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全球确诊超10万,恐慌也是一种病毒,疫情演变为一场“全球大考”

速读:

据世界卫生组织6日表示,截至欧洲中部时间6日10时,中国境外新冠肺炎病例数达到17481例。

另外,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一项统计数据显示,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10万例,达100113例。

近期,网络上出现大量“无法从中国进口原材料”“日本难以生产厕纸”等虚假信息,不知情的日本民众因此涌入超市“疯狂囤货”,造成厕纸紧张。

这个令人啼笑皆非的谣言不仅出现在日本,还像传染病一样出现在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家。

全球确诊超10万,恐慌也是一种病毒,疫情演变为一场“全球大考”

3月6日,居住在澳大利亚悉尼的张扬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3月2日刚从日本返回,发现大家都在抢购,很多华人区的粮食、卫生纸都被抢购一空;

无独有偶的是,3月2日,在日本北海道的贺珊珊也通过社交媒体向记者表示,有很多居民在抢“厕纸”;

而在美国华盛顿州西雅图市南部的一家大型超市里,大量顾客排队购物,许多人的购物车里都装着洗手液和消毒湿巾,而医用口罩和卫生纸已售罄。

随着疫情的蔓延,曾经在我国成为紧俏物资的口罩、酒精、防护服等,开始在多个国家遭遇抢购热潮。

令人不解的是,除了口罩外,厕纸也成为抢购对象。

而这背后,是因为有谣言称,“厕纸和口罩使用的是相同材料,而厕纸的生产地是中国,因此厕纸和纸类制品都会出现短缺。”

全球确诊超10万,恐慌也是一种病毒,疫情演变为一场“全球大考”

日本东京一个超市的货架上写着:“对不起,厕纸已卖完。” (新华社 姜俏梅)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近一周时间采访美国、日本、韩国、法国、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多国居住的民众情况后发现,他们因不同的心态、疫情情况演绎着不同的故事“版本”。

日本、韩国,尤其是疫情比较严重的区域,他们对疫情的关注度非常高,而新西兰、澳大利亚很多居民心态较为平和,在他们看来,地广人稀的优势明显,所以对疫情传播控制也比较有信心。

实际上,随着新冠肺炎的全球蔓延,疫情正演变为一场全球大考。不仅只是疾病传播本身,对于物资等也是一个很大的考验。哪些国家能够顺利通关,还有待时间证明。

全球确诊超10万,恐慌也是一种病毒,疫情演变为一场“全球大考”

世卫组织:中国境外确诊人数达17481例

世界卫生组织6日说,截至欧洲中部时间6日10时(北京时间6日17时)收到的各国报告数据,中国境外新冠肺炎病例数达到17481例。

世卫组织数据显示,全球新冠肺炎病例数比前一日增加2873例,达到98192例;死亡病例比前一日增加99例,为3380例。

另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美国东部时间6日8时(北京时间6日21时),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10万例,达到100113例。

狂抢“全球硬通货”口罩

随着疫情的进一步发酵,美国、韩国、日本、意大利等诸多海外国家的口罩也处于紧缺状态。

全球确诊超10万,恐慌也是一种病毒,疫情演变为一场“全球大考”

3月4日,在法国东北部的迪耶普,一家药店门口贴着口罩等医疗物资缺货的告示。(新华社 高静)

在3月3日美国参议院健康委员会听证会上,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卡德莱克称,如果疫情在美国暴发,目前美国医务人员需要35亿个口罩,但现在大约只有3500万只口罩,仅占10%。

对于美国口罩紧张的情况,居住在加州的刘琳也感受到了。一个星期前,她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自己意识到疫情防护严峻,已经购买了一些口罩,但再去购买发现就很困难,其他都比较正常;3月6日,张琳说因为3月4日上午加州出现了首个死亡病例,加州进入紧急状态。这个病例曾乘坐“至尊公主号”轮船,截至4日晚,加州共有53个新冠肺炎感染病例,超过9400人处于居家隔离状态。

“我一直觉得美国地广人稀,公共卫生做得比较好,没想到这次这么严重。”刘琳说在这种疫情下庆幸自己还有一些口罩。

2月28日,日本护理人员工会NCCU开始调查全国4043家看护单位时发现,在“口罩库存还能维持几天”这一问题的回答中,“已经没有口罩了”占18.8%;“1-3天以内”占7.3%;超半数的单位回答都是库存只能维持2周以内。

