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今日推荐 | Staking Finance(一):质押方式的共识金融已经到来

今日推荐 | Staking Finance(一):质押方式的共识金融已经到来

免责声明:本文旨在传递更多市场信息,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小编:记得关注哦

来源:Stafi

今日推荐 | Staking Finance(一):质押方式的共识金融已经到来

原文标题:《Staking Finance(1) | 质押方式的共识金融已经到来》

撰文:卡咩

Staking Finance 系列文章,本系列追溯了整个 Staking 的发展历史,分别从

Staking as a Reward 质押奖励Staking as a Service 质押服务Staking as a Operation 质押操作Staking as a Derivatives 质押衍生品

4 个角度,阐述了 PoS 共识发展的四个金融阶段,从而引出 Staking Finance 必然发展趋势——随着 PoS 共识的进一步被采用,Staking 金融必将发展的越来越繁荣,在这个发展过程中,Stafi Protocol 会是这个浪潮中的主力,为 Staking Finance 提供基础设施,建造未来城池。

本文是 Staking Finance 系列文章的第一篇。

很高兴宣布 Stafi 加入了 Substrate Builder Program,Builder Program 项目是 Parity (主导 Polkadot 开发团队)专门为 Substrate 使用者创建的一个「家园」。在这个家园中,使用者们可以通过线上和电话会议等方式,分享使用 Substrate 过程中踩过的坑和解决经验。

已经加入的项目中,包括 Edgeware,Plibra,Acala 等优秀项目,Stafi 经过充分的材料准备,通过了严格的电话面试,St

最早是 Randy 和我说了 Staking Finance 的说法,后来看到 Near 项目也采用了 Staking Finance,伴随出来的一个词是 Staking Contracts,大部分人的理解 StakingContracts 是以太坊上的智能合约,但 Stafi 上的 Staking Contracts 指的是 Stafi 链上和各条原链交互的一组代码。Staking Finance 和 Stafi 的理念契合,Sta+Fi 实际上是 Staking+Finance 的缩写,最近我们加入了 Chorusone 的研究课题小组(Liquid Staking Working Group),该研究由 Cosmos 基金会资助,是关于 Staking Derivatives 的调研活动,我想和大家一起来分享一下关于我们对 Staking Finance 的看法。

这是关于 Staking Finance 的系列文章,共有三篇,三篇文章将从 Staking as a Service(Reward),Staking as a operation 和 Staking as a Derivative 三个角度分别介绍 Staking Finance,整体内容包含了我们对 Staking 生态的思考,欢迎讨论交流,liam@stafi.io。

Staking as a Reward

从 Decentralized Finance 开始,人们热衷于在区块链创造和 Finance 有关的词汇,除了 Decentralized Finance 之外,还有 Open Finance,还有 Stake Finance。Stake 和 Staking 的区别,前者更像是一种金融股份,而后者更像是一种金融动作。按照这样的定义,Stake Finance 和 Decentralized Finance 属于同一种类别,而 Staking Finance 类似于一种需要动作(服务)来触发的金融。

Staking,很难将其理解准确。在 PoS 共识当中,Staking 已经被衍生出来多种含义,Staking as a reward,Staking as a service,Staking as a operation 是常见的说法。最早,Staking 其实是 PoS 共识里面的一条命令,执行命令相当于告诉网络里的其他人,你要参与共识。命令执行者大多需要开着电脑,运行官方的客户端。共识的安全和参与者运行的程序有较大关系,共识通过代币激励吸引更多人参与,参与者因为提供了电脑的计算能力和存储能力,获得了奖励。2014 年前后,这种方式特别受欢迎,因为门槛较低,运行的程序多达三千多个,早期的参与者拿走了大部分激励。从那时候开始,Staking 和 Reward 大都连在一起出现,而 Staking as a reward 后来变成了一种通俗叫法。可以说,是共识奖励(Reward)赋予了 Stake 第一层金融意义。

大概是因为共识参与人需要 24 小时候开着电脑,所以 Staking 是一种现在时(ing)的表现形式,而不是 Stake。但人们总是懒惰的,一般情况下,节点的数量发展一般会在共识上线时缓慢爬坡,而在一小段时间后开始缓降,达到一个均衡,但这个均衡状态并不是网络安全所需的理想状态,这让很多共识创造者开始思考如何解决人们的懒惰问题,从历史的发展来看,这个问题并不好解决。

