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成年人的崩溃,往往是从睡不着觉开始的

我,年前发现自己怀孕,到8周的时候,胎停、流产;刚刚过完30岁的农历生日;刚刚裸辞一周半;身高161,体重145斤,工作这几年爆肥四十斤,年初定下的减肥目标实行了一个月,减而又复胖回去。

成年人的崩溃,往往是从睡不着觉开始的

这一切都像是洪水猛兽一般齐齐向我袭来。

自打知道自己失去孩子的那一刻,我哭了很久很久,哭到手和脸抽筋,哭到头痛。疫情期间在家,因为有家人的关怀,一切都还可以面对。

接着又因为疫情的影响,我所在公司的项目面临停摆,老板并没有开口让我走,但我决定了裸辞。我知道即便待着,这个项目也如置身风雨飘摇中一朵即将凋谢的花。每月一千二百多的工资也不足以令我在这个钢筋水泥城市生存下去。

成年人的崩溃,往往是从睡不着觉开始的

刚离职的那几天,我有一种解放了的感觉,开开心心地躺尸了几天,顺便度过了我的30岁生日。然而接下来的日子,我日复一日地躺尸。之前的减肥运动计划也搁置未动了,体重又慢慢回升。

我每天睁开眼就是看手机,看视频,看各种有的没的段子,虽然很无聊,可是不看手机也不知道自己能干嘛。我什么都不愿意做,不愿意做饭、不愿意看书学习、不愿意面试找工作、不愿意运动减肥。

在持续了这一周多的时间,我内心真的很想改变这一切,可是我的脑子动了,手脚却仍然叫嚣着抗议着。如同一个废人!

我睡眠很浅,晚上玩着手机终于玩到犯困,一看时间晚上11点40多了,放下手机正要睡。耳边嗡嗡地飞着一只蚊子,似乎是很想喝我的血了。隔壁室友房间开着空调,震着我的窗户一直在抖动着响。我来着例假,辗转反侧。

成年人的崩溃,往往是从睡不着觉开始的

早上,隔壁室友的3岁孩子吵吵嚷嚷,用孩童稚嫩的尖锐的哭喊声划破早晨的静谧。

我很火大,可大家都是合租的,我又不能找他们理论,要求他们不懂事的孩子闭嘴。因此只能默默忍受。

我起来了,穿着一件蝙蝠衫类型的毛衣,过去这件有点时髦的衣服现在套在我145斤的身体上,活像一个圆球体披着一条床单。懈怠了这么久的我决定精致一点,于是我开始洗脸,细细地抹护肤品、细细地撸了一个妆。

没想到我因此更加沮丧了。

那镜子中的人,满脸的痘印,细纹像龟裂的土块一样在脸上裂开,沟沟壑壑、斑斑驳驳。这要命的前倾的脖子像一个中老年妇女,满是颈纹;这龅牙令我的嘴凸出了侧脸的平面;这么大的脸盘仍然遮挡不住的肥厚双下巴。我被自己丑哭了。

成年人的崩溃,往往是从睡不着觉开始的

成年人的崩溃,从来不是一件事就能导致的,通常来源于生活里方方面面的不幸所堆积起来。

我还没有走出来,我没有减肥成功,没有工作所以没有收入来源,没有学习的劲头,一切都彰显着我是个loser的事实。明明我又觉得其实我是个挺优秀的人,这一切都怎么了?

我该怎么做呢?疲惫的双眼打着盹,像是经历了风霜捶打的茄子一样蔫儿了的我,内心茫然,眼里无神。前路该怎么走,谁能告诉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成年人的崩溃,往往是从睡不着觉开始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