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疫情下的情人节:出不了门、收不到玫瑰、西餐厅停业、情趣酒店预订惨淡

作者|尹天 编辑|王毕强

2月14日,情人节。这个情人节注定与以往不同。

此时此刻,杨桐的男友刘兴正奋战在武汉抗疫一线。作为一名"前线"紧缺的男护士,刘兴主动报名支援武汉。

2月9日,从山东出发去武汉那天,杨桐特意请了假为男友送行,两人在医院门口惜别时,泪流不止。这一幕也被周围的人用手机记录了下来。

当天,杨桐在朋友圈向男友宣布:等你凯旋归来,我就嫁给你!

"本来就是奔着结婚去的,因为疫情的缘故,可能走向婚姻会更快一点。"杨桐告诉《凤凰周刊》,男友接到去武汉的通知时,非常突然,自己也一时没能接受,同为护理专业,她很清楚男友去一线会有多辛苦、多危险。

现在,只有在午饭时间和凌晨下班时,杨桐才会收到男友报平安的消息,平时腻歪在一起的两个人,也只能通过隔着千里的屏幕,说上几句话。

"(今年这个情人节)我也不要什么惊喜了,只希望他在一线好好干活。"杨桐说,每个女孩都会希望在节日收获一些仪式感的东西,但这个情人节她对男友没有任何要求,自己也准备尽量不去打扰他的工作,只希望对方平平安安的。

昆山女孩李悦还是像之前一样,计划着要在情人节这天,和男朋友去看电影、逛街、用餐,顺便再收获一大束玫瑰花。"现在我连小区门都出不去,之前准备的衣服更穿不上了。"李悦有点失落地说,好好的恋爱竟然谈成了网恋、异地恋。

李悦告诉《凤凰周刊》,自己很喜欢节日的气氛,和男友在一起三年,大小节日双方都会为对方准备礼物,"今年计划都取消了,而我买的贺卡还在路上。"

为了弥补不能相见的遗憾,李悦已经打算,要在情人节当天和男友玩一把"吃鸡"游戏,或者"你画我猜"。

"有人约我2月14日出去过情人节,被我果断拉黑了。非常时期,欺骗我感情可以,但要我命可不行。"而无聊宅在家里的网友们,已经想好了关于今年情人节的段子,借以自我安慰。

电影撤档、餐厅停业、商场关门、酒店惨淡,很多情侣甚至连一束玫瑰花都收不到,更不要说凑齐九宫格发朋友圈秀恩爱了。

疫情下的情人节:出不了门、收不到玫瑰、西餐厅停业、情趣酒店预订惨淡

在这个特殊时期,就连一向以文案鬼才出圈的杜蕾斯,今年的情人节也表现得相当一般。而更多以往大肆宣传的情趣酒店、餐厅,则变得缄默,能幸运营业已是万事大吉。

你收到玫瑰了吗?花运不出去,玫瑰价格腰斩,花店订单下跌60%

被疫情无情隔离的,不止是情侣们之间的距离,还有靠浪漫赚钱的生意。

"这种时候收到花的人很幸福吧!"2月8日,北京通州"这里是家花店"的店主Angel更新了朋友圈,配图里,她催问鲜花什么时候到货,对方告知,航班紧张,能运过来就不错了。

昆明鲜花供应商黄兴告诉《凤凰周刊》,以前每年情人节前10天左右,各家都在积极囤货,但现在因为物流的原因,很多鲜花都运出不去。

原本指望着过节赚点钱的供应商,有的直接歇业,有的也只能勉强维持生计。由于单子较少,黄兴索性直接回了老家,其他几个合伙人也都处于半休息的状态。大家都被这波疫情打得措手不及。

发不了货,直接导致鲜花价格直线下滑。以玫瑰为例,黄兴介绍,正常情况下,一把玫瑰要卖到40至50元,但现在只能卖到20元左右,"中小花农受到的影响也很大。"

