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后浪”走上历史舞台,前浪们真的慌了?

文章选自公众号循记晓讲

我们可以平凡的像一只蝼蚁,但却不能像蛆虫一样扭曲着。

——杰克·辣条

昨天,我们发布一篇《B站这碗<后浪>鸡汤,一出锅就馊了》(点击标题即可查看),在这篇文章的评论区中,大家的讨论十分热烈。

循迹晓讲十分欢迎大家提出自己的观点,但反对扣帽子,由于留言只能放出100条,所以不少留言不能继续放出,今天这篇文章,试图从另一个角度讨论“后浪”年轻人的话题。

言归正传,最近的一项关于中国网民情况的调查显示:中国网民规模已经突破9亿,月收入在5000元以上的网民群体占比为27.6%,也就是说,全国72.4%的网民(约6.5亿人)收入不足5000元,网民之中,学生最多,占到26.9%。

“后浪”走上历史舞台,前浪们真的慌了?

图片源于CNNIC报告

而学历方面,拥有初中、高中、大学学历者分别占到41.1%、22.2%和19.5%。

由以上数据可知,我国有近2成网民接受过高等教育,由此推算,中国全体国民接受过高等教育者大约在10%-15%之间。

这个数据与三年前美团网总裁王兴给出的中国拥有本科学历者只占总人口的4%的数据有一定的差距。

但两项数据都是准确的,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中国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数在飞速递增。

而随着各大高校的扩招,“后浪”们接受更多教育的机会在不断上升,这种受教育程度比例的不断变化势必影响人们的文化偏好。

为什么B站要拍《后浪》?

B站的用户以90后为主,尤其是95和00后为主要用户群,毫无疑问是现代年轻人的汇聚地。

而B站的崛起,正是在“二次元”文化在东亚各国的兴起的背景下成长起来的。

B站上的年轻人不同于先辈习惯以宏大的叙事结构来描写时代,相反,他们更多的会以无伤大雅的讽刺与戏谑的语调来讲述生活。

“后浪”走上历史舞台,前浪们真的慌了?

B站的鬼畜区

叙事方式的不同使得“前浪”与“后浪”之间的交流存在障碍,但这种障碍并未阻碍彼此间的各自安好,年长者可能会对于青春逝去感到焦虑,但青年人以吐槽和恶搞来消解意义又何尝不是一种对于社会阶层日趋稳定,上升之路更加艰难的一种无奈的消极对抗。

但是,“前浪”不必刻意讨好“后浪”,也不必担心因为无法理解“后浪”的文化而被未来社会淘汰。

“后浪”们虽然在年龄上占据优势,但这一辈的“后浪”们几乎都赶上了高速城市化所导致的生育率暴跌,也就是说:“后浪”们在数量其实是处于一种绝对的劣势。

“后浪”走上历史舞台,前浪们真的慌了?

2017年中国人口结构金字塔图

而且越往后的“后浪”这种劣势越明显,这种情况势必造成在未来的社会上会存在多种文化并存的局面,这些文化之间会有各种各样的交流,不可能有人预测到这种交流会产生怎样的社会效果。

在时代大潮的起落中,笔者很难说,“后浪”与“前浪”谁更幸运,谁更优秀,谁的生活更幸福。

但“前浪”和“后浪”们都会经历生活中的悲喜,这些悲喜的形式或许大不相同,但本质上并无太大区别。

而B站拍摄的这部三分多钟的短片,正是为了讨好它的主要用户群。

用力过猛的《后浪》

在中国视频网站的世纪大战中,B站似乎一直置身事外,它似乎并没有像腾讯、优酷、爱奇艺三大传统视频网站那样感受到来自抖音、快手崛起带来的排山倒海般的压力,它自成一体,独自生长。

“后浪”走上历史舞台,前浪们真的慌了?

