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疫情期间员工发生事故伤害,这笔“账”在法律角度怎么算?

作者丨夏利群 陈懿

疫情期间员工发生事故伤害,这笔“账”在法律角度怎么算?

夏利群

上海瀛泰律师事务所

高级合伙人

疫情期间员工发生事故伤害,这笔“账”在法律角度怎么算?

陈懿

上海瀛泰律师事务所

专职律师

疫情期间员工发生事故伤害,这笔“账”在法律角度怎么算?

对于劳资关系中,工伤责任的认定一直以来就因自身复杂而又多变的背景情况、劳动者在伤害事故中的不同责任归属以及用人单位对伤害事故的不同认识而造成双方对同一伤害事故得出完全相反的结论。然而,在目前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同时伴随着大量用人单位的逐步复工,若引发员工感染新冠病毒是否构成工伤也是现阶段较为争议的问题。

从工伤认定的一般规则来看,主要指向《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1]和第十五条[2],包括应当认定工伤和视同认定工伤的情形。而关于此次疫情期间,人社部于2020年1月23日发布《关于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有关保障问题的通知》明确,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预防和救治工作中,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或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的,应认定为工伤,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

根据笔者了解,类似这样的规定并非属于第一次出现,早在2003年“抗击非典时期”曾发布过类似的文件,即《劳动和社会保障部、人事部、财政部、卫生部关于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传染性非典型肺炎工作人员有关待遇问题的通知》中明确:在传染性非典型肺炎预防和救治工作中,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传染性非典型肺炎或因感染传染性非典型肺炎死亡的,可视同工伤,比照工伤保险的有关规定享受有关待遇。

疫情期间员工发生事故伤害,这笔“账”在法律角度怎么算?

仔细对比两个文件,不难看出虽然对于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在预防和救治过程中因履行工作职务导致患病和死亡按照工伤处理,但两个文件的性质存在较大差别。

2003年文件将相关人员定性为“视同工伤”,参照《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视同工伤的条款,即“在抢险救灾等维护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活动中受到伤害的”进行处理。而2020年文件将相关人员定性为“应当认定工伤”,参照《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应当认定工伤的条款。但《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认定工伤的条件主要为“事故伤害”“意外伤害”和“职业病”。结合此次抗击疫情的角度来看,新冠病毒理应归属至“疾病”情形。虽然新冠病毒感染的肺炎已列入《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规定的乙类传染病,但由于该传染病并未列入职业病目录,所以现阶段无法基于“疾病”为由直接适用《工伤保险条例》。

因此,这也就是为什么人社部【2020】11号文件引起争议的最大原因,即将原本“事故伤害”的范围延伸至“疾病”的范围。

同时,武汉市人社局也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规定的“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情形,认定李文亮作为医护人员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中不幸感染并经抢救无效去世。然而李文亮是眼科医生,其并非是从事新冠病毒预防和救治工作中感染新冠病毒。因此,即便笔者认同人社部将“事故伤害”延伸至“疾病”范围,但“工作原因”在认定李文亮工亡案例中也突破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预防和救治工作中”的界定。

就笔者看来,完全能理解人社部【2020】11号文件出台的紧急性,也完全认同武汉人社局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但仍不能否认,该文件从落地角度仍存在一定的矛盾和争议,相关代表性的问题包括:

    从李文亮医生被认定工伤的角度,一般医护人员正常履职而非在新冠病毒肺炎预防和救治工作中感染新冠病毒的,是否可以比照认定工伤?

    对于一般劳动者,若在用人单位安排复工的上下班途中感染新冠病毒的,是否可以认定为工伤?

    员工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履行一般工作职责期间,或在出差期间感染新冠病毒的,是否可以认定为工伤?

