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故事:富豪岳父突然病逝,茶叶中发现慢性药物成分后我慌了

故事:富豪岳父突然病逝,茶叶中发现慢性药物成分后我慌了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会疼的馄饨

“欢少,好久不见。”正在调酒台忙活的调酒师乔伊淡淡地和来客打了声招呼。

西门欢冲他点点头,丝毫没有因为对方清冷的态度有半分愠怒,作为酒吧熟客的他自然心知肚明,这就是“解语花”酒吧的特色,也是它吸引人的地方之一。

解语花的调酒师清一色都是冷面帅哥,与别的酒吧衣冠楚楚的套装不同,他们的穿着多是落拓的牛仔外套,飘逸的黑发斜斜地搭在脸上,有种生人勿近的疏离与魅惑。

店里请来的乐队也是小有名气的民谣或者爵士歌手,清朗亦或疏懒的嗓音和装潢朴实却不简陋的酒吧相得益彰,让有着独特风格的解语花门庭若市。

身家不菲的西门欢一直很好奇,能打造出这般特立独行酒吧的主人又是何等秒人,可惜这位主人从未现身,西门欢只能遗憾地和他缘悭一面。

好在西门欢流连解语花本就不是为了交友,更不是想要听歌买醉,他沉迷于此的目的只有一个:女人。

解语花的女顾客,大多数气质清雅,身姿窈窕,略带点忧郁的文青气质,是西门欢最属意的类型,就像他妻子年轻时的模样。

而他本人虽然早就年过三十,却常年健身,保养得当,完全没有中年男子油腻的肚腩。靠着挺拔的身姿和俊朗成熟的面孔,他总能给人留下不错的第一印象。加上他出手阔绰,人又风趣幽默,少有女子能拒绝他温柔多金的攻势。

此刻,他端着一杯鸡尾酒,坐在酒吧著名的“江湖百晓生”旁,听他讲一些或真或假的逸闻:

大佬有个秘而不宣的私生女。

神秘的夜莺事务所专门接可怜妇孺的委托。

这个白发苍苍的老头也是解语花的特色之一,他是一个所谓的消息贩子,偶尔也会免费叨叨些传闻给自己做宣传,他口齿伶俐,讲的故事也千奇八怪,颇受人追捧。

听完了故事,西门欢开始步伐悠闲地在酒吧徜徉。突然间,他停下了脚步,眼神呆呆地望着不远处,几步外的吧台上,端坐着一位身着浅蓝色连衣裙的美人,她的黑发如瀑,慵懒地披在肩上,衬得颈项间的肌肤愈发欺霜赛雪。略显瘦削的脸庞上一对幽幽的剪水双瞳,让她冷艳中又带有一丝惹人怜惜的懵懂。

她修长的玉指端着一杯橙红色的鸡尾酒,偶尔才会递到唇边,轻轻啜上一小口。

她仿佛只是在百无聊赖地发着呆,唯有浅浅蹙起的峨眉透露着她内心的不为人知的烦闷。

“曼哈顿---鸡尾酒皇后,和你很配。”西门欢带着迷人的微笑主动出击。

女子稍稍抬起头,用黑曜石般的眸子扫了他一眼,旋即一言不发地继续喝酒,好似杯中之物远比西门欢这个自认风流倜傥的男人更加有趣。

难得吃上一次闭门羹的西门欢没有轻易放弃,他自来熟地在女子对面坐下,目光灼灼地盯着对方。这是他纵横花丛的杀招之一,所谓情场如战场,在他深情款款的目光注视下,不管对方是恼怒还是害羞,都会露出破绽,被他因势利导,打破僵局。

让他跌破眼镜的是,女子直接无视了他侵略性十足的目光,就仿佛卖力表演的他只是一团看不见摸不着的空气。

坚持了几十秒后,自讨没趣的西门欢只得灰溜溜地离开,一路上几个“同道中人”瞥过来的嘲笑目光更让他无地自容。

他找了个角落自己一人喝起了闷酒,虽然他之前也曾有过出师不利的吃瘪经历,但这次他连换个目标的打算都放弃了。

和她比起来,整个酒吧的其他女子都黯然失色,让人提不起兴趣。

终于,西门欢的煎熬结束了,蓝衫女子似乎饮足了美酒,迤迤然站起身,袅袅婷婷地走出门去。

鬼使神差地,西门欢蓦地站起身,鬼鬼祟祟地跟了上去。

2

昏暗的露天停车场,身材高挑的蓝衫女子在朦胧的灯光下益发倩影曼妙。

西门欢小心翼翼地跟了上去。他心中也有些忐忑,向来都是靠三寸不烂之舌和鼓囊囊的钱包征服女人的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这种情况要如何下手。

一个不留神,那个丽影走过一辆车后消失不见。西门欢哪肯罢休,也顾不得躲躲藏藏了,他几个箭步就追了上去

眼见他就要飞快地跑过那辆车,一只脚暗暗地伸了出来,他腾地一下飞了起来,重重地摔了一个狗啃泥。

还没等摔得头昏脑涨的西门欢回过神来,一支锋利的高跟鞋跟已经停在了他的眼球前。

“说。你想做什么?”

