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我们可能对「举报」有什么误解

​2020年娱乐圈第一个大瓜,上周熟了。

果熟蒂落,万众欢腾,短短几日,从皮到瓤,被各路人马嚼了个七七八八,关于前因后果,这里不过多唠叨。

事情发生后的某天晚上,我看到这样一条评论——

最让我惊讶的是,一群95+00后的孩子们,竟然在短时间内,有组织有纪律地,在一个趋近成熟的平台四周,建造了四堵密不透风的围墙。

平地起高楼,最是细思极恐。

几天过去,事态余波频有回光,立场双方撕得难分难解。

而比这场圈内圈外猛烈硬刚的局面更加刺激的,是时隔多日,再次被推倒风口浪尖的字眼——「举报」。

醒目、刺眼、敏感且似乎自带禁言体质的一个词汇。

事件几经发酵,成功破圈,太多人投身其中,绕着这个多少带点禁忌色彩的词汇吵得不可开交。

要我说,你们可能都对「举报」有点误解。

目光回退,聚焦2014年,我们先来聊一部和这个热搜关键词关系颇大的韩国电影——

《举报者》

我们可能对「举报」有什么误解

影片改编自2006年,韩国克隆之父黄禹锡博士干细胞造假风波事件。

此案一出,轰动韩国。

听上去就是一部特别刺激且敢拍的片子。

顾名思义,电影用了将近2个小时的时间,讲述了一个关于「举报」的故事。

试图以此片连通银幕外沸沸扬扬的热搜事件,是因为编剧从头至尾,清晰有序地,为观众盘出了一条正当合理的「举报」链条。

我们可能对「举报」有什么误解

首先,「举报者」必须现身。

造假者原形黄禹锡在片中的身份是李章焕博士,举报者沈敏浩原任职于其研究所内,因看清博士干细胞造假行为,主动离职。

沈敏浩受感于病重女儿对自己医生身份的崇拜,不愿继续同流合污,向NBS电视台资深记者尹敏哲发出举报请求。

我们可能对「举报」有什么误解

在整桩举报事件中,沈敏浩“处于职业道德与良心底线的高置位,也位于话语权结构中的相对低置位”。

强弱立场对夹包抄,塑立出「举报者」陷入污浊现实、职业理想与家庭物质三方面的多难困境,使举报行为本身的成立曲线,更有观赏性。

我们可能对「举报」有什么误解

其次,「受理者」务必挺身而出。

资深记者尹敏哲时任电视栏目《PD追击》制片人,在接到沈敏浩的举报后,尹敏哲带领下属金怡瑟开启漫长而艰难的取证调查之路。

短发清爽小姐姐搭档中年正直大叔,“纠察组合”仓促成立,担负记者之光,誓要揭开李章焕博士贪财无度、为韩国医疗界抹黑的恶人嘴脸。

我们可能对「举报」有什么误解

制作“揭露李章焕造假干细胞事件”这期节目的过程,想也知道难上加难。作为「受理举报者」,尹敏哲与金怡瑟直到节目最终播出前,还在努力争取将他们的调查成果公诸于众。

于是记者,在此次举报事件中就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有句形容记者职业的话:铁肩担道义,妙笔著文章。

互联网时代呼风唤雨的当下,目睹大批量公众媒体节节退守,与舆论浪潮渐渐位处罕见对立面的处境,我们哀恸于无良媒记笔下的铜臭,与话语体系的严重失准,基于此况,当看到以尹敏浩与金怡瑟为代表的记者们,对真相发出久违的执念式呼吁与寻索时,感动应声而起。