上述三个问题可能是目前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对此次疫情期间工伤认定方面的最为关心的问题。笔者综合《工伤保险条例》和人社部【2020】11号文件相关内容,可以明确的是:在当地无明确规定的情况下,上述三个问题的答案原则上均不构成工伤。严格依据《工伤保险条例》和人社部【2020】11号文,李文亮医生的工伤认定是武汉人社部门基于特殊情况、特殊事件作出的扩大解释,但并不代表后续的工伤认定仍可随意作出扩大解释,否则工伤认定的法律依据和相应标准将呈现无序状态;对于员工上下班途中遭受伤害认定工伤的前提是员工遭遇非本人主责的交通事故至伤或死亡,因此上下班感染新冠病毒依法也不构成工伤;员工工作期间、出差期间履行一般工作职责感染新冠病毒,无法突破《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事故伤害”和人社部【2020】11号文规定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预防和救治工作中”,因此也不能认定为工伤。

疫情期间员工发生事故伤害,这笔“账”在法律角度怎么算?

纵观目前全国绝大多数地区在判断疫情期间的工伤认定基本均援引人社部【2020】11号文件作为直接判断的标准,但部分地区也存在特殊规定。

如广东地区于2020年1月24日发布的《转发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财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关于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有关保障问题的通知》(粤人社函【2020】17号)明确对于用人单位指派到湖北省出差(工作)的职工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应参照《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十条第四项规定视同工伤。也就是说,广东地区认同在用人单位安排出差至湖北工作的劳动者,若因出差期间导致感染新冠肺炎的属于“由用人单位指派前往依法宣布为疫区的地方工作而感染疫病的”的情形,享受工伤保险待遇。

又如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关于印发《关于规范涉新冠肺炎疫情相关民事法律纠纷的实施意见(试行)》的通知第5条规定:劳动者在疫情防控期间因履行工作职责而感染新冠肺炎的,应认定为工伤,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而第4条的表述与人社部【2020】11号文表述基本一致,即明确了认定范围为新冠病毒肺炎预防和救治工作中,医护人员或相关工作人员履行相关职责感染新冠病毒。因此,该第5条情形并非包含于第4条规定的认定情形。该两条款应是相互独立并存的条款。所以,浙江高院这一意见第5条确定了员工在工作过程中履行一般工作职责感染新冠病毒认定工伤的结论。

综上,就疫情防控期间因员工事故伤害引发的工伤认定问题,笔者认为人社部已明确将“事故伤害”的范围扩大至“疾病”范围,但仍限制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预防和救治工作中”履行职责的医护人员和相关工作人员。虽然有上述从“事故伤害”扩大至“疾病”,但可以理解为这是人社部在特殊时期的特殊规定。

对此,笔者认为:对于从事新冠病毒肺炎预防和救治工作的医护人员,如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应认定为工伤;对于非医护人员,但是从事与新冠肺炎预防和救治的相关工作人员(比如交通警察、小区防疫监控人员、大楼安保人员等),如果因履行工作职责被感染,也应当认定为工伤;对于用人单位目前负责新冠肺炎预防工作的相关人员(比如负责监测员工体温、对接和联系隔离人员等),如因履行预防工作职责被感染的,从合理性角度来看也应当认定为工伤。

综上所述,鉴于工伤认定的复杂性,建议用人单位仍应当根据当地出台疫情期间出台的文件具体判断适用规则,同时结合《工伤保险条例》的相关规定进行综合判断。

注释

[1]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二)工作时间前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三)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四)患职业病的;(五)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六)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七)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的其他情形。

[2]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视同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二)在抢险救灾等维护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活动中受到伤害的;(三)职工原在军队服役,因战、因公负伤致残,已取得革命伤残军人证,到用人单位后旧伤复发的。职工有前款第(一)项、第(二)项情形的,按照本条例的有关规定享受工伤保险待遇;职工有前款第(三)项情形的,按照本条例的有关规定享受除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以外的工伤保险待遇。

如何破解竞业限制的若干模糊问题?资深律师为您剖析六大关键点丨瀛泰律所专栏

“娱乐致死”该由谁来买单?一文读懂明星与经纪公司的法律关系

又有平台出大事!巨头宣布因“监管”将解散全体员工,政府这“锅”背不背?

网友炸锅!海尔四名员工因午休被开除,午休权是否受法律保护?

美国麦当劳CEO因与员工谈恋爱被解雇!禁止“办公室恋情”违反员工隐私权吗?

网易式裁员的“红与黑”,员工绩效不合格能否被辞退?

责任编辑:Jessica | 版面编辑: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疫情期间员工发生事故伤害,这笔“账”在法律角度怎么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