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何文鼎从延安撤退,蒋氏怒斥:怕死,无耻!将其撤职查办

西府陇东之五

作者:忘情

声明:兵说原创,抄袭必究

1948年4月16日,西北野战军发起西府战役时,坐镇西安的胡宗南一时还判断不出,彭德怀这回到底是佯动还是来真格的。于是,他第一时间并没调动兵力雄厚的裴昌会第5兵团,而是派驻咸阳的青年军第203师增援永寿、乾县。

何文鼎从延安撤退,蒋氏怒斥:怕死,无耻!将其撤职查办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丧师失地的电报如雪片一般传来,被寄予厚望的青年军203师也遭受重创,西北野战军主力已经深入西府地区,既可继续向东南进攻威胁咸阳、西安,又可折向西南夺取总兵站基地宝鸡。这下不但胡宗南头皮发麻,就连远在南京的蒋氏也颇为紧张。

不过,蒋氏对局势的估计还比较乐观。他认为西北解放军进军西府,远离解放区,孤军深入,处境定为不利,因而命令胡宗南:“彻底以大军轻装尾匪穷追,不使稍有喘息之能力,尤应不分界域越境追击,马继援部应协力向西南堵截,务将匪军完全消灭”,各部“勿因补给与疲劳迟滞行动”。

何文鼎从延安撤退,蒋氏怒斥:怕死,无耻!将其撤职查办

胡宗南不敢怠慢,接到蒋氏的训示后,立即于4月20日召开军事会议,作出了如下部署:

1、命令新任整编第76师师长徐保立即从西安返回宝鸡,率部死守。

2、紧急调集所有的交通工具交与裴昌会第5兵团,着该部立即南下、西进,围堵西北野战军。

3、报经蒋同意,急电延安整编第17师何文鼎部、洛川整编第61旅杨荫寰部立即弃城乘虚南撤,以缩短防线,增强关中守备力量。

4、电请兰州西北军政长官公署饬调马步芳整编第82师自西峰、庆阳等地出发,向彬县、长武兼程速进,堵住西北野战军北上之路,与裴昌会第5兵团共同形成钳形包围,聚歼彭德怀部主力于西府、陇东地区。

5、整编第76师新1旅从陕南开往陇南布防。

6、令驻西安的国民党空军连日出动,侦察轰炸西北野战军,掩护各路国民党军迅速前进。

客观地说,这个部署是颇为正确和及时的。

何文鼎从延安撤退,蒋氏怒斥:怕死,无耻!将其撤职查办

裴昌会在胡宗南诸多部下中,算是能征善战的。

裴昌会在了解形势发展后,不再担心彭德怀会围点打援,于是将全兵团兵分3路,立即掉头先南下,再西进,扑向西北野战军左翼。其中整编第65师李振部(整编第160旅、第187旅)、整编第30师鲁崇义部(整编第27旅,整编第30旅88团)、整编第36师钟松部(整编第28旅、第123旅、第165旅)、整编第1师陈鞠旅部(整编第1旅、第78旅、第167旅),分别沿西安至凤翔公路和陇海铁路逐次西进。整编第38师张耀明部(整编第55旅、第177旅)由乾县北上亭口、彬县,与由陇东南下的整编第82师对进,封堵西北野战军返回陕甘宁边区的退路。

宝鸡危急,作为蒋军嫡系部队的裴昌会兵团行动迅速,这自在情理之中。但马步芳收到胡宗南的急电后,也急令马继援率部倾力增援,这就大大出乎彭德怀的预料了。本来,蒋军内派系林立,矛盾重重,见死不救,过河拆桥乃是家常便饭。不过这一次情况有所不同:西府地区乃是陇东的屏障。西府有失,陇东立刻暴露在西北野战军兵锋之下。所谓“唇亡齿寒,户破堂危”,马步芳如此卖力,说穿了也是在维护自身的切身利益。

以上诸路蒋军中,行动最为积极果敢的,其实既非整编第82师,也非裴昌会兵团,而是驻守延安的整编第17师何文鼎部。早在宜瓦战役刚落幕时,孤悬于陕北的何文鼎就已经惶惶不可终日,多次向胡宗南请求撤退。他甚至提出将重武器空运西安,部队轻装由延安向北,经安塞、靖边、定边,取道宁夏、甘肃回关中的方案。如此撤退虽然大费周章,却可以避开解放军的伏击。

何文鼎从延安撤退,蒋氏怒斥:怕死,无耻!将其撤职查办

从军事角度来说,派1个整编师率2个整编旅的兵力,继续固守已成孤岛的延安,已经毫无意义。但军事是为政治服务的。从政治角度看,延安还不得不守。因为3月29日,“行宪国大”召开在即,蒋氏能拿得出手的所谓战绩,其实只有占领延安这个“独苗”。遥想一年前,胡宗南率部占领延安时,蒋氏的宣传机器可是开足了马力大肆宣传。一年后,蒋军连“重点进攻”都无以为继,在各大战场上接连丧师失地,就剩攻取延安这个战果撑场面了。若是在“行宪国大”召开前就放弃延安,蒋氏可真是连最后一块遮羞布也没有了。因此,3月初的时候,胡宗南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何文鼎的撤退请求。

