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寻子15年成功背后梅姨疑问待解:踪迹尚待寻觅,多地举报被排除

3月6日,”梅姨案“被拐男童父亲申军良对外发文称,自己被拐15年的孩子申聪终于被找到了。然而,申军良所称的人贩子“梅姨”至今行踪不明。找回孩子,申军良多年的心愿达成,但他仍放不下“梅姨”的下落,“希望能尽快找到梅姨。”

“梅姨”从何而来?是谁在哪?是何样貌?种种疑问尚待解答。

“梅姨”风波

2017年初,“梅姨”的称呼第一次为人所知。当时警方已经抓获了拐买儿童的张维平团伙,据张维平供述其曾在2003年至2005年间拐卖了9个儿童,均通过一名被称为“梅姨”的女子介绍和联系转卖,并支付对方介绍费。

申军良也是第一次知道了“梅姨”这名中间人的存在。他告诉南都记者,“梅姨”与张维平等人在河源紫金的一间饭店,用一万三千元的价格卖出了申聪。这次交易中,张维平给了“梅姨”一千元的介绍费。

2017年6月,广州增城警方发布一则关于“梅姨”悬赏通报称,“梅姨”真实姓名不详,2017年时约65岁,身高1.5米,讲粤语,会讲客家话,曾长期在广州增城和韶关新丰地区活动,通报中还附有一张“梅姨”的黑白画像。

自此,“梅姨”的第一张模拟画像出现在公众的视野里。

寻子15年成功背后梅姨疑问待解:踪迹尚待寻觅,多地举报被排除

随着申军良寻子的逐渐深入,“梅姨”的轨迹似乎也正慢慢浮现。2019年3月,通过广东河源紫金县一名疑似认识“梅姨”的老汉与其女儿的描述,山东退休民警林宇辉绘制出“梅姨”第二张素描画像。据了解,林宇辉曾是山东省公安厅刑事侦查局物证鉴定中心高级工程师。他曾在著名刑事鉴识学专家李昌钰推荐下,受美国警方邀请画出章莹颖案嫌疑人的画像。

第二张画像被印在了申军良新版的寻人启事上,并在网络广泛传播。

申军良仍在寻子路上坚持着,凡是“梅姨”疑似出现过的地方,他都走过无数次,但“梅姨”踪迹依然难以确定。

多地市民举报称见到“梅姨”,均被排除

随着第二张“梅姨”画像在网络刷屏,各地警方纷纷接到市民举报,称见到疑似“梅姨”的身影。

2019年10月15日,广东清远市公安局清城分局通报称,该局先后接到3名热心市民报警,称在某小区附近发现疑似拐卖儿童的犯罪嫌疑人“梅姨”。接报后辖区派出所民警迅速到场向相关人员核实情况,并调取周边监控视频。10月19日,南都记者从清远市公安局清城分局民警获悉,关于此前3名热心市民报警称疑似“梅姨”出现的警情,均已排除嫌疑。

10月20日,浙江省兰溪市公安局发布通报,10月19日晚,有网民在朋友圈转发“梅姨”在兰溪出现的相关信息。经核实,兰溪市公安局指挥中心未接到有市民孩子被偷或者亲眼见到“梅姨”出现的报警及市民求助事件。在巡逻排查过程中,也未发现疑似“梅姨”人员与相关情况。

三天后,河北保定市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卫支队发布通报称,近日,河北保定市微信群传播一张“寻找梅姨”的画像。10月18日,有网民发微信称嫌疑人“梅姨”在保定某小区出现,并企图接近儿童。经保定网警核查,保定警方先后接到2名热心市民的报警电话,称在小区楼道门口和街上发现疑似“梅姨”的陌生人员。经公安民警到场核实,均已排除嫌疑。经民警与报警人进一步核实,均称见到的陌生人员与网传“梅姨”相似,不能确定就是“梅姨”。

同年11月15日,广东梅州兴宁警方发布通报称,中午,一则关于“人贩子梅姨已流窜到兴宁,有一中的学生看到,假装有点精神病,现在警方在找,有小孩的家长注意哦”的消息在网上传播。获悉情况后,兴宁市公安局对此消息进行核实,指挥中心“110”报警台和辖区派出所暂未接到相关报警。

11月17日,有网友发布消息称,在逃人贩子“梅姨”疑似在湖南郴州北湖区落网,并附有多张图片和视频。湖南省郴州市公安局北湖分局通报,经与广州增城警方核查,网传图片中的女子不是悬赏通告中的“梅姨”。

同类的举报出现的十分频繁,南都记者梳理发现,广东清远、佛山、梅州、深圳、湛江,浙江兰溪,河北保定,湖南郴州、常德等多地都有市民报警,但均被排除系“梅姨”的嫌疑。

“梅姨”是谁?尚待追寻。

广东警方:“梅姨”身份与长相暂未查实

2019年11月,一张由“CCSER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发布的附有“梅姨”彩色画像的“寻找梅姨”海报,在网络刷屏。这是关于“梅姨”此人的第三张画像。

11月18日,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官微称,网络上流传的广东增城被拐9名儿童案件嫌疑人“梅姨”的第二张画像非官方公布信息,梅姨是否存在,长相如何,暂无其他证据印证。ccser不是公安机关官方权威平台。

寻子15年成功背后梅姨疑问待解:踪迹尚待寻觅,多地举报被排除

对此,CCSER创始人张永将告诉南都记者,CCSER为民间公益平台,最初平台是在寻亲者或志愿者的朋友圈里转发第二张“梅姨”黑白素描画像,考虑到素描版画像辨认起来较为困难,便想给图片上色。由于起初的上色效果不好,就在朋友圈征集上色好的图像。随后,在平台微信公众号后台有人提供了这张比较相像的彩色图像。

2019年11月19日,广东警方表示,“梅姨”身份与长相暂未查实,从相关涉案嫌疑人供述的情况看,“梅姨”是一名中间介绍人,负责为拐卖儿童的犯罪分子联系“买家”,通过收取介绍费非法获利。

警方表示,警方曾在2017年6月13日悬赏通报中称,“梅姨”真实姓名不详,2017年时约65岁,身高1.5米,讲粤语,会讲客家话,曾长期在广东增城和韶关新丰地区活动。

2017年以来,警方曾对照此特征对叫“梅姨”(含同音字)的人进行大量数据分析、排查走访,相关线索一一接触、一一核实,但至今仍未取得突破。

另外,根据张维平提供的线索,警方摸排到一名疑似认识“梅姨”的男子,其自称曾有一个叫潘冬梅(音)的女友,经组织辨认,该男子与张维平均称不认识,且无法证明潘冬梅(音)与“梅姨”为同一人。

应被拐儿童家属多次要求,2019年3月,广州增城有关部门派员陪同曾替被拐儿童画像的外省退休警务人员找该男子对“梅姨”画像。经张维平辨认,第二张画像与“梅姨”相似度不足50%,且与第一张画像差异较大。

此前,广州增城警方曾通报找回2名申聪同案被拐儿童,并组织家属认亲。2020年3月6日,广州警方通报,15年前在增城被拐的申某被寻回。其中,申某就是申聪。然而,两则寻回被拐孩子的通报中,均未曾提及”梅姨“。

采写:南都记者 敖银雪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寻子15年成功背后梅姨疑问待解:踪迹尚待寻觅,多地举报被排除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