3月6日,在东京的小米表示,虽然日本不断有新增病例,但她发现各地民众紧张程度和戴口罩的情况都不一样。“

2月27日,我在东京街头看到80%民众戴了口罩,地铁中90%都戴口罩。但几乎所有药店都没有口罩销售,很多药店因没货连口罩专柜也没设,而且杀毒酒精、洗手液限购一瓶;

3月1日,我到大阪和东京之间的静冈县,发现只有20%的人戴口罩,餐厅有很多人,公园也有很多小孩在玩耍。”

2月28日,在日本北海道的贺珊珊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她的生活并没有受到太多影响,只是街道上的人变少了,但很早的时候就买不到口罩了。

全球确诊超10万,恐慌也是一种病毒,疫情演变为一场“全球大考”

在悉尼的张扬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在澳洲虽然口罩不好买,但戴的人也比较少,因为这边人近距离接触比较少,政府也不鼓励不提倡戴。看报道说,世界卫生组织也一直没推荐戴口罩,更多要求注意个人卫生、软性隔离等。

相对而言,韩国民众的口罩“紧张指数”则较高。韩国《中央日报》网站3月4日报道,截至3日,在韩国各地邮局启动口罩定点销售三天后,市民们仍在因口罩供应短缺和排队购买的方式而苦不堪言。部分地区有人凌晨3点50分就来到邮局门口排队,等待7个多小时才能买到5个口罩。

另报道称,由于大多数邮局只有排在前面的85个人能够买到口罩,市民们不得不一早前往邮局门口排队。在大邱某邮局门口,一名80多岁的老人从凌晨3点50分开始等待,排了足足7个小时,才拿到“1号”号码牌,成功买到5个口罩。

刚从韩国回来正在隔离中的李敏说,在1月下旬韩国刚出现两三例疫情的时候,就出现了口罩抢购潮,随后街上大多数人都戴上了口罩,各个单位、公共设施里也都设置了免洗消毒液。而且,从1月底开始,韩国药店、商店、网店就出现了口罩断货现象,口罩价格也越来越高。“好在我从国内过去的时候准备比较充分,有同事在网上订购,但下单付款成功后却都被商家纷纷取消了订单。”

疯狂“囤厕纸”流言满天飞

“现在疫情严重的地方,政府会进行配送。我们买不到口罩,不去人多的地方就行,但比较气愤的是买厕纸也被限购了。”北海道的贺珊珊吐槽说,自己去了几次超市都没买到厕纸。

贺珊珊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网络上出现大量“无法从中国进口原材料”“日本难以生产厕纸”等虚假信息,不知情的日本民众因此涌入超市“疯狂囤货”,造成厕纸紧张。

在大阪的小青也表示,她也遇到类似的事情。“网上说口罩和卫生纸是一个材料,所以会影响卫生纸的生产。其实是谣言。而且我之前刷SNS看到传说有人高价倒卖卫生巾,我还不太信,结果去超市一看真的没有卖的了!”

日本人疯狂抢囤卫生纸的行为甚至惊动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月29日在举行记者会时,就日本政府在防疫方面所采取的措施,对日本国民进行解释说明。

全球确诊超10万,恐慌也是一种病毒,疫情演变为一场“全球大考”

图片来源 / 新华社(资料图)

安倍表示,3月份要实现一个月生产6亿只口罩,确保供给。他随后特别强调,像厕纸这样的商品,日本国内生产量完全能够满足市场需求,而且库存很足,不存在货源短缺的问题,所以请大家冷静购买。

日本家庭纸工业协会也发布声明说,日本国内厕纸和口罩用的并不是同一种原料,也不依赖从中国进口,目前98%的厕纸是日本制造,只要不疯狂抢购就不会出现短缺。

而这个令人啼笑皆非的现象不仅出现在日本,还像传染病一样出现在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家。

“在澳洲发生第一例输入性疫情后,就有人开始囤物资,但比较少。有个朋友在中国开始有疫情的时候就囤了一批物资,到现在也没有用完,很多都扔掉了。

现在是囤厕纸,一个社区近万人,一个超市货架摆满了也有几百提,几十人抢一下就全部空了,甚至还有因为抢厕纸发生争执的。”

