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车祸导致“头颈分离”奇迹存活,罕见病例骨科医生都只是听说

车祸导致“头颈分离”奇迹存活,罕见病例骨科医生都只是听说

车祸导致“头颈分离”奇迹存活,罕见病例骨科医生都只是听说

河南都市频道

1583461607

“只要不放弃,就会有希望”

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之下,武汉同济医院骨科收治了一位车祸伤导致“头颈分离”的罕见存活者,正是通过医生和自身的共同努力,获得新生。如今,她康复顺利,即将出院,成为众人眼中的奇迹。

九死一生的罕见病人,收还是不收?

陈女士今年49岁,黄冈人。2019年12月8日,她不幸遭遇车祸后昏迷不醒,被立即送往医院。当地医院诊断为寰枕关节脱位,脑外伤,下颌骨骨折,舌骨骨折,肋骨骨折,肺挫裂伤等。

经过治疗,陈女士慢慢清醒,已经可以不依赖呼吸机进行自主呼吸。但若不及时开展手术,陈女士就只能卧床,连翻身都不行,而且病情随时可能加重。

由于当地医院条件有限,无法开展手术。1月4日,家人带着她的资料,来到了同济医院。接诊的骨科关邯峰副教授了解患者情况后,大吃一惊,不禁被陈女士顽强的生命力震撼。

关邯峰介绍,寰椎的得名,源自希腊神话中背负着地球的泰坦巨神阿特拉斯。寰椎与头颅上的枕骨构成寰枕关节,我们人类硕大的脑袋就是依靠这小小的关节跟颈椎相连的。

陈女士的情况,通俗来说,就是外伤导致了关节的分离,头部和颈部仅靠软组织保持着连接。这种情况其实并不少,在颈椎外伤导致死亡的病例中,有大概1/3都是因为寰枕关节的脱位导致的。但是这种外伤,对医生来说却是非常罕见的,即便世界范围内也是如此。因为寰枕关节脱位很不稳定,绝大多数这类病人,或者是受伤当场死亡,或者在搬运过程中,关节发生进一步错动,对脊髓中的生命中枢产生压迫和拉扯,导致呼吸停止而死亡,正所谓生命中无法承受的“分离”。陈女士能实现自主呼吸实属不易,相当于从鬼门关走了一遭。

“如果不手术,陈女士可能挨不过多少日子。”关邯峰几乎毫不犹豫地就答应,将其收治入院。

急转直下后又看见曙光

就这样,第二天下午5时,陈女士从黄冈转到了同济医院骨科病房,血氧饱和度维持在96%左右。

“当时病人呼吸功能受损,四肢已经瘫痪,躺在病床上只能轻微动弹手脚,由于做了气管切开,无法说话。”入院后两个小时,陈女士情况稳定,大家却一刻都不敢放松。

“血氧饱和度下降到80%左右”,7点左右,陈女士开始变得呼吸困难。

“血氧饱和度已经到了75%左右……”9点半,情况继续恶化。

“立即转到ICU!”关邯峰当机立断。凭经验,他估计是病人转运过程中出现了一些问题。作为一个颈椎外伤的患者,陈女士如果无法自主呼吸,很可能难以恢复,所以大家心里也做了最坏的打算。

当晚,关邯峰彻夜难眠,“我当时甚至后悔为什么把她转过来,至少她在当地,还能躺着……”

第二天,抱着一丝希望,关邯峰来到ICU病房。让他想不到的是,陈女士竟然清醒过来,因为用了呼吸机,血氧饱和度也好了。

“当我说眨眼的时候,她能配合我的话,手脚也可以轻微动一下,这简直又是一个奇迹”,关邯峰回忆起那天的情形,依旧激动不已。

当时陈女士的四肢肌力大概为1+,如果能尽快手术,神经功能的恢复理论上还是有希望的,而且肌力就算只是部分恢复,对患者的生存质量,也是非常有意义的。

患者发烧,我们该手术吗?