「举报」是寻找真相的壮举,「受理」是为真相发声的清醒。

在「举报」出现之前,真相或已匿迹多时,光明失守,黑暗侵袭,便有那么一点点在功利场看来不知轻狂的微芒,试图重新为人类的视线指明方向。

我们可能对「举报」有什么误解

故而,「施压者」狰狞现身。

《举报者》中,李章焕博士的反派形象,是近年来同题材韩国电影中,塑造较为成功的一位。

是公众与镜头面前正义感、责任感、担当感爆棚的和蔼爷爷;是面对举报处惊不变,翻云覆雨间几乎要扭转乾坤的冷面恶魔;当然,也是白手起家,在罪恶泥潭里,不知觉深陷其中的迷失者。

我们可能对「举报」有什么误解

丑闻暴露后,李章焕使尽手段,从尹敏浩家庭入手,帮其女儿安排最好的医院,再鼓吹尹敏浩妻子揭露丈夫「举报者」的身份,进行“反举报”。一招先礼后兵,被李章焕打得风生水起。

一招未尽,一招又起。媒体面前肆意卖惨,大行口号主义之道,将民愤移花接木,集火NPS电视台。民间甚至因此成立“李章焕后援会”,饭圈文化由此渗入,写字楼前静默抗议的人群,带着统一的,印有黑色“X”的白色口罩。

是在命令「举报者」与「受理者」——闭嘴。

我们可能对「举报」有什么误解

紧接着,电视台局长被调走,节目被禁播,李章焕暂时扳回一城。

路边摊“宴请”各大媒体leader,以及路遇脑瘫患者力挺被感动流泪的两场戏,推荐各位在观影《举报者》时重点揣摩,在这两场戏中,编剧从两个观众意想不到的切入点,描摹了李章焕的成长属性与内心困顿,深入反派内心,让人不禁对这件事又有了多维度的思索。

我们可能对「举报」有什么误解

矛盾的最终解决,是尹敏浩在节目原播出期当晚,拦下台长下班回家的车,“全文背诵”了一大堆类似于记者守则的口号。有一句话是:请让节目播出,把判断的权力与机会,交给观众。

结局当然皆大欢喜,节目播出,网络热议,真相曝光,坏人败阵。

虽然和同题材影片比较,《举报者》缺乏惊世骇俗的戏剧冲突,甚至连故事脉络、人设模式都大同小异,但从中,我们还是能看到电影作为一种艺术形式,不甘于只为普世娱乐俯首称臣的可贵创作品质。

我们可能对「举报」有什么误解

回过头看文初提到的话题,其实在《举报者》中,都能找出大差不离的呼应。

说白了,「举报」是正义向邪恶吹响的冲锋号角,在大多数时候,它意味着民众真相意识的一种觉醒。面对“约定俗成”与“一贯如此”,真相主义的发起者往往要因为颠覆大众的惯性认知,而承担被误解,甚至被言语讨伐的风险。

但从本质上来讲,「举报」是真相与谎言进行的一场在力度上互揭长短的均势博弈,它更偏向于一种寻根问底的辩论。没错,「举报」是一种对抗。

我们可能对「举报」有什么误解

但是,诸如《举报者》中,在电视台楼下自发集结的“李焕章后援会”,和现实生活中,于短短时间内“消灭”某平台的粉丝们,他们的行为,不是向错误发起的「举报」,而是类似于排除异己的「抗议」。

在「抗议」的情境下,抗议者们通常作为强势的一方,打压他们认为不正确的存在,抗议不乏跟风,即便在缺乏像《举报者》中讲述的提出质疑、严谨取证、了解事实的前提下,他们依然可以理直气壮地,在人云亦云的快感与自我赋予的正义感下,向他们认为的恶势力提出关张大吉的强硬需求。

我们可能对「举报」有什么误解

「举报」允许被举报者发声反驳,但「抗议」不允许,他们只要求被抗议者立即“闭嘴”。

这是两种不同的概念,背后反射出的,也是两道不同的诉求弧光——

以寻求真相为前提的逆行,和以否定异己为目标的泯灭。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锐影Vanguard特约作者 | 魏佳鑫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我们可能对「举报」有什么误解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