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魏晋」“阮籍猖狂”有多猖狂

想必竹林七贤的大名很多人都早有耳闻吧,他们分别是山涛、嵇康、阮籍、阮咸、刘伶、向秀以及王戎。这七位在当时的文化界有着相当的影响力,尤其在玄学方面造诣颇深,而且都比较追捧老子、庄子的学说。他们做事风格也是洒脱、不拘一格,甚至不按照常理。那我们今天就选择两个代表性的人物——阮籍和阮咸,来领略一下他们的风采:

我们首先聊一聊阮籍,估计知道阮籍的人许多都来自《滕王阁序》中“阮籍猖狂”这段话。阮籍的猖狂不仅仅体现在做事风格上,在喝酒这件事上也很“猖狂”。酒喝到尽兴之 处就仰天长啸,那种“我已经不是我”的感觉似乎已经无人阻挡了,当时的人认为他怕是个傻子吧,这哥们当初为了在政治上不站队,经常把自己灌醉。一次为了推脱一件事,竟然连续喝了六十多天酒,而且天天喝到醉,最后才把这件事顺利躲过去。后来阮籍听说步兵营里藏有大量的好酒,为了求得好酒,主动申请去当步兵校尉。以上这些其实也不算什么,更“猖狂”的在后面。阮籍母亲去世时,阮籍正在下棋,与其对弈的人劝阮籍赶紧回去吧,但阮籍坚持要下完这盘棋,这还没有结束,下完棋又喝了两斗酒,然后当场哭嚎一恸,一边哭一边吐血,吐了好几升血。母亲将要下葬时,他又吃了一蒸屉猪腿作为下酒菜,然后又喝了两斗酒。到了最后诀别时,又是一顿嚎啕大哭,又是吐了数升血,差点没哭死。如果按照现在医学分析,阮籍吐血估计是酒喝多了,产生了严重的糜烂性胃炎。不过我想说的是别人吃的是草挤出的是奶,而他喝的是酒,吐出来的是血。另外,估计阮籍是用“白眼”鄙视人的表情包鼻祖了,据说阮籍的眼睛有两种状态:白眼和青眼,遇见世俗之人就用白眼看,遇见脱俗之人就用青眼看。额......这是不是酒喝多,大脑受到损伤,才容易翻白眼的。

「魏晋」“阮籍猖狂”有多猖狂

这还不算完,还有更狠的,阮籍的邻居是一位卖酒的少妇,阮籍就去她家喝酒,喝醉了就躺在少妇的旁边睡觉。更厉害的是这个少妇是个有夫之妇,但是她的丈夫并不介意。也不知道阮籍买了多少酒,给了多少钱,也不知道这些钱是不是买草场了。阮籍没事的时候就一个人驾着车,随机找一条小路,一直走,走到路的尽头就大哭一场然后回来。说真的,又是翻白眼又是痛哭的,我怀疑阮籍的精神真的有问题。有意思的是阮籍曾跟他的儿子阮浑说过:“阮咸已经步入我这一流,你不能再这样了”。通过这段对话,其实我们发现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了,但是估计改不过来了,或许这也是当时的无奈。

说到阮咸我们都知道他是阮籍的侄子,叔侄俩都是“竹林七贤”这个“男团”中的成员,没事七个人携手钻小竹林,阮氏家族的放荡不羁在阮咸这一辈也被继承下来,与其叔叔阮籍的作风相比并没有落下风。天气晴朗时,阮氏家族成员都开始晒晾衣物,作为豪族,晾出来的衣物自然都是光彩夺目的绫罗绸缎。而阮咸却用竹竿支楞起粗布做的裤衩子。在众多俗套的绫罗绸缎衬托下显得格外超新脱俗。

「魏晋」“阮籍猖狂”有多猖狂

估计是受到阮籍的影响,晋武帝认为阮咸是个酒蒙子,说话没谱,做一做其他官职可以但不能让他做选人的HR。

阮咸跟他叔叔阮籍一样在母亲去世时做出了让世人惊掉下巴的举动。阮咸在母丧期间跟姑姑的的一个婢女做了不可描述的事情。后来还从姑姑那里留下了这个婢女,估计是这个婢女认为阮咸不符合她的口味,在姑姑出嫁那天,自己瞒着阮咸主动跟着过去了。正好有客人来拜访,随口说了这事,阮咸发现后二话没说,借的客人的马追上了接亲的队伍,又把婢女给拉回来了。

刚才我们说到晋武帝认为阮咸是个酒蒙子,酒喝得甚是猖狂,猖狂到何种程度我们可以用日常事例来说明:虽然阮氏一族的人都比较爱好聚会饮酒,但都是用酒杯斟酒,但只要阮咸在场,既不用酒杯也不用酒壶,而是用盆装酒。喝高兴的时候跟谁都能共饮,甚至跟自己家的猪一起喝,前有古人对牛弹琴,后有阮咸与猪共饮。

怎么样?阮氏叔侄二人的风采你领略了么?

「魏晋」“阮籍猖狂”有多猖狂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魏晋」“阮籍猖狂”有多猖狂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