社区开始出现「代理人」是一个解决契机,这些代理人愿意花自己的时间帮助其他参与者守护在电脑前,他们创建了类似于 PoW 矿池的服务项目,代运行 Staking。和矿机托管类似,持币人需要将代币发送到矿池掌控人手中来进行挖矿。矿池服务者很像是个体商户,他们争相在市场(Bitcointalk)中,贴出自己的服务细节,其中包括地址,服务费率,奖励返回时间等等,吸引委托。

Staking as a Service

共识创造者觉得这种服务有太大的中心化风险,毕竟代币的拥有权发生了转移,他们转而创造了一种「委托」共识(DPoS),希望人们可以以委托的方式(拥有权由底层确权),减少运行着在电脑前守候的时间。DPoS 运行了一段时间,获得了比较不错的效果。可以说,DPoS 直接扶正了矿池的运营商,让正规的矿池服务商得以安心的提供服务,也就是在那时候,矿池服务商开始大量出现的,后来这种服务被称作为 Staking as a service。在支持委托的共识中,不善于技术的持币人得以将手中的代币委托给服务商,以币生币,服务商从获得的收益中收取手续费,来支付代运营的花销。Staking Service 从 2016 年开始,总体的服务框架并没有发生太大的改变,有一些小修改但并不影响整体,可以说,委托(Delegate)赋予了 Staking 第二层的金融意义。

Staking as a reward 和 Staking as a service 更多是融合在一起,随着 PoS 共识创造者一致的认识,大多后来者都支持委托类型的 Staking (Delegate Staking),金融服务的意识在 PoS 共识中得到深化。使用委托服务来获得激励变成了大部分持币人的选择,一些服务商的服务指标变成了共识选取验证人的前哨,持币人按照服务商提供的指标进行选择,委托较多的服务商得以获得奖励机会。在诸多的标准中,奖励(Reward)的多少仍然是最重要的,而不是服务(Service),其中反馈奖励多少的指标里面包含手续费多少,系统稳定情况以及惩罚情况(Slash),后两者偏技术指标,很多委托者还是更关心手续费率,通常提供越少手续费率的服务商,会获得更多的青睐。

两层金融意义的叠加,市场向激励(Reward)倾斜,这导致了服务(Service)市场的恶性循环。低手续费的恶性竞争让很多服务商开始售卖「周边」产品,拥有更多资源的团队转而向独立服务商销售服务,小型服务商为了获得更多委托者,通过树立专业性另辟蹊径,大部分小型服务商找不到定位,逐渐失去了竞争力。后随着交易所加入这场战役,更是直接终结了小型服务商的生命周期。Coinbase 在 2019 年开始提供 Staking 委托服务,收取 50% 以上的管理费,而 Binance 更是以 0 手续费的方式,提供 Staking 委托服务,这对市场竞争来说,可以说是摧毁性的打击,也直接影响到了项目的去中心化程度。

而去中心化程度是一个 PoS 项目的核心,共识开发者在整个 Staking Finance 的发展过程中,做了非常多的修改来对抗节点生态走向单一的问题,奖励(Reward)和服务(Service)的体系仍然是修改的重点,好在市场给了足够多了反馈,大部分新设计的项目都拥抱了服务商主导的 Staking Finance。从 2016 年后开始,新型共识中,激励大多「直接」面向服务商(项目官网上,大部分文档都是针对验证人(Validator),虽然也有少部分面对持币人(Staker),但是服务商仍然被认为是项目方联系持币人的最好桥梁,通过激励服务商,项目方省去了直接和用户沟通的步骤,从而把精力放到了共识的创新方向上。

PoS 中的 Staking Finance 的进化过程

奖励(Reward)和服务(Service)的体系可以归结为激励层面,也就是我们常说的 Token Economy。因为主导区块链发展主力是极客的缘故,激励层面的进化是探索性的,是谨慎的,也是极其克制的,Follow the Satoshi 成为了最重要的方式。在比特币价值被广泛认同后,后来者大多「抄袭」了比特币的经济设计,但由于 PoS 共识与 PoW 共识的不同,新共识的经济设计和比特币还是有非常多的不同,我尝试简化 PoS 中 Staking Finance 的进化过程:

PoW 以 BTC 为起点

BTC 总量固定,特点是紧缩型,通过算力挖矿产出,每四年减半奖励。

PoS 以 PPC 为起点

PPC 无上限,年增发 1% 代币,通过 Staking 挖矿产出,销毁交易手续费抗通胀,以实现 BTC 的紧缩型经济结构,跟随 BTC (Follow the Satoshi);

BLK 无上限, 年增发 1%,通过 Staking 挖矿产出,没有抗通胀手段,属于小通胀类型,跟随 PPC (Follow the SunnyKing);

Nxt 没有通胀,通过 Staking 挖矿产出,奖励是手续费(最早规定 1nxt/ 笔最少),跟随 BTC (Follow the Satoshi);

BTS 没有通胀,有预留池,交易手续费补充池子,只有验证人可以获得奖励,跟随 BTC (Follow the Satoshi)

NEU 年通胀 6%~100%,并没有抗通胀的手段,属于在 PPC 基础上进行的修改。

......

2016 年后

XTZ 通胀 5%,并没有抗通胀的手段,属于在 2016 年前所有 PoS 项目上做的修改 ;

ATOM 通胀浮动在 7%~20%,同样属于 2016 年前所有 PoS 项目上做的修改 ......

早期 Follow the Satoshi 的项目,大多采用 0 通胀或者接近于 0 通胀的整体设计,但由于初始代币已经全部分发,导致 PoS 项目上线后就必然存在通胀模型,要不然无法保证网络运行。无法避免通胀的事实,共识开发者采用了不同的抗通胀手段,要么增发足够小要么通过销毁手续费等方式实现,BLK 和 NXT 就是典型的例子。

但大多 Follow the Satoshi 项目并没能复制 BTC 的成功,接近于 0 通胀的设计,符合人们对现实中无线通胀的抵触心理,但因为低激励的原因使得 PoS 共识安全广受诟病。部分极客进行了修改,单纯增大了通胀率,如 Neu 首年 6%~100% 的年通胀率,但 Neu 上线不到个把月就消失了,证明了纯高激励的货币政策在历史上是错误的。

关于通胀率的多少到目前为止仍然难以定论,经济条件错综复杂是重要原因之一,通胀率的另外一个本质其实是财富分配,如何分配不仅是加密货币中存在问题,在传统世界里面也一直是一个令人头大的问题。有很多学者对加密货币的共识机制做了研究,但是没有所谓的一招吃遍天的方案,Staking Finance 的发展过程非常的曲折。

在 2014~2015 年,Staking Finance 的发展迎来一个分水岭,市场行情的大幅度下跌,使得 PoS 的开发者得以在熊市这个较为「舒适」的环境下进行思考,这段时间内,开发者创造了非常多的 PoS 项目,并且在 2016 年左右完成了 PoS 的安全论证,当前正在发展的 Staking Finance 大部分是 2016~2017 年间创造的产物,基于此的项目也都完美错过了 2017~2018 年的上涨周期,但好饭不怕晚,好项目的价值还是显现的。

从奖励(Reward)过渡到服务(Service),关于质押方式的金融生态(Staking Finance)一直在发展当中,这段发展围绕共识,是去中心化和激励层面之间的博弈,2013~2016 年这段时间,涌现出了非常多变现卓越的项目,无论是市值上还是共识上。在现在的 2020,虽然大部分项目已经看不见了,但是它们留下的贡献还是默默在影响着大部分的开发者,所以,我们是可以从众多项目中观察到 Staking Finance 仍在不断发展的轨迹的,应该说,从 2019 年开始,质押方式金融正在转变成多种类型的操作性金融(Operation Finance),这种金融下衍生的服务可被称作为 Staking as a Operation。项目通过采用 Staking-Slash 的奖惩机制,对不同业务场景进行了细分,并赋予了很多服务商一些特殊的职责,如解压,加密或是治理等,这些职责已经远远超过了出块本身。

在下一篇文章中,我会和大家讲讲 Staking as a Operation 的可操作性金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今日推荐 | Staking Finance(一):质押方式的共识金融已经到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