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以“法”悟“道”:结字因时相传,用笔千古不易

以“法”悟“道”:结字因时相传,用笔千古不易

以“法”悟“道”:结字因时相传,用笔千古不易笔法概述【下】

文/大可先生

以“法”悟“道”:结字因时相传,用笔千古不易

笔法与笔势、笔意同为书法之三要素,其中以笔法为最。从广义上讲,笔法包括执笔、运腕、运笔;而狭义的笔法则专指用笔方法。另外,在古代有时笔法同于书法。其实古代的“书法”即指书的技法,“书道”才是专指书法艺术。韩玉涛先生在《中国书学》认为“‘书法’一词,指书的技巧;‘书道’一词,则专指一种艺术。日本的‘书道’,是从中国移过去的,现在成了日本的专称了,我国则书法与技法成了两个概念。”

以“法”悟“道”:结字因时相传,用笔千古不易

大可诗生活·一日一诗书

唐代张怀瓘《玉堂禁经》曾对笔法作了介绍:

大凡笔法,点画八体,备于“永”字。侧不得平其笔,勒不得卧其笔,弩不得直,直则无力。趯须其锋,得势而出。策须背笔,仰而策之,掠须笔锋,左出而利;啄须卧笔疾罨;磔须笔,战行而出。

这就是所谓的“永”字八法,其中“侧”、“勒”、“弩”、“趯”、“策”、“掠”、“啄”、“磔”等基本上囊括了所有汉字的笔画,几乎被后学者视为圭臬。

以“法”悟“道”:结字因时相传,用笔千古不易

大可诗生活·一日一诗书

传说王羲之专学一个“永”字就花去十五年,以为学了“八法”便能通于一切(宋同越《法书苑》记载:“王羲之工书十五年偏工‘永’字,以其八法之势能通一切)。其实这只是部分人的附会之谈,故意把八法理论搞得玄妙难懂,还是刘熙载说得实在:“永字八法,只是要人横成横,竖成竖耳。”(清朝刘熙载《书概》),这就较为中肯地道出了它在学书中起有示人入门之道的作用。(有关“永”字八法,我们在第四章还会详细介绍。)

以“法”悟“道”:结字因时相传,用笔千古不易

大可诗生活·一日一诗书

笔法因在人们长期的实践中形成的,而且带上了一定的“规律性”,于是它便常被视为“不可逾越”的理法,是不能随意改变替换的。元代赵孟頫对此有一段精彩论述:

书法以用笔为上,而结字亦须用功,盖结字因时相传,用笔千古不易。右军字势古法一变,其雄秀之气出于天然,故古今以为师法。齐梁间人结字非不古,而乏俊气,此又存乎其人,然古法终不可失也(元朝赵孟頫《兰亭十三跋》)。

以“法”悟“道”:结字因时相传,用笔千古不易

大可诗生活·一日一诗书

结字是每个字之中点画的长短、疏密,各偏旁之间的大小、距离以及形势等安排布置。汉字尚形,书法又属“形学”(康有为语),故赵松雪认为学习书法“结体亦须用功”。而相比之下,他又指出“书法以用笔为上”,原因是“盖结字因时相传,用笔千古不易”。此论断曾引起很大反响,如清代包世臣在《艺舟双辑》里就提出不同意见:

以“法”悟“道”:结字因时相传,用笔千古不易

大可诗生活·一日一诗书

问:吴兴言“结字因时相沿,用笔千古不易。陈、隋人结字非不古而乏俊气,此又存乎其人。”华亭云:“古人以章法为一大事,尝见襄阳《西园记》,端若引绳,此非必有迹象,乃平日留心章法故耳。”二说孰优?

(答):赵、董二说皆陋。结字本于用笔,古人用笔悉是峻落反收,则结字自然奇纵,若以吴兴平顺之笔而运山阴矫变之势,则不成字矣。分行布白,非停匀之说也,若以端若引绳为深于章法,此则史匠之能事耳。

以“法”悟“道”:结字因时相传,用笔千古不易

大可诗生活·一日一诗书

包世臣认为赵(赵孟頫)、董(董其昌)的结论皆有失偏颇,继而指出“若以吴兴平顺之笔而运山阴矫变之势,则不成字矣”。可见,“用笔千古不易”的理论从表面上看,它是明显的“谬论”。世界万物都在不停地运动,书法史乃至小小的技法史,随着书写姿势与书写工具的不断改变,用笔岂有“千古不易”之理?不过清代周星莲却针对反对者为赵孟頫辩护,他在《临池管记》中自有独到的见解:

尝见某帖跋尾,有驳赵文敏笔法不易之说者,谓欧、虞、褚、薛笔法已不同,试以褚书笔法为

欧书结构,断难相合,安得谓千古不易乎?余窃笑其翻案之谬。盖赵文敏为有元一代大家,岂有道外之语?

