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战“疫”一线|害怕、煎熬、坦然、兴奋……一个疑似患者的46小时

2月5日傍晚,黔江下起了雨,原本无人的街道,显得愈发沉静。

“下再大的雨我都要走,我终于解放了!”

战“疫”一线|害怕、煎熬、坦然、兴奋……一个疑似患者的46小时

△刘女士出院走出医院大门

战“疫”一线|害怕、煎熬、坦然、兴奋……一个疑似患者的46小时

△刘女士出院第一句话就是“感谢”两个字

刘涛(化名)脱下病服,换上自己的羽绒服,在护士长的陪同下,她从解除隔离出口走出。

在这栋隔离大楼里待了46个小时,她径直向前走,没有回头。

害怕

CT检测肺部有感染

“马上要送病人过来,有武汉接触史,准备一下。”2月3日晚上七点多,黔江中心医院疑似病区护士长童霞接到电话,立马着手准备病房。离她刚刚送别上一位解除隔离的患者,才过去不到十分钟。

新来的这位疑似患者,便是刘涛。

“医生说我肺部有感染,需要隔离观察,我腿都软了,还是怕。”刘涛的害怕是有原因的,因为她的亲侄女几天前已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正在同一个医院里救治。

刘涛说,她的侄女男友是武汉人,刚放寒假时,侄女曾去武汉玩了几天,回到黔江后,春节前夕一大家子还吃了顿饭。后来她的男友被确诊患病,侄女到黔江医院做检查后,也很快确诊。

“春节期间我们全家人都在居家隔离,就怕出事,直到3号我出现了咳嗽、发烧的症状。”

紧张的刘涛和家人一起到黔江中心医院进行了检查,观察、抽血、CT,家人们一个个都排除了,只剩下刘涛。

“说我肺部有感染,又和武汉有密切接触,必须要隔离再观察检测,我刚当上婆婆,万一真的有个什么……”

战“疫”一线|害怕、煎熬、坦然、兴奋……一个疑似患者的46小时

△刘女士在医院接受检查

煎熬

赶快天亮,赶快天亮

进入疑似病区的病房,已经是晚上八点过。

疑似病区每一位病人都是单独一间房,而此刻的疑似病区只剩下刘涛最后一位疑似患者,整个五楼病区,也只剩下刘涛一个病人。

刘涛静静地躺在床上不想说话,只有病房里墙上走动着的时针说明着时间并未静止。

“我就想着赶快天亮,赶快天亮,因为到等到早上八点,护士才来给我做什么检测,才能确定我到底得没得病。”

早上天还没亮,刘涛就起来在病房里踱步着,时不时去到门边看看玻璃外,盼着医生早点来。

“啊,张嘴。”第二天早上八点,负责疑似病区医疗管理工作的李晓丹医生来到刘涛病房为她采集咽拭子标本,用于病毒核酸检测。

等待检测的时间是漫长的,等待检测结果却是煎熬。

“我本来就有点咳嗽,在这里住了一晚我觉得身体更不舒服了,我就怀疑这次真的是遭了,每次护士进来我都问结果好久能出来,等起太难受了。”刘涛说。

坦然

“他们都告诉我得了病也治得好”

频繁地起床,叹气,童霞都看在眼里。

“前前后后有十几个疑似患者在这里住过,但大部分都解除隔离了,我们等待每一个结果都很着急,更何况他们要一个人承受这一切了。”童霞说。

战“疫”一线|害怕、煎熬、坦然、兴奋……一个疑似患者的46小时

△刘女士出院后和照护她的护士长童霞合影

为了减轻刘涛的焦虑,童霞和护理人员开始增加去查房的次数。不做别的,就互相看一眼,说句话,也让等待变得不那么沉闷。

“医生护士们对我照顾得都很好,给我说大部分的疑似病人最后都是虚惊一场,还问我想吃什么,外面可以送进来。”“我儿子27岁,这些姑娘们和我儿子都差不多大,我就觉得好亲切。”刘涛向记者说道。

更让刘涛开始坦然的,是她与侄女通了个视频电话。

“她是黔江第一例确诊的,现在恢复得很好,医生说她再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侄女也给我讲,现在全国上下都在为这个病努力,即使得了这个病,也治得好,要相信国家,相信医生。”

4日下午4点钟,刘涛的第一次核酸检测结果出来了。

阴性。

这算是闯过了第一关。

针对刘涛的咳嗽和肺部炎症,医生给她用了止咳和消炎的药物,她的症状也慢慢减轻。

兴奋

下着大雨也要立刻回家

这一晚刘涛睡得不错,5日早上七点不到便起了床。她站在病房门边,朝着玻璃外看了又看,和前一天等待的焦虑不同,这一天是期待,期待早一点做第二次核酸检测。

早上八点半,李晓丹又来到了刘涛的病房,为她采集咽拭子。

“我当时就是有一种预感,这一次我应该还是阴性。”刘涛说,她感觉到身体在恢复,应该会有一个好结果,“即使真的得病了,我觉得我应该也不会害怕了。”

下午四点,李晓丹的电话便响起了,她赶紧按下接通键,生怕耽误一秒。

“结果出来了,还是阴性,恭喜你啊,隔离解除了。”李晓丹跑到刘涛病房,给她送上了这个好消息。

“真的吗,真的吗,简直太好啦!”刘涛高兴得不停地重复说。“医生护士们真的都很好,但是我确实一秒钟都不想再待下去了。”

护士长童霞给刘涛填好各种单子,又带着她去办理出院手续。这时,刘涛的儿子已经在黔江中心医院的老院区等着接她。

战“疫”一线|害怕、煎熬、坦然、兴奋……一个疑似患者的46小时

△刘女士上车离开时,和照护她的护士长童霞挥手告别。

外面正下着大雨,刘涛的步伐很快。童霞把刘涛送上了救护车,刘涛不停地说着“谢谢谢谢”,她们互相道别说着“再见”,但童霞心里想着,“一定不要再见了。”

未来几天,不知道还会不会有疑似患者到来,童霞和同事们24小时等待着,但他们希望,永远等不来。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 张瀚祥 罗永攀 摄影 李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战“疫”一线|害怕、煎熬、坦然、兴奋……一个疑似患者的46小时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