“美女,别误会,我就是想和你交个朋友。”西门欢满头冷汗,低声求饶。

“你觉得我会信吗?”高跟鞋似乎就要猛地跺下。

“是真的,美女你太漂亮了,我一时间昏了头,饶了我这次,我可以做任何事情补偿你。”西门欢浑身发抖,却不敢往后缩,生怕刺激到对方。

“任何事?”

“任何事。”

“你杀过人吗?”迷人的声线,可问出的问题却分外诡异。

“怎么会。”西门欢心中一惊,难道是那个女人安排的试探?

“有想杀的人吗?”

“也没有。”心中警惕的西门欢开始守口如瓶。

“再想想。否则就和你的眼球说再见吧。”

眼睑上慢慢传来的压力让西门欢慌了神:“有的,有的,我老婆。”

“为什么?”

“这个黄脸婆一直不肯和我离婚,还到处在公司事务上和我唱反调。”心慌意乱的西门欢一下子和盘托出。

“她叫什么?”

“啊,”西门欢稍有迟疑,眼球传来的胀痛立马让他不敢拖延,“武清儿,她叫武清儿。”

“很好。我可以帮你。”女子往后退了一步,西门欢狼狈地爬起身,却发现她正看着自己,笑得风情万种。

“你到底想干嘛!”西门欢低声怒喝道。

“我需要一个和我素不相识的人合作,一起交换杀人,你不错。”她点漆般的眸子闪烁着幽幽的冷炎。

西门欢那点花花心思早就在这一波三折之下消失无踪,冷静下来的他决定不再掺和,毫不留情地拒绝道:“没兴趣,你找别人吧。”

女子嘴角勾起一抹哂笑,掏出一只录音笔,摇了摇:“如果你老婆突然死亡,这段录音又被交给警察或是传到网上呢?”

刚准备转身就走的西门欢脸一下子僵住了,一旦他成为妻子死亡的最大嫌疑人,就算他是清白的,也难保会被挖出更多麻烦。

“我加入,说说你的计划吧。”别无选择的西门欢垂头丧气地屈服道。

“乖。给你个优惠,我可以先动手。给我你的号码,我会用伪装的诈骗短信通知你我的动手时间,你只需要在那天,找一个堂而皇之的不在场证据就行。等过上几天,你的嫌疑都撇清了,我会用同样的方式约你来这儿见面。”女子的声音温柔悦耳,像是恶魔蛊惑人坠入地狱般亲切。

西门欢点点头,瞄了那女子最后一眼,此刻看去,她那清冽雅致的面容,更让他心惊。

3

那次莫名其妙的谈话后,早就和妻子分居的西门欢翻看手机的频率几乎提高了一倍。他既渴望那只是个荒诞的玩笑,心里又有隐隐的期待。

如此纠结地过了几天,就在他等得无比心焦,怀疑那一晚的一切可能只是他醉酒后的幻梦时,他收到了那条该死的短信。

他的手几乎颤抖地拿不住手机,屏幕上短短的几行文字他却花了好几分钟才将将读完:

“你被停车场狼人杀节目选中为幸运观众,请于下周三前往节目组XXX报名。”

“星期三。”他念叨着,发了封邮件,让秘书把整个下周的活动都安排在了其他城市。

转眼到了周四早上,西门欢迷迷糊糊地醒过来。他昨晚在晚宴上待到深夜,特意在众人面前喝到不省人事,到现在头还疼得厉害。

忽然,他的手机响个不停,他一把抓过手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莫非......”他调整了下急促的呼吸,故作平静的接过了电话。

“您的夫人武女士,今早被发现死在她的公寓里,请您马上来X市警察局一趟。”西门欢浑身一激灵,脸上的表情五味杂陈,心中既窃喜又恐惧。

“居然真的杀了她,那公司就是我的了!”他激动地嘴唇微微发抖,心里却犯起了嘀咕,“可是她不会真的逼着我杀人吧?该死,我要怎么办,不再去见她?可是她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

接下来几天,他一边惴惴不安地等着催命的短信,一边心不在焉地应付着警察的调查。

由于西门欢拥有无懈可击的不在场证据,他很快就洗清了自己的嫌疑。加上武清儿是中毒死在自己紧锁的房间里,报案人家政阿姨也没有作案时间和动机,警方只得判定为服毒自杀。

西门欢心中的石头总算落了地,唯一的担忧就只剩下那条可怕的短信。

怕什么,来什么。这天,西门欢刚送走被他找来咨询的律师,手机就收到了约他下周一见面的“诈骗”短信。

意外的是,看完短信的他竟表现得十分淡定,一脸大局在握的模样,似乎寻到了什么杀手锏。

4

到了周一晚上,西门欢如约在停车场等到了。

女子扎了个清爽的高马尾,鼻梁上的那副细丝眼镜给她增添了不少书卷气,简单的卡其色衬衫和牛仔短裙的搭配看起来轻松自然,又带一分夏日午后的恬静。

如果不是刚筹备完妻子的葬礼,西门欢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这样的文弱淑女会是手上沾满血腥的冷血刽子手。