以“法”悟“道”:结字因时相传,用笔千古不易

大可诗生活·一日一诗书

周星莲一语指出“驳赵文敏笔法不易之说者”是“翻案之谬”,然而他认为所谓的“大家”就没有“道外之语”,似乎带了太多的感情色彩。且看他如何拿出证据:

所谓千古不易者,指笔之肌理言之,非指笔之面目言之也。谓笔锋落纸,势如破竹,分肌劈理,因势利导。要在落笔之先,腾掷而起,飞行绝迹,不粘定纸上讲求生活。笔所未到气已吞,笔所已到气亦不尽。故能墨无旁陈,肥不剩肉,瘦不露骨,魄力、气韵、风神皆于此出。书法要旨不外是矣。集贤所说,只是浑而举之。古人于此等处,不落言诠。若以形迹求之,何异痴人说梦。

以“法”悟“道”:结字因时相传,用笔千古不易

大可诗生活·一日一诗书

这里对“千古不易”作了较为深刻精劈的论述。指出赵孟頫的所谓“用笔”一说,并不是指笔之面目而言的,它是针对“笔之肌理”的更深一层来说的。“笔锋落纸,势如破竹,分肌劈理,因势利导。”一句“因势利导”基本概括了用笔的关键所在。笔法并不是缰死不变的,它是灵活的,“不易”只是相对而言,所以不能死板地去理解它,从宏观上讲,它也有一个相对的标准:“笔所未到气已吞,笔所已到气不尽。”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因势利导”。事实上,诸如前面讲过的,书法应有“法”,但又不能拘于法,若为法所缚,便容易俗,这就是“拘则取俗”;若过于放纵,全不顾笔法,则又狂放失度,这是所谓的“纵则失度”。近代马宗霍《书林藻鉴·(宋)苏轼》引唐棣语:“书法大抵拘则取俗,纵则失度。苏长公深知此法,上追秦汉,次造晋唐,宋无来称为诸名家班首。

以“法”悟“道”:结字因时相传,用笔千古不易

大可诗生活·一日一诗书

所以笔法必须在“拘”与“纵”之间取得“中庸”,(顺便说一下,“拘”与“纵”是一对矛盾的统一体,事实上,书法无处不在统一着矛盾的对立面,如运笔的缓与急,用墨的枯湿浓淡,结体的整合与开张等等;所谓“中庸”,就是使两个矛盾的对立面统一起来。)恰到好处地表达出来;而要恰到好处的表现笔法,则同样必须“因势利导”。毋庸讳言,周星莲可谓熟谙赵孟頫的用笔意蕴!

批评归批评,辩护归辩护,我们站在一个不粘着的立场上,以一个旁观者的身

以“法”悟“道”:结字因时相传,用笔千古不易

大可诗生活·一日一诗书

份来看,赵孟頫的确说出了一个并不十分容易发现的真理:首先,在结字与用笔之间,他是注重用笔规律性的总体把握的,主要表现在对摆脱了实用的文字立场而走向对线条的重视——这是对于一个书法大家应有的态度。其次,在千变万化的用笔现象中提取出“千古不易”的规律来,是基于毛笔的特性而发的。在它的背后,包含着对线条立体感、节奏感、力量感即“肥不剩骨,瘦不露骨,魄力、气韵、风神”等诸美感的深刻认识与把握。缺陷是:赵孟頫的观点逻辑性不够强,按他对用笔千古不易命题的内涵把握,结字在内在构成规律上也应该是“不易”的。然而,这并不影响我们对他的总体评价,毋疑,他仍然称得上是一位对书法没有独到认识的“先知”。这已经足够让我们引以为豪了。

当我们厘清书法用笔的关系之后,我们应该再进一步落到实处,那就是研究如何实打实的“执笔”了。

以“法”悟“道”:结字因时相传,用笔千古不易

#书法上头条##书法爱好者##书法##微头条名师团##行书爱好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以“法”悟“道”:结字因时相传,用笔千古不易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