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年夜饭退订4000桌,就餐人数降9成,全聚德迎来艰难开局

曾几何时,全聚德(002186.SZ)是北京的一张名片,如果没逛一逛天安门,再去全聚德打个卡总会有些遗憾,2007年,全聚德头顶着中国服务业中第一个“驰名商标”、“中国十大餐饮品牌企业”和“中国老字号”的头衔登陆A股,但十余年过去,全聚德却在下坡路上招来骂声一片。

近日,业绩预告显示2019年全聚德营收、净利润再次双双后退,上年末时,危难之际全聚德选择换帅,匆匆上任的周延龙还没来得及发挥时,又被疫情“狙击”,年夜饭退订,2月线下门店几乎全关,而重拾外卖业务也难以挽救全聚德的颓势。

年夜饭退订4000桌,就餐人数降9成,全聚德迎来艰难开局

营业利润再降4成,无奈换帅解局

2月25日,全聚德发布了一则完全意料之中的业绩预告,经初步核算,2019年全聚德实现营业收入15.66亿,同比下降11.87%,归母净利润4718.7万,同比下降35.4%,公告解释称,是由于餐饮收入同比出现下滑,才导致整体利润水平有所下降。

为什么说意料之中呢?事实上,全聚德在上市前后的那几年里确实有着不错的增长,从公开数据来看,2004年时全聚德全年营业收入只有4.45亿,归母净利润也只有3765万,但在2012年之前都保持着两位数的增长,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全聚德营收翻了近5倍,2012年时规模达到19.45亿,归母净利润最高达到1.52亿。

2013年,禽流感是客观原因之一,更主要的是,新一代的消费者不再把缺乏新意的全聚德放在外出觅食的“菜单”选项中,此后,全聚德开始走上了下坡路。但其实滑坡也并不是一天形成的,2007年上市之后,全聚德的各项指标就上升的十分艰难,营收和净利润的增速都是曲折向下的形态,最终全聚德至今营收也没能突破20亿的关卡。

年夜饭退订4000桌,就餐人数降9成,全聚德迎来艰难开局

上坡艰难,但下坡路却走的十分迅速,短短6年时间,全聚德净利润规模就缩水了一半,从2012年最高的1.52亿下降至2018年7304万,而营收规模也从19.44亿降至17.77亿,但是很明显全聚德的下坡路完全没有要刹车的痕迹,甚至速度更快了。

迫不得已,2019年末时全聚德无奈换帅,前任总经理张力由于工作变动辞去相关职务,接任者是在东来顺任职十年之久的周延龙,天眼查数据显示,全聚德与东来顺同受北京首都旅游集团有限公司控制,从实控人的角度来说,也是期望新帅能给156岁的全聚德再续一口命。

换帅这一招似乎还是起了点作用的,在业绩预告中全聚德表示,由于第四季度紧抓餐饮门店经营,创新老字号特色产品,丰富、提升菜品和服务品质,使得餐饮收入降幅有所收窄,同时加大各项成本费用控制力度,2019年净利润略微超过了三季报时预测全年净利润的上限。

失落的全聚德

就算是现在,绝大多数第一次去北京的人也还是会想要去全聚德吃一次烤鸭,猫妹记忆中似乎也没有第二家店把自己开成一个城市的地标,当然,现在的全聚德也越来越只是一个标志了。

年夜饭退订4000桌,就餐人数降9成,全聚德迎来艰难开局

全聚德对自己的定位是中高端烤鸭品牌,即使业绩下滑至今也放不下架子来走亲民路线,去全聚德吃饭除了餐费还需要支付10%的服务费,但当你打开大众点评,十条差评中有九条都提到服务费,消费者普遍表示并没有同等价值的服务体验。

另一个经常被提及的差评原因是性价比太低,虽然如今物质文化生活日渐丰富,但一顿饭人均2、300却也实在并不日常,外地游客吃过一次给个差评表示“不推荐”,而本地人更是直接拉进了日常消费“黑名单”。

在天眼查专业版中,经营范围以“烤鸭”为限全国能够检索到21493家企业,其中19%的企业是在5-10年内成立的,大约也就是全聚德上市后艰难走向“巅峰”的那几年,竞争的压力确实让全聚德疲惫不堪,而53%的企业则在1-5年内成立,这可能也是全聚德一路下滑迟迟难以翻身的原因之一。

年夜饭退订4000桌,就餐人数降9成,全聚德迎来艰难开局

烤鸭是全聚德的招牌,但全聚德也只有烤鸭,其他的菜品无论新意还是口碑也都难以望其项背,在当下“健康养生”大行其道的时代,各路餐饮品牌都相继推出营养菜谱、轻脂产品等,烤鸭的油腻也变成了“劝退”的理由之一。

前路低迷的全聚德也在默默承受着内部的压力,高管频频变动,仅2019年就多位高管任期未满提前离职,另一边,门店也难以留住人才,全聚德被调侃为“烤鸭培训学校”,辛苦培养的人才总能在学成之后找到更适合的地方。

脑洞大开,难以自救

从2019年半年报数据来看,全聚德的人工成本和场地租赁成本占比非常高,在上半年3.11亿的销售费用中,人工成本占59%,租赁费则占到14.49%,这两者占据了销售费用绝大部分的预算。

在全聚德走出北京的这些年里,陆续将门店开到了上海、杭州等地,2007年上市时,全聚德旗下四个品牌共有14家直营店,大陆地区和海外分别有56家、5家“全聚德”品牌特许加盟店,而到2019年半年报时,全聚德已扩张到共有116家门店,其中46家直营店,70家加盟店(包括7家海外特许加盟店)。

但业绩快报显示的成绩来看,门店效率下降十分明显,数量增长超过55%,但2019年全年利润已降至上市同年的7成。

一路下滑的全聚德好不容易在换帅之后勉强看到了些许希望,2020年的春节却又浇了一盆冷水,据界面新闻报道,受疫情影响,直营门店年夜饭退餐量达到4000桌,此后,又在2月初时近8成门店停业,就餐人数锐减9成。

迫不得已之时,全聚德再次重启外卖业务,其实在2016年全聚德就曾推出外卖平台“小鸭哥”,只是无法与彼时已经逐渐壮大的美团、饿了么等平台抗衡,仅仅一年就退出关停,最终以净亏损243万作为结局。

事实上,全聚德的自救之路也牵动着各方投资者的心,结合实事,支招全聚德,从联手郭德纲到卖鸭毛给波司登,从到收购德州扒鸡到整合红星二锅头,面对为全聚德操碎了心的投资者,董秘也表示会记在小本本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年夜饭退订4000桌,就餐人数降9成,全聚德迎来艰难开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