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民声丨43斤女大学生去世,消费悲剧的行为该停止了

民声丨43斤女大学生去世,消费悲剧的行为该停止了

13日,备受社会关注的贵州43斤女大学生吴花燕因病去世,年仅24岁。

有网友对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9958救助中心提出质疑:为何一百多万善款吴花燕生前只收到两万?

14日,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官方微博发布《关于9958救助中心救助吴花燕的情况说明》称:

9958救助中心为吴花燕在公募平台开通了筹款项目,微公益平台与水滴公益平台共计为吴花燕筹款1004977.28元。2019年11月4日,9958救助中心转款2万元(微公益平台1万元,水滴公益平台1万元)至医院,用于吴花燕的治疗。

结合当地政府启动救助机制的现实情况,吴花燕及家属同时提出捐款使用意向需求:余下款项希望预留至手术和康复治疗再使用(经核实,吴花燕病情有反复,尚未达到手术条件)。

官方声明之后,引发的争议仍在继续:

涉事基金会有权力截留定向捐款吗?为什么不是一次性给受捐人?

剩下善款去了哪里?

民声丨43斤女大学生去世,消费悲剧的行为该停止了

“没有挪用,不是说涉事基金会就没有疏失”

@姚遥(公益人士):

没有挪用,并不是说涉事基金会在此事中完全没有疏失。

首先,从吴花燕以及家属的公开报道来看,涉事基金会在筹款过程中,对于当事人的知情权及意愿并没有最大程度的保障。

其次,涉事基金会最大的争议其实还是在筹款模式上。在热点效应之下,涉事基金会过于注重筹款额,没有结合受助者本人的实际情况,缺乏一个理性预估的范围,制定出合理的医疗募捐目标,盲目地为筹款额设定了100万的额度。

而在善款募得之后,又缺乏对受助者医疗需求之外的其他需求的精准掌握,忽视了对其进一步高效实际的救助,没有提高吴花燕健在时期的生活质量。

如此种种,无不说明,从前期介入、设置筹款额度到后期打款,涉事基金会都缺乏些募捐理性。

“姐姐走得很安祥,

按照姐姐的生前遗愿,

我们已将她遗体捐献给

贵州医科大学基础医学院人体解剖学教学实验中心,

供教学、科研及医疗之用。”

吴花燕的弟弟吴江龙说。

民声丨43斤女大学生去世,消费悲剧的行为该停止了

“她还把遗体捐献了!多善良的一个女孩子!”

@人:

她还把遗体捐献了!多善良的一个女孩子!希望她下辈子能开开心心地生活!

@天黑:

我觉得最痛心的是,明明已经深陷泥潭急需被拉一把的人,反而被人打着这样的噱头黑钱。

@申沉融:

这样善良的女孩我们都是愿意去帮助的,但是有心帮助别人却像这样一次一次被欺骗,耗尽耐心和爱心,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却得不到社会的关爱,唉……

一个鲜活生命的离开,本就让人悲痛难忍。更难过的是,逝者尚未安息,家人还在心痛,这件事就引致关于救助、慈善、爱心等方面的诸多质疑。

民声丨43斤女大学生去世,消费悲剧的行为该停止了

“人人都与慈善事业有关,都有资格关心和监督”

@杨鑫宇 :

此事看似是一个举报人与一家慈善组织之间的纠纷,但是,关注此事的公众在其中扮演的,绝不是事不关己的“吃瓜”角色,而是与此利益攸关的“准当事人”。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每个普通人都可能会成为慈善事业的捐赠者,也都可能成为慈善事业的受助者。慈善事业的本质,是以金钱、物质为媒介,将人们对社会与他人的关爱传递出去,实现“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美好愿景。因此,人人都与慈善事业有关,也都有资格关心和监督慈善组织的运行状况。

如今的中国,有许多亟待帮助的人,同时也有许多热心于帮助他人的有志之士,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慈善事业理应大有可为。然而近年来,中国的慈善事业却一直在蹒跚中前行,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时常会出现某些损害慈善事业整体形象的“老鼠屎”,损害公众对慈善组织的好感与信赖。因此,为了不重蹈过去的覆辙,有关部门还应对这起事件有足够的重视,尽快给公众一个令人信服的调查结论。

在舆论已经对此高度关注的情况下,

“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是不可能的,

而这也与我国慈善事业的整体信誉息息相关。

多位网友和专家学者发现,

9958救助中心这一项目疑似违反了

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的宗旨和章程。

民声丨43斤女大学生去世,消费悲剧的行为该停止了

“中华儿慈会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

募捐方案载明,募捐款物用途为

“用于0-18岁困境大病儿童的医疗资助、心理关怀及生活助困费用”。

但公开报道显示,

2019年吴花燕已23岁,

显然不属于“少年儿童”。

民声丨43斤女大学生去世,消费悲剧的行为该停止了

“只要有悲惨的故事,就能获得大批捐款,

根本不管业务范围”

