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任正非:几年前不知谁裁掉了 1100 人 让我生气不已

任正非:几年前不知谁裁掉了 1100 人 让我生气不已

外汇天眼APP讯 : 5 月 6 日,华为对外公开了任正非在平台协调会上有关代表处 CFO 定位的讲话。

任正非一开口就表达了自己对某些管理干部的不满和失望, 突然几年前一阵寒风吹,不知谁裁掉了 1100 人,让我生气不已。不知是谁干了这事,心声上也不检讨,这种领导鼠目寸光。"

任正非在讲话中提到,为了培养未来的接班人,华为招聘了大量外国名校毕业的博士、硕士做 PFC,PFC 最多的时候达到了 1700 人。

PFC,是什么岗位呢?PFC 是 Project Financial Contoller 的简称,即项目财务经理。PFC 是协助项目经理进行项目经营管理的财务角色,支撑的项目经营活动包括概算、预算、核算、预测和决算等。

PFC 和 CFO 又是什么关系呢?任正非的逻辑是 “PFC 做得好后,一、二年后可以做大项目 CFO 或小项目 CEO”,也就是说,PFC 是 CFO 的垫脚石,任正非打算培养很多的 CFO。

任正非打算培养多少 CFO 呢?

1000 个!

任正非曾在一次内部讲话中是这么测算的, 我们至少需要 1000 个,我们有将近 140 个代表处,70-80 个系统部,每个都需要一个吧;我们有这么多条产品线,每条的产品线和子产品线,我们也需要吧;我们要施行项目管理制度,项目 CFO 也需要吧;我们的支持平台也需要 CFO 吧;那么,是不是需要 1000 个?"

CFO 是来管财务的吗?

其实远非如此,任正非的培养目标是 “ 称职的 CFO 随时可以接任 CEO”。

非得 CFO 来接任 CEO 吗?

“ 为什么我们的项目不能盈利?其实是我们的项目 CEO 根本没好好算过账,‘财大马虎’,他目的是给客户交付,没想过自己还有目的,就是我们要盈利。我们坚持‘以客户为中心’,但是我们自己的利益要从我们有效的管理中产生。我们现在的管理不有效,项目经理不懂财务,项目 CFO 不懂业务。” 这一点,任正非用心良苦!相信很多企业也都是这样,仗打得轰轰烈烈,但就是不赚钱,因为很多业务负责人不懂财务,没有成本意识,只图痛快。

“ 所以我们曾经要求一部分优秀的项目 CFO 到小项目中去做 CEO,一部分大项目的 CEO 到小项目中去做项目 CFO。项目 CFO 要懂业务,周末去到你的城市附近,爬爬铁塔、装装基站,哪怕你不会调试,能把螺丝钉拧上去,也会比别人懂得多一些,就有希望比别人晋升快;项目 CEO 也要学学财务,在这一段电缆中,用工是多少、预算是多少 ……,好好去算一算。” 任正非希望通过这种 “ 拧麻花 ” 的方式培养出大量合格的 CEO。

但是,这个事很曲折,任正非提到被裁掉 1100 个 PFC,PFC 大量流失的情况这不是第一次,而早在 2012、2013 年就离职过 1700 个 PFC,只不过一个是主动一个是被动。

PFC 大多是财务专业出身,对于 IT 技术和通信产品,存在一道天然的、难以逾越的屏障,理解起来实在不容易。有一次,任正非亲自对参与 IFS 变革的财务人员进行考试,只出了一道题目:传输的盒子是方的还是圆的?参加考试的人中只有一个人画出了大概的图纸,其他人集体萌哭。

PFC 如果不是具有非凡的勇气和自我革命的精神,不到一线去 “ 滚一身泥巴 ”,不到项目上爬冰卧雪,深入学习和理解业务只会是一句空话,实现跟企业战略接轨的理想更无从谈起。如此,PFC 只能当个 “ 空军司令 ”,而当 PFC 不接地气,又承担监督责任指手划脚的时候,自然就成了业务主官想方设法裁撤的对象。对于应届生毕业、未曾历练的 PFC 来说,更是鸡蛋碰石头。

但渡江战役还是要打的!“ 这个角色的要求我一点都不妥协。为了胜利,必须逼你们。”

任正非最终的战略目标是,财经将来要能接管项目,接管机关。

PFC 们的唯一出路,就是剃头宣誓!

