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确诊病例“无法统计”、检测账单高达3000美元,美国疫情防控数字为何让人看不懂

最新消息显示,美国国内目前已确诊163例新冠肺炎病例,而美国疾控中心突然宣布停止公布具体检测人数;医疗技术先进的美国,确诊病例死亡率接近全球平均水平的4倍;做核酸检测和隔离观察,分别收到3000多美元的医疗账单……连日来,美国疫情防控中的一些数字让人感到困惑,美国民众和媒体纷纷表示“看不懂”。

确诊病例数量成谜

据美国《纽约时报》综合美国疾控中心及各州公共卫生部门公布的最新数据,截至当地时间3月5日下午,美国已有163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但这个数字远低于公共卫生专家的预测。

就在3月3日,美国疾控中心宣布停止公布全国检测人数以及检测结果为阴性的人数,并停止发布各州确诊人数,只用“是”和“否”来反映该州有无确诊,后又改为模糊区间呈现。其理由是随着各州进行更多测试,这些数据由各州统计,全国数据不具代表性。

确诊病例“无法统计”、检测账单高达3000美元,美国疫情防控数字为何让人看不懂

及时公布疫情数据是国际通行做法,这既是对本国国民健康和生命安全负责,也是对国际社会负责任的行为。在全球疫情持续升级的形势下,美国却公开表示数据无法统计,这引起一些美国网民“隐瞒疫情”的批评,更有议员直接致信要求“美国人民应该得到答案”。

事实上,自2月28日以来,美国已经出现了无旅行史的新冠肺炎病例,这意味着该疾病已在美国境内传播。而在整个2月份,美国几乎未进行过病毒检测,相关公共卫生实验室并不认可美国疾控中心提供的检测试剂盒,同时由于设计缺陷,部分检测结果无法显示。这种情况已经引起了联邦各卫生机构和官员之间的相互指责。

过高的检测门槛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确诊数据延迟。美国疾控中心此前建议医生,仅对过去14天里去过有疫情地区或接触过确诊病例的人群进行检测。这种限制受到公共卫生专家的批评:“新冠病毒已经在美国传播了好几个星期。我们没有检测到它,是因为没能进行正确的筛查。”直到2月29日,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才授权各州实验室独立检测。但对于“谁可以接受检测”的标准大大限制了各州实际检测量。“标准太严格了,没什么人能符合要求接受测试。”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医院急诊医学助理教授劳伦·绍尔2日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吐槽道,“我从很多同事那里听说,许多检测申请被拒绝了。”英国广播公司称,截至2月底,美国只进行了约500个检测。

3月1日,美国媒体报道称,西雅图一名50多岁的男子在一家卫生医疗中心去世,这是美国首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这只是冰山一角。”该中心负责控制传染病的医疗主管弗兰克·列多说,地区医院接诊的出现新冠病毒严重感染症状的人越来越多。在加利福尼亚州、俄勒冈州和华盛顿州的病例表明,尽管最近没有出国旅游或接触感染病例,人们仍然感染了这种病毒。

结合媒体公布的美国确诊感染者163人、死亡12例的数据,死亡率接近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平均死亡率2%的4倍。这发生在医疗条件全球顶尖的美国,更加剧了人们对数据的不信任。

上千美元账单背后是医保困局

几天前,美国青年阿兹库的一张医疗账单引发关注。据《迈阿密先驱报》报道,阿兹库因发热症状入住一家医院,虽然医院检测结果证明只得了流感,但他却收到了一张3270美元的医疗服务账单。由于其购买的医疗保险只能报销一部分费用,阿兹库需要自费1400美元。

确诊病例“无法统计”、检测账单高达3000美元,美国疫情防控数字为何让人看不懂

另一名返美后在医院隔离14天的美国男子同样受到关注。原本以为政府会支付相关费用的他,在隔离结束后收到一张3918美元的账单,其中搭乘救护车去隔离点收费达2598美元。

一边是疫情扩散加剧,一边是昂贵的医疗账单,一些人在白宫网站请愿书上签名,希望美国能够对所有新冠肺炎患者免费检测和治疗。3月3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在新闻简报会上称,新冠肺炎检测将纳入医保,任何美国人只要医嘱允许,即可接受新冠病毒检测,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将支付检测费用。然而,公共卫生专家怀疑,美国的医保体系能否经受住新冠肺炎疫情的考验。

