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上个世纪,西北边陲小城的——民勤的“血泪史”。

1929年3月12 日,西北流寇马仲英所部第5旅攻陷民勤城,对城中无辜民众实施大屠杀。《西北马家军阀史略》一书记载:“……马部大队人马入城,城上无抵抗力,马部一拥而上,在城头砍死雷尚志(时任县长),随即进行屠杀,枪声、喊声、惨呼声混成一片。民勤县全城不满一万人口,被杀四千六百多人,其中枪杀很少,大多以刀砍死,惨状不忍笔墨记述……”记者根据近年新发现的一批档案资料,勾沉当年那幕惨不忍睹的血屠场面。

“尕司令”为何取道民勤?

马仲英,人称“尕司令”,与西北军阀马步芳、马步青系堂兄弟。原名马步英,因仇恨马步芳、马步青兄弟,改名马仲英。他不满18岁就拉起一支武装力量,号称“黑虎吸冯军”,“冯”指的是冯玉祥统帅的西北国民军。1929年正月,马仲英所部突破扁都口国民军拦截,进入了河西走廊。民勤屠城的见证人、秦安人王新潮回忆资料中说,马仲英所部到山丹时,马仲英自称“黑虎吸冯军总司令”,有五个旅,马廷贤自称后路总司令,有两个旅,共四千多步兵,五千多骑兵,号称一万。

马仲英从冯玉祥部队的进剿圈中突围进入河西走廊,下一步究竟向哪个方向落脚呢?为此,马部特意在山丹以西一个叫炒面庄的地方休整,并聚部商议。马仲英认为西去新疆稳当,意见提出后,立即遭到以马廷贤为首的部属们的反对。马廷贤为首的西宁派的将佐们认为:与其西进新疆,还不如东进宁夏,以宁夏为基地,再图发展。马仲英见多数人愿去宁夏,就同意了。

但东去宁夏,正面有国民军主力拦截,因此,马部不敢走大路,选择了从沙漠边缘绕道去宁夏。行军路线大致是,先取永昌,后沿沙漠过民勤,进入阿拉善,再攻取银川。

因当时正值春节期间,加上信息闭塞,民勤军政界不知道马仲英将东行的消息。相反,由于民勤县长王同锡鞭打民勤绅士王步云等二十余人,民勤文化界向省政府控告,舆论沸腾。正月二十五日(公历3月6日),民勤县长王同锡卸任,新任县长雷尚志接任。就在当天,永昌城烽烟告急,永昌城民团团长杨介臣在城头放冷枪,打死了马仲英的副旅长马彦海,结果,整队路过的马部怒攻永昌城,城陷后,马部屠杀城中军民二千二百九十多人,繁华的永昌城顿时成了一座“寡妇城”。但当时的民勤绅士界正忙着迎接新县长,密谋羞辱离任的王同锡,对发生在永昌的惨屠不闻不问,城防一事也无人管。五天后,当马部的先头部队进入昌宁一带时,民勤的军政界才如梦初醒。

秦安人王新潮当时任民勤县政府译电员,年仅20岁。他回忆录中说:“王同锡于二十九日早晨离开民勤县城。当晚宿居距民勤县城六十里之香家湾,即闻马仲英突出青海已屠永昌县城,正向民勤前进。王即快马加鞭奔向武威。雷尚志亲送王同锡至小坝口后回到县城,即接到县警察局骑巡队的报告说,马仲英的前部已至昌宁(距县城一百六十里)。”他透露说,王、雷二人同在冯玉样的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第七方面军指挥部军需处当过科长。绅士们准备在王离职交待时大肆的刁难,可是,王、雷既是同事、朋友,又因“官官相维”,交接手续极为简单,因此,王同锡在城中住了四天后才离开。王同锡到武威后向当地驻军(一个整编团)告急,驻军不敢救援。3月10日,新任县长雷尚志急向甘肃省主席刘郁芬电报,刘郁芬说:“土匪攻城,三天内城破攻陷者,县长处死!”当时民勤城防力量“只有三四十名警察,二三十支破烂枪”,雷尚志紧急下令将三个城门关上(北门早被风沙拥死),用沙包压死,命令全城青壮年一律上城守城。

血屠民勤城的“借口”

