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如果孩子过得不好,我原谅不了买孩子的家庭”

3月4日,增城警方在上级公安机关的指挥和梅州警方的支持配合下,经过十几年的不懈努力,终于寻找回15年前在增城被拐的少年申某。详情→“梅姨案”被拐15年的孩子找到了!

今日0:05分,刚刚忙完的申聪父亲申军良主动联系了记者,与记者在增城一家酒店房间里进行了一场临时的采访,将近半小时的时间里,他回顾了过去15年的寻子心路、父与子的角色、对父母和家庭的愧疚,以及即将到来的认亲、如何面对申聪养父母等问题。

通报发布后,他的手机被打到“死机”

6日晚上21时37分,广州公安发布申聪找到的信息。这一刻起,申军良放在裤袋里的手机突然开始响个不停,一直到与记者见面的零点,申军良的手机仍不停的有电话打进来,“现在,我调整成了静音,电话太多。刚开始死机了,接也接不了,现在还有200多个未接电话。”

每一个电话都是一份关心,这让申军良充满感激,“这么多好心人,我都心存感恩。”

包括申聪在内,“梅姨”案现如今已经有3名被拐儿童找到了,还有6名孩子仍下落不明。

说起像曾经的自己一样,还在路上的寻亲父母,申军良说,“其实,找孩子是非常辛苦,真的非常辛苦,要放弃很多很多。我希望他们也不要太像我一样太执着。”

让申军良感到欣慰的是,现在警方调查技术越来越强大。“让很多不可能变成了可能,也让我们更多寻亲父母看到了希望。”

15年寻子心路:

能不能找到孩子,从一开始心里是没底的

15年来,为了寻找孩子,申军良走遍了大半个中国,虽然每一次在媒体镜头前,他都坚强的说:“我相信我的儿子一定会回来”,但是内心的绝望没有人能够真正体会。

在申军良寻子过程中,他去过最多的地方就是紫金县。2017年6月开始的两年,申军良大多时间都围绕紫金县寻找,“紫金县二十几个初中,我都一个一个列出来,然后哪个学校,我去了,就打个勾,记录密密麻麻。”

“真的从一开始就坚信一定能找到儿子吗?”面对记者的提问,申军良摇摇头。

“2017年,线索终于缩小到一个小小的紫金县,我拿着紫金县的地图,一块块地方去找,我把这一个县全部找遍了,却没有找到申聪。让我感觉到一个人多么的渺小,内心有太多煎熬,但是要装得很强大。”申军良说,到底能不能找到孩子,其实从一开始内心是真的没底。

老天也与申军良开了一个玩笑。根据警方通报,申聪不是在他耗费两年心血、地毯式搜寻的紫金县,而是在百公里之外的梅州找到。

“开车24小时路上只吃了一碗泡面”

从3月5日晚上8点到6日晚上8点,申良军和弟弟开了整整24小时的车,从济南到增城,将近2000公里的路途,路上除了加油就没停就停。

“这24个小时我没睡觉、没合眼,这一路上我就吃了一碗泡面,我妻子和弟弟也是,我们三个人在车上一人只吃了一个碗面。”

谈起即将到来的认亲场景:既兴奋又担忧

时隔15年了,当儿子突然站到你的面前,该如何面对?想着马上要面对这样的场景,申军良既兴奋,又担忧。担忧能不能将来让孩子受到更好的教育、能不能给孩子更好的生活。“也害怕当我们走近孩子的时候,孩子会不会感觉我们太陌生了。”

申军良说,当着所有人的面,自己从来没哭过,从自己记事起就是这样,“不过,一关上门、没人了,我自己就不行了。”

“如果孩子过得不好,我原谅不了买孩子的家庭”

这些都是给儿子准备的新衣服、新鞋子

父与子:对父母和两个儿子感到亏欠

在人生角色中,申军良既是父亲,也是儿子。

作为父亲,因为寻找申聪,对家中申聪的两个弟弟满是愧疚,在家里,自己每天都埋头处理寻找申聪的各种信息,忽略了对于两个孩子的关心。

“记得有一天,刚处理完手机上的信息,我突然间抬头看天黑了,我看到两个小孩背着书包,从学校走了好几公里,走路回来的。而我没有像其他父母一样去接他们放学回家。我感觉亏欠孩子太多了。”

对父母,申军良也是很多愧疚,“父母为我,为了生存,为了我们这个家庭,我父亲现在70多岁了,从来没有享过一天清福。”

申军良表示,自己要回归家庭,好好生活,好好工作,给孩子提供尽量的弥补,这次回去之后自己也会好好找一份稳定的工作。

面对养父母:

“如果孩子过得不好,我原谅不了买孩子的家庭”

“有可能看着孩子过得很好,为了孩子,我会坐下来好好跟他们说。如果孩子过得并不好,可能我感觉,我原谅不了买孩子的家庭。”申军良说,对于养父母,其实我真的太矛盾了。他们抚养了孩子15年,没有他们的抚养,可能孩子就长不了这么大,这让我感觉要感恩他们。但是,他们养活孩子的15年,也是我和家人最受煎熬的15年。我作为一个受害者,我觉得买孩子的人要负责任的。我见到孩子以后,我看他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受委屈,甚至他们会不会阻挠孩子回归家庭。

来源:广州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如果孩子过得不好,我原谅不了买孩子的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