B站用户性别及年龄层

但是,主战场的各家视频网站们没有人敢于小瞧B站,而B站不容小觑的原因是它拥有数量巨大、且粘性极高的年轻用户,B站1.3亿的用户平均年龄是21岁,这个可怕的数字似乎预示着一个事实:B站已经赢得了未来。

在五四青年节这天,B站推出的视频《后浪》将这种优势展现的淋漓极致,何冰老师以他惯有的平缓而有力量的语调向青年人致敬。

这段致辞对于青年人的生活方式给予了无限的肯定,这种肯定中甚至带有着一种对于青年人现有生活的羡慕和一丝丝的嫉妒。

“后浪”走上历史舞台,前浪们真的慌了?

图源于网络

这次演讲并没有吝啬赞美之词,对于青年人的方方面面都进行了赞美,这样的行为理应在青年人中引发强烈反响。

但是从B站上《后浪》视频的播放量与弹幕数的比例来看,该条视频的播放量虽高,但引发的互动却较为平淡。

“后浪”走上历史舞台,前浪们真的慌了?

1244万播放,19万弹幕

年轻的B站用户似乎被这条视频弄的一头雾水,来不及反应,之前对于青年人或多或少的表现出蔑视的成人社会突然以这样的高的评价赞美自己实在是显得有些魔幻和匪夷所思。

何冰老师在视频中向年轻的一代释放出了来自成年人世界足够的善意,但是,这一切似乎有些用力过猛。

“后浪”们的经济与文化悖论

B站之所以能够在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快速崛起的背景下自成体系的独立生长,是因为其拥有三大传统视频网站和抖音快手等短视频网站都不具备的文化属性,而这种文化属性带来一种特定的归属感,让很多人将B站比作线上的家。

B站的文化属性最早来自“二次元”文化,而“二次元”文化来自日韩(日本为主)。

而为“二次元”文化提供素材的是日本发达的动漫产业,但二次元真正成为一种文化却与日本经济泡沫崩溃后社会活力缺乏有关。

“后浪”走上历史舞台,前浪们真的慌了?

图源自日漫《海贼王》

在少年时代经历了日本经济泡沫崩溃的日本年轻人们对于“繁荣”本身就有着一种怀疑的态度,他们对于消费主义有着一种天然的抵触(而将消费主义演绎到癫狂的正是他们的父辈,这种反差多少有些讽刺),经济的萧条与阶级的固化同样侵蚀着他们对于未来的美好预期。

于是,在未来不值得期待的情况下,他们选择活在当下,经济上的不宽裕让他们选择尽一切可能降低在物质层面上的消费而寻求更多的精神层面的满足。

而简单明了的动漫恰好能够满足他们的这种精神需求,二次元于是成为了一种文化,而这种形式的文化被引入中国,并在中国的年轻人中大受欢迎。

但是,一个有趣的问题是:中国的年轻人的经历明明与那一代日本人相反,他们没有经历经济泡沫破裂带来的萧条,他们经历的恰恰是经济泡沫积累带来的繁荣,而这些在不同的经济背景下成长起来的人们却都能在二次元文化找打归属感,这确实有些令人匪夷所思。

“后浪”走上历史舞台,前浪们真的慌了?

少女cos明日香和凌波丽 图源于网络

为了理解这个看似矛盾的状况,我们还要回到文章开头的中国网民研究报告。

中国网民中占比最高的是学生,达到近三分之一,而中国网民中有6.5亿人月收入不及5000,再考虑到因高校扩招带来的中国人(尤其是青年人)的受教育水平的上升,这就会造成一个问题,中国的网民中有着大量的受教育程度较高,但经济条件极为有限的群里(在校学生或刚毕业的大学生)。

这些青年网民们有着较高的精神层面追求,但他们的经济水平不高(甚至没有达到经济独立),这种经济与文化上的矛盾现象导致了中国的青年人们与日韩年轻人一样对于泛二次元文化有着一种很高的认同感。

“后浪”走上历史舞台,前浪们真的慌了?