随着西北野战军围攻洛川,何文鼎更加草木皆兵。4月7日,我军地方武装佯攻延安清凉山。驻守宝塔山的整17师部队吓得急忙紧缩阵地,放火烧毁碉堡,结果引起弹药爆炸,一时火光冲天,响声震耳。在一日数惊、寝食不安中,何文鼎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胡宗南的撤退命令。

4月20日,胡宗南派绥署参谋处长裴世禺与西安空军第3军区副司令易国瑞乘飞机到延安,将撤退命令送交何文鼎。不过,胡宗南不同意何文鼎绕道宁夏的建议,令何文鼎指挥延安所有部队及各类机关,务必于4月21日下午前撤离延安,沿咸榆公路南下。

哪里还需要等到21日下午?4月21日天还没亮,延安守军便按整编第48旅、整编第17师师部、延安警备司令部、山炮营、重炮连、战车连、工兵、兵站和医院、整编第12旅的次序出发,开始撤出延安。出发前,蒋军随身携带了5天的粮食,其余带不走的粮食物资均放火烧毁。由于撤退队伍中夹杂了不少军队眷属与机关官员,因而出城不久,队形就开始紊乱,队列绵延约10公里。

何文鼎从延安撤退,蒋氏怒斥:怕死,无耻!将其撤职查办

听闻延安守敌弃城南逃后,3纵立即从马栏地区出发,冒雨前往截击在洛河西岸的田家庄,东西十字地区设伏。

4月23日晚,这支总数达2万余人的撤退队伍到达洛川,与整编第61旅会合。24日上午,整编第17、整编第61旅放弃洛川继续南下。当逃到离洛川15公里的交河口时,胡宗南紧急致电何文鼎,称据空军侦察,交河口到铜川公路两侧高地有共军伏兵。胡宗南命令他们改走东大路,即洛川、白水、蒲城、渭南、西安南大路的黄陵、宜君一带。何文鼎决定为了安全起见,又裹胁了2000多名老百姓,以便遇到我军堵截时当挡箭牌。

洛川游击队侦察得知蒋军改道洛白,一面在谷咀沟、贺桌、白家咀沿途阻击,拖住敌人行程,并斩断敌人南逃必经之路的鄜城桥,一面迅速通知3纵。延安、洛川两股守军会合后,撤退人马增至3.5万人。这么多人马拥挤在并不宽敞的公路上,队形更加混乱,行进速度更慢。不过,何文鼎自恃武器优越而不愿丢弃辎重,24目晚宿槐柏镇与白家咀村,第二天拼力赶修鄜城桥,行军赶到元圪塔、吴家庄时天色已晚,只好就地宿营。

何文鼎从延安撤退,蒋氏怒斥:怕死,无耻!将其撤职查办

许光达率3纵从黄陵、宜君兼程赶来,于4月26日晚在吴家庄、石头镇、史家河与黄龙山下布好阵势,但还是晚了一步,蒋军先头部队已经通过。许光达遂改变计划,指挥部队一路穷追猛打,直追至白水城郊。

4月28日,蒋军到达洛河北岸,因3纵尾追而至,何文鼎只得率南逃官兵匆忙徒涉过水位高涨的洛河,将坦克、汽车、重炮及其他笨重物资都扔在北岸,尽皆被3纵缴获。

何文鼎率部逃过洛河后,曾电告胡宗南,要求派飞机去炸毁丢弃在洛河北岸的重武器。胡宗南复电何文鼎,要他率部回到洛河北岸,重新夺回这些重武器。心有余悸的何文鼎没有勇气折回北岸,他指挥的军队更是军心涣散,无法再打。29日,何文鼎与南逃官兵遇到胡宗南派来接应他们的部队,一道撤往蒲城。5月1日,逃军到蒲城才站住脚。

何文鼎从延安撤退,蒋氏怒斥:怕死,无耻!将其撤职查办

据3纵统计,此役歼灭整编第61旅182团、整编第17师师部与野炮营、整编第48旅144团各一部,毙伤敌千余人,俘敌1500余人,缴获汽车、坦克、榴弹炮、山炮、野炮等全部重武器。

何文鼎清查部队伤亡损失,计阵亡官兵370余人,受伤500余人,逃亡与被俘近3000人,损失重炮2门,山炮13门,野炮8门,坦克8辆,载重汽车48辆,小吉普车7辆,弹药、被服数量更多。

对何文鼎南撤途中的重大损失与惊慌失措,胡宗南气愤地指责他说:“山西运城丢失的重武器由我负责,延安南撤所丢的重武器由你负责。”5月10日,蒋氏在西安太乙宫接见了何文鼎等人,当面怒斥何:“怕死,无耻!”并将其撤职查办。

至此,洛川以北全无蒋军。黄龙地区得到进一步巩固,且与关中连成一片。

(未完,待续)

【深耕战争史,弘扬正能量,兵说欢迎各方投稿,私信必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何文鼎从延安撤退,蒋氏怒斥:怕死,无耻!将其撤职查办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