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故事:儿子晚上偷跑坟地摘野果吃,母亲带人找到儿子时却慌了

故事:儿子晚上偷跑坟地摘野果吃,母亲带人找到儿子时却慌了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寂静之声o8

1

“栓子哥,一会写完作业咱们去薅毛毛根吧!”

“嗯”

“栓子哥,那咱们去哪儿薅,南山还有西坡可能都被大壮他们薅没了……”

“我知道一个地方,听说那儿的毛毛根才多呢,大壮他们肯定没有去。”

“哪儿”

“娃娃谷”

“娃娃谷?!我……我不敢……我害怕……”

毛毛根的学名叫“茅草”,多生长在水源充足的地方,在河边、池塘边、水沟旁最为常见。每年春天,茅草从土中发出嫩芽,长出花骨朵,拔出那娇嫩的花骨朵,剥开吃,味道微甜有股特别的香味,对于贫困落后地区的农村孩子来说,毛毛根那就是不用花钱便能吃到的美味“零食”,于是每年春天这个时候孩子们都会三五成群结伴去薅毛毛根。

娃娃谷,原本按其方位和地势叫北谷,是村子北面的一片荒芜之地。早些年的时候村里人更贫困落后,村人越是穷越是生,每家都有四五个甚至更多小孩,这些孩子中能平安长大成人的也算是幸运。

有不少小孩是刚出生就发现有毛病或是出生没多久就夭折了,按照村子里的规定,更不可以入土安葬的,只能悄悄地用旧席卷起来找个荒野的地方给丢弃了,娃娃谷便是丢弃好地方。

所以娃娃谷,其实就是一片无坟的娃娃坟地。

娃娃谷常年荒草丛生,每到春天那里便是毛毛根的天下,那里的毛毛根特别多特别好……

2

“栓子……栓子……”

“谁见我们家栓子了”

“栓子……栓子……”

村里回荡着栓子妈唤儿的喊叫声。已经快八点了,孩子再怎么贪玩也该饿了回家吃饭了。

“婶子,我知道栓子在哪儿”豆豆突然跑到栓子妈面前说到。

“哪儿?”

“娃娃谷!”

“啥?”

“你这孩子别瞎说,你栓子哥这么晚了怎么会在那种地方!”豆豆妈急忙搭话道。

“是真的,他去那里薅毛毛根了,我们都没敢去他就自己去了……”

“老天爷啊,这该打的孩子……”没等豆豆说完,栓子妈就呼儿喊叫地跑开了。

待到栓子爸带着几个大老爷们赶到娃娃谷时,栓子已经脸色乌青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了。

儿子晚上偷跑坟地摘野果吃,母亲带人找到儿子时却慌了。

他的身上,还有旁边那新修的铁道上,白花花一片全是散落的毛毛根……

3

十年前。

深冬,夜半。

“哇……哇……”突然传出的新生儿的啼哭声打破了本就寂静的村庄,还没有入睡或是被吵醒的村人,肯定猜到了,一定是大春家的媳妇儿生了,看来再过九天又有喜酒要去吃了,翻个身,没声了,村子又陷入死寂中。

第二早,村长大水一家还在吃饭时,就听到村里人开始议论了,“肯定有问题,大家都听到大春家媳妇昨晚生了,今天他们家居然闭门不开,一大早去看孩子的连门都没进去就被撵出来了……”村长和村长媳妇水大娘原本也打算吃了早饭去一趟大春家呢,听到大家这样讲,心里莫名咯噔一下,有种不祥的预感。

一连三天,大春家的门都是闭起的,越是打探不到消息,村里的碎语杂言也便传的更离谱了,人人都在说,大春的媳妇生了怪物。

说起大春的媳妇啊,原本就是村里认定的一个怪人。女人是大春外出打工带到村里面的,自打她进村后,一直很少跟大家来往,逢年过节也没人见她回过娘家。

女人养了三只猫,她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抱着猫坐在家门口晒太阳,别人从她门前经过,她也不主动打招呼,有人和她说话了,也只是不冷不热地回应一下。对于她养猫,村里人也是很不解,因为村里其他人家一般都是养狗,养只狗好歹可以看家,现在又不用捉老鼠,养三只猫有什么用!

