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金融博览•财富》|全球金融震荡:冲击及应对

《金融博览•财富》|全球金融震荡:冲击及应对

进入3月份,美股已经触发了多次熔断机制,全球各地股市集体暴跌,股市波动的频繁程度和幅度均为2008年以来的首次。同时,原油期货暴跌,美国长期国债收益率急跌。3月16日,恐慌指数VIX已攀升至82.69,超过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期间最高点。

在这种情况下,此轮金融震荡将给全球金融、经济形势带来哪些影响?我国又将如何应对呢?

本轮金融震荡的两阶段

以3月9日为界,本次金融震荡大致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主要表现为疫情扩散导致的避险情绪升温。从2月下旬开始,避险情绪升温,风险资产开始下跌,资金向美国国债、黄金等避险资产聚集。3月9日,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降至0.54%的历史最低水平,伦敦现货黄金价格则触及1683美元这一近7年新高。

第二阶段主要表现为资本市场暴跌逐渐引发美元流动性危机,避险资产失效。3月6日,OPEC与俄罗斯的减产磋商以失败告终,沙特在宣布增产的同时使出价格战手段,将油价打压至30美元/桶。3月9日之后,疫情蔓延与原油暴跌的叠加效应再次冲击市场,美股出现历史上第二次熔断,此后又连续出现熔断。3月13日,美联储第二次紧急降息100个基点并重启7000亿美元QE,但并未缓解美元的流动性紧张局面,3个月美国商业票据利差、Libor与OIS利差均上涨至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新高。危机影响之下,几乎所有金融资产都遭到全面抛售,美股已回到特朗普就任之初水平,只有美元指数升破100大关,创2016年以来新高。

全球金融市场展望

从目前来看,爆发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可能性不大。

●原油价格持续低位运行

一方面,疫情将导致全球经济短期内严重放缓,原油需求将明显收缩。另一方面,沙特和俄罗斯联手将美国页岩油企业挤出市场的意愿非常强烈,短期内达成新减产协议的可能性不大,供需双重压力将致使油价继续保持低位。

●美国债券市场风险凸显

过去十年,在全球低利率环境中,大量美股上市公司发行企业债再回购股票推高股价,成为牛市的重要推手。目前,美国非金融企业总杠杆率达75%,已超过次贷危机前水平。企业债市场上BBB级债券占比高达48%,而能源板块在BBB级债中占比最大(16%),油价下行环境中,能源企业现金流将明显收紧,债务违约风险将大幅上升。考虑到债市与股市的紧密联系,这将进一步加大股市下行压力。

●美股仍有震荡下跌可能

美国目前已回吐特朗普上任以来的全部涨幅,但未来仍有下跌空间。在第一阶段调整发生之后,美股的高杠杆率、高被动交易和高程序化交易等特征会强化调整,进而形成叠加效应,甚至拖累避险资产。在流动性危机缓解之前,这种正反馈效应还将持续,从而加大股市的下滑幅度。

全球经济形势展望

●美国企业部门受冲击最大

美国企业部门在这轮金融震荡中受冲击最大,但其他部门则仍然相对稳健。例如,银行部门的杠杆率并不高,过去10年间系统性重要银行的流动性资产比率从5%上升至16%,短期批发融资比重则从35%下降至15%,保险公司的杠杆率也相对稳定,房地产市场也未出现明显泡沫。

另外,2018年美国家庭部门负债占总资产比重仅为13%,远低于2008年的19%,与次贷危机时期相比,家庭部门面临的风险其实并不高。尽管就业和消费可能会受到企业去杠杆和股市负财富效应威胁,但发生大规模家庭债务违约的风险仍然较低。如果家庭部门不出现资产负债表危机,则经济基本面就不会出现大问题,陷入经济危机的可能性并不大。当然,由于疫情防控迫使经济活动暂停,民众恐慌情绪上升,实体经济陷入技术性衰退的可能性仍然比较大。

●全球经济短期内或将陷入技术性衰退

疫情大面积爆发会在短期内造成经济活动停滞,交通运输、物流、餐饮等服务业将会受到明显冲击,全球价值链可能也会出现断裂,供需两端都面临巨大压力,全球经济可能会陷入技术性衰退。但从以往经验来看,疫情对经济活动的影响将是短期的、暂时的。金融市场虽然会出现剧烈调整,会对企业运营产生一定影响,但不至于对实体经济造成大幅度冲击。总体而言,全球经济上半年面临着不小的下行压力,但最早从下半年起将有望逐渐企稳。如果疫苗能够迅速推出,还将加速经济企稳进程。

我国应采取的策略

对我国而言,金融市场已经逐步消化疫情冲击并企稳回升,但在外围市场持续暴跌的影响下,不可避免也会受到波及,经济基本面在一定程度上也会受到冲击,特别是进出口部门的脆弱性将会上升。因此,我国应在防范金融风险的同时,加大逆周期调节,逐步推动经济恢复。

●注意防范金融市场风险

一方面,应高度重视海外疫情引发的金融市场风险。疫情蔓延扩散可能进一步导致国际金融市场大幅动荡,并对我国金融市场造成传导破坏作用,需要防范资本的大规模外流。另一方面,需要警惕资产价格泡沫。在新一轮宽松浪潮下,资产价格的反应最为敏感,当前要特别注意防范资本市场泡沫以及房地产泡沫,继续严控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

●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

在继续做好疫情防控、严防外部输入的同时,逐渐将工作重心放到社会生产和人民生活的恢复上来。可逐步放宽、解除限制措施,为企业生产、商业恢复和学校复课创造有利条件,恢复正常的公共服务,加快解决企业与居民的相关困难;运用财政政策积极支持地方经济恢复,调整和增加中央财政转移支付比例,加大疫情严重地区的地方债发行额度,通过税收减免、财政贴息贷款、降低社保缴费等措施支持困难企业;调整货币政策支持实体经济发展,通过定向降准或MPA考核等工具加大对小微、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鼓励各地金融机构支持疫情受损企业,适当调整债务还款期限,提高因疫情造成不良贷款的容忍度。

●供需两侧同时发力推进经济恢复

从供给侧入手,加快推进新基建,传统基建补短板。考虑到财政空间、政策时滞、稳增长目标,在短期内,可以将传统基建以及基建补短板作为政策重心;长期来看,建议逐渐使用新基建取代旧基建,并将其作为促进和助力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核心驱动力。

从需求侧入手,减税补贴并举,激发居民消费潜力。连月的疫情防控大幅抑制了居民消费需求,复产复工缓慢对居民可支配收入也造成一定影响,稳增长政策可着力恢复居民消费信心,通过减税和补贴并举的方式,激发居民消费潜力,可考虑借鉴香港地区和澳门特区政府补贴政策,采用消费券形式补贴低收入就业人群。

(作者单位: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中国电建集团租赁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金融博览•财富》|全球金融震荡:冲击及应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