张扬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张扬说谣言和真实消息都掺杂在一起,很多民众没办法分别,厕纸的的谣言和日本如出一辙,所谓“厕纸和口罩用的同一种原料,无法正常从中国进口”云云,令人啼笑皆非。

尽管新西兰疫情并不严重,而且都是输入性的,但也出现了抢购厕纸的情况。一直在家忙着带3个娃的雪莉并没有加入抢购队伍,她表示对新西兰出现抢购厕纸的事情很“疑惑”。

“现在总共四例新冠肺炎感染者,都是去过伊朗、意大利,一例还治好了,情况并不严重,不知道为什么要疯抢?超市里其他物资都挺多的,不过,购物的人倒是近几日减少了。”

在厕纸之后,又有谣言飞起。

小米说,现在日本二手交易平台上热销一堆看似河滩上捡来的石头,标榜“花岗岩放射线具有杀死新冠病毒的作用”,价格从800日元到12000日元不等(约合人民币52元-775元),卖家称只要把石头放浴缸里就能起到消毒作用,但日本产业技术综合研究所指出,该广告毫无科学根据。

近日,在韩国互联网上流传一则消息,即韩国某医院被指定为新冠肺炎定点医院后,16名护士因太累集体辞职。对此,韩国媒体辟谣称,这些护士并非因为疫情而辞职,他们早就计划在一二月份辞职。疫情突然来临后,他们还延迟了辞职时间,甚至有人现在仍奋斗在抗疫一线。

全球一役

满天飞的谣言,直接影响着各国疫情控制以及居民生活质量,张扬认为官方应该利用好社交媒体。

在张扬看来,很多国家目前的情况,与中国疫情暴发初期比较类似,疯狂抢口罩、各种谣言漫天飞,一些中国经验值得借鉴。

经过前期的“混乱”,目前很多国家对于让民众处于焦虑状态、已上升到“硬通货”地位的口罩已采取了很多措施——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全球疫情控制情况。

据了解,3月5日,韩国政府修订调整口罩紧急供应措施,包括禁止口罩出口;今后一个月内将口罩日产量从1000万个扩至1400万个;药店和邮局等定点销售处口罩供应量翻倍;在定点销售处购买口罩必须凭身份证购买且每人每周限购2个。

近日,日本政府将根据《国民生活安定紧急措施法》禁止转卖口罩,违者将被处以罚款。这是日本首次依法禁止转卖口罩。此外,日本政府还将采购2000万只可再利用的纱布口罩,配发给护理机构和育儿机构等。与此同时,从3月6日起,新冠肺炎为日本政府指定传染病,纳入医保,可强制住院。

3月5日晚间,意大利总统府官网发布了一段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的讲话视频。马塔雷拉说:“我们不要大意,也不要恐慌,我们应该对意大利现有的资源和处理问题的能力充满信心。”

马塔雷拉还呼吁意大利民众在这一特殊形势下担负起各自责任,严格遵守政府和卫生机构为遏制疫情制定或建议的所有规则。“只有我们团结起来,共同努力才能战胜病毒。”

全球确诊超10万,恐慌也是一种病毒,疫情演变为一场“全球大考”

图片来源 / 新华社

当地时间3月5日,世卫组织在日内瓦召开新冠肺炎疫情例行发布会,介绍全球疫情情况。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部分国家对新冠肺炎不够重视,准备不足,且疫情蔓延至更多国家,尤其是卫生系统较弱的国家面临病毒威胁,令人担忧。

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近期发布文章称,过去一周,2019新型冠状病毒开始表现出百年不遇的病原体的迹象。全球健康专家近年来多次提醒,传播速度和严重程度都堪比1918年大流感的大流行病势必会发生,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美国CDC前主任费和平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也表示,从目前疫情情况看,新冠肺炎成为一场全球大流行是不可能避免的。