“到你了。”女子扔过来一张写着地址的纸和一张其他女人的照片。

“我退出。”西门欢扬起头,笑得胜券在握。

“你不怕我公布录音?”女人的声音听不出悲喜。

“只怪你的杀人手法太高明,警察已经判了自杀。至于那份被你强迫录下的录音,法律上可是做不了任何证据的。”西门欢笑得越发嚣张,“如果你愿意陪陪我,我倒是可以考虑继续履行约定。”

“是吗?”女人展颜一笑。

“不知道一个上门女婿暗中害死岳父谋夺家产的证据,能不能让你继续守约呢?”女子接下来的话,让西门欢小心思一下子摔得粉碎。

他指着对方,哆嗦着喝道:“你说什么!不要血口喷人。”

“你的合伙人:你岳父的秘书已经良心发现,把你们在茶叶里混杂慢性毒药的把戏,全都向你的夫人招供了。我去了结尊夫人的时侯一不小心发现了视频,有兴趣看看吗?”女子娇媚的笑靥在西门欢眼中宛若狰狞的恶魔。富豪岳父突然病逝,茶叶中发现慢性药物成分后我慌了。

“完蛋了。”西门欢的心理防线被生生击溃,认命地看着手中的照片,嗫嚅地问道:“这个你要杀的女人是谁?”

“我男朋友的小三。”女人眼中闪过隐隐的愤怒,被西门欢抓个正着。

“看来她没有骗我。”他在心里暗暗地想着,随即又警惕地问道“我怎么确定,你以后不会用这个把柄一直要挟我做事?”

“有了这些,你自然知道我的身份,我们互有杀人的把柄,从此两不相欠。我还可以答应你,她一死,我就把视频也删掉。”女子的语气有些迫不及待。

“好吧。可是我没杀过人,我可没你那种连警察都能骗过去的手段。”无路可退之下,西门欢已经开始思考要如何行动了。

“下周三,她会在那个地址和我男朋友私会,我会找借口叫他回家,你可以半夜潜进去,干掉这个女人,这是大门的钥匙。”女子一抬手,甩过来一把精巧的钥匙,“你最好在之前踩好点,完事后再随便拿走点什么值钱的东西扔掉。伪装成入室抢劫。谨慎点,千万别出差错。”

西门欢听得目瞪口呆,他低下头,狠狠地攥着钥匙和照片,无奈地点了点头。

5

月黑风高的夜晚,西门欢从停在路边的车里钻了出来,已经是半夜两点,他足足在车里猫了半小时,反复确认过这栋郊区的别墅并没有有什么古怪。

附近的灯火早熄灭了,只有寥寥几盏路灯还称职地警示着藏在黑暗中的罪恶。

西门欢这几日连续观察了好几天,数次差点被醉醺醺开车回家的女主人发现,功夫不负苦心人,他找到了一条最隐蔽的潜入路线。

紧了紧身上的黑色卫衣,他鬼祟地按着自己脑海里的路线,猫在阴影里,悄悄地靠近安静的别墅。

终于到了大门前,他带上手套,警觉地扫了周围一眼,空旷的街道只有一只游荡的野猫在无声无息地觅食,几只夜莺划过夜空,留下尖利的哀鸣。

西门欢掏出钥匙,插进门锁,动作幅度极小地缓缓旋转。

“咔”的一声轻响,心惊胆战的他被吓得手一哆嗦,做贼心虚地瞟了瞟四周后,他长出了一口气。

小心地把大门拉开一条缝,他一闪身溜了进去。

屋里黑灯瞎火,伸手不见五指,他掏出一个小型手电筒,从手指缝透出一点微光,扶着墙慢慢地向前摸索。

找了一圈,他终于发现了一个疑似卧室的房间,房门虚掩着。

他用抖个不停的手推开了房门,一个面貌清秀,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少女正睡得香沉。

“真是可惜了。”向来怜花惜玉的西门欢在心里叹息了一声,心下一横,偷偷地走过去,拿起一个厚厚的枕头,死死地盖在了少女的脸上。

被骤然袭击的少女绝望地挣扎着,西门欢手上的力气却越用越大,他突然觉得,看着一条生命从自己的手中一点点流逝,让他获得了满足感。

几分钟后,女孩的动作停止了,西门欢喘着粗气,抹去了一额头的冷汗。

“也许这个才是我真正的兴趣?”难以抑制的愉悦感让西门欢既惊喜又恐惧地审视自己。

许久,他似是终于满足,暗想道:“无论如何,那个臭女人的债算是还清了。”

他早就通过自己的渠道查清了女子的身份,这个死去的少女是个有钱有闲的富二代。

“该拿点什么值钱的呢?”他一边在心里盘算,一边走出卧室的大门。(作品名:《悬集案:交换杀人》,作者:会疼的馄饨。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禁止转载)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故事精彩后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故事:富豪岳父突然病逝,茶叶中发现慢性药物成分后我慌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