公开资料显示,在美国,由政府统筹的联邦医保主要针对65岁以上人口。其他人多数靠购买健康商业保险来获得医疗保障。虽然前总统奥巴马试图推行医改提升医保覆盖率,但没有任何医保的人群仍有约2700万之多,占65岁以下人口的10%。这部分人的检测费用如何解决尚不明确。

对于有医保的美国人来说,虽然接受检测是免费的,但根据个人医保类型的不同,患者后续仍可能因治疗或隔离等医疗服务收到“天价账单”。专家们担忧,这将导致人们不愿接受检测,使疫情进一步扩散。

与此相对应的是中国的“应收尽收”和“全免费治疗”。中国医疗保险覆盖已超过13亿人。1月22日,国家医疗保障局、财政部下发通知明确,确保患者不因费用问题影响就医,确保收治医院不因支付政策影响救治。国家医保局医药管理司司长熊先军介绍,对于卫生健康部门认定的确诊和疑似患者,无论本地还是异地患者,均实行先救治后结算,在基本医保、大病保险、医疗救助等按规定支付后个人负担部分由财政给予补助。相关药品和诊疗服务也临时纳入医保基金支付范围,并随最新版诊疗方案动态调整。

以核酸检测为例,根据湖南省医疗保障局和省发改委《关于临时设立新冠肺炎核酸检测价格项目的通知》,公立医疗机构“新冠肺炎核酸检测”收费标准暂定为40元/人次,核酸检测试剂不高于120元/人份,所需费用由同级财政予以安排。

确诊病例“无法统计”、检测账单高达3000美元,美国疫情防控数字为何让人看不懂

我国财政部数据显示,截至3月4日,各级财政安排疫情防控资金1104.8亿元,医疗费用的保障比较充足。

为何迟迟无法形成应对合力

种种迹象表明,新冠肺炎疫情有可能在美国暴发。而美国政府仍未制定统一的抗疫防疫政策。“我们需要动员!我们尚未看到动员。”美国一名联邦政府公共卫生官员说。

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有多方面。就行政管理而言,美国联邦政府的角色被设定在“守夜人”,动员能力有限。美国宪法在把管理行政部门的权力授予总统的同时,也把一部分权力赋予了国会。国会不仅负责行政部门的项目预算及分配原则,而且负责行政机构职能的界定。遇到重大事件,经常是开会扯皮、互相牵制。美国联邦政府对各个州及其公民的动员和管控也很弱。地区与地区之间的分立,使得“八方支援”尤为困难。

社区防控环节也是如此。美国很多小区属于自治性社区,整个社区由居民执行管理。面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这样的自治性管理往往不够专业,也缺乏统一调度的能力。此外,由于美国有近一半的医生是个体执业者,若停业帮助别人,谁来支付费用将是个大问题。

由于美国无法做到集中收治病人和全国联动,即便疫情仅在纽约市暴发,其他城市的医生也不太可能驰援纽约。一位久居美国的媒体人表示,“大社会、小政府、个人至上”的思想使得美国民众不敢奢望政府负太大的责任。相较于相信政府,美国民众更愿意相信自己。

比疫情更可怕的是漠视。美国疾控中心的职能是为保护公众健康与安全提供可靠资料,却未能及时发布对救治工作十分有帮助的患者临床信息。美国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则抛出“80%的患者都能自愈,所以没必要去医院”的言论。

另一数据显示,美国医疗机构的口罩储备为3000万只,未来需求至少是3亿只,缺口高达90%。为了避免民众买不到口罩引发恐慌,政府只能靠“口罩无用论”来安抚民众。

过去两年,美国联邦预算提案总体保持了削减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门经费。这不仅威胁联邦总体的公共卫生能力,还将对州和地方公共卫生部门造成打击,因为“这些部门严重依赖疾控中心向社区提供的资金”。

当地时间3月4日,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一项议案,拨款83亿美元以遏制新冠病毒传播和开发疫苗,并送交参议院审核,最快本周由总统特朗普签署成为法律。然而,人们普遍担忧,相关拨款落地还要经过复杂的程序,何时能够用在一线仍是未知之数。

直到3月6日,发生死亡病例的美国加州“至尊公主”号邮轮仍然受困公海。舆论担心,由于检测资源迟迟无法到位,这艘邮轮恐怕会像“钻石公主”号那样沦为“病毒邮轮”。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姜永斌 代江兵 薛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确诊病例“无法统计”、检测账单高达3000美元,美国疫情防控数字为何让人看不懂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