手术风险不言而喻。从理论上来说,陈女士的手术方案是寰枕关节复位+枕颈融合,也就是按照解剖结构将头部和颈椎的关节进行复位。但是对这样的病人,几乎所有的骨科医生都只是听说,很少有人遇见过。

国外有过这种病例的报道,但是具体细节不得而知:手术前如何翻身、手术中会否出现呼吸心跳骤停?国外文献也语焉不详,患者的恢复也有好有坏。

手术团队的气氛变得更加紧张。患者如何上手术台,避免搬运过程中出现关节错位是最难的问题。

“可否定制一个保护性的支具?通过现场快速成型,可以贴合、固定陈女士的头部和上半身,起到基础性的保护作用?”骨科熊伟教授向康复科支具室的专家提出了难题。

手术时间定在1月10日,康复科关云飞老师将工作室“搬到了”ICU,花了一上午的时间,在床边为陈女士专门制作出了专用支具,大家都严阵以待。

可是当天,陈女士就发烧到38度。而此时,新冠肺炎已经在武汉张开魔爪。

大家的担忧可想而知:患者气管切开后卧床已经一个月了,肺部感染在所难免。病人此时发烧,是否也有可能感染上新冠肺炎?

无奈之下,当天手术取消。

疫情之下的手术,我们看见顽强的笑脸

幸运的是,通过床边胸片检查、抗生素控制感染,排除了陈女士患新冠肺炎的可能。1月15日,手术按照计划进行。

“1、2、3,起!”平时只需要两三个人配合的动作,这一次为了更稳地将病人转到手术床上,8个医务人员一齐上阵。因为寰枕关节平面椎管内是颈段脊髓起始部位,毗邻延髓呼吸中枢,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造成脊髓的二次损害。

更难的是,手术时,病人必须趴在手术床上,所以病人还必须要翻身。这意味着要移动并旋转头部180度,即使头和颈部在这个过程产生很小的水平或旋转移位,都可能影响神经功能的恢复和患者的康复,因此在转动头部时要非常轻柔,大家所有的步调都分毫不能差。

“她比普通高位截瘫患者更难的是,她还有恢复的可能。所以我们一刻都不敢放松。”麻醉科副主任医师喻红辉说。

对主刀医生熊伟来说,枕颈融合其实是一个比较常规的手术。但是针对这类病人,没有提供成熟的手术技术细节。“这样一位经历了九死一生,还在与命运抗争的患者,不能因为我而功亏一篑。”加上手术预后具有不确定性,熊伟有着无形的责任和压力。

19:00,手术正式开始。熊伟只能靠经验通过精细地操作进行复位固定。手术过程中多次出现生命体征的波动,无法判断原因,只能停下操作,等情况稳定后继续调整。

3个小时后,手术结束,病人自主呼吸逐渐恢复。所有人都长舒一口气。

1月16日上午,陈女士虽然依旧插满各种管子,全身还是瘫痪状态,虽然面部严重浮肿,但看到医生来查房,竟然绽放出一个顽强的笑脸。让一度后悔的医生们也似乎看到了希望。

劫后余生,过两天就可以开始走路了

1月23日,因为新型冠状病毒的肆虐,武汉限制出入。本准备在ICU病情稳定后转回当地医院的陈女士一家又陷入困境。为了避免ICU内的院内感染风险,骨科陈媛护士长亲自到ICU评估了陈女士的护理难度,将其转回了骨科病房,回骨科病房后陈女士的情况好转得比预期中还顺利。

谁知,2天后,陈女士发烧到39.5度,这一次,大家的神经高度紧张起来了。此时新冠肺炎已经在医院内有传播,而病人由于气管切开,整个肺处于更加暴露的状态,比常人感染的风险要大很多。考虑到这些因素,病房将她单间治疗,医生很早就跟陪护家属强调,一定要呆在病房,不要离开病房,以免感染新冠肺炎。

现在,陈女士已经逐渐脱离危险,四肢肌力都达到了4+,气管切开的位置已经封闭,可以讲话了。“谢谢你们”,这是她这些天对医生护士说的最多的话。

尽管患者下颌骨骨折还亟待手术处理,以后康复的路还很长,但陈女士和家属一直在努力。过两天,她就可以开始走路了。

【来源:河南都市频道】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车祸导致“头颈分离”奇迹存活,罕见病例骨科医生都只是听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