附讲话全文:

任正非:几年前不知谁裁掉了 1100 人 让我生气不已

任正非在平台协调会上关于代表处 CFO 定位的讲话

2020 年 4 月 28 日

我从公司战略上如何培养财经人员说起。我们招聘大量的优秀员工,加入项目财务(PFC)的工作,是为了培养未来的接班人,PFC 在时候曾达到 1700 人,其中有大量外国名校毕业的博士、硕士,我正高兴过几年我们就具有提升财务、干部的资源基础了。突然几年前一阵寒风吹,不知谁裁掉了 1100 人,让我生气不已。不知是谁干了这事,心声上也不检讨,这种领导鼠目寸光。

PFC 在公司有什么作用?这些高智商的财经人员,进入项目后,就开始懂业务,知道华为是干什么的、怎么干、怎么样才能干好。从核算开始,经过预算、计划、项目管理,垫好人生的第一块砖。有部分适合作财务的业务人员,在基层熟悉财务后,也可以混合进这种队列。当年我从非洲带回李华,就是做一个榜样,后来官升大了甩耙子、摞挑子,自暴自弃,被淘汰,不在此话。此人有才华,为何华大不请来做教员呢?我们要心胸宽广一些,容得下一切人。

PFC 做得好后,一、二年后可以做大项目 CFO 或小项目 CEO,真正弄懂弄明白基层的具体工作,怎么干、怎样干、怎么把它做好。将来升至机关,不至于是 “ 空军司令 ”。项目 CFO 是跟着 PD 跑的,要容易一些;小 CEO 要难一些,对他们是挑战,从项目生成、如何组合资源、解决方案的先进性,如何适配现存网络、如何工程分包、如何验收 ……,报告怎么写,经过一次洗礼,你将终身难忘。以后即使当了 “ 空军司令 ”,也能接地气。

公司为什么管理队伍这么庞大,会议这么多、会议又长,而且又议而不决,就是因为会议主持人没有实践经验、心中无数、能力太低,所以不能担责;发出去的文件又不合符实际,给一线增加负担,这些都是没有一线实践经验造成的。

我们的 PFC 螺旋式上升,优秀的逐渐走上管理岗位。基层 CFO 将来可以接替机关一些重要岗位的工作。

当这些优秀人员升入作战 CFO,他们的涉及面更广、更难,也最锻炼人。他们主要是作战 CEO 的助手,在共同的目标下,捆绑在了一起,对项目有更多的感受。在 CEO 受 “ 伤 ” 的关键时刻,CFO 就能立即替代指挥,作战 CFO 应该在全业务、全方位、全时段都是明白人。所有基层财经人员的成长,都是功夫在诗外,一定要借助这段时间真正地熟悉广谱的业务,成为 “ 万金油 ”,真正的 “ 万金油 ”。年年轻轻就拥有了实战经验,终身享用不完。

平台 CFO 没有经过 PFC、作战 CFO 成功历程的人要补课,要利用休息时间下去,一门一门地补起来,你说你懂交付了,我们考你的采购、考你工程如何分包;你懂工程了,考你法务、公共关系、合规管理;中央集权的工作随时接受飞行检查。在你所协调的范围内,你都要成为 “ 半坛子 ” ,不然你如何协调得了呢?平台 CFO 虽然是 “ 万金油 ”,但没有真知灼见,如何指挥得了联勤保障。平台 CFO 要具有 COO 的能力,没有的赶快补,一年有 104 个周末,抽一些去学习。有人说我要休息,那你就把官位让给别人吧,有的是人愿意冲锋。HR 也是一样,要成为内行,在业务上要成为半个。

平台 CFO 在改革过程中,公司一直有争论,我们必须作好这件工作。不合适的,要从战略预备队的优秀学员,选拔替换,同样要经历我前面讲过的资历学习、考验。这个角色的要求我一点都不妥协。为了胜利,必须逼你们,你们不努力去补课,就换人。换下来的人不一定不好,但改革一定要成功,我们输不起,不会因迁就一些人毁了改革大局。在岗位就要努力去实现自己的责任,失去机会,什么时候再来,天上不会掉下来一个林妹妹。

财经人员只有经过这种螺旋循环,将来才能接管机关。从坂田机关开始,除了对职员不考试外。干部、都要通过战略预备的电子考试,实践考核,每三年循环考一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任正非:几年前不知谁裁掉了 1100 人 让我生气不已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