“前浪”许知远并不理解二次元文化

在《后浪》发布前,不可否认的是:“前浪”们对于二次元有着一种因为不理解而产生的蔑视,许知远在与一个热衷于二次元的女生(年龄并不是太小,至少25岁以上)对话时,多次表示了自己对于二次元文化的不理解。

但无论是“前浪”还是“后浪”应该知道的一点:二次元文化有一定的知识和文化门槛,把B站上热衷于二次元的青年人与那些辍学、飙车、打架的青年相等同是一种非常明显的偏见。

事实上,“喊麦”、“鬼火少年”(城市街道上骑着摩托车飙车的少年)、“老铁666”这些东西在B站上是被鄙视的,没有任何市场。

这些东西在B站上唯一可能的出现方式就是出现在鬼畜区的恶搞视频中。而“鬼火少年”、“精神小伙”(直播喊麦,老铁666的那一群人)也不上B站。

“后浪”走上历史舞台,前浪们真的慌了?

以摩托车飙车的“鬼火少年”

如果对比几大视频网站作品的整体文化水准,不得不承认的是B站的视频尽管看起来戏谑而无厘头,但是文化水准却在各家中最高。

B站观众有一个对于UP主们视频质量表示赞赏的方式是在弹幕上打上“百万填词”。

B站观众对于视频的词的水平要求很高,若填词与某些古代诗词或特定的历史事件相契合且能压中韵脚,则会被认为是一种高水平作品,会获得很多赞赏。

以上个月比较火爆的杨坤Diss《惊雷》事件举例。

其实按道理来讲,若抛开其中涉及抄袭的问题,《惊雷》演唱者(姑且称之为唱吧)表演什么样的作品的确与杨坤无关,唱《惊雷》的确不违法也不违规(不考虑其中涉及版权纠纷的情况下)。

“后浪”走上历史舞台,前浪们真的慌了?

作为一个东北人,我对于“精神小伙”有一种天生的同情,他们面临的文化困境远比B站青年多得多

在其他平台上,也有很多“精神小伙”Diss杨坤的视频。

但是在B站上,支持《惊雷》演唱者的人实在是少的可怜,B站用户们对于《惊雷》有这么大的意见多半是因为“惊雷,这通天修为天塌地陷紫金锤”无论是从现代汉语还是古汉语角度都无法理解。

文化的破圈

如上文所说,B站青年大多具有一定的文化水平,但是经济水平一般,他们对于社会有自己的看法。

但在购买力为主导的社会大背景下,在经济水平处于劣势的他们自然在话语权上也不占优势。

“后浪”走上历史舞台,前浪们真的慌了?

B站上有专门的“百万填词”系列

但是,一定的文化水平又导致他们不会丧失基本理智,不会以酗酒、辍学和在社会上无目的的鬼混等方式来对抗自己面临困境。

于是,他们以B站鬼畜区的搞笑视频来消解现实社会中让他们感觉不舒服的条条框框,以此来缓解压力,对冲那种因为文化水平与经济和话语权不对等所带来的迷茫与无奈。

某种程度上讲,B站青年是中国青年人中文化水平较高的一群人,他们至少有一定的文化需求。

而当B站的主体用户是一群经济不能独立的学生时,这种文化诉求只能通过B站鬼畜区里的搞笑视频来消解传统社会上的种种规则对于自己的束缚(并不是说这些规则都有问题,有时只是单纯的娱乐)。

“后浪”走上历史舞台,前浪们真的慌了?

你只要登录B站主页,就能知道现代年轻人喜欢什么

这些青年在B站上的互动有一种抱团取暖的意思,在经济和话语权上占主导地位的“前浪”们来说,这些也不过一些无聊青年们的自娱自乐行为罢了。

但是,随着B站青年走上社会获得经济上的独立,他们开始尝试对社会现象进行一定的思考。

前段时间,一段叫《我有鬼火,你回来吧》的视频在B站疯传,在视频的表达了一些对于社会的浮躁氛围的思考(“精神小伙”再次中招),虽然拍摄设备简单,但该段视频的艺术表现手法堪称上乘,该视频在B站的播放量已经超过100万。

“后浪”走上历史舞台,前浪们真的慌了?