3月11日,马部前锋抵达民勤城南。马仲英想在民勤立足,筹措东去的粮草,就派人向南城上的警察喊话,称“我们是路过民勤去宁夏的,你们把城开了,让我们的队伍进城休息一下。”雷尚志叫人传话说:“百姓害怕,你们驻在城外,我们给你们供应粮草。”喊话的人见民勤守城者不上当,就摆出一幅谩骂的姿态,企图激起事端。

喊话者究竟是谁?现在的史料有两个说法:一是秦安人王新潮的回忆录,他说,马仲英派马维俊为代表,率两骑至县城南门外,向城上喊话。正在互相喊话之际,冷不防,一个警察放了一枪,把马维俊的一个随员打死了。马维俊即与另一个随员逃走。这就把祸事闯下了,民勤县城的百姓的生命财产,就被一枪断送了。一是近年的档案资料,披露说,马仲英抵达民勤西南孙家台子扎营,派马应彪率一连骑兵

到县城联络。骑兵到达城南门外,城内民团和警察闭门不纳,马应彪向城上喊话,城头的一个警察冷不防开枪打死了马应彪的随员。这随员名叫马黑力,恰巧是马应彪之子。悲愤欲绝的马应彪驮着儿子的尸体返回孙家台子,哭泣着报告这一切,说到伤心处嚎啕大哭。

第五旅旅长韩进禄听见哭声走进大营,看到马应彪全连官兵异口同声要求替马黑力报仇雪恨,而“尕司令”坐着,沉着脸,一言不发。韩进禄生性暴躁,一听马应彪的哭诉,怒发冲冠,请求率本部人马攻城。“尕司令”当即决定韩进禄旅为先锋向民勤进攻。

民勤遭血屠真的是“警察一枪惹下的祸”?其实这只是个“借口”而已。马仲英部急走宁夏,绕的是人烟较稀的沙道,部众近万,粮草紧缺,民勤是他们早就准备夺取的战略孔道。据住民勤,一可以随时西顾,实施入疆的企图,二可以补充装备,以民勤、阿拉善为攻取宁夏的战略后方。因此,马部东去,民勤是必须要夺取的战略咽喉。甘肃省主席刘郁芬早在正月初就知道马部有东去宁夏的可能,却未能急调国民军主力增防凉州、民勤一线,而是侥幸寄希望于马部入疆。如此昏聩的用兵者,是造成民勤被血屠的最直接责任者。

民勤遭血屠的档案细节

秦安人王新潮的回忆录中叙述:“二月初二日(3月12日)中午,马仲英的大队人马从四面八方向县城围攻,城外喊杀连天,城上烂枪土炮还有纸炮一齐乱放。这样乱喊乱放了一阵,马仲英的人就从北城爬上,接着四面都爬上了,守城百姓惊散。这时的雷县长呢?早已吓呆在城上,即被乱刀砍死。就从这时起,马仲英即开始屠城,喊杀声、枪声、呼救声、惨叫声吼成一片,入夜火光冲天。大屠杀了一昼夜,继续搜杀。从初二日马仲英进城起,至二十一日离城止,屠杀一直没有间断。民勤全城不满一万人口,被屠杀了四千六百多人,其中枪杀死的很少,绝大多数是刀砍死的,还有投井死的。妇女被奸,无一幸免。”

《甘肃文史资料选辑(第二十四辑)》记载:“韩进禄旅抵达城下,呐喊,放枪,猛攻一阵。由于城墙外风沙堆积,城墙已无法抵挡,韩进禄没费多大力气就攻进了城池。守城警察和民团全部撤退,躲藏到城东南的东岳庙和大关庙中。韩进禄下令,大肆烧杀,城内顿时火光冲天。”

当时避在乡下的民勤秀才李盛堂日记中写道:“初七日大风,温度甚凉,县城来人乃云,青海马仲英率万人攻破城守,烧杀抢夺,凄惨万状。田筱山亦遭不测。妇女徒遭奸淫,大半投井自殒……”。(注:田筱山,即省议会议员田毓炳,与另一名省议会议员王步云一同战死。)

“初八日无风。微阴,温度如故。县城有报,马仲英纵火焚城,魁星阁遭焚,马永盛房屋被焚之……”。

“二十二日大风,温度变凉。人报,马仲英骑兵自汪智号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上个世纪,西北边陲小城的——民勤的“血泪史”。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