不过目前为止,世卫组织虽然提升了疫情的风险级别,但并未公开宣布将新冠肺炎疫情定义为“大流行病”。

盖茨呼吁,各个国家和地方政府以及公共卫生机构应在未来几周“立即行动,刻不容缓”,从而减缓新冠肺炎的传播。同时,还需要加快针对新冠肺炎的治疗和疫苗开发工作。

2月28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曾表示,目前全球共有20多种新冠肺炎疫苗正处于研发阶段,一些治疗方法正在进行临床试验,预计于几周内获得首批结果。

3月6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医药卫生科技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郑忠伟介绍,科研攻关组专门设计了疫苗研发专版,着眼于数十家的医疗机构,第一批筛选了8家机构,确立9项任务,沿着五条技术路线推进疫苗攻关。目前五条技术路线,都在依照国家有关法律法规规定前提下,稳步推进。按照预期,估计在4月份,可能部分疫苗有希望进入临床。

恐慌也是一种病毒

自中国暴发新冠肺炎以来各种谣言漫天飞,因谣言以及一些认知误区,也造成了民众的恐慌,而随着疫情全球蔓延,很多国家似乎也在“复制”此前的中国版本,甚至“恐慌指数”更甚。

实际上,无论历史上还是当下,“恐慌”之下,会直接带来各种负面影响。

如1918年,西班牙爆发大流感,一开始事态并不严重,只要城市能够好好隔离,不要再让它传播出去就行,但当时当地居民面对未知的病毒恐慌情绪迅速蔓延,感染的人疯狂地逃窜,将病毒带到了世界各地,造成了更加恶劣的传播,最后导致病死的人数甚至超过第一次世界大战。

在谣言以及疫情恐慌情绪下,大批美国消费者涌入美国各地的Costco超市,争抢清洁用品、搓手液、消毒产品、纸巾、瓶装水以及各种罐头食品等。澳大利亚、日本等国家还发生了抢厕纸的现象。

不可否认的是,目前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存在认知上的空白部分,没人确切知道病毒从哪里来,没有针对性药物与疫苗,也没有人敢保证自己具有完全的抵抗力,随着疾病的蔓延,越来越多的人发病,死亡病例不断增加,恐惧感自然而然就会产生。

但就像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多次强调的,病毒固然可怕,但比病毒更可怕的是谣言和恐慌。“这是一个需要事实而不是恐惧的时刻”。

恐慌很大源于未知。消除恐慌最好的办法,就是最大限度接近和触摸真相。而实际上,中国经历了几个月的抗疫战斗,积累了很多宝贵经验,这些教训和经验为全球其他国家抗击新冠肺炎有着积极作用。

2月24日晚,在结束对中国为期9天的考察后,中国—世界卫生组织新冠肺炎联合专家考察组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称赞中国采取了前所未有的公共卫生应对措施,在减缓疫情扩散蔓延、阻断病毒的人际传播方面取得明显成效。

从中国的经验看,目前已经明确一个很重要信息是,新型冠状病毒会人传人,通过密切接触传播,比如近距离飞沫传播,分泌物通过口腔、眼睛传播等。这些信息的认知,也是直接来自一线医护人员对中国患者的救治。

在中国国家卫健委3月4日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中,基于有限的尸检和穿刺组织病例观察结果总结,增加了病理改变部分,明确了一些脏器在新冠病毒影响下的变化,同时针对儿童、孕妇提出更详细的建议与方案,同时也增加了重型、危重型病例的治疗多个内容。

其中还包括基于中国临床治疗经验验证的检测方法、可用药物等。

上述这些都为全球其他国家新冠肺炎临床治疗提供了借鉴,与此同时,中国疾控中心亦在包括病毒检测、民众科普等方面取得了多个防控策略和经验。

据中国疾控中心网站消息,2月28日,应中国红十字会请求,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简称病毒病所)紧急派出研究员马学军赴伊朗,执行中国红十字会援助伊朗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任务,指导伊朗方面开展新冠病毒实验室检测。

3月4日非洲疾控中心公共卫生研究所负责人拉吉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

中国在防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方面有着强大的专业知识和经验,依托这些,非洲可以更好地做好疫情暴发的预防和应对。

中国通过提供有关病例管理手册等文件,能够指导非洲国家在疫情防控时的临床护理工作,同时,中国还向非洲国家提供了大量的诊断工具,以帮助非洲国家更好地进行病例确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全球确诊超10万,恐慌也是一种病毒,疫情演变为一场“全球大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