截图源于B站 UP主@杰克·辣条

而该视频制作者UP主“杰克·辣条”只是一个农村青年,在《鬼火》视频爆火前,他的粉丝数也不过刚刚达到十万级,而他以前视频的主体内容都是吃播,可以说是徐大sao的降级版。

如果不是这段有一定思想内涵的《鬼火》视频爆火,他或许永远都是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吃播。

某种意义上讲,《鬼火》视频是初次走入社会的B站青年开始用一种比较成熟的态度审视这个社会,并向社会发出自己的声音。

而这些声音的出现在这个以往话语权完全掌握在“前浪”手中的社会中时,“前浪”们难免会感觉到一些不适应。

互相看不惯,但是还要共存

“后浪”声音和他们的生活方式也清晰的出现在“前浪”们的面前。

而由于“后浪”们的思维模式与“前浪”们是如此不同,这就导致了“前浪”们会产生一种因为不知道、不理解而产生的反应过度:要么彻底否定,要么极尽赞美。

“后浪”走上历史舞台,前浪们真的慌了?

前浪送给后浪们的礼物

随着“后浪”们逐渐成长和经济水平的不断提高,他们的声音也一定会更多的出现在社会上,这对于“前浪”来说,很难说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但它是一件以定会发生的事。

如果把这件事放到整个社会层面,它所带来的积极影响应该比消极影响更多。

“前浪”们因为不理解而产生的焦虑其实多半是没有必要的,未来的社会“后浪”们的声音会有所加强,但这并不意味着“前浪”们要被取代,因为“前浪”们至少有两方面优势:

第一是先发优势,稀缺资源的有限性造成了付出同样多的努力,先入场占据核心资源者获益更多,就如同李嘉诚的房地产价值三原则一般:第一是地段,第二是地段,第三还是地段。

“后浪”走上历史舞台,前浪们真的慌了?

老浪了

香港的“后浪”们同样接受了比李嘉诚更好的教育,社会财富也比李嘉诚创业的那个时代多几个数量级,但是,香港的“后浪”们可曾将“四大前浪”掀翻?

先入场抢占核心资源的优势往往被低估,虽然“后浪”们拥有更多知识可以用技术革命来改变原有格局,创造新的核心资源。

但是新核心资源的产生并不意味着旧核心资源的价值丧失,很多时候,二者会长时间并存。

比如,最近几年富豪榜上互联网新贵们异军突起,但是以房地产为首的传统行业的企业家们依旧榜上有名,这就是典型的新旧并存局面。

“后浪”走上历史舞台,前浪们真的慌了?

2019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中国大陆篇)

而以现在的“前浪”与“后浪”们掌握的核心资源的数量来看,“后浪”们若想取代“前浪”,所需要的技术革命次数绝不是一次两次,而是一次接着一次,而这种情况出现的概率怕是不大。

“后浪”们带来的增量不会很快让“前浪”们手中的存量显得相形见绌,相反,“前浪”们还大概率会在“后浪”们创造增量的过程中获益。

如果这样还不足以让“前浪”们安心,那么“前浪”们的另一个优势则足以让“前浪”们不会再去担心在未来被边缘化:“后浪”的数量不及“前浪”。

“后浪”走上历史舞台,前浪们真的慌了?

2007-2018年出生率变化图

赶上婴儿潮的“前浪”们在人数上是明显多于赶上生育低谷的“后浪”们的,虽然年轻人更有活力,更加有可能引领文化发展方向,但是数量的多少同样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影响因素。

少数人改变多数人的生活方式的情况并不是不会出现,但其前提是大多数比少数人掌握更多的社会资源,显然,“后浪”们并不具备这样这个特点。

由此可见,“后浪”们对社会施加影响并不会导致“前浪”们就此出局,双方以各自喜欢的方式长期共存才是更可能出现的情况。

结语

“前浪”并不一定错误,“后浪”也并不一定正确,反之亦然。

谁的生活方式更好,这个问题其实并不重要,但是,“前浪”与“后浪”们都应该保持着对于彼此的善意,并在尊重彼此的前提下进行适当的交流。

这种“前浪”与“后浪”之间良性互动会引发出更多的“新浪”,而这,很重要。

(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后浪”走上历史舞台,前浪们真的慌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