第三天夜里,大春家的门终于打开了,村长大水和村里几个有威望的人走了进去,紧接着众多竖起的耳朵听到大门内传出来的吵闹声,以及大春女人的哭声,一直到后半夜,又什么声也没了。

天终于亮了,大春家的院子里,聚集了村里的大妈大婶,大春娘被众人围在中间,哭哭啼啼的,“我薄命的小孙孙哟,你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看看这世界就走了哟……”众人不断安抚着,“孩子是命薄哟,好在你家媳妇还年轻嘛,以后有的是机会再多要几个孩子,大春娘你也莫要悲伤啦,身体要紧”。

原来只是一个新生儿夭折了而已,熙熙攘攘一阵后大家也便都散去了。似乎并没有人注意到大春媳妇呆滞的样子,因为她平时就一向不爱说话的,这刚死了孩子自然更沉默,更没人注意到他们家院子里挂着三张猫皮……

日子就如往常日复一天的过着,大春的媳妇还是喜欢坐在家门口晒太阳,只是再也没有抱着猫,听说有人看到有次有一只猫无意跑到她面前,她竟很是害怕地躲到屋里了。

4

“妈,我就是打算去一下娃娃谷,顺便看能不能寻摸下栓子的死因,你给我讲那女人,还有什么猫啥的……从小你就不让我去……”

“轩仔,听妈的,明天就和你媳妇回市里上你们的班,不要管此事,不要管……”没等志轩讲完,水大娘就打断了儿子的话。

“妈,你儿子现在好歹也是在市警察局上班呢,虽说这里不属于我们的管辖范围,但这次回家刚好让我碰到这事,我非得调查清楚嘞,好好的一个孩子怎么说死就死了!”

“这是报应啊,一定是报应……”

“妈,你在说什么,怎么还那么迷信!”

水大娘见执拗不过儿子,终于忍不住把十年前的事说了出来:原来当年大春的媳妇真的生了一个怪物。

于是大春家思索再三,在孩子出生三天后请了村里几个有威望的人去商议,以村长为首的几个人最终说服大春家主事的男人而不顾大春媳妇的苦苦哀求,竟然把活生生的孩子在那个寒冬半夜里丢到了娃娃谷,当年抱着孩子亲手丢下的正是栓子他爹。

“轩仔,你知道娃娃谷,大春家那娃是被活活扔在那里的,他肯定是有怨气的,而且那娃娃你们是没见,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别提多可爱了,不该扔的,不该扔的,说不定有灵性嘞…………当年去他家商议的老头子可是都死了,没一个善终的啊……还有你爸前几年也是在娃娃谷附近莫名摔死,说不定……”水大娘喋喋不休道。

志轩本来听他妈说了前面的,还有点惊奇,但后面听老妈越说越离谱,他内心更想揭开谜底了。

看着儿子若有所思的样子,水大娘以为自己告诉了儿子这些,他放弃了,就赶忙去帮儿子收拾回去的东西了。

眼看着儿子的车越走越远,水大娘长舒一口气,总算是放心了。

5

夜半,水大娘突然被一阵噼里啪啦的敲门声惊醒,打开门,竟然是儿子和儿媳妇,两个人一脸惊恐的样子,特别是儿媳妇哆嗦的站都站不住了……

原来下午,志轩和媳妇出了村口后并没有就回市里,两个年轻人自认为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不迷信村里那些谣言,小两口儿像儿时冒险一样,一直等到天摸黑便开向了娃娃谷,俩人儿打着手电筒先把娃娃谷仔细查视了一遍,除了觉得荒凉和寂静也没觉得什么,于是便坐在荒草上聊起了天。

突然志轩媳妇说:“痒,别摸我,你摸我后背干嘛?”志轩突然意识到不对劲,他的手因为冷可是一直放在口袋里的啊,与此同时,志轩的媳妇也察觉到了问题,因为志轩的手不可能那么小,摸自己后背的明显是一只小小的孩子的手啊!

于是两人没再过多言语,便慌慌张张地跑到了车上,开到谷旁新修的铁道上车子却突然熄火了,发动了几次居然都没有成功,就在这时又突然听到了远处火车的警笛声,俩人顿时更急了,慌忙去开车门,车门竟也全都打不开了。

眼看火车越来越近,车门像被人从外面死死抵住了似的,就是打不开,志轩媳妇无望地带着哭腔念叨道“好娃娃,放了我们吧,好娃娃……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啊!好娃娃~好娃娃……”志轩颤抖着手,机械地一遍又一遍拧着车钥匙,在火车即将开来时,车子发动了,两人一路无语,狂奔返回了家~

两个受惊的年轻人睡下后,水大娘却再也没有睡着,坐在床边悼念了一晚。

第二天,志轩去修车,修车店却没有检查出车有任何毛病,倒是在车门上发现了很多小孩的手掌印……

6

第二年

志轩的媳妇生下了一个十分可爱的男娃娃,尤其是孩子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特别惹人瞩目。

这男娃娃从小就很钟爱猫,老爱抓着猫咪毛茸茸的尾巴,还爱跑到大春家玩儿,对着大春家媳妇露出迷人的酒窝窝。

水大娘很宠爱这个孙子,还常常忍不住看看孩子的屁股。有一次把完孙子,水大娘又忍不住端详孩子的屁股。

“奶奶,你找什么,尾巴吗”孩子突然奶声奶气地问到。(作品名:《鬼娃娃》,作者:寂静之声o8。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禁止转载)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故事:儿子晚上偷跑坟地摘野果吃,母亲带人找到儿子时却慌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