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故事:她为爱远嫁却后悔不已,只因老公对她呼来喝去,回趟娘家都困难

故事:她为爱远嫁却后悔不已,只因老公对她呼来喝去,回趟娘家都困难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鸢尾天蝎

看看手机,凌晨三点六分,吴桐睁着干涩的双眼,身子累的要死,却依旧睡不着,听着床上老公和儿子的呼吸声,一丝苦笑溢上嘴角。

吴桐最近常常失眠,睁眼到三四点是常有的事,并且总觉得嘴巴里苦,有事没事就塞颗糖在自己的嘴巴里,其实她自己也明白,究根究底是自己脑子里有事,心里苦。

还有半个月就过年了,回老家的车票还没搞定,算算身上的钱,果真是一言难尽。

至于老公,就当没有吧,其实吴桐心中最大的苦楚就是来源于她老公李铭远,两口子已经冷战一个多月了,期间两人几乎没说过话。

贫贱夫妻百事哀说的真是一点都不假,回想恋爱时的甜蜜浪漫,婚后二人世界时的温馨幸福,再看看现在的视对方为空气,真是讽刺与凄凉啊。

这一切都要从吴桐生孩子做全职妈妈,李铭远创业开始说起。

其实也没啥出挑儿的,就是吴桐生儿子后产假满了,先前答应要帮忙带孩子的公公婆婆却撂挑子不干了,名曰个人的孩子个人带,他们没有带孙子的义务。

而吴桐的爸妈在千里之外,还要照顾年迈多病的外公外婆,实在是分不开身,更何况她也不想让父母知道自己的惨样儿。吴桐不得已只能辞职在家带宝宝,一带就是四年多,现在宝宝都已经上中班了。

李铭远在宝宝两岁多的时候辞职开始自己创业,盘了个店做电器品牌代理,开始的时候是亏损,现在能收支平衡见薄利了,但家底却被掏空了。

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钱却是万万不能的,以前在公司上班,不用顾忌下个月会没钱进账,现在考虑的是会不会贴钱进去,每到月底结算李铭远都会心情不好几天,因为没有达到他的预期。

吴桐也理解李铭远,养家不容易,知道他压力大,所以家里家外都包了,李铭远只须操心店里的事情就好。看他心情低落的时候,吴桐会变着法的安慰他,让他宽心。

结果呢,店里一直不温不火,李铭远的情绪一直忽高忽下,没钱常挂嘴边,有时间看电视玩手机,没时间接送孩子家务搭把手,还好他对宝宝倒是挺好,对吴桐就一言难尽了。吴桐发现以前那个体贴细心,温柔大度的李铭远不见了,换成了现在这个呼来喝去,阴晴不定的陌生人。

其实这个状态是可以预见的,撒娇女人最好命,干活多的女人不值钱。虽然李铭远没有明着说吴桐是吃闲饭的,但是从他日常的言行吴桐还是能感觉到的,自己的地位在慢慢下降,已经不是对等的两个人了。

有时候李铭远会跟她开玩笑似的说,你赶紧去找个工作吧,要养不起你了,或者说,你用的钱都是我赚的,还不是我养你,每当这个时候吴桐心里都会有深深的刺痛感,所以要家用的时候,她都有低人一等的感觉。

其实吴桐这几年也不是全然赋闲的,孩子没上幼儿园之前她空闲的时候给网站写稿子,上幼儿园之后去淘宝店仓库干兼职,每月也有千把块的收入,只不过对家庭开支来说是杯水车薪罢了,兼职做的也是断断续续的。

吴桐也不是没找正式的工作,孩子幼儿园小班下学期的时候,她找了个可以放学后接孩子的晚托班,然后就兴奋的上班去了,也就几个月吧,孩子情绪失控,脾气变大,打人扔东西,死活不去晚托班了,没办法吴桐只能辞职,只能继续自己的兼职之路。

时间慢慢的发酵一切,几年后的今天,两口子已经无话可说了,风花雪月人生理想早抛到十万八千里了,钱钱钱才是现在生活的主题。

夜深人静睡不着的时候,吴桐会默默的回忆两人以前的甜蜜,然后再默默的为自己不值得,自己顶着父母的不舍千里远嫁,以为是嫁给了爱情会一直幸福,没想到是现在这个鬼样子。

她至今记得她去淘宝店做打包的时候,一个老阿姨问她,“你学历这么高,干这个不甘心吧,你老公要是知道不得心疼死,不能让你干吧。”吴桐当时只是笑笑,他怎么不知道呢。

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吧。

李铭远的越来越冷漠是吴桐始料未及的,她承认自己有责任,她所做的一切,她的牺牲与付出在李铭远眼里都是应该的,习惯成自然,自然变成理所应当。

吴桐可以理解一个人因为柴米油盐的生活变的平庸现实,但是她不能理解一个人怎么会变得如此冷漠。

吴桐有偷偷的给心理热线打过电话,她觉得自己抑郁又焦虑,长期的压抑与负面情绪侵袭让她隐隐有厌世的倾向,鸡毛蒜皮积累多了也会压死人。

她记得她在电话中与那个心理咨询师说了好久,最后对方说的什么她很快就忘记了,但是她却有种舒了口气的感觉,也许她需要的就是说出来,把她心中的不快与委屈说出来,爹妈不能说,朋友不方便说,陌生人刚好。

这次的冷战是因为什么呢,因为返程火车票没抢到,李铭远答应去吴桐家过年的,两个人一起抢票都失败了,李铭远埋怨她不积极主动,什么事情都让他做,并愤然退了他个人去吴桐家已经买到的车票,给吴桐的支付宝账户打了五千块钱,让她自己带孩子回去,自己搞定返程票,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她为爱远嫁却后悔不已,只因老公对她呼来喝去回趟娘家都困难重重。

讽刺吗?自己的事情自己做。然后还有前一天晚上吴桐洗澡后热水器没热水了,李铭远骂吴桐自私,糟蹋水,俩人呛了几声。

吴桐不想再做知心姐姐了,她已经三十六了,她最美好的年华已经在家庭孩子锅碗瓢盆中飞走了,她渴望来个蜕变。

盯着窗帘缝隙里透过来的灯光,吴桐抿抿嘴角,眼睛里有微弱的光亮。(作品名:《给我一颗糖》,作者:鸢尾天蝎。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禁止转载)

点击右上角【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故事:她为爱远嫁却后悔不已,只因老公对她呼来喝去,回趟娘家都困难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