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孙扬案的血样真的无效?

文/重庆律师陈安定

孙扬案中,很多人认为,血液采集助手(血检官)护士证上的执业地点是上海,她在杭州采集孙扬的血样违反了法律规定,已经采集的血样不能作为检测的依据(简称无效),孙杨不允许主检官带走血样正当的。笔者不同意这种观点,理由如下:

一、国际兴奋剂检查和管理公司算不算中国法律意义上的医疗机构?

《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二条规定:本条例适用从事疾病诊断、治疗活动的医院、卫生院、疗养院、门诊部、诊所、卫生所(室)以及急救站等医疗机构。

在我看来,国际兴奋剂检查和管理公司不是医疗机构,因为它不是从事疾病诊断、治疗活动的机构。

二、血液采集助手(血检官)采集运动员的血液算不算中国法律意义上的护士执业行为?

《护士条例》第二条规定: 本条例所称护士,是指经执业注册取得护士执业证书,依照本条例规定从事护理活动,履行保护生命、减轻痛苦、增进健康职责的卫生技术人员。

在我看来,血液采集助手采集运动员的血液不算护士执业行为。因为,采集血液的行为既不是护理活动,也不是为了履行保护生命、减轻痛苦、增进健康的职责。

三、孙扬案中血检官采血是违法行为吗?

如前所述,我的结论是上海的护士到杭州采集运动员的血样不受关于护士执业地域规定的限制。也就是说,我不认为孙扬案中血检官采血是违法行为。

四、假定血检官采血是跨域执业的违法行为,是否必定导致血样无效?

1、我没有见过这方面的明确规定。

2、民事案件中,我国法院将强制性规定区分为管理性规定和效力性规定两类,对效力性规定进行从严掌握。

举个例子:法律对公证处也有地域限制要求,实践中也不乏公证处跨域执业的事例。法院认为,公证处跨域执业应当接受行政处罚,但是,并不因此影响公证书的法律效力。

3、回到本案。即使卫生主管部门认定该护士跨域执业,给予其行政处罚,也不会因此导致血样变质和失效。

五、题外话。即使孙扬的血样因护士跨域采集的原因导致无效,孙杨也不宜阻止主检官带走血样。孙杨完全可以在同意主检官带走血样的基础上,主张血样无效,检测结果不能作为认定孙杨吃了兴奋剂的依据(如果存在检测结果对孙杨不利的情况)。

2020年3月7日

声明:1、本文放弃版权,欢迎转载。

2、笔者水平有限,错误在所难免,欢迎网友批评指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孙扬案的血样真的无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