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资讯爆资讯爆资讯

曾“跨省抓捕”的鸿茅药酒获奖 遭各界质疑 2630次违法阴影难散

文/华夏商训

曾“跨省抓捕”的鸿茅药酒获奖 遭各界质疑 2630次违法阴影难散

2018年负面频出的鸿茅药酒,如今又在镁光灯下。

据媒体报道,近日,在中国中药协会主办的“2019年中国中药创新发展论坛暨《中国中药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发布会”上,鸿茅药业被授予“2018年度履行社会责任明星企业”荣誉称号,鸿茅药业副总裁鲍东奇则拿下“2018年度履行社会责任年度人物奖”。

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有媒体联系奖项主办方中国中药协会,询问鸿茅药酒获得该奖项是否有标准可循,据新京报报道,中国中药协会一位工作人员回应称,肯定有标准,也有评的依据,但不方便透露。上述工作人员强调“这是我们行业内的事”。该工作人员还称,我们评的是当下和公司的将来。不要盯着人家的过去不放。

官网资料显示,这次发布会的主办方中国中药协会,在国内代表中药行业的权威社团法人组织。协会的主要任务包括反映行业诉求,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举办交易会、展览会,帮助企业开拓市场;组织开展企业及产品评价、优秀企业及企业家表彰活动等。

这一奖项的颁出,让鸿茅药酒重回舆论焦点。过去两年负面缠身的鸿茅药业,及其高管是如何体现其“社会责任”的,大众舆论表达了强烈的质疑。

2018年,广东医生谭秦东因在网络上撰文《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被内蒙古凉城县警方跨省抓捕,并以涉嫌损害商品声誉罪刑拘,引发社会广泛关注。跨省抓捕,违法广告等关键词,让鸿茅药酒成为焦点。虽然此后谭秦东走出看守所后,曾向鸿茅药酒致歉,但外界对于鸿茅药酒的疑虑尚未消退。

资料显示,1962年国营鸿茅酒厂在凉城县成立;1992年鸿茅酒厂进行股份制改革,成立凉城鸿茅酿酒有限公司;1995年与内蒙古金火公司签订全国总经销协议;1997年2月,凉城县政府以鸿茅药酒厂及鸿茅酿酒公司为核心企业,组建凉城鸿茅(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06年,内蒙古金火集团、北京秦吉达企业集团等全资收购鸿茅集团,并组建鸿茅实业股份公司,并将公司总部移师至北京。

红星新闻特约评论员张丰评论称,中药协会这次颁奖和鸿茅药业“报警”,有着某种共同性。他们显得过于自信,对事情的后果估计不足。中药协会可能认为,这就是一个协会内部的事务,是协会和企业的合作,在颁这个奖项的时候,协会并没有考虑到“社会”的存在。但是在互联网时代,即便是看守所网页上的“亮点“,也会形成传播效应。不管在主观上动机如何,这个“社会责任明星企业”在客观上都是一个反讽。

曾“跨省抓捕”的鸿茅药酒获奖 遭各界质疑 2630次违法阴影难散

被指冒犯社会

在《中国中药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发布会上,内蒙古鸿茅药业有限责任公司副总裁鲍东奇介绍,近年来,公司以“用最好的中药,做最好的药酒”为宗旨,以“药酒现代化、标准化”为目标,参照欧盟标准,建立了覆盖产品全生命周期的质量管理体系;从道地药材和基酒源头开始到终端,出厂的每一瓶鸿茅药酒,质检项目指标达到621项,企业内控标准高于国家和行业标准的达到200多项;在国家以及全国各省的历年飞行检查、产品抽验中,鸿茅药酒始终保持着完全合格的记录。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围绕“鸿茅”的获奖争议,中药协会方面给予了回应,要点有二:一曰“不要盯着人家的过去不放”,二曰评奖有标准,“但不方便透露”。“不要总盯着人家的过去不放”,原则上自然没错,但“鸿茅”药业的过去之所以会被舆论盯着不放,则事出有因。

针对企业履行社会责任情况进行评奖,居然不便对社会透露评奖标准,其中的逻辑让人困惑。诚然,行业协会的自治功能不应否定,类似内部评奖这样的事务完全可以自行开展,但这里有一个前提,即无论如何都不能违背公序良俗。

新京报发文评论称,自2018年“跨省抓医生”事件后,鸿茅药酒及生产企业的种种问题就不断被媒体曝光,“严重缺乏社会责任感”也成了很多人对涉事酒企的直接观感。红星新闻评论认为:鸿茅药业获“履行社会责任明星企业奖”是对社会的冒犯。

曾“跨省抓捕”的鸿茅药酒获奖 遭各界质疑 2630次违法阴影难散

挥之不去的黑影

2017年底,广东一名医生在网上发表了质疑鸿茅药酒疗效的文章。事后,内蒙古凉城县警方以“损害商品声誉罪”跨省抓捕了这位医生。一时间,关于该医生的言论是否对鸿茅药酒构成严重损害、警方跨省追捕是否存在民事纠纷刑事化的问题等疑问成为舆论焦点。

2018年4月17日晚,内蒙古自治区凉城县公安局官方微博发布了“关于谭秦东损害鸿茅药酒商品声誉案”的通报。通报称,凉城县公安局坚决贯彻公安部、自治区公安厅指示要求,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按照检察机关意见,严格依法依规开展相关工作。

同日,凉城县人民检察院将涉嫌损害商业声誉案的谭秦东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并决定将该案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鸿茅药酒案”似乎暂告段落。

但伴随而来是有关鸿茅药酒的安全性、有效性和违法广告等问题的质疑,一时间激起社会各方高度关注。

据经济日报报道,数据显示,鸿茅药酒的广告宣传在江苏、辽宁、山西、湖北等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都曾被通报广告违法,不完全统计的违法次数达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

健康时报也通过研究近十年的公告文件,不完全统计的结果显示,鸿茅药酒广告曾被江苏、辽宁、山西、湖北等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但是,内蒙古食药监管理局作为监管部门和广告批文核准部门,却一路为鸿茅药酒广告“开绿灯”。

据红网评论,面对这样一家企业,中药协想跳过其污点而“展望其未来”,令人费解。当然我们理解中药协的“护犊子”之心,但如此公然刺激公众情绪的做法,其实是一种“高级黑”。不但不会挽回鸿茅药酒在公众心中的信誉度和企业形象,反而加深了公众对其的厌恶感。

【华夏商训】系今日头条签约作者,连续三年位居今日头条财经自媒体年度榜单前列。欢迎通过私信、留言等方式提供新闻线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爆资讯 » 曾“跨省抓捕”的鸿茅药酒获奖 遭各界质疑 2630次违法阴影难散

相关推荐