的公积金,但因没有新房无法办理提取手续。2019年5月,白路与人共谋以虚假房产手续套取公积金,把个人信息、照片发送给办理假证的人员后,以1500元的价格购买了2套不动产权证及发票等手续。2019年5月28日,白路拿着属于他的那份虚假不动产权证及相关手续到大兴安岭住房公积金处办理提取公积金事宜,套出4万元公积金。

2019年7月22日,黑龙江省纪委监委网站发布消息,大兴安岭地区加格达奇区公安局光明派出所副所长白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参与和保护涉毒涉赌违法活动,并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和恶势力充当“保护伞”,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经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加格达奇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白路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二十万元;犯徇私枉法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犯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三千元;犯容留他人吸毒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二十万零八千元。

潇湘晨报记者周凌如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派出所副所长“敲诈”吸毒人员敛财:要么告知单位,要么出钱买平安;还多次组织到车库开吸毒聚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