疫情下的情人节:出不了门、收不到玫瑰、西餐厅停业、情趣酒店预订惨淡

《凤凰周刊》注意到,在抖音等一些视频平台上,一些花农开始开起直播卖货自救。相比之下,更多的花农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鲜花烂在地里。

黄兴主要活动的昆明斗南花卉交易市场被称为亚洲最大的鲜切花交易市场,年交易额破100亿。2月10日,昆明国际花卉拍卖交易中心和斗南花卉电子交易中心恢复拍卖交易,在此之前,斗南花花世界和昆明国际花卉拍卖交易中心被关停了4天。恢复交易当天,鲜切花备货量总计300余万枝。

当天,昆明国际花拍中心和昆明斗南国际花卉产业园区共同呼吁,终端需求量仍非常有限,再加上各地交通管制、物流停运等因素,预计恢复拍卖后整体行情和成交率不会太理想,请广大供货商还是要理智供货,以高等级A、B级货品为主,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如何保证物流仍然是令不少供应商头疼的问题。花卉交易市场恢复同一天,中通快递、申通快递、韵达速递、百世快递、德邦快递等表示全面恢复正常运营,到这时,快递企业基本全面复工。黄兴说,事实上,当地很多物流公司基本都走不了,偶尔能走,但是货量不大,而针对北京、上海、深圳等这些需求量大的城市的,则以航空为主。

Angel告诉《凤凰周刊》,走空运的物流成本几乎翻了三倍,甚至更多。尽管今年鲜花价格降了下去,但是物流费用仍然是一笔不小的成本。

鲜花历经波折到达终端店内,并不意味着就能顺利卖出去。年轻情侣一贯崇尚的花束专送服务,在被迫隔离的日子里也似乎被消解。

疫情下的情人节:出不了门、收不到玫瑰、西餐厅停业、情趣酒店预订惨淡

"目前我们店里的订单只有7个,去年这个时候都已经几十单了。"2月11日,Angel介绍,7个订单中,大概有2到3单属于外地订单。由于订单减少,Angel预计,和去年情人节相比,店里今年销售额会减少40%左右。

Angel很怀念去年的这个时候,虽然忙碌,但是有钱赚是真的开心,"好的时候,一天流水6万。"Angel回忆,店里往往早于情人节10天就开始忙订货,忙的时候,全凭"一口仙气",等到去吃泡面的时候,面已经泡胀了3倍。

政策影响下,更多的花店并没有营业。Angel的花店能营业,是因为开在生活超市旁边,相当于打了擦边球,但是花店并不存在客户到店的情况,主要以网上订购为主,再进行配送,或者客户要求到店自取,但尽量是无接触的。

尽管如此,对于Angel等花店老板来说,凭借一个节日就能挣出半年费用的好日子,在今年的情人节是很难上演了。不过,Angel还是决定硬着头皮也要把花店开下去,因为她除了要负担房租、员工工资、在北京生活的开支外,还有车贷、房贷等着偿还。

鲜花电商的日子也不好过。鲜花电商平台「Flowerplus花加」创始人王柯对《凤凰周刊》表示,和去年相比,「Flowerplus花加」今年情人节订单量下滑60%左右。

王柯说,受疫情影响,原料采购难、全国各地仓库生产复工艰难和物流运输难是「Flowerplus花加」面临的主要问题。其中复工难是首要困难,目前全国7个仓库,除了主动关闭的武汉仓,只有3个仓可以部分复工,产能严重不足,因此不得不提前结束销售,导致订单受到了很大的影响。目前的订单主要集中在东部沿海地区,及除湖北省外的其他省会及新二线城市。

无处可去的情人节:情趣酒店预订惨淡,西餐厅停业,连小龙虾外卖店都亏本

情侣们争先抢订情趣酒店、餐厅的场景,今年也很难看到了。

2月11日,《凤凰周刊》致电上海一家情趣酒店,客服先是回答房间已被订完,追问后,其坦言酒店并未营业。

"谁还敢出来啊。"成都一家情趣酒店客服告诉《凤凰周刊》,几乎没人预订情人节当天的房间。客服还提醒,政策也存在不确定性,如果政府要求暂停营业,会提前通知客人。

而北京双井一家情趣酒店则对《凤凰周刊》表示,酒店正在营业,且情人节当天预订量已经过半。客服介绍,当天的全日房订单多于钟点房。

值得注意的是,营业的酒店客服都强调,暂不接受湖北籍,或有湖北经停及接触史的客人。上述客人有专门的酒店接待。如果存在瞒报或谎报等情况,则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酒店入住率直接影响到销售人员的薪资。福建一家五星级酒店销售人员张强介绍,销售收入中包括底薪和分红提成,因为现在客户很少,自己分红部分的收入几乎就没有了。

张强告诉《凤凰周刊》,如果春节复工再加上情人节,酒店正常的入住率在80%左右,但是现在整个酒店的入住率仅10%左右。据他了解,酒店目前并没有与情人节当天相关的订单,现有的客人大多为疫情爆发前入住的客人,"有客人因为回不了家,已经住了40多天。"

疫情下的情人节:出不了门、收不到玫瑰、西餐厅停业、情趣酒店预订惨淡

2月13日,华住集团对《凤凰周刊》表示,因为情况特殊,华住集团旗下酒店并无情人节相关的策划活动,其他消息不方便透露。资料显示,华住集团在全国运营有4000多家酒店,旗下经营包括禧玥、花间堂、诺富特、美居、桔子水晶、全季、星程、宜必思、汉庭等品牌酒店。

和酒店情况类似,受新型冠状病毒影响,全国各地电影院、商场、餐厅也几乎都处于关停状态,旅游经济也陷入停滞。

"我要是卖口罩的,就不会焦虑。"刘刚告诉《凤凰周刊》,自己主营小龙虾和炒菜的外卖店疫情期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营收完全覆盖不了成本,唯一幸运的是还能营业。

2月8日,刘刚急急忙忙从四川老家赶回北京,第二天,其位于中关村附近专营外卖的加盟店就开始营业。让他大感意外的是,诺大的北京城,需求量少得可怜,"很多人年前就走了,年后回京的阻力又很大。"

本来碰上节假日,刘刚店内的外卖订单会上涨70%左右,店内每个人都铆足了劲才能忙过来。他原本盘算着今年可以借春节、情人节大赚一笔。但由于疫情影响,这些计划都落了空。刘刚是一名"95后"创业者,这是他第一次创业。目前的境遇,让他感到些许挫败,"即便疫情好转,也会存在很多危机"。

北京一家西餐厅的老板告诉《凤凰周刊》,自家餐厅暂未营业,照常要给10个员工发工资,再加上房租等成本,每天亏损在8000到9000元。"说不焦虑,不是唬人吗?"西餐厅老板透露,还在等营业的通知。

疫情下的情人节:出不了门、收不到玫瑰、西餐厅停业、情趣酒店预订惨淡

在恒大研究员任泽平等人发表的《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分析与政策建议(新)》一文中表示,简单估算,电影票房70亿元(市场预测)+餐饮零售5000亿元(假设腰斩)+旅游市场5000亿元(完全冻结),短短7天,仅这三个行业直接经济损失就超过1万亿元,占2019年一季度GDP21.8万亿元的4.6%。

在全国抗疫的这段日子里,至少,对于大多数年轻情侣来说,这或许是一个很难浪漫起来的情人节。而对于更多的相关商家来说,这个情人节不仅不够浪漫,甚至很残酷。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杨桐、刘兴、李悦、张强、刘刚为化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疫情下的情人节:出不了门、收不到玫瑰、西餐厅停业、情趣酒店预订惨淡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