@周筱赟 广东广强律师事务所网络犯罪辩护与研究中心秘书长:

现在公益圈有一种乱象:只要有悲惨的故事,以公众关注的新闻当事人名义,就能获得大批的捐款,根本不管募捐对象是否符合公益组织的业务范围。

@张凌霄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中国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

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不能为个人利益发起公开募捐,否则慈善组织就丧失了公益性的基本特性,不符合慈善捐赠的慈善目的性和公益性特征。

@陆璇 上海复恩社会组织法律研究与服务中心理事长:

《基金会管理条例》第四十二条规定,基金会、基金会分支机构、基金会代表机构或者境外基金会代表机构“未按照章程规定的宗旨和公益活动的业务范围进行活动的”,由登记管理机关给予警告、责令停止活动;情节严重的,可以撤销登记。

慈善组织应当加强对募得捐赠财产的管理,依据法律法规、章程规定和募捐方案使用捐赠财产。确需变更募捐方案规定的捐赠财产用途的,应当召开理事会进行审议,报其登记的民政部门备案,并向社会公开。未按程序改变募捐款物用途也涉嫌违反民政部部门规章《慈善组织公开募捐管理办法》。

民声丨43斤女大学生去世,消费悲剧的行为该停止了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爱与善?”

@人民日报:

事实上,现在很多人之所以找出以吴花燕名义募捐的平台,并查看善款的流向,以此提出一些疑问、要求给予解释,就是想让以悲为名的生意落空,就是想让消费悲剧的行为停止。

“虚假募捐”“消费悲剧”到底有没有发生,在多大程度上发生?需要权威部门的深入调查,倘若确有其事,一旦触犯相关法律,必须严惩不贷,以儆效尤。这起事件也警示所有从事公益事业的人们,爱心首要是心正,慈善关键要经得起推敲,不能成为以爱为名的别有用心。

社会充满了善意,但重要的是,善意需要用对地方、用好力度,才能释放出最大正能量。可惜的是,吴花燕生前曾因媒体对自己的报道而感到不开心,因为有些内容过于偏激、夸大、不真实,以至于她自己承受巨大压力。或许其中有不少良好出发点,希望她能够尽快得到更好救助。但是,爱与善都不是盲目的行为,更不能以此来大做文章、肆意包装,乃至忘了“爱心因何出发”。救急于危难,救人于水火,不是比拼“集善排行榜”,而是要有恰到好处的善心、务实可贵的行动、实实在在的效果。

民声丨43斤女大学生去世,消费悲剧的行为该停止了

“生命无法挽回,

我们能做的或许就是把那些不堪纠正规范”

@新京报:

吴花燕虽然走了,但有些事情仍需厘清。

那些爱心捐款到底有没有汇聚到吴花燕身上,筹款过程中有无违规甚至违法的地方?如果有,谁来负责,该负什么样的责任?这些问号都在等待拉直。

而在所有关于吴花燕的报道中,最触动我的,不是她的“困”,而是她写给王老师的一句话,“如果当初一篇报道也没报出去,那我宁愿选择回家,等待去另一个世界去完成我的梦想,去写我的诗,过着没有悲伤的生活”。是的,如果爱心变成了别有用心,如果帮助变成了伤害,那某些所谓的爱心人士,就没有资格从吴花燕口中得到一句“谢谢”,而是应向她说一声“对不起”。

吴花燕在人生的最后一段时间里,生活在“聚光灯”下,感受到了社会的关注力、互联网的魅力及众筹平台的魔力;也给我们留下太多思考,我们到底需要怎样的互联网慈善,又面临着怎样一个光怪陆离的网络世界?

生命无法挽回,我们能做的,或许就是把她生前看到的不堪一一纠正规范,这才是对她和跟她有相似遭遇的人们最好的告慰。

吴花燕喜欢写诗。

她曾对生活充满渴望:

“在贵州最高的屋脊,

种上一片深蓝色的海洋;

在那里,

会有一艘丰衣足食的小船,

带我驶向远方”;

然而,

她的最后一首诗中这样写道:

“在这个冬天里我忘记了来年还有一个春天,

忘记了桃花开放的样子”。

她没有等来下一个春天,

留给我们太多的遗憾、太沉重的思考。

当人们为她惋惜、激烈讨论时,

别忘了最初的善,

用实际行动修好慈善之船的桨,

带上更多人的爱心,

驶向那个桃花开放的远方。

民声丨43斤女大学生去世,消费悲剧的行为该停止了

出品:民生周刊(ID:msweekly)新媒体事业部

编辑:刘烨烨

责任编辑:王迪

“人民旅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民声丨43斤女大学生去世,消费悲剧的行为该停止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