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西晋灭亡之战:粮尽援绝,再现皇帝投降的耻辱一幕

司马业做皇帝的时候,才十三岁,还是个孩子。他在这个位子上只坐了三年,西晋就亡了。这三年,他没过上一天好日子。

建兴元年(313),被俘的晋怀帝被汉君主刘聪杀害,作为太子的秦王司马业在长安仓促加冕。这时的长安,完全就是一片废墟,全城不到百户人家,总共只有四辆车,文武百官连官服、印章、绶带一概没有,只好每人发一块桑木板,写上各人的官职名号,真是惨到了极点。

西晋灭亡之战:粮尽援绝,再现皇帝投降的耻辱一幕

晋愍帝

最令人不安的是,长安紧靠北边强大的汉国,以它现有的实力,有如砧上鱼肉,形势十分危险。

然而愍帝司马业丝毫没有考虑迁都的问题,反而摆出一副志在复仇的架势,下诏命令幽州、并州出兵三十万进攻平阳;秦州、凉州、梁州、雍州出兵三十万入驻长安;左丞相司马睿率精兵二十万直指洛阳。

西晋灭亡之战:粮尽援绝,再现皇帝投降的耻辱一幕

司马睿

但这只是愍帝的一厢情愿,诏书发出,转眼几个月过去,期待中的三路大军一点动静都没有。愍帝急了,派殿中都尉刘蜀到建康去催促司马睿出兵,司马睿借口江东不稳,无暇北伐。还是祖逖看不下去,主动请命去恢复中原。司马睿顺水推舟,封了他一个奋威将军的虚职,象征性地拨了一千人的口粮、三千匹布,连铠甲兵器都没给,让他自己去拉队伍,也算是对愍帝有所交代。

西晋灭亡之战:粮尽援绝,再现皇帝投降的耻辱一幕

祖逖击楫中流

愍帝计划中的八十万大军会师中原、北伐汉国的壮观场面没有实现,反过来,汉国可是一直对长安虎视眈眈。三年之中,汉中山王刘曜领兵三次对长安发动大规模进攻,前两次都没有得逞,但事不过三,最后一次,愍帝终于没挺过去,西晋也由此谢幕。

建兴三年(315)秋末冬初,刘曜发动攻势,剑指长安。愍帝没有意识到双方实力上的巨大差距,仍然采取"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思路,一面命麴允主动出击,御敌于长安之外,一面让尚书仆射索琳负责城防。

西晋灭亡之战:粮尽援绝,再现皇帝投降的耻辱一幕

麴允此前曾跟刘曜交手多次,除偶尔偷袭得手之外,几乎就没赢过,因此深知刘曜的厉害,他到达灵武后,就不敢再继续前进。

汉军则一路势如破竹,先是冯翊太守梁肃不战而逃,导致长安门户大开。随后汉军包围北地城,麴允带三万人前去救援。汉军在城外纵火,又散布消息说北地城已被攻破,晋军顿时乱成一团,调头就跑,结果在磻石谷被敌人追上,一仗下来,损失惨重。北地也很快失守。

随后渭北各城一触即溃,建威将军鲁充、散骑常侍梁纬、少府皇甫阳等大臣相继被俘。

西晋灭亡之战:粮尽援绝,再现皇帝投降的耻辱一幕

刘曜

眼见得形势不妙,朝廷急忙向各地请求派兵勤王,却应者寥寥。南阳王司马保虽然派镇军将军胡崧为前锋都督,做了驰援的准备,却迟迟不见出兵,而是徘徊观望。安定太守焦嵩与麴允矛盾很深,接到麴允的告急,还幸灾乐祸地说:"等情况紧急了再去救吧。"

只有凉州刺史张寔派了区区五千人前来增援。

更雪上加霜的是,长安周围地区不再向朝廷供应物资,导致长安发生饥荒。

这时麴允提出让愍帝退往南阳,去投靠丞相司马保,这也是当时唯一可行的办法了,但索琳却担心司马保会挟天子自重,对自己不利,于是极力反对,使这个方案没有实行。

西晋灭亡之战:粮尽援绝,再现皇帝投降的耻辱一幕

建兴四年(316)九月,刘曜大军到达长安城下,西晋的最后时刻到了。

这时,京兆、新平、始平、扶风、安定、冯翊、弘农、上洛等地勤王的兵马其实已到达长安附近的灞上,但都不敢跟汉军作战,只是作壁上观。

唯一有战斗力就只有司马保的援军,他们在灵台与汉军发生战斗,并首战告捷。但令人费解的是,他们并没有一鼓作气,乘胜前进,反而在渭北停了下来,不久竟然班师返回了,据说是将军胡崧担心长安解围后麴允、索琳会再度得势,说白了,就是不愿给这两人抬轿子。

西晋灭亡之战:粮尽援绝,再现皇帝投降的耻辱一幕

很快,汉军便攻下外城。这时城内已经断粮,饿死的人超过半数,甚至出现人吃人的惨剧,逃亡的人也越来越多。愍帝开始还靠最后的一点麦饼煮粥勉强支撑,后来连麦饼也吃完了,他知道再抵抗下去已没什么意义,便派侍中宗敞去向刘曜送降书,准备出城投降。

这时索琳打起了小算盘,他派自己的儿子代替宗敞去与刘曜交涉,欺骗说:"城内的粮食还足够维持一年,要攻下并不容易,要是能答应让索琳做仪同、万户郡公,我们马上就开城投降。"

谁知刘曜根本不买账,一句话就把他怼了回去:"如果你们的兵力和粮食还没耗尽,你们尽可以固守。"完全不接受任何条件。

最后投降的日子是十一月十一日,在刺骨的寒风中,愍帝袒露肩膀,乘着羊车,口衔玉璧,载着棺材,从东门出城向刘曜投降。出发前,大臣们攀着车,拉着愍帝的手,放声大哭。御史中丞冯翊叹息说:"我虽然智不能出谋划策,勇不能战死沙场,也不忍君臣相随,向贼寇俯首称臣。"说完就自杀了。

西晋灭亡之战:粮尽援绝,再现皇帝投降的耻辱一幕

晋愍帝出城投降

七天后,汉主刘聪在光极殿召见已成为阶下囚的晋愍帝司马业,封他为怀安侯。大都督麴允还算有点骨气,痛哭一场后,在狱中自杀。刘聪敬重他的刚烈,追赠他为车骑将军,谥号为节愍侯。至于索琳,刘聪对他十分鄙视,认为他不忠,将他斩于都市。

很搞笑的是凉州刺史张寔,长安形势危急的时候,他只派去五千人救援,现在听说长安陷落,马上发兵一万去跟汉军拼命,还给司马保写了一封信,约他一同出兵。他的这封信当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那一万人也很快被迫返回,在路上还差点被羌人消灭。

西晋灭亡之战:粮尽援绝,再现皇帝投降的耻辱一幕

可以说,西晋到最后已是一盘散沙,年轻的晋愍帝毫无威信,手握朝廷大权的麴允、索琳更是败光人品,在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候,都没人愿意拉他们一把。想当年,西晋六路大军一举剿灭吴国,吴主孙皓"一片降幡出石头",从此天下一统,结束近百年的分裂局面,那是何等的功业!然而仅仅三十七年后,发生在孙皓身上的耻辱一幕竟然又在愍帝身上重演了,这样迅速的衰落,不能不令人感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西晋灭亡之战:粮尽援绝,再现皇帝投降的耻辱一幕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