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不仅如此

不仅如此

昨天晚上收到一封邮件,打开看。是一个网友写的自己对昨天那篇《人体艺术:情色、色情与艺术的界限》的思考。说实话,昨晚那篇文章,那么长,能很认真看完的,已经很不错了。这位朋友看完,还顺着作者的思路,一块思考,更是让人欣慰。

阅读即是对话。

本身我发上篇文章有几种原因,一种是我觉得我那篇文章是做了很多功课的,写的很用心,去年在老号发过,但由于没有打码,被屏蔽了,觉得很可惜。另一个是,在公众号写作的过程中,一直在提防如何不被公众印象绑架,怎么说呢,比如我是带着锄头和诗被你们关注的,所以大部分人对我的印象都是一个肩背锄头的诗人,再加上被套上的“终南山”、“隐居”等这种有着武侠色彩的符号(我个人是很抵触这两个词的,其中原因,我们可以单开一篇聊。聊完你就知道为什么我说“终南山”“隐居”是骂人的了),所以一打开我的更新,就希望看到的是风花雪月诗意生活,种种菜,喂喂狗,看看云,吹吹风,装装逼。事实也却是如此,那为什么我很抵触这种期待呢?因为,种菜、浇水,做饭、喂狗,喝茶、午休,我的生活确实如此。但——

不仅如此。

如果一个人的生活,天天都是站在风中春风拂面状,那她得有多装,所以当你看到一个人,反复只有一张脸,除了弹琴就是喝茶,那么,要不那个人是伪君子,要不你就得反思。我写种菜,就只能看到种菜的,写槐花饭,就只看到了槐花饭的,是真的挺糟糕的。其实每篇看似不经意的叙述里,我都有藏着刀。不只是在种地,我还有思考的。一直在重复,对我来说住山的前提,是哲学的。但大部分人并不能静下来完整阅读一篇文章,因为这个时代的节奏太快了,并且他们不喜欢去思考,只希望生活能有速成的,目录式的方法论。希望自己不用思考,看看图片,就能享受住在山里清静和有趣,没人去探究清静和有趣背后,是什么影响的。所以从这方面来看,关注我号的用户里,有一小撮人就是来看热闹的,比如这种:

不仅如此

让我反感的不是对我的误解,而是对方的愚蠢。先不说夏天冰箱的必要性,也不说把我的嘉陵说成电动车,就说微信的赞赏,本身就是对写作者的保护,根本是在靠辛苦写作挣的稿费啊。真是醉了。这种应该是普遍心理了,这种人最期待的,一定是我,饿了十年,没吃饱过,冬天零下十几度缩在被窝里苦读,窗户漏风,屋顶补了又补,呀,竟然还满面红光,笑起来声如洪钟,上下山行走如飞。 这才符合想象么——终南山,隐士。或者另一种,看我快饿晕了,已经开始吃草了,于是像慈善五保户一样,狠狠地在我的文章后面打赏了1元。

这就是“终南山”、“隐士”、“隐居”那种符号带来的其中一个很荒唐的固有印象,那是一个最容易虚假、浮夸、伪装的符号,当你被主观定位成“隐士”、“隐居”的时候,你会被各种愚蠢的质疑,还用手机!还用灯泡!!还用美拍!!还写人体艺术!!骗纸!!取关你!!”所以最好是像那些穿着古装的妖孽一样,投其所好,穿个长袍、戴个草帽,打个油纸伞,才符合想象——哇,像个仙女一样~

所以我得写写鸡鹅狗猫之外的部分,写写妖魔鬼怪,写写下半身,不然哪天要是也“被嫖娼”了,就难堪了,所以垃圾派这点最厉害了,你崇高,人家崇低,抽烟喝酒嫖娼,闹|革|命。自黑到别人无处可黑,觉得给他们套个嫖娼的罪名都美化了,所以知识分子要想不被黑,只要别整天道貌岸然的,真实一点,就不会“被大保健”了。

我很少回留言,不是因为有多高冷,而是觉得以一对万的对话,放在谁身上,谁也不可能个个都回。所以我偶尔只是挑着随缘的回一下,愚蠢的,就让他愚蠢着,从来没回过。比如种菜记那篇文章里有个留言这种:

不仅如此

看头像就挺愚蠢的,但愚蠢我基本都不回应,愚民当以愚之。不过这种奇葩很少了,千分之一,有种我们的队伍里,混入了敌人的赶脚。

昨天《人体艺术:色情、情色、艺术的界限》那篇文章里,也有个比较有代表性的奇葩,看了一篇我写性的,而不是写花的文章就说:

不仅如此

不仅如此

额,当然年轻了,

伦家29岁生日还没过,

恁想怎样。

不过,大部分还是很让人欣慰的。

不仅如此

不仅如此

李敖说台湾有一个人叫雷震,办了一个杂志,办了10年,提倡自`由`民`主。他的影响力只在一个人身上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就是李敖,李敖说强调说“只影响了我一个人”。所以对于艺术史来讲,一次讨论有一个正确的人被启蒙就够了。就像一个利润十万的产品,花一万块钱印传单铺天盖地做广告发给几万人,大部分看都没看都扔掉了,但只要一个人买,就赚了。

本身这个世界就是少数人改变的,一个时代的文明进程推动者只是几个人。艺术也是如此,大众只是受益者,对于一个时代,大部分人存在的意义仅仅是一个数字。

所以,一篇文章有一个读者,就够了。

不仅如此

二冬:

你好。

读了你的文章《人体艺术:色情、情色、艺术的界限》,过程很享受,你有没有会心一笑?你想多了。我说很享受是因为感受到了一种学术论文应该有的气质,我姑且用气质来概括吧。我不知道艺术领域的学术论文是什么样子,不出意外的话在气质方面和我读过的学术论文应该差不多,我就想,如果发表在权威杂志上的论文都具有这种气质的话,应该是学术界的一大进步。

关于文章的话题,我之前有见过不同段位的表现方式(虽然不像你划分的那么细致),看到不同段位的表现方式产生了不同的感受,这些不同的感受零零散散的放在那里,整体上还是有些混沌不清,看完你的文章便觉得这些零散的感受被一根绳儿按顺序串了起来,然后我看到了自己的观点,写出来和你探讨一下。

人们经常说艺术陶冶情操而不是艺术陶冶身体,即便是人体的艺术,归根结底还是个情操的问题吧,情操这个词容易让人产生一股莫名的复杂情绪,简单查了一下说是指思想和情感,我对这个解释还比较满意。情感基于思想而产生,不同的思想使人产生不同的情感,因此思想更本质一些。身体是看的见的部分,思想是看不见的部分。一件人体艺术作品不仅仅包含我们眼睛能看得见的部分,它还时时刻刻向外散发着作者的思想以及作品中人物的思想。

人可以是比动物更美好的一种存在,人性可以是比动物性更美好的一种存在。低段位的表现方式产生的问题在于其能够呈现的美好程度是非常有限的,让人离动物很近。而高段位的表现方式有着更广阔的上升空间。羞耻感的产生在于实际感受和自身期望值之间存在较大的差距。高段位的表现方式能够满足高期望值的需求。衡量一个人体艺术作品的水平有多高,看一看这个作品围绕着人体呈现的思想有多美好,美好的思想使人产生美好的情感,美好的思想和情感就是文明。任何一个好的艺术作品的价值归根结底在于其对作品欣赏者思想和情感的感染和提升。

文章中照片,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有三张,一张是湖边的两个女人,一张是骑自行车的女孩,还有一张是坐在摩托车上的女孩。油画真的很美,颜色、画风美的我看到的瞬间根本就没把穿没穿衣服当成个问题,美的让我只觉得画中的女人在享受阳光和时间。骑自行车女孩的屁股太明显了,但当我看到她爽朗的笑容,我从整个海报中看到的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女孩而不是一个傻妞露着屁股。坐在摩托车上的女孩行为叛逆,但再看她的衣着和表情,我看到的是叛逆的从容而不只是两条大白腿。

艺术作品呈现出怎样的思想除了和作者的思想有关外,作品中人物的思想也很主要,因为很多情况下观赏者更直接面对的是作品中的人物。图31中一位中年女子坐在一位中年男子的腿上,遇到好的摄影师,可以拍出一张好的现实主义作品,但由于中年女子在思想方面的局限,最终会使得照片能够呈现的思想受到局限。前几天你文章中提到《废都》,我找来看,感官受到各种刺激。作品在技术层面可以达到很高的水平,但是作品通过人物直接呈现出来的思想仍是有限的。当然不是说这种作品不好,作为参差多态的一种,现实主义有着现实主义本身不可替代的价值。只是从欣赏的直观感受上来讲,美好程度是有限的。在这方面美国作家安兰德的《源泉》和《阿特拉斯耸耸肩》里面的相关片段,给我的感受会更好一些,虽然刺激程度可能不像《废都》那么强烈,同样是人很漂亮,身材很好,但由于有更美好的思想和情感在,对我来说,思想的高度可以超越技术上的不足。

以上纯属个人观点。很喜欢你写的东西,我觉得你的想象力很奇特,能把一些抽象的东西想象的很具体,能将抽象的东西用很巧妙地用具体的形象表现出来,最初有这种感觉是读了你写的在古迹或电视电影中的穿越,今天读到你写的关于写字和逗蚂蚁,写得太好了。吕绍勋的诗有着类似的气质,尤其那首蟋蟀写诗。我觉得这是一种极好的表现方法,读文字的时候,脑海里出现美丽的画面,这也属于“诗中有画”吧,更准确一点应该叫“文字中有动画”,因为那画面是动态的。我在读你的文字前有过一次这样的感觉,是读余秀华的《我爱你》,读诗的过程不是一句一句的读过去,而是画面一页一页的切换过去,读完后瞬间明白原来这就是诗啊。

就写这些吧。祝好。

zz

2016/